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菲访谈】朗顿:挽救我们的公立学校

人气 1507

【大纪元2022年04月27日讯】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方菲访谈】。

去年9月,一位勇敢的母亲在弗吉尼亚Fairfax(费尔法克斯)郡的校董会上发言,曝光学校图书馆里的色情书籍,并要求校董会采取行动,然而却被打断了发言。从那以后,这位不妥协的妈妈在媒体和公开活动中持续发声,引发了全美范围内家长对此事的关注和行动。我在2月底参加佛州CPAC大会的时候,有机会和这位母亲,Stacey Langton,坐下来对话。一起来听一听她的故事。

方菲:您好,斯蒂西。今天很高兴您能接受我们的采访。

斯蒂西‧朗顿:谢谢您,方菲。

方菲:首先,请介绍一下自己的情况,告诉观众们您是谁,为什么您会来到这里?

发现学校有色情图书 校董会发言在社交媒体热传

斯蒂西‧朗顿:好的。我是一名有六个孩子的母亲,我是全职妈妈,住在维吉尼亚州的费尔法克斯郡。我有两名孩子读公立学校,其他四名孩子读私立学校。我听说学校出现色情书籍,这些书被学生放在书包带回家,比如四年级学生的书包里有这样的书,家长发现后都觉得:我的天哪,这是什么东西?

当出现几次这种事情之后,你开始怀疑这样的事情是不是普遍存在?是不是到处都有?我知道了几本书的名字。我想看看是不是我们这里的高中都有这样的书。结果当然:我们这儿的高中有。我们去查看了高中的书籍,我看到的情况很可怕。其中一本书是配插图的小说,完全是成人级别的,这已经不是打擦边球或者含蓄的内容了。

所以我觉得,作为家长,我有义务把情况告诉其他家长。因为如果我之前不知道此事,那么很多家长可能也不知道。所以我就在校董会上说了这件事。(方菲:众所周知的那次。)众所周知的那次,那是去年九月。当我把那些色情段落朗读出来,并把图片展示给大家看时,校董们都震惊了,这件事造成了轰动。

此事一夜之间登上了全国新闻媒体,因为此事几乎没人注意到,所以我不小心成为了揭露者。所以某种意义上,我成为了吹哨人。但这是好事,因为这引起了全国对此事的热议。这样的内容不应该在学校里,我们是有法律禁止此事的。它们一开始是如何进入我们学校的?我很希望知道答案。所以总之,这就是我与此事的来龙去脉。

方菲: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您是什麽麽候第一次意识到,学校发生这样不对劲的事?

斯蒂西‧朗顿:是在九月初。(方菲:是2021年吗?)是的,2021年。我看到Newsmax媒体网报导了几则美国这方面的消息,我还看到YouTube上几个德州学校董事会的视频。这让我产生警觉,所以我去查了此事。自那时起,我就加入了社交媒体,在社交媒体平台,可以与其他人取得联系,获得信息。

全国各地的家长都在把各自学区内发现的有问题的书告诉我。现在,这个名单已经达到100本左右,这些书完全是色情书籍,根本不应该进入学校。为了让学校清理这些书,我们做了很多抗争。学区不想撤这些书,他们不想采取正确的措施来保护孩子。

败坏校风 污染学生 背后共产主义企图

方菲:为什么?为什么这些书籍一开始会进入儿童图书馆呢?

斯蒂西‧朗顿:我认为,我发现的大多数这类书籍,它们都服务于某套意图,这是非常政治化的一套意图。人们往往不会认为色情业与政治有任何关系,对吗?有谁会赞同把色情带入学校呢?不会有任何人,对吧。大部分人都有正常的良知,他们不希望自己的小孩接触到色情内容。

但是这些书的问题是,它们的焦点是其它一些主题,而这些主题属于左派的意图。我觉得应该叫出这套意图真正的名字,那就是:共产主义意图。我经常使用这个词。很多人不愿意使用“共产主义”这个字眼,但是我不喜欢说话转弯抹角,或使用委婉的字眼。我认为,实事求是很重要。事实上,我在1月27日就这么做了,那天是我最后一次在校董会讲话,我当面叫他们是共产党人。

方菲:我看过那则视频。您当时说,我们不要再用“觉醒主义”这个字眼。我们应该用真正的名称来称呼它。

斯蒂西‧朗顿:不要用委婉的字眼来粉饰共产主义,因为这是美国当今社会非常真实的危险。那么,与色情内容挂钩的另外两个主题,其中之一是所谓的“性别酷儿”运动,他们管它叫做“酷儿理论”,就像“批判性种族理论”那样,他们叫它酷儿理论。

