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亲历上海封城,对外国人有何影响?

人气 1225

【大纪元2022年04月28日讯】4月26日晚间,上海,一名外国人冲出封锁高声呼喊要自杀——这则达两分多钟的视频震惊网络社交平台。视频中,明显处于绝望中的外国人用生硬的中文要求防疫大白帮他自杀,他不断用英文、中文和法文表示自己要自杀。法国驻上海总领事馆已确认此人为法国人。

这或许只是个案。但上海封城对西方人的影响(尤其是心理影响),恐怕怎么估量也不过分。在国际社会普遍选择“与病毒共存”、欧盟即将宣布“走出疫情大流行紧急阶段”的大背景下,上海这个连续8年蝉联“外籍人才眼中最具吸引力的中国城市”,居然因为疫情而实施封城,这对西方人的震撼,大概不亚于普京对乌克兰发动的战争。

如果人不在上海(就像我们不在乌克兰一样),这种震撼可能只是来自于新闻;如果人就在上海,正在亲身经历,这种震撼就是刻骨铭心的了。

上海封城之严酷,竟迫使美国4月8日授权其在上海领事馆非必要外交官可以“自愿离开”了,因为就连上海领事馆的七名海军陆战队队员也缺乏新鲜食品。同时,美国警告旅行者“不要前往”上海,因为防疫措施使父母有与子女分开隔离的风险。

的确,4月1日上海家长发布的视频和图片——二百多名幼儿被集中隔离,隔离点只有十几个医护,有些孩子屁股都烂了,最小的幼儿只有58天,许多幼儿的嗓子都哭哑了,一些儿童病床上挤了多个幼儿,还有幼儿的脸上被床单覆盖着······实在令人揪心。3月31日,法国驻上海总领事馆代表欧盟成员国(共24个国家)致函上海市政府提出六大要求,第一个就是无论任何情况,父母和孩子都不能被分开。

为什么防疫一定要封城呢?为什么封城一定要这样不讲人性呢?······太多的质疑被外国人提出来了。而截至2021年,在上海工作的外国人数量为21.5万人,接近上海人口的百分之一。上海核发外国高端人才工作许可证数量约5万份。这么大的一个人群,开始重新审视中国,审视统治中国的中共,其影响是深远的。

一个影响就是离开中国。驻华欧盟商会会长伍德克(Jörg Wuttke)估计,自疫情大流行开始以来,已有大约50%的欧洲侨民逃离中国。他告诉CNN,今年夏天学年结束时,“如果(剩下的人)再走一半,我也不会感到惊讶。”伍德克还说,中共的极端防疫措施,可能会促使一些外国公司将总部迁出大中华区,这或导致上海和香港失去国际商业中心的地位。

4月中旬,香港福克斯传媒旗下的一家地方平台《这是上海》对950名居住在上海的外国人调查发现:48%的人表示,如果不是马上离开,也会在今后12个月里离开上海;还有37%打算等疫情结束再看情况决定去留。日本《产经新闻》台北支局长矢板明夫4月12日也在脸书发文透露,有很多日本商人被中共的铁腕防疫政策吓到,正计划离开中国,其中不少是他的朋友。

离开中国的这股潮流,使上海外企深受影响。例如,上海美国商会在封锁初期对会员的调查发现, 81%的受访者认为,防疫措施阻碍他们吸引或留住熟练外国员工,超过三分之一的受访者认为这种影响是“很大的”或“严重的”。

而那些被中共过去两年间因开放金融而吸引进来的国际投行,如高盛、摩根大通、瑞银、瑞信、摩根士丹利,则不得不加大上海本地招聘力度,因为其仍想在中国淘金——虽然今年国际资金已经开始撤出中国股市和债市,但其认为市场的暂时下挫与该市场不具备可投资性(uninvestability)并非一回事,认为“中国完全不是uninvestable,世界上也没有所谓uninvestable的资产,关键还是价格”。英国《金融时报》刊发的“Wall Street’s Shanghai problem”一文则认为,“封锁期间银行家的艰辛进一步打击了上海成为国际金融中心的雄心”;上海只能成为“中国资本市场的中心”,而不是国际中心,即使考虑到上海的国际金融利益,中共也会实施“繁重到华尔街最终会放弃”的国内管制。

不过,不仅外国人撤离中国,就是上海人中也兴起了移民潮。这种情势下,国际投行招揽人才恐非易事。为此,中央社还发了一篇报导,题目是“上海封城酝酿人才外逃潮 金融中心梦恐成泡影”。

是啊!上海拙劣的封锁提醒人们,即使是这座城市富有的居民,也受制于专制政权的随心所欲;而连饭都吃不饱的城市,既不可能成为国际金融中心,也不值得居留。古人早就讲过“危邦不入,乱邦不居”的道理。

上海封城对这些离开中国的西方人的影响,不会因离开就结束了。对他们来说,这段经历虽然犹如恶梦,但是难以抹灭的,并因此获得了对中共的独特的认识,这可能影响他们一生。

这不由使人想起前白宫副国家安全顾问博明(Matthew Pottinger)的故事。1973年出生的博明,能讲一口流利的中国话,1998年至2005年在中国当了7年记者,期间多次与中共当局激烈交手。博明2005年在《华尔街日报》撰文忆述,“我在北京一家星巴克被一个政府的打手迎面打了一拳,他试图阻止我调查一家中国公司向其它国家出售核燃料”;此外,有一次他因采访贪腐问题,在北京旅馆被警察围住,警察把他的采访笔记一页页撕碎,然后冲进马桶。

在中国的经历,令博明决定投笔从戎。退伍后他投身政界,2017年出任白宫国安会资深主任,深受川普信任,2019年9月升任副国家安全顾问。博明被视为典型对华“鹰派”。2017年,协助制定川普政府的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正式把中共定义为战略竞争者。2019年,推动川普政府把华为列入商务部的实体名单。2020年疫情爆发,博明立即联系在中国的朋友了解真相,说服川普颁布对华旅行禁令。

因上海封城而离开中国的外国人中,会不会出现博明式的人物?这又有谁知道呢!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轮到北京了”央视女主播刘欣自曝抢购囤货
蔡奇下令保首都 胡锡进忧封城 高层要搬?
上海传染病专家呼吁当局停止“清零”
法国人上海喊“我要死”视频热传 法领馆证实
最热视频
【林澜对话】栗战书奉命“演戏” 习为何隐身?
【时事军事】美军看穿歼-20 台海空优有说道
【思想领袖】加拿大“自由车队”的真实故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