擅长描绘童话世界的插画家:亚瑟‧拉克姆

“翩翩起舞”的仙女和奇幻人物
(YVONNE MARCOTTE撰文/吴约翰编译)
亚瑟‧拉克姆的插画作品《春天的仙女》(Fairies in the Spring),1906年的创作。水彩、水粉、铅笔和纸。(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484
【字号】    
   标签: tags: , ,

每个人的心中都藏着一个天真无邪的孩子,也相信有仙女的存在。当然,不只有仙女,还有精灵、小矮人、巨人、板着人脸的树、会说话的花、传说中的英雄,以及沉睡20年的王子等等。仙女和他们的伙伴生活在我们的眼睛所见的世界之外。而我们之所以相信他们的存在,是因为有像亚瑟‧拉克姆(Arