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菲访谈】程晓农:俄乌危机带来世界巨变

人气 11764

【大纪元2022年04月05日讯】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方菲访谈】。

俄乌战争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月,已经给全球带来地缘政治、经济、军事等方方面面的影响。这期节目,我们请程晓农博士为我们解读乌克兰战争带来的世界巨变。晓农博士您好。

程晓农:你好,观众朋友们大家好。

主持人:谢谢。我们这期节目先从一篇文章谈起。《华尔街日报》近日刊登了对美国前国家安全副顾问,就是前副顾问博明(Matt Pottinger)的采访。

博明认为说,俄乌战争显示世界正面对一次新的冷战,而这一次是专制政权联手,他主要指中俄,对抗美国及其欧洲盟友。他把俄国入侵乌克兰和当年的韩战做比较,只不过是当年的苏联换成了今天的中共,而当年的中共换成了今天的俄国。那您怎么看他这个观点?

俄乌战争让欧洲不期然走入新冷战

程晓农:这次乌克兰战争爆发一直到今天,世界各国都是把媒体、把眼光主要放在战事问题上。但是,就在这短短几周战争过程当中,世界正在发生悄悄的转变,而且是一种对欧洲来说,具有重大意义的转变。

2020年我们都记得中共是在亚洲点燃了中美冷战,那时候欧洲国家还在庆幸说欧洲岁月静好,如今欧洲也陷入了新冷战了。欧洲国家不期然地走进了一种本来应该预见得到的一种不利局面,但是欧洲国家全都措手不及。

从全球安全的局势来看,我是同意博明的看法的,乌克兰战争重新点燃了欧洲的新冷战。总体上可以说,在红色大国对抗西方阵营这方面,俄国和中国的角色与历史相比,彼此的重要性互换了。现在中共是主要的威胁,俄国是扮演着中共当年在朝鲜战争当中挑起边缘地区战争的这个角色。

乌克兰战争带来的世界巨变主要是集中在欧洲,欧盟突然从和平幸福当中猛然就吓醒过来,发现过去的好日子突然就结束了。

这种严重的失落主要是体现在三个方面。第一个方面就是,没有战争的岁月静好被打破了,欧盟现在必须重新面对再度出现的敌人俄国。第二个失落就是,欧洲大国抱团称大王的美梦破产了。欧盟发现说,单单是乌克兰难民危机,就足以撼动西欧国家的稳定和谐。第三个失落是,它们盲目追求绿色能源的幻想正在破灭,如果它们继续坚持绿色能源,那通货膨胀会摧毁经济。

那为什么我刚才讲欧盟国家的三大失落,本来是应该看得到的?因为这些失落本来就是些根基脆弱、然后十分可笑的西欧国家国际政治和国际经济战略的产物。那么这三大失落恰好就分别对应着西方左派的三大乌托邦幻想。这三大乌托邦幻想,其实我们在以前关于乌克兰战争的节目中谈到过的。

第一个幻想就是,欧洲可以永无战争,所以国防只不过是虚应故事,有钱就花在福利上头。

第二个幻想是,欧洲统一可以指日可待,德国和法国可以从此统率世界上经济实力最强的欧洲,然后与美国还有中国去竞争,让欧洲再现荣光。

第三个幻想是,用绿色能源做旗帜,可以高大上地号令全球,指挥各国按照欧洲制定的全球气候政策,然后出钱去购买欧洲国家实行绿色能源以后省下来那个碳排放指标,用其它国家的钱,来补偿欧洲国家绿色能源的高昂成本。

这三大乌托邦幻想,就是西方左派价值体系所产生的,支配国际政治和全球经济活动的战略方针。欧盟存在本身就是第二个幻想的产物,在这个幻想的背后,起支配作用的主要还不是左派价值观,而是欧洲大国德国和法国传统的国际野心,因为这两个国家想要恢复它们在全球竞争当中历史上的重要地位。

在这方面野心的背后,还有一种德国和法国对它们自命为政治正确的左派价值观的自信,以为它们永远占据着西方社会价值观的所谓进步的高地,就是进步主义的高地。

那么第一个幻想是左派和平主义的产物,这种价值观的背后是它们亲近红色大国俄罗斯的偏好,它们也喜欢亲近中共。第三个乌托邦幻想,我在以前的节目里谈过,关于绿能的,今天节目里我就不再把它和经济全球化受到撼动这问题放一起,我放到后边再来谈。