另外一个主题是种族。我提出质疑的其中一本书是由一名非裔同性恋男子写的,我不明白他们谈到这两个主题时,为什么要加入那么多色情内容。但是我认为这是有目的的。他们的目的就是洗脑,我认为它本质上是一种儿童性诱骗行为。我认为这会让儿童产生混乱,让他们对某些事物变得麻木。当你让儿童接触那类内容,这会让他们容易受到性侵犯者的伤害。所以这种东西不能存在于学校里。我会继续为此而抗争。

方菲:那么更广泛地讲,您认为现在的这种觉醒主义实际上是共产主义的一部分。(朗顿:是的。)请多讲一讲您为什么这么认为。

斯蒂西‧朗顿:因为我认为它与列宁讲过的话有关联。很多东西与他们想要瓦解社会的意图有关。而文化革命的目的是为了瓦解传统的道德观念和传统规范,对吧。那么在性和酷儿理论这些问题上,他们不想要传统的婚姻圣礼,即男子和女子的关系。他们想要打破与性有关的所有禁忌,使任何性行为都变成正常可接受的。(方菲:瓦解家庭。)没错。

它企图瓦解家庭发挥的作用,此外也是怂恿人们变得滥性,跟什么人在什么时候都可以,对吧。那么这也逐渐模糊了恋童癖的禁忌,因为它的目的就是要突破成年人和未成年之间发生性行为的禁忌。

而那些书里面就有这类的具体画面,我质疑的其中一本关于性别酷儿的书就是这个问题。书中有一幅插图就是成年男子和未成年男童发生性行为。我认为除了谋杀以外,恋童癖应该是性质最恶劣的犯罪吧。所以我不懂校董会怎么能为它辩护。但是他们确实在为它辩护。我对这本书提出质疑后,他们驳回了我的质疑,允许这本书回到学校图书馆。他们支持这本书,他们说:我们支持色情,而且不是一般的色情,是恋童癖色情。那么家长是无法容忍的。我们无法容忍。

娱乐行业推波助澜 败坏社会风气

方菲:这对我们孩子们的影响太恶劣了。您认为我们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步?

斯蒂西‧朗顿:我认为,社会的整体分崩离析跟娱乐行业产出的内容有很大的关系。我们在谈论的问题与出版业有关,对吧。他们负责印刷书籍。如果我们想一想,我们今天的音乐、电视节目、甚至有些电视广告已经变成什么样子,它们一再试图冲破人类社会的纲常规范。它们描绘的那些内容,哪怕在五年前,更不要说十年前,我们都无法想到会在电视上看到。

我记得最近,居家用品商家宜家(IKEA)有一则广告,是两个男子在圣诞树下接吻,其中一个男子穿着圣诞老人的衣服。大家都觉得很惊讶,这样的广告竟然在全国电视上播出,而孩子们会看到。我觉得这些内容会造成孩子的想法混乱。

整个社会都被很强的力量推动着,朝那个方向走。而现在在企业一层也发生这种事,因为广告商也参与其中。这些企业都在允许这种画面、这种广告出台,我认为这是有意图的。我认为他们在大力推动这个意图。

家长开始认识到问题严重 站出来发声

方菲:在去年九月以前,您是否意识到教育系统出了问题,或者说社会上这个觉醒主义有什么问题?

斯蒂西‧朗顿:我认为大家其实都意识到了,对吧。因为有太多事情在发生,特别是出现关于批判性种族理论的讨论,在去年夏天已经占据了舆论。但是我当时没有近距离接触到它,因为我的孩子们去年刚刚进入公立学校。他们幼稚园至8年级读的是私立学校。

九年级进入公立高中,因为我们家附近没有私立学校,所以我一开始没有意识到情况那么糟糕,直到我孩子注册了公立学校。而我儿子入读公立学校那年刚好发生新冠疫情。所以我们只在学校读了短短的时间,学校就关闭了,大家接下来一年都在网上上课。

所以就在去年,我发现了学校授课的这些材料,让我太震惊了。作为家长,怎么可能沉默不语。我认为家长的反抗力度必须要加强,这样我觉得我们可能能产生较好影响,改变事情发展的趋向。我很高兴地看到,我去年九月做的事情促成了一场运动。

我认为这给了很多家长勇气,因为每天都有人告诉我,又有某个学区或某个州的家长在质疑他们学校的书,公开并强有力地进行反抗。这就是我们应该抗争的方法。这将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抗争,每个人都必须参与。

