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丹:上海是科学防疫还是政治防疫

人气 3560

【大纪元2022年04月04日讯】最近,上海的防疫情况似乎得用“惨败”来形容:不仅染疫人数持续飙升,并且在这些人中也相继出现了死亡。官方在3月30日的通报中说,上海已确诊6087例,无症状感染者28894例,死亡7例。不到万不得已,官方是决不会让死亡数字破零的。若非局面完全失控,染疫致死的人数也在随之飙升,动辄就拿数字说话的中共是不甘心这样自曝其短的。

显然,在这波汹涌难挡的疫情中,上海因染疫而死亡的人决不可能只有7个。3月31日,美国《华尔街日报》从知情人士的口中得知,仅在上海一家老年护理医院,就有多名老人因染疫而死亡。在这里工作的护工亲眼看到,曾有六辆灵车停在这家医院门口。还有一位老人的家属也反映,已有十几位老人被陈尸在医院;在医生和护工中,也有染疫死亡者。目前,医院完全处于封闭状态,家属根本无法与染疫的老人取得联系。是凡能联系上的,基本都是因老人已死亡并被火化。家属最终能收到的,只有老人的骨灰盒。

如果只有极个别的死亡病例,这家护理院决不会如此遮掩。要知道,像这样的老年护理院在上海已有几百家,被封锁的决不仅是这些护理院的大门,还有里面的老人是否染疫、死亡等与疫情有关的消息。

如今在上海,令人担心的不只是老人,还有孩子。3月28日,香港一家媒体报导称,上海已有300多名六岁以下的儿童染疫,鉴于该地的病毒变异株与香港一样,且研究表明,香港因染疫住院的儿童死亡率为0.35%,是一般流感死亡率的7倍,因此上海染疫儿童的死亡率“是否像香港”是很“令人关注”的。港媒委婉地提出了质疑,但上海官方却仍对该地染疫儿童的死亡人数保持缄默。

对当地的执政者来说,不回答就是一种回答,对老人、对儿童皆如是。在他们看来,死几个老人、孩子根本不算什么,P民死了连数字都算不上。但更令人揪心的是,这样的不管不顾、不闻不问不只发生在中共国的普通人身上;每次疫情升温,连“抗疫”的医护人员也都成了领导们的“弃子”。

不仅是上面那家老人院的医生、护工染疫没人管,近日被网民发帖举报的上海浦东新区人民医院也同样“不给科室进行消杀,造成了科室疫情在工作人员中扩大蔓延”,得知“发热门诊的医务人员感染,全院没有任何举措”;由于“不妥善安置工作人员,……密接和潜伏期的工作人员混吃混住,两天时间科内已有16人阳性”;“9个科室相继出现阳性,院内感染人数几乎上百人”,但“医院仍然未停止诊疗活动”。

在墙内的微博上也有护士爆料称,她所在的黄浦区精神卫生分中心“有一个病区的病人20几个阳性,医护很多发烧,病人烧到体温表都测不出来,院长不管,护理部不管”;“周一就发现病人阳,院长也不告知大家,让医护没有防护的情况下进入该病区,也没有部门来消杀,也没有部门来指导”。面对如此混乱、没人管的现状,这位护士只得在网上疾呼“我们走投无路了”。

此外,某社区医院的职工也在网上披露,由于他们不停地给社区23万人做核酸,其所在的社区医院已发生院内感染,那时的12名染疫者全都是医护人员,后来检验科、食堂的员工也相继被拉走。在其单位的聊天群里,有医务工作者质问道,“领导到底管不管”、“大家都心寒了”、“我们上有老下有小,谁对我们负责”。

从这些医护的呐喊与质问中,人们不难想像,此时身处在上海“抗疫一线”、但仍无法发声的医生、护士的处境有多危险。试问,一座抛弃了医护的城市能“抗疫成功”吗?看着他们被沦为“清零”的工具,便可推知上海、乃至整个中共国的“防疫”系统其实都已处在崩塌、瘫痪、溃败之中了。