和平主义盛行和左派政策 使欧美壮敌弱己

主持人:所以您认为,这场俄乌战争是欧洲新冷战的开端。但是为什么欧洲今天会重新面临一个冷战的局面呢?我想能不能请您进一步谈一谈它这个大的背景。

程晓农: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西欧和中欧从来没有遇到过战争。在以前的美苏冷战时代,东西方阵营双方也没有发生过热战,就是在欧洲没有发生热战,然后就一直到苏联解体了,美苏冷战就结束。所以那时候全球认为说,岁月静好的那种经济发展从此就定局了。

经济全球化就是在这样的一种国际政治背景之下,逐步完成了它的全球布局。美苏冷战结束以后,这个世界上发生了两个以前整个世界都没有预料到的重大变化。

一个重大变化就是西欧国家的和平主义盛行,丧失了对红色霸权重新威胁世界的警惕。而德国和法国又滋生了通过欧盟掌控整个欧洲,造就全球最大的统一经济体这么一个野心,它也构成了对俄罗斯的潜在威胁。

另外一个,整个世界都没预料到的重大变化就是,西方国家无视它们自己社会中政治正确派,那些极左派政纲对社会的破坏性作用。比方讲绿色能源的强制推行,拜登当局对黑人刑事犯罪的合法化。

还有强行在学校里灌输批判性种族理论,以及对LGBTQ还有变性教育的实施。这些所谓的政治正确政策,都造成了西方各国每个社会内部的价值观对立和社会撕裂,也削弱了西方阵营内部的团结。尽管德国是做了一系列长期错误的决策,但是拜登是不会在价值观上指责德国的,因为德国做过很多事,都是拜登正在做的,比如绿色能源。所以要德国、法国去放弃统一欧洲的乌托邦,拜登也不可能批评。

因为欧盟的那个内部无疆界,也就是拜登要开放墨西哥边界所追求的目标之一。当然拜登还有另外一个目标,欧盟是没有的,那就是通过给非法移民投票权,来实现美国民主党的永久执政,完成民主倒退的制度化。那么在这样的背景下,美国和欧洲的许多精英,错误地判断了中共经济繁荣、实力增强之后,霸权主义可能复活的可能性。也同时错误地判断了俄国民主化转向失败的必然性,和俄罗斯霸权主义复活的危险性。

所以是美国和欧洲的精英们亲手养壮了两头红色老虎,现在红色老虎再度开始威胁世界和平和区域安全了。还不仅仅如此,现在这两头红色老虎还在相互勾结,彼此保护,希望自己不要孤独地战斗。我在上一次节目里曾经谈到过,乌克兰战争的根源是德国、法国的统一欧洲梦支配之下这个欧盟东扩。由于欧盟东扩,欧盟的边界已经贴近俄国了,只剩下乌克兰少数几个位于欧盟和俄国之间的国家,形成了俄罗斯和欧盟之间最后的中间地带。

由于欧盟成员和北约是重叠的,那些靠近俄国的欧盟新成员国就必然会向北约求助,希望提供国家安全。但是北约的欧洲国家其实它们并没有足够的军力来提供保护,它们只能指望美国,那美国也只是在这些欧盟新成员国当中,派些少量象征性的兵力。然后普京就用美军在欧盟新成员国的少量驻军作借口,把上个世纪在亚洲东西方阵营之间,那个中间地带发生的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在这次乌克兰战争当中重演了。

普京发动乌克兰战争,试图夺取最后的中间地带,减轻欧盟东扩的威胁,甚至希望北约不要保护所有欧盟新成员国的国防安全,这点他是在发动乌克兰战争初期就提出的,算是他的最高目标。那么这样的话,乌克兰战争就让西欧国家再次回到了一个与红色老虎打擂台的全球格局。今后欧盟国家就不得不重新武装自己,去与俄罗斯开展新的冷战。在欧洲大陆,冷战的铁幕实际上已经拉下。

而欧洲新冷战的开端,就是这场在欧洲大陆上发生的这个乌克兰战争。欧盟是希望说,通过恢复欧洲的新冷战,来避免类似像乌克兰战争这样的热战在欧洲大陆再度发生,在其它国家再度发生。

俄乌战争让欧洲面临3大难题

主持人:您刚才说乌克兰战争带来的世界巨变,主要体现在欧洲。那我想请您具体分析一下,俄乌战争到底给欧洲国家带来什么样的巨变呢?