方菲:是啊,就在前不久,我记得旧金山的校董会,有三名成员被家长取消了校董资格,我记得其中有不少是亚裔家长。

斯蒂西‧朗顿:是的。大家想想,旧金山并不是保守的城市,对吧。那个城市主要是自由派人士。而那里竟然有那么多家长受不了此事了。他们已经受不了那套政治意图了。他们受不了学校关闭、戴口罩,还有所有践踏我们自由的事情。而且这些事情发展得太快了。

可能那些共产党人推进得太快,操之过急了,让大家都醒过来了。当民主党的人都在投票反对他们那些自由进步派同侪时,这非常不可思议。我不敢相信,这是非常好的事。这是好的迹象。我认为我们十一月的选举会很棒。我认为全国会出现红色即保守派压倒性的胜利。

要让更多年轻人了解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真相

方菲:是的。斯蒂西,您是六个孩子的母亲。(朗顿:是的)您会非常的忙碌。而您现在开展的这个工作,正如您说的,我们要持续对抗,这需要很多精力和时间。您是如何平衡两者的?

斯蒂西‧朗顿:是很难的。我是全职妈妈。所以我有很多责任要承担……我孩子们的年龄跨度很大,有的读高中,年龄小的读小学。我只能尽量把两边平衡好。我从事的这些行动已经变成像一份兼职工作,但是它很重要。

我现在能够去鼓励其他家长,这是我最大的影响,就是鼓励其他家长拿起接力棒,跑下一程。所以我一直坚持下去。有时候,我家里晚饭就得吃冷冻比萨饼,但是我尽力吧。

方菲:他们还可以吃快餐面。

斯蒂西‧朗顿:是啊,我的孩子们也爱吃快餐面。

方菲:过去我听不少人说,现在的年轻人好像喜欢社会主义。很多人认为:社会主义没什么不好,或者说民主社会主义。这和共产主义不同,和一般社会主义不同。您认为在这个国家人们对于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是否有什么误解?

斯蒂西‧朗顿:是的。我觉得这是我使用比较严重的字眼的原因之一,叫出它真实的名称。因为有些人觉得社会主义是好的、不会伤害我们,或者不会变成共产主义。不,我们应该叫出它真实的名称。可惜年轻一代人没有学过那段历史。

他们不知道,历史上死人最多的,就是在社会主义政权统治的地方发生的饥荒,对吧。有多少人是被饿死的,如果他们没有因为发出不同声音而被杀害的话。(方菲:是,饥荒和暴力。)

是的。所以我们要坚持讲出真相,确保我们的年轻人知道真实的历史,这样我们不会重蹈覆辙。因为如果让年轻人误以为(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有什么好的,那太糟糕了,因为那没什么好的。他们说社会主义是一个实验,他们反复做了很多次,说迟早会成功的。不会的,永远不会成功。

家长要站出来 积极参与挽救我们的学校和教育

方菲:过程本身就是终点。您建议我们怎么做可以改善我们的教育体制?自由选择学校权是关键吗?我们怎样才能做得更好?

斯蒂西‧朗顿:是的,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一个因素,对吧。家长对于他们纳的税怎么使用应该有更多掌控力。因为我们大家都交税。大家交的税会被用于公立学校系统,但是家长作为消费者,对于怎么支配这些钱却没有话语权。所以说到学校选择的问题,如果每个州可以让钱跟着学生走,跟着孩子走……我记得在维吉尼亚州,他们说,在每名学生身上平均要花$15,000的开销,对吧。

如果家长可以指定让税款用于他们选择的学校,换句话说,钱跟着孩子走,这会立刻提升竞争力,这会迫使那些做得不好的学校改善所作所为。因为这会让学校系统变得像是自由的市场一样,是吧,如果家长可以选择。家长会觉得:嘿,我想送孩子去读私立学校,但是我对于资金怎么用没有话语权,我想掌控这些资金的用法。

我知道这将是一场持久战。我听我们维吉尼亚州的一位议员说,这需要修改维吉尼亚州的宪法。目前,我们州的学校校董会能够选择是否允许特许学校运营。但是不应该是这样的。所以我希望,他们能修改这一点,这样家长可能就对于子女的教育有更大的话语权。

方菲:那么公立学校呢?我们还能让它们变得更好吗?还是说我们就放弃它们了?