上海大量的医护被其所在单位冰冷、甚至无人性地对待;与此同时,因“科学防疫”而深得民心的上海专家张文宏也于近日遭到了北京当局的排挤和打压。有消息称,张文宏以“上海市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的身份现身疫情发布会的时间被定格在了3月25日。在随后3月28日的发布会上,已看不到张文宏及其“专家组”了,取而代之的是上海卫健委主任邬惊雷及其所负责的“上海市疫情防控领导小组医疗救治组”。

尽管组名中都有“救治”二字,但截然不同的是,以前是“专家”带队,现在则是“领导”带队。这足以表明,“科学防疫”已被“政治管控”正式取代。如今上海彻底失控,眼看着“清零”遥遥无期,北京当局便将责任都推给把“科学防疫”搞砸了的张文宏,同时再换上党内亲信,以便更加赤裸地推行“最彻底的防控”。

其实,张文宏的“科学防疫”未能阻止上海新一轮疫情的爆发,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在于,他的“科学”建言并没有被真正地接受、采纳。去年7月,张文宏在国内首次提出“与病毒共存”的设想。该设想并非源于他个人的天马行空,而是基于全球100多名免疫学家、病毒学家和卫生专家对病毒不会在短期内被根除的科学认证。《纽约时报》所刊发的题为“无法实现‘零感染’,各国如何学习与病毒共存?”的文章就是多国专家、学者经研究后得出的科学论断。

然而,科学家的论断却成了中共眼里揉不下的沙子。张文宏提出“与病毒共存”后,就立即遭到了中共某“领导”级人物的批评、训斥。此外,他曾公开发表的一番感言也与北京高层的“清零”政策相左。他在接受采访时直言谈到,“抗疫不是目的,老百姓的安定才是目的,病毒不会终止,但我们都期盼过上正常的生活”。可见,他始终认为“病毒不会终止”才是“科学防疫”的前提,“老百姓的安定”应该高于“抗疫”。但发表这番言论,也会被“政治第一”、“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清零”的中共视为是在跟自己唱反调。

妨碍中共“清零”,就会招来被封锁、封杀、甚至被封喉的麻烦和危险。对于科学家都束手无策的病毒,中共的态度却一直是“战天斗地”,自认为不可能“战胜”不了。从中共篡政到现在,它干的反自然、反科学的事还少吗?对于真正的科学以及那些按照科学判断来谨慎行事的从业者,中共向来是一棒子打死或将其推向险境、任其自生自灭。既如此,“科学防疫”又怎能在上海发挥作用呢?

更重要的是,这个病毒无论如何变异,它都是直奔着解体中共而来。网上有不少文章已根据史实分析指出,历史上那些因瘟疫爆发而导致灭亡的国家、终结的朝代,基本都与帝王迫害正信、用残酷手段灭佛有关。中共信奉“无神论”、仇恨神佛,抱着毁灭人类的目的,千方百计要铲除人们内心的精神寄托与信仰。为了达到这种邪性的目的,它不惜屠杀中华民族的文化精英,迫害良善,对信仰人士进行群体灭绝。

种下了恶因,就会有恶报。两年多来,中共严防严控,可病毒不但没被它“清零”,反而越来越嚣张。北京早就破防过,病毒也曾攻入中南海,撂倒了不少高官。如今全球瞩目的中国最亮眼城市,连北京都羡慕的“防疫模范生”上海突然对疫情失控,也再次让狂妄自大的中共挨了一记响亮的耳光。这耳光其实就是在敲打中共,警告它“清零”终将成为黄粱一梦,它不仅战胜不了病毒,还会把自己的政权搭进去,最终遗臭万年。

责任编辑:莆山

相关新闻
【一线采访】中共文革式防疫 上海民怨沸腾
周晓辉:各地医护特警物资驰援上海说明什么?
唐付民:再次质疑疯狂的中共抗疫模式
张菁:上海封城 “生命至上”背后是漠视生命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现四大致命迹象 中共将瓦解?
【秦鹏直播】蓬佩奥称中共红墙快倒 习再加油?
【时事金扫描】习近平露面 蓬佩奥吁与中共切割
【马克时空】俄民众反征兵抗议延烧 普京会用核武吗?
【横河观点】美中应对飓风对比 习十年两隐身
【财商天下】中国海运价格狂跌 东南亚航线“赔本抢货”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