程晓农:现在我们看到乌克兰战争还没有算正式结束,不管结局怎么样,西欧国家已经面临三大难题,一个难题是军费开支必须增加,第二个难题是能源高价,不得不承担,第三个是乌克兰难民潮难以解决。

关于第一个难题,军费开支。长期以来西欧国家习惯性是把国防费用压低到GDP的1%上下,其中的主要费用是养军官,然后保留一支没有多少战斗部队的军队,相当大部分的军人都是坐在办公室看文件的文官。现在欧盟才意识到了,他们继续扮演他们自己是“无牙老虎”的这么一种状态,这只会让普京这个“红色老虎”张牙舞爪,而自己面对着就束手无策。

所以在这样的背景下,欧盟部长理事会3月21日正式批准了一个叫做Strategic Compass,就是《战略指南针》,为欧盟提供了2030年以前加强欧盟安全防御的政策。欧盟的这个《战略指南针》文件,3月24日到25日是由欧盟理事会批准。欧盟的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叫做博雷利(Josep Borrell)他在推特上表示,目前的敌对环境需要一个巨大的飞跃,我们刚刚批准了《战略指南针》,提供了一个雄心勃勃的行动计划,以便在未来十年内,加强欧盟的团结和防务,现在是重新思考欧洲未来面对战争等挑战能力的时候了。这就是为什么欧盟成员国将不得不提高他们的军事能力。

欧盟的这个《战略指南针》文件要建立快速部署的部队,最多要达到5,000人,同时,各个成员国还要更新他们老旧的飞机和坦克、导弹等等。那么这一切都意味着要花大笔军费。而欧洲国家的预算本来没有增加军费的空间的,因为钱都花在社会福利上,现在突然要增加军费,欧盟怎么办呢?他们只好借钱。

我看到路透社3月22日报导说,欧盟现在正在酝酿准备发行欧元区各国政府永久性联合债券,就是他们借钱也要用到国防方式来借,联合出面借。那么第一年至少需要借1,500亿到2,000亿欧元,以后年年还要继续借。那借钱是要还的,这就给欧盟各国的财政带来很大负担。

另外,由于西欧国家现在不得不调整他们能源供应的来源,要一部分地放弃比较便宜的俄国天然气,换用从其它国家进口的昂贵的液化天然气。那么这样的话,每年就要在自己已经非常昂贵的能源这个基础上,每年再增加1,200亿欧元。这笔钱现在还没着落。那我昨天看到苏黎世的,就瑞士苏黎世有一家报纸,登了一篇文章。它讲得更厉害,说这个能源涨价要多支出的不是1,200亿,可能比这数字要多几倍。

第三个难题是乌克兰难民的安置和接受,还有由此带来的长期的支出。乌克兰战争之前,乌克兰政府控制区里面有3,700万人,那么现在至少有330多万难民已经逃到了周边国家,其中有650万人还在乌克兰境内流离失所,那么以后这些流离失所的650万人还会逃到周边国家。那么已经逃出去的难民当中,就330多万难民当中五分之三去了波兰,现在至少还有200万还在波兰,而且还在以每天几万人的速度增加。现在罗马尼亚有50多万人,匈牙利有30多万人。从波兰到德国已经有将近快30万人了。那么这些靠近乌克兰的这些欧盟的成员国,他们很显然无力去独自负担乌克兰难民的巨额开支,所以这些难民势必要向西欧国家进一步地转移,不然他们也活不了。

但是,现在西欧国家怕增加财政负担,不想大量增加难民,所以欧盟议会3月10日由于它的左派议员占多数,3月10日还通过一个决议,指责波兰和匈牙利放松边界管控,然后要用冻结欧盟的拨款来惩罚波兰和匈牙利。那么难民的开支有多大呢?我按德国目前给入境的乌克兰难民发生活救济标准来算一下,现在到达德国的乌克兰人,如果是住在德国人家里,他们每人每月可以再领到350欧元,那最后这个1,000万乌克兰难民,如果都在欧盟范围内的话,他们每年需要400多亿的直接救济,再加上医疗、教育、还有难民中心的建造等等开支,一年要花上千亿欧元。

那从人道角度,西欧各国不能眼看着乌克兰难民饿死;从政治角度,西欧国家因为自己错误的国际政策为普京的侵略铺了路,现在也是他们赎罪的时候,也应该养活这些乌克兰难民。但是,西欧国家左派的虚伪人权关怀这时候就露出来了,西欧国家只想逃避负担,保住自己优厚的社会福利,不愿意承担必要的难民救济开支。所以接下来,欧盟内部会为谁分担多少难民,谁分担多少开支,会吵得不可开交,欧盟的团结会被他们自己撕得粉碎。

