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骑旅的攻击

作者:阿尔弗雷德‧丁尼生勋爵 (1809–1892)
译者:韩亦言
绘画:1854 年 10 月 25 日,克里米亚战争中的巴拉克拉瓦之战(共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117
【字号】    


半个里格,半个里格,
向前半个里格(1),
六百名骑士
  全部进入了那个死亡之谷(2)。
“轻骑旅,前进!
向大炮阵地进攻!”长官下了命令。
六百名骑士
  踏进了那个死亡之谷。


“轻骑旅,前进!”
怎会有人惊惶失措?
尽管士兵不知道
  长官犯了愚蠢的错误。
  他们无需回应,
  他们不可质问,
  他们只能战斗、牺牲。
  六百名骑士
  踏进了那个死亡之谷。


他们左边的大炮,
他们右边的大炮,
他们前面的大炮
  迸发、炸得地动山摇;
在枪林弹雨之中,
他们勇猛地向前冲,
六百名骑士
  冲进了死神之嘴,
  冲进了地狱之口。


他们的军刀出鞘、闪闪发光,
在空中舞动、寒光闪亮
砍向那里的枪炮兵,
冲杀敌人的军团,此刻
  全世界为之震惊。
他们冲破了防线
  掩没在炮阵地烟雾的里面;
俄罗斯和哥萨克的士兵
  在军刀的砍杀下翻滚
  肢体分离。
然后他们退回来了,可是
  少了六百名骑士。


他们左边的大炮,
他们右边的大炮,
他们前面的大炮
  迸发、炸得地动山摇;
马和英雄
  一起倒在枪林弹雨之中。
英勇格杀过的他们
穿过了死神之嘴,
从地狱之口返回,
那一切全部留在了那里,
  留下了六百名骑士。


他们的荣耀怎能被遗忘?
噫,他们的攻击真的疯狂!
  全世界为之震惊。
他们的攻击令人钦佩!
向轻骑旅致敬,
  那六百名令人尊敬的骑士!

(英文诗歌图片是韩亦言制作)

注释:
(1)里格(league)是欧洲和拉丁美洲一个古老的长度单位,等同于步行一小时的距离,大约5公里。早已不再使用。
(2)英国轻骑兵的攻击发生在1854年10月25日,是克里米亚战争(the Crimean War)中的巴拉克拉瓦之战(The Battle of Balaclava)。这次战斗是由卡迪根勋爵(Lord Cardigan)率领的轻骑旅对抗俄罗斯军队的一次失败的军事行动。死亡之谷是指巴拉克拉瓦战场上的山谷地带。

克里米亚战争由俄罗斯发起,发生在1853年10月至1856年2月。一方是俄罗斯,另一方则是英国、法国、奥斯曼帝国和皮埃蒙特-撒丁岛的联盟,结果是俄罗斯被打败了。参见https://en.wikipedia.org/wiki/Crimean_War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在法兰德斯战场上,鲜红的罂粟花绚丽开放 在十字架之间,一排排一行行 标记着我们的安息之处;在蓝天之上 百灵鸟儿展翅高飞、依然勇敢地歌唱
  • 呼啸着飞行的死神兮 咒厌阻抗它的空气, 然后一头栽在一座教堂边, 已成废墟的神圣之地。
  • 下落的雨滴淅淅沥沥, 落在鲜血染红的草地 ― 它被猛烈缠斗的夜战蹂躏,
  • 我心上的人,请别抱怨 说我奔赴战场是冷酷无情, 你仿佛生活在修道院 拥有安宁而又纯洁的心灵。
  • “有没有我孩子杰克的音讯? ” 海潮无言。 “他什么时候可以回来?” 海潮缄默,海风徘徊。
  • 美丽的水仙花兮,我们泪流哀伤 看着你离别得这样匆忙; 初升的朝阳兮 未及晌午。 噫,何必如此仓促,
  • 你的真性情突然释放: 墨守成规的我们是多么悲伤! 你生命中燃烧的每一个原子都是奇迹, 你活得多么充实!
  • 灰色海面 黑色的长长海岸线 黄色半月 又大又低 沈睡的小小浪花 跃起 在惊吓之中 翻腾不止 船头一冲进海湾
  • 每一个早晨都是全新的世界。 你厌倦了罪业和悲伤, 这个时候是你的一个美好的希望,—— 我的希望,也是你的希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