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人间的文字

聆听 原始的宁静

文/王金丁
(图片由王金丁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132
【字号】    
   标签: tags: ,

期待最繁华的宁静

这只黄额毛的水鸭白嘴巴埋进水里,长尾巴跟着翘了起来,在水面闪了一瞬,紧接着,两片翅膀在绿水上,划出两道圆弧涟漪,于是,气氛热闹了起来。伴随着的两只黑色水鸭缩着头,一旁嬉戏着,悠游着;前方岸沿,一群鸟儿拍着白色翅膀,自娱着,停格式的列队飞舞。湖边四周,绿白树叶纷纷迎风飘扬,我耳里,似乎听到了叶子繁忙的声音。

从岸边一棵壮硕的阔叶树叶隙间望去,明显的,一种不曾见过的宁静正在湖面空间酝酿,心里期待着,一场即将上演的最繁华的宁静。湖上,仍然漂游着各色水鸭,波澜不兴的,闪烁水面;而前面这三只大水鸭,一动不动的,偶尔尖着黄褐色长喙,低头啄着湖水的碧绿,守着这片亘古的宁静。

此时,湖上枯黄落叶翻飞,一只青鸟儿衔着一片叶子飞入宁静中,我沿着岸边小径,追了过去。

荷锄农夫 为孤寂的养殖区增添生机

台湾云林西海岸这个滞洪池未与外海相连,是个人工湿地,鱼类生态单纯,湿地内有吴郭鱼、大肚鱼、鰕虎鱼等;泥滩里常见弹涂鱼、青白色泽招潮蟹、锯缘青蟳栖息其间。周边养殖区以虱目鱼、乌鱼、台湾鲷及白鳗居多。远望广阔的养殖区,碧绿海上蓝天为幕,田野里,偶见头戴斗笠荷锄农夫,为幽静孤寂的画面增添生气,湖上也有了生机。

忽然,湖边有了讲话声,警觉的,寻找起那声音。于是,我穿过了一丛高高的小竹林,穿过一阵绿色凉风,赫然瞧见,一座褐红色屋顶的凉亭矗立湖边,一长条板木,笔直的从岸边伸进湖心,庆幸着,换了角度变了景象。

远远望去,长条板木周围,群群鸟儿、鱼儿、水鸭,三三两两或结队,或飞翔、游泳戏水,或悠游水面,都恋恋盘旋、围绕,不忍离去;而在湖的另一方,那班水鸭群组,仍然幽幽守着,守着那份无尽广袤的宁静。

(图片由王金丁提供)

远处,几个男女游客闲荡着,比手画脚的,看来,台湾西海岸这个滞洪池,吸引了许多喜欢宁静,喜欢海边风情的观光者。我继续走着,穿过一片矮树林后,湖水又呈现眼前,水鸭、水鸟仍在湖上,尽职地静静热闹着,此时,白色水花已幻化成宝蓝,远方几个小岛在宝蓝色泽里围拥着,共同组成了广阔的大湖泊。

在茫茫荒野中漫步,旷野风大,湖边水草漂来一片鲜绿,让我浸淫在独立的幸福世界,思维里视万物为无物。湖上颜色渐转淡青,凝结的空气里,让我感悟不同时空的境界,心里一片清明,是瞬间也是永恒。

轻步踱进湖岸小径,抬头望向海上,那大红球又落下了一寸,颜色跟着渐渐黯了下来,想起应该回去原来的地方了,于是加快了脚步。

守护亘古的宁静

这会,有了轻轻细细的讲话声音:“去年冬天以来,每个礼拜从北部繁华的都市到这里,看西伯利亚来度冬的水鸭,探望这一份宁静。”简单讲话内容,让我心里抓到了踏实。

红红的太阳,沉甸甸地坠入了海面,天地间笼上一片橙黄,走在暮色四合的荒野里,感觉平和清明,无法形容,宁静有多么深远;此刻才想起,湖面暮色无边,水鸭啊,你们守护这份宁静多久了,几十年几百年,或者千万年?@*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我的烧陶过程或者说修行故事,应该从文三叔说起比较精彩,当然,过程也有艰辛。
  • 登上观海楼望向大海,前面一片辽阔的绿黄水田绵延至西边堤岸,紧紧接着天际,近处水田旁,一排木麻黄在风中摇曳。忽然发现,田里有几个白点跳动,从身边的望远镜里看得就清楚了,几只环颈鸻站在田里
  • 纯朴的故事永远不会褪色,五十年前,公车里上演的写实剧,至今,戏中人物仍时常浮现脑海里,那位率真性情的老太婆最是色彩鲜明。
  • 在贫朴的岁月里,一切都是那么清新、简单、自然,倏忽几十年,是慢长也是瞬间;现在,环境变浑浊了,人情也趋淡薄,幡然惊觉过去的东西不见了,开始回味萦绕心中醇美的愁绪,渴望陈旧的乡愁的温润,也回忆起那质朴、淳净、青涩的感情。
  • 怀想从庶民生活中走来,旧岁月里的素朴已渺然不见,惊觉只有唤醒善念,回归传统,才能找回善良,悠游天真无邪的境地。
  • 对联,俗称对子,雅称楹联。对联对于大多数在亚洲生活的华人来说并不陌生,因为过新年时,几乎家家户户贴对联。在中国的风景胜地、楼台亭榭上,楹联也几乎处处可见。
  • 从美国德州的休斯顿到另一个小城拉北克(Lubbock),最直的路将近500 英哩,且大部分都是州际公路,只有中间一小段是高速。最近因为需要送一些东西到拉北克,和一位朋友租了一辆卡车第一次在两城间走了一个来回。
  • 苏轼的这首《题西林壁》:“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既然是题在西林寺的墙壁上,那自然是与禅道有关了,蕴含高深的道理。
  • “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 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唐朝诗人的这首《滁州西涧》被认为是非常有意境的一首风景诗。读起来确实有与众不同的地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