西方金融制裁切断了大部分俄国与外界的金融贸易

主持人:那好,那我们接下来再来看一看这个战争对俄国的影响。我们主要来谈谈金融制裁,因为这方面可能影响是比较大的。西方现在已经是把部分的俄国银行踢出了SWIFT的系统,然后也冻结了部分俄国央行的外汇储备,那这些金融制裁的直接后果是什么?

程晓农:现在西方国家为了制止俄罗斯的侵略,采用了经济制裁手段。第一波的经济制裁就是金融制裁,一方面就是刚才主持人提到的,把俄罗斯的银行从这个SWIFT国际支付结算系统里驱逐出去了,第二个就是限制俄罗斯的中央银行使用它自己存在国外的国际储备。

我先来介绍一下SWIFT这个国际支付结算系统。其实我们的观众朋友们很多人都用过SWIFT国际结算系统。如果向国外汇钱,比方从美国往中国汇钱,汇过钱的人都知道,你的付款银行会要求你提供对方收款银行的SWIFT代码,SWIFT CODE。这个就是通过国际结算系统来完成支付。那么实际上收付的双方银行是把汇款计入国际结算系统,然后按照彼此之间每天的往来,最后结算出来双方银行的净支出数,比方讲:中国一家银行向美国一家银行一天汇了5笔款子,美国这家银行向中国银行一天付了一笔款子,但双方当天是各自的总收支正好相抵,那么各自的净支出都是零,就账面上轧平了。那么如果说有一方支出多,那么净支出那个银行会要求对方银行,按当天的汇率结算以后把差额补上。

世界各国主要是通过SWIFT这个国际结算系统完成金融交易和结算。那么现在俄国的大部分银行是被踢出这个系统了,那么通过这个系统的交易和结算也就中断了。俄罗斯被终止使用SWIFT这个国际结算系统之后,会出现下面几种情况:首先就是现在俄罗斯的银行当中,除了专门做石油天然气出口交易的银行,是因为德国还在靠俄罗斯提供能源,所以不让它被踢出去,所以还保留在SWIFT系统里面,其它俄罗斯的商业银行都已经中断了和西方国家的金融交易。那么这样的话,俄国人和在俄罗斯的外国人既没办法把在俄罗斯银行的钱转到国外账户,也没办法收到国外汇款,相当于一下子就被切断了和大部分外部世界的金融往来了。那俄国公司和西方国家公司的生意它也就做不下去了,外资企业在俄国也没办法运转了,因为他们在俄罗斯的钱,实际上是被冻结了。

其次,俄罗斯的消费者如果有Visa卡、Master卡,因为这些国际信用卡也是依靠SWIFT这个国际支付结算系统,所以国际信用卡现在也失灵了。连带的像Paypal还有Apple Pay这种国际小额支付工具,现在也不再为俄罗斯的客户服务了。

那么金融制裁的第二个手段就是限制俄罗斯的中央银行使用它的外汇储备。到今年的3月,俄罗斯的外汇储备总额,如果按美元计算是4,360亿美元。那么自从2014年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以后,俄罗斯央行一直在逐步地剥离它的外汇储备当中的大部分美元资产。原来是美元为主的,但是到去年6月底,根据俄罗斯央行的数据,美元在俄罗斯外汇储备当中所占的比例只有16.4%,欧元是占32.3%,人民币占13.1%,英镑占6.5%,其它货币占10%;另外就是它黄金占21.7%。

按照这些百分比推算,俄国的外汇储备当中,现在只有人民币外汇储备和少量其它货币的外汇储备还可以用,大概是在700亿到800亿美元之间;那么作为外汇储备的黄金虽然俄国名义上是可以出售的,但是买家如果买了它的黄金,付给俄罗斯的钱,俄罗斯央行会拿不到的,加上还有其它被冻结的西方国家主要的硬通货外汇储备,所以俄罗斯现在大概77%的外汇储备、价值是相当于3,300亿美元这些外汇储备,事实上已消失了。因为西方国家现在还在讨论,说要把这些被扣押的俄国外汇储备,将来用到乌克兰的战争赔偿当中。那么其中外国企业存在俄国银行里面的外汇账户里的钱,当然也消失了。

俄国经济被孤立 民众面临类似苏联时期的苦日子

主持人:那这些制裁对于俄国经济意味着什么呢?是不是意味着说,俄国现在已经被国际这种经济贸易体系孤立,然后外企没有办法在那边做生意,民众又好像回到了前苏联时期的生活吗?