斯蒂西‧朗顿:不,我不太赞同……有些家长主张我们应该撤出公立学校,主张在家里教孩子。但是不是每个家长都做得到。这是很现实的问题,对吧。不是每个家庭都有全职在家的家长,像我这样。很多人需要工作。但是坦白说,即便我能在家里教孩子,我觉得我未必教得好孩子,对吧。我知道有很多家长与我有相同的想法。

所以我们需要抗争,把公立学校系统夺回来。我们不能放弃它,不能把孩子和洗澡水一起倒掉。我认为我们需要通过抗争来革新系统,有很多人需要公立学校这个资源。我们或许忽略它太长时间了,没有做好自己的工作。我认为家长现在醒过来了,比如维吉尼亚就是这个情况。我们的州长杨金胜选的原因之一,就是家长都意识到学校在发生的事情。所以现在有这个机会,让我们能把学校夺回来、改善它、把错误的事情纠正。

我的个人网站:致力于给问题图书贴上警告标签

方菲:是的,赋予家长权力。(朗顿:没错。)那么斯蒂西,您接下来有什么计划吗?

斯蒂西‧朗顿:我现在想做的是,我有一个新的网站,网址是:mamagrizzly.org。我希望能够给书籍贴上标识。比如说,现在针对儿童的消费品,上面都会贴上相关的标识。如果是音乐界,比如音乐专辑,上面会贴着家长指导标识,这是1980年代开始的。这是蒂珀‧戈尔发起的,她是民主党。她当时是副总统艾尔‧戈尔的妻子。她对音乐界的色情内容发起了抗争。她赢得了那场抗争。而她是一名自由派人士。

但是媒体却对她大加挞伐。他们用各种方式辱骂她,说她像个教会妇女。但是她做的事情有道理,所以她最终赢了那场抗争。我们的电玩游戏也有分级制度。我们的电视节目有分级制度。美国电影协会对于电影有分级制度。

我主张的并不是分级制度,但是我把它叫做“爪印”,拼写是“P-A-W”,它的全称是“家长指导警告”(Parental Advisory Warning)。所以我想在学校图书馆那些有露骨性内容的书籍外面贴上爪印标识。至少这是个暂时的解决方案,让家长可以意识到某本书里面有什么内容,而该内容不适合未满18岁的孩童。

如果这样的书子女不小心带回家,你可以对子女说:这本不行哦。然后把书没收。因为如果要更改法律,那会是很持久的抗争。可能需要花很多年才能够把这些漏洞给堵上,而正是这些漏洞让激进的图书馆员把这类内容引入学校图书馆。所以这是我努力的方向。大家可以到我的网站了解情况:mamagrizzly.org。大家可以在网站看看爪印标识的一些样本。

每位家长都可以力所能及地参与

方菲:太好了。对于一般的家长,他们可能没法投入那么多时间或精力,来帮助改变学校系统,您有什么建议给他们吗?

斯蒂西‧朗顿:我觉得大家都可以通过自己觉得舒适的方法参与进来。这可以是很简单的事情,比如给你的朋友们发电子邮件。当你读到这样的文章,发现这样的腐败在发生,你可以把这些消息告诉你周围的其他家长。

并不是每个人都需要做惊人的壮举,比如在校董会面前公开讲话,那是相当令人紧张的事情,对吧。我发表的那个讲话,是我一辈子做得最令我感到难堪的事情。

当你站在一个有一两百个陌生人的房间里,对着众人朗读书中那样的内容,那感觉糟糕透了。所以大家没必要做那样的事,而是有各种各样的事情可以去做,可以根据大家具体的身份职位来做事。(方菲:包括检查子女书包里的书籍)是的。

大家都应该更加积极,积极参与,对吧。如果以前你不知道,那么现在就是大家的机会。这是给大家敲的警钟。

方菲:是的。太好了。非常感谢您分享您的经历和建议,斯蒂西。

斯蒂西‧朗顿:谢谢,方菲。

好,那观众朋友,感谢您收看这一期的【方菲访谈】,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方菲访谈频道:https://bit.ly/fangfeitalk

方菲访谈》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方菲访谈】程晓农:从铁链女看中共社会溃烂 
【方菲访谈】脱北精英:我为什么逃离朝鲜
【方菲访谈】程晓农:俄乌战争两大背后因素
【方菲访谈】前太空军中校:美军中的共产渗透
最热视频
【财商天下】两次“封岛” 北京赔惨!
【新闻看点】百度现“京台高铁”图?网民哄笑
【横河观点】环台军演泄密 美关注武统时间表
【秦鹏直播】FBI突袭海湖庄园 川普反击
【新闻大家谈】威慑中共 台湾需要全系列武器
【马克时空】中共大阵仗围台军演 台湾冷静以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