【一线采访】上海7万人企业爆大规模感染

人气 22612

【大纪元2022年04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顾晓华采访报导)近期,上海被奥密克戎亚型变异株攻克之后疫情持续飙涨,单日新增本土感染人数持续在2万人以上。全市范围的大规模封控措施未见成效。上海浦东新区一家拥有七万多名员工的企业爆出员工大规模感染,但未见官方相关通报。

据官方4月17日通报,16日,大陆31个省新增本土感染26,016(确诊3504+无症状感染22,512)例,其中上海确诊病例3238例,无症状感染者21,582例。(注:中共惯于隐瞒疫情真相,外界质疑官方数字有严重缩水之嫌)

听新闻:

powered by Sounder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17日,上海官方发布了工业企业复工复产指引,包括实现各区域之间的物理隔离,实行工作场所、住所“两点一线”管理,所有人员在指定岗位工作和住宿,减少不同区域之间的人员直接接触等。

然而上海的知名企业昌硕科技上海有限公司的员工披露,该厂上个月就爆出疫情,上万员工大面积感染。至今仍有大批员工被隔离在隔离点,无人问津。

公开信息显示,昌硕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位于上海市浦东新区康桥工业区。经营范围广泛,包括研发、生产、组装卫星通信系统设备制造、卫星导航定位接收设备及关键零部件制造、手机,第三代及后续移动通信手机、基站、核心网设备及网络检测设备,大、中型电子计算机等。员工数7万多人。

昌硕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官方微博3月19日发出“情况说明”,称“3月17日有人员阳性,对相关人员进行集中隔离……截至3月18日24点,公司没有收到被隔离管控的密接及次密接人员有任何核酸异常的通报。一切以公司公告为准,不传谣,不造谣!”

3月21日上午,上海昌硕公司官微再发消息称,疫情期间,伪造和散播不实信息,都是违法行为。

4月1日,上海昌硕公司再发微博“关于本次园区疫情及封控管理的情况说明:落实七天社区健康管理+2次核酸检测及3次抗原检测。”

4月9日,网友“月亮上的垂耳兔吖·”在微博发求助帖:“坐标上海浦东新区上海昌硕科技有限公司,从3.17日起,我们外宿人员和公司住宿人员一起被封闭在公司,起初是因为公司发现一个无症状,需要我们在48小时内做完两次核酸即可出公司,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10天才做完第二次核酸。时间拖到了浦东新区疫情严重,于是我们仍然不能出公司,在此期间公司内部正常上下班,员工正常流动。”

“直到3月30日,公司开始逐步有确诊员工,但公司仍然没有采取严格的隔离措施,虽然公司停止了上班,但是员工每天仍然可以出去买饭、去超市,每一个窗口都排起了长队,非常容易交叉感染,所以近几天,公司越来越多的人确诊被拉去了方舱,宿舍周围也有同事被确诊拉走,我们现在每天处于恐惧的状态中,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轮到自己身上,在临时宿舍待了好多天,每天以泡面度日,接热水还需要去楼道尽头去接,每次身边路过陌生人,都会很害怕。希望有关部门可以来监管一下公司情况,保证大家的生命安全!”

4月16日,住在昌硕科技公司厂区内一个宿舍的男员工陈峰(化名)对大纪元记者表示,现在厂里人还在感染,不能出去。偶然能去饭堂打饭,排队时人很拥挤,几乎是人贴人在排队。偶尔会打不到饭,公司每天给员工发方便面。

他说,几万人的一个厂区,感染人数达两万以上。他说,阴性和阳性都混住在一起。只有少部分阳性的人被拉走。“比如我们宿舍是8个人,4个人感染了,厂方在3天后才拉走他们。”“我们宿舍的员工陆续都有症状出现了,发烧、咳嗽等。”

他表示,3月18日厂里有一例确诊,当晚做了一次几万人的混检,十个人一组。混检时不分批次,几万人挤在一起做核酸,人挤人,那天晚上应该发生了交叉感染。后来一直正常工作。到4月2日上海封城,厂方才开始停工,当时厂里有人被拉走,但是厂方没有发任何公告。“我们公司总共有大约三万人。公司高层管理人员是否有人感染,我们底层员工是不知道的。”

陈峰透露,厂区都是流水线工人,防疫意识比较低。当时的情况也向上海疾控中心反馈过,也曾报警,但是对方回复称警力不足,资源也不足。“厂内很多人给政府部门打过电话了,但是都没有什么作用。现在唯一的想法是能转阴,能出去就出去,离职了。不想再继续工作了,太失望了。”

陈峰说,现在厂方送进来的东西是药和衣服,给员工发连花清瘟,发两次,一人一盒。

“阳性后是否有后遗症我们也不知道,看到厂里已经大面积感染,大家都很恐慌。大家的心态是从恐慌到绝望。现在是躺平的心态了。”

该厂苗桥隔离宿舍(方舱)里的阳性员工蔡明(化名)对大纪元表示,从4月1日就在宿舍隔离(每天有免费三餐),足不出户。然后到了12日,做抗原检测,宿舍8个人几乎一半都是阳性。

他说,苗桥有二十多栋员工宿舍楼,不清楚一共有多少员工,估计有三四百人。听说目前所有宿舍楼里都有阳性的人。工友们有社交群,每天的情况大家都可以知道。

蔡明表示,至少有上千人抗原检测为阳性。但是此数字并未得到官方证实,同时记者也无法去核实确切感染人数。

蔡明表示,“从4月10日到现在,没有人来给我们做核酸检测。”“我被隔离在宿舍5天了,前几天咳嗽出血,高烧不退也没人管,发烧多少度也不知道,因为我们没有体温计,见不到一个医护人员。连花清瘟早吃完了,几乎没什么用。5天中每天给厂方打电话,没有打通过。现在隔离的员工也不知道怎么办。”

公司许多员工出现咳血症状。(受访者提供)

蔡明透露,被隔离的人中,阳性转阴了也仍然跟阳性的人待在一个宿舍里。

他还表示,该厂中桥也是一个隔离点,中桥隔离点的人员应该比苗桥多。

从云南昆明到上海这家企业打工的蔡明说:“以前我是相信党的,通过这次上海疫情,我第一次动摇了。我不知道上海政府在干什么?我感觉被全世界抛弃了,在不为人知的角落里,慢慢等死。现在只想有人能管管我们。以后病好了我会离开上海,对上海真的很失望,再也不回上海了。”

大纪元记者致电该公司的公开电话,提示电话号码是空号。  致电公司人事部,一位男性人员称不清楚,无可奉告。

责任编辑:方晓◇

相关新闻
【一线采访】深圳沙尾再封控 民众抗议爆冲突
【一线采访】新疆王家梁抗议封控 当局解封
受台风奥鹿影响 福建、广东沿海将现7级大风
秋老虎上线 十一假期中国南方将现高温天气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加拿大“自由车队”的真实故事
【微视频】王毅联合国行 讨好“绝大多数国家”
【未解之谜】拥挤的身体 人能拥有多个灵魂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