程晓农:好像就是这样。我刚才介绍的金融制裁本身那个直接后果,现在我来说一下这个金融制裁发生以后各种连带的效应。

首先一个就是现在在俄国的外国企业不得不停止运转了,他们只好纷纷地停业撤出,连快餐公司和服装公司也都把他们的连锁店关掉。所以俄国人现在的生活一夜之间又回到了苏联时代了,作为对外开放的标志的西方国家的商品突然不见了。俄罗斯对外开放以后,俄国人当中,有一些钱的人都不会满足于用国产商品,而是用从汽车、服装到酒类,都喜欢选择西方国家的品牌;苏联时代虽然有破旧的国产拉达牌汽车,也有国产服装,但是苏联解体以后,俄国人只要他还买得起,总想要买进口车,他买电视机也不想买国产的,因为国产又笨重、性能又差,外观也难看。那么现在金融制裁以后,俄国和外资合资生产的汽车厂现在已经不得不停止运转了,所以以后它只能再进口车,只能进中国车了。

金融制裁的连带效应,第二个效应就是,俄国人赶快就会去银行去提账户里的钱,但是银行里的外汇已经严重不足了。这样的话,就是俄罗斯的货币,就是它的卢布就开始大幅度贬值,2020年10月的时候,1美元可以兑换俄国卢布69卢布,今年3月18日1美元可以兑换俄罗斯卢布150卢布,按这个计算的话,卢布的币值缩水了54%。那现在的这个卢布又稍微挺了起来一点。

俄国有很多消费品现在仍然需要进口的,那么卢布一贬值,物价就马上起跳。俄国统计局的数据显示说,今年2月份它的通货膨胀率,按全年水平来估的话是达到9.15%,然后物价还接着随着战争开始继续上涨,所以3月份的物价按年化水平要超过15%。现在俄罗斯很多民众虽然还支持普京,但生活水平正在迅速下降,随着经济恶化,苦日子还要进一步来临。

那么俄罗斯人他们在走出苏联时代以后,是经历过一次苦日子了,也是这段苦日子,让他们选择了普京,因为普京上台以后,正好碰到国际石油价格大涨,然后俄国的经济收入增加了很多,苦日子因此就结束了,好像普京就真的是俄国的“救命人”。那么到底当时什么样情况过苦日子呢?90年代初期,俄国曾经为了转型市场经济,不得不实行价格自由化,取消计划经济时代几十年的经济管制,结果,随着价格暴涨和僵化的经济结构,导致企业的反应迟钝,恶性通货膨胀就发生了。

那么1990年代,我曾经两次去俄罗斯调查他们的企业私有化,当时我就注意到在圣彼德堡和莫斯科的大街上,银行比商店多,而且银行门口都站着穿着防弹衣、拿着冲锋枪的武装警卫。为什么这样呢?因为这个恶性通货膨胀的关系。俄罗斯人为了让他那一点可怜的收入保值,所以他每次领了薪水以后,都是当天赶到银行去换美金,用的时候再1美金1美金去换成卢布来花。这样就造成银行的网点非常多。那么银行门口都站着武装警卫,是因为克格勃都变成黑道了,所以到处都黑道横行,如果没有武装警卫,银行就被黑社会给抢光了。

当时俄国人的收入非常低的,一个教师或者俄国科学院的助理研究员,月薪按当时的汇率算,只相当于12个美金而已,这个12个美金,一个月的工资,能够买多少东西呢?两盒进口的鸡腿,而且是和美国一样的泰森牌。当时俄国人不敢吃乌克兰的猪肉,因为这个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以后,当地还有乌克兰还有核辐射,俄罗斯人怕来自他南方的猪肉是有害的,所以他们不敢吃猪肉。那么俄罗斯又因为天气冷很少养鸡,他只能吃进口的鸡肉,那么进口鸡肉他又吃不起,所以日子就非常地苦。

