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3步骤渗透所罗门 专家析台湾如何发挥影响力

国合会前副秘书长李柏浡。(陈冠均/大纪元)
人气: 110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2年04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李世勋台湾台北报导)就在美国白宫4月18日宣布将派高层访问索罗门所罗门)群岛的隔天,19日中共就宣布,已经与索罗门签订了安全协议,证实了外界长久以来的臆测。

台可延续断交前计划 设公司雇当地人 拓展影响力

索罗门群岛是台湾的前友邦,台湾是否也有可发挥影响力之处?有着35年的国际援助、拓展台湾外交第一线现场经验的国合会前副秘书长李柏浡表示,虽然目前台湾对于索罗门群岛在外交上能使力之处有限,但还是有些机会,就台湾看愿不愿意去做。

李柏浡解释,以往台湾与友邦断交后,通常都很彻底地撤出;但在当地不留人,就无法继续维系先前建立的关系,这样对台湾的外交非常不利。反观中共,就算没邦交,也会设立一些公司或派人员到当地,这对于情搜与发挥影响力,都有着很大的操作空间。

他指出,台湾时常在国际援助上无偿协助友邦,这种方式有个缺点,就是做久了会被当作理所当然,所以他打算用不同的方式来进行。他说,以往国际合作发展基金会从事的技术合作、国际援助计划,到期就停止挹注经费与技术,但有些计划完毕后仍有可为。

中共渗透索罗门3方法 如何应对

早在今年1月,美国智库“捍卫民主基金会”(FDD)非常驻高级研究员帕斯卡尔(Cleo Paskal)就提到中共渗透岛国都有固定的步骤,他在文章《中国开始扮演太平洋岛国警察的新角色》(China enters new role as Pacific Islands policeman)中写下了中共渗透索罗门的方法,并提出应对方式。

白宫印太事务协调官坎贝尔(Kurt Campbell)。(Kazuhiro Nogi/AFP via Getty Images)

步骤一:奠定基础 派人常驻当地 发挥影响力

尽管在索罗门与台湾还是邦交国时,中共仍会派人常驻当地,表面上通常是以企业形式出现,但实际上却是在进行影响力渗透,包括:搜集情报、影响政府决策、找出反对人士等。

而索罗门在90年代才发生过内战,2000年才签订了《敦士市和平协议》(Townsville Peace Agreement,注:政府需要修宪、下放权力,并且扩大省份的自治权),但当中的许多条文并没有落实,社会不同族群间仍存在不满,这些问题就成了中共渗透可以操作的杠杆。

在这阶段可以应对的方法,就是美国、印度等国应该派驻大使到当地,一方面能搜集当地的第一手情资,以做出好的判断,另一方面则可为当地反共人士提供不同选择,并试图弭平对立族群间的裂痕。

此外,针对台湾与索罗门断交后,马上将资源撤出,没有留下人员继续与当地维持关系,帕斯卡尔认为这样很短视,因为索罗门是民主国家,政权有机会交替,亲台的力量还有可能再度执政。

步骤二:大举进入 拉拢亲共人士 打击异己

索罗门与中共建交后,在各国都还来不及反应时,中共就趁势而上,像是中共国有企业马上试图租下位于索罗门中部的杜拉吉岛(Tulagi),用来兴建深水港,幸好岛上居民大力反弹,此举才没得逞。

图为2019年10月9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的欢迎仪式上,索罗门(所罗门)群岛总理苏嘉瓦瑞(Manasseh Sogavare,右)和中共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检阅仪仗队。(Wang Zhao/AFP)

但中共影响力作战并没有停止,针对效忠的政客与商人,中共用充足的资金大力奖赏,反对它的人士则成为打击目标。

此时反制的方式是:支持当地敢于反对中共的人士,同时挹注资源办活动,让当地居民了解民主的重要,并讲清中共的所作所为,加上外交上的关注,与加强媒体的报导,揭露中共腐化当地的情况。

步骤三:利用危机 伺机出动警力“维和”

去年11月,许多索罗门民众受够中共的收买与资源掠夺,爆发大规模抗议,在强力镇压下,抗议演变成暴动,索罗门总理苏嘉瓦瑞(Manasseh Sogavare)顺势向澳洲寻求维和,澳洲便配合派出警力帮忙,但这同时也给了中共派出武力帮忙“维和”的理由,因为澳洲也这么做。

此时好像中共将全面控制索罗门群岛,但帕斯卡尔指出,还是有反制中共的机会,因为当地有许多人是反共的,外界应多与他们合作,而不是与被中共腐化的现任政府合作。

索罗门(所罗门)瓜达尔卡纳尔(Guadalcanal)岛霍尼亚拉(Honiara)港口资料图。 (CPL Brodie Cross/Australian Department of Defence via Getty Images)

正在创立“全球合作协会”

去年从国合会退休后,李柏浡正在创立“全球合作协会”,该协会将在当地成立公司,引进投资、继续将原本的计划扩大经营下去,不仅有产值、有获利,还雇用了许多当地人,“把原来那些农民找回来之外,我再把它扩大,比如原来只有20公顷(农作物),没达到经济规模,我现在把它扩大到1千公顷;从原来只有一两百个农民,现在变成一两万个农民,当地的市场,从生鲜农产品到农产品加工通通包下来,甚至可以外销。”

李柏浡说,如此一来,台湾对当地政府就有影响力,可用这些影响力来协助台湾的外交,“因为这个计划涉及到几万人的工作机会,你离开后,它(当地政府)就痛了,那些农民也会跟政府抱怨”。而索罗门群岛也是李柏浡的目标之一,不久就会进行。

这就有点像中共会采用的手法,手段灵活且有效,台湾也应该这样做,只是政府部门内难以变通,目前只能在政府部门之外做,李柏浡表示,“我帮外交部的忙啊!老共敢这样做,我们为什么不能这么做?”◇

责任编辑:陈玟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