我当时为了了解民情,我是住在俄罗斯人家里的,所以和他们一起体验过那种苦日子。比方讲每顿吃饭就是两片黑面包抹一层厚厚的奶油,喝一杯茶就算完了。蔬菜他们是买不起的。那人需要维生素,除了靠喝茶就是自己到树林去采浆果,回来以后磨碎加上糖做成果酱,放在面包片上就算是美味了。我举这个例子想说明,俄罗斯人能吃苦的。那么更值得思考的是,过苦日子的时候,他们是在怀念苏联时代的生活,所以俄国人会用选票把民主化倒退回到了专制的普京年代。

那么中国人喜欢说俄罗斯民族是个战斗民族,其实这个战斗民族经常会把国家的宿命,寄托在一个独裁者身上,因此也就牺牲掉了自己的未来了。

俄国反制制裁 导致外资企业在俄国资产被没收

那我下面再讲第三个金融制裁的连带效应。就是外资现在被迫地自我牺牲全部他们在俄罗斯的资产。经济制裁之后,在俄罗斯经营的外企马上就遭殃了,他们来不及逃。这种情况下俄罗斯也不可能从西方国家借到贷款了。那么从3月10号开始,作为对西方经济制裁的报复,俄国宣布接管所有外资企业。

前面我讲过,那么由于俄国和西方国家这个金融交易被切断,实际上所有在俄罗斯的外资企业已经没有办法运转了。但是他们留在俄罗斯的资产现在要被俄国接收了。那么现在西方国家的媒体在报导新闻时候举的例子都是麦当劳、可口可乐、百事可乐这些例子。其实这些个公司他们的不动产价值有限。

我看到《日本经济新闻》介绍了几个俄罗斯大型外企的例子。一个是美国机械行业,一个大型的建筑机械公司叫做Caterpillar(卡特彼勒)。这家公司是3月9号宣布在俄罗斯的全部工厂停产,这是一个老牌的在俄罗斯经营的美国企业。

前苏联时代,它在1973年就进入苏联经营了,所以它在莫斯科还有其它几个五个主要的城市都有工厂。那么在俄罗斯全国有180个销售点。现在,这家公司过去五十年来建立的在俄罗斯的生产和销售网络,全部化为泡影。

另外一个例子是世界第四大的汽车企业,欧洲的汽车公司叫做Stellantis,这家公司也是3月10号停止了在俄罗斯的汽车进出口业务。那这家公司和日本的三菱汽车Mitsubishi是在俄罗斯西部一个叫卡卢加建了有合资工厂的。一直在俄罗斯生产这个厢式货车,就是皮卡,而且还出口到欧洲各地的。再一个例子就是美国的“Berger King”汉堡王,它在俄罗斯有800多家连锁店。那么3月10号,汉堡王也在俄国宣布,他们停止向这些俄国的800个连锁店供应食料和营销支援。这样的话它在俄罗斯多年的生意一风吹了。

还有日本有一个叫“优衣库”,这家公司原来是一直在卖服装。它在俄国原来有50家分店,3月10号全部停业,而且他们在俄罗斯的存货只好放弃不要了。那么俄罗斯还有新的规定,它从3月2号就宣布说,对外资实行资本管制,也就是不许外资出售他们在俄国的资产。就你外资不能运转了,你也不许卖,那最后结果是你被我没收。那么这样的话,外资在俄国,大概有几十亿美元的债券,这个俄罗斯的证券就被扣押了。

那么据一个国际信誉评估组织,叫做Fitch Ratings,它介绍的,它在俄国有经营着11个基金,大概是44亿欧元的价值,现在全部泡汤,被没收了。还有就是数字更大的是,西方有好几家飞机租赁公司,像给俄罗斯的民航公司,租用飞机给俄罗斯民航公司,这些飞机的总数有五百多架,一架民航机要值几亿美金。所以这些飞机租赁公司,这五百多架飞机价值大概有上千亿美元。现在这些飞机也全都被俄国给没收了,所以这些西方的飞机租赁公司除了破产,大概没别的路了。

俄乌战争给经济全球化带来的3大教训

主持人:看来这俄国一夜之间,跟全球体系切割了,独立出去了。但是在俄国以外,其实这个经济的影响也不小,很多人就认为说俄乌战争意味着经济全球化解体的开始。那最近贝莱德就是Black Rock,这个集团的董事长拉里‧芬克(Larry Fink),他在致董事会的信中就直接说:俄乌战争终结了我们过去30年经历的全球化。然后他说:公司和政府将更广泛地关注他们对其它国家的依赖。这可能会导致企业将更多的业务放在岸上或近岸,从而更快地从一些国家撤出。那您如何看他的观点?

程晓农:这位Larry Fink,今天我看到“法广”报导,他把他的话稍微收回了一点点,他的意思是好像他说的是一种趋势的估计但不是个断言。那么Black Rock(黑石)这个公司,它是一个金融投资公司,长期以来是一直热衷于投资中国的。虽然Larry Fink现在讲了这样的话,但这家公司的投资方向好像并没发生重大改变。他这番话讲出来好像主要是针对西方的实体公司的,就是把这个商品供应链放在国外的那些公司,但他没提到他自己公司打算做哪些金融国际化方面的转变。

那么现在对全球经济来讲的话,乌克兰战争带来的对全球各种大宗商品的市场的冲击,还有对经济全球化供应链的冲击,是从上个世纪70年代以来,经济全球化代表的全球经济结构的一个重大的冲击。那么以前我们也谈过经济全球化面临的风险,比方疫情的冲击、苏伊士运河被堵、东亚国家芯片厂失火等等,这样的风险基本上都是一次性的意外,那不会长久存续下去。但今天我们谈的不再是一次性的意外了,而是对经济全球化的长久性的威胁。

那从根本上讲,经济全球化的隐形的前提就是全球的政治和军事局势必须平稳。美国虽然有过“9·11”恐怖袭击还有中东的反恐战争,但是从美苏冷战结束以后,欧洲和亚洲始终是稳定的,所以似乎经济全球化没有真正受到冲击。这样也就导致西方国家和东亚国家对经济全球化外部的环境过度的麻痹,以为说全球政治和军事局势就会这样长期平稳下去了。

他们也以为企业的全球化布局,不用担心全球政治和军事形势变化所带来的严重冲击。那么也正因为如此,西方和亚洲的企业界,始终面对任何可能引起经济全球化布局受到冲击的政治、军事事件的时候,他们总是采取一种以不变应万变的态度,就是希望国际局势马上回到平稳安定的状态,这样他们的跨国生意就不会有障碍了。

但是,现在中共和俄罗斯两只“红色老虎”出现在国际舞台上了,这两只“红色老虎”是不希望全球局势安定的,要打破这种安定,这就不是跨国公司或者西方政府能够阻止得了的了。像这次乌克兰战争,西欧国家越是害怕战争,俄罗斯的胆子就越大,那最后点燃了战火。这样就使我们必须把经济全球化的前景和全球政治、军事局势要联系起来,一起来看。究竟在全球政治、军事局势开始重新紧张起来的时候,经济全球化可能遭到什么样的震荡和冲击,这是需要关注的。

那么这一次乌克兰战争当中,我们可以看到三个对经济全球化的教训。第一个就是,经济需要是可能绑架政治决策的。典型的例子就是德国,德国以前一直从单纯的经济成本考量,把能源供应就确定依靠俄罗斯的善意和俄罗斯对出口能源的经济需要上。德国的判断是它越是亲近俄国,俄国就会对西欧越友善,就比较少可能在西欧和俄国之间发生冲突。

所以它依靠俄罗斯的能源供应,它自己认为是个聪明的决策。但是德国对俄罗斯的动机严重的误判,德国这种用经济需要来绑架国际政治决策的战略,被普京充分的利用来发动乌克兰战争。以致于乌克兰战争打到今天,德国还是不敢和俄罗斯翻脸,为什么呢?因为它能源供应已经被俄罗斯绑定,那么整个欧洲吃亏越来越大。

为了改换能源供应的来源,德国和西欧国家将不得不付出高昂的经济代价,要重新建设来自北美的液化气进口设施,由此要带来欧洲严重的通货膨胀,会动摇欧洲的经济前景。昨天我看到瑞士苏黎世的一个媒体的一篇报导,里面提到这样一个数字,就是欧洲的天然气的期货,它的价格1立方米,今年1月份的时候,大概是十几个欧元,现在已经涨到了230个欧元1立方米,涨了10倍。

如果这个价格最后传导到消费者头上,那德国的电价如果没有政府补贴,至少是10倍以上。德国的电价会大幅度上涨,涨到企业吃不消的程度。我看了德国钢铁公司、化学公司已经说了:它们只能倒闭了,因为能源扛不住,价格太贵。

那么乌克兰战争带来的对经济全球化的第二个教训就是,对侵略乌克兰的俄罗斯实行经济制裁之后,同时也就动摇了经济全球化的一部分布局。我刚才前面提到美国和日本的一些企业在俄罗斯的投资已经全部泡汤,血本无归了。

问题还不只是这一点,接下来跨国公司必须深刻地检讨,究竟今后全球政治和军事格局还会有哪些变化,到底哪里才是他们投资经营的安全区域?还有就是俄罗斯周边国家今后是不是也会有风险?已经在俄罗斯周边国家的投资的那些跨国公司,它就不得不要调整了,那么今后它是不是还要在那里投资还是撤资呢?

现在来看跨国投资主要是两个目标,一个是就地建厂,占领当地市场;一个是到成本低的国家建厂,出口回销。这两个目标都是有前提的,就是全球秩序稳定不变,岁月静好,你钱投下去,就可以放心计算利润回报还有投资回收的周期。

但是,乌克兰战争和中共对台湾的威胁都表明说,“红色老虎”又开始张牙舞爪了。全球秩序稳定不变这个假设的前提,至少在欧洲和东亚已经不存在了。这种局面下,跨国公司要投资它要计算的,就不是什么利润回报和回收投资,而是说像现在这样在俄国的投资外企,他们必须要计算的是投资被没收,连本带利全部亏光的可能性,还有就是这个企业一旦亏光了,你能承受多大的损失。如果企业比较小,又集中投资在“红色老虎”那,那投资被没收,这企业也完蛋了。

那不只是跨国公司在重新思考,金融全球化的运作也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华尔街的投行现在也在重新思考,要从哪些地区把投资撤出来。现在,就是此时此刻,如果你在美国比方讲你个人有一个投资顾问,金融界的,你委托他帮你管理你的投资。

那么你可以请他查一下,你投资那些Mutual Funds现在它们的国际组合是一种什么样的结构,具体投资在哪个地区,哪个国家的百分比是多少。那么这个时候你会知道什么呢?此时此刻,在金融界的内部管理系统里,很多Mutual Funds都标出了一个词在他们电脑上,就是它的投资组合不公开了,而是under review。这意思是说,许多华尔街的基金管理人此时此刻正在重新评估过去他们设计的投资组合,要准备做较大幅度的调整。

比方讲,3月15日前后中国和香港股市突然出现了一波大跌,那其主要原因就是国际金融界在撤出资金,我看了一下,它大概撤了100亿资金左右。那《华尔街日报》3月25日的一篇报导谈到这个问题了。中共最近也指出,要防范金融全球化可能带来的冲击,这也是和这个问题有关的。

乌克兰战争给经济全球化的第三个教训就是说,不管是经济制裁带来的全球效应,还是经济全球化布局受到局势变化而承受供应链压力,其结果都是供应链中断或者货源不足,由此会带来全球范围的通货膨胀。那通货膨胀又让跨国公司不得不重新衡量,它这些供应链的成本上升和市场需求的变化,像现在国际粮食市场已经开始重新计算,俄国和乌克兰粮食出口中断,对世界各国通货膨胀还有一部分中东和非洲国家粮食供应的直接冲击。

那么乌克兰战争对全球商品供应链还有经济全球化布局,再就是金融全球化的冲击现在才刚刚开始,我们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还会看到越来越多的欧洲经济和世界经济受到冲击的情况。今天我就先讲到这。

主持人:是,您刚才提到的那些都是非常重大的变化,而且我觉得随着时间的推移,会对我们的生活产生非常深刻的影响。

程晓农:是。

主持人:所以我觉得大家就是说了解一下这方面的情况,甚至能够做一些准备是比较好的。所以非常感谢晓农博士今天来给我们做的深度解读。

程晓农:谢谢方菲,谢谢我们的观众朋友们收看这个节目。

主持人:好,谢谢,下回再见。

程晓农:大家再见。

主持人:好,那观众朋友也感谢您收看这一期的《方菲访谈》,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方菲访谈》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方菲访谈】程晓农:俄乌危机 普京防中共
【方菲访谈】章家敦:中共暗助俄罗斯
【方菲访谈】程晓农:从铁链女看中共社会溃烂 
【方菲访谈】脱北精英:我为什么逃离朝鲜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中共白皮书骇人 美军兵棋推演曝光
【新闻看点】中共军演低调结束 白皮书续打口炮
【思想领袖】哈佐尼:如何抗击“觉醒派”
【财商天下】滥用生长激素 年赚家长过百亿
【神韵早期节目】唐宫侍女(2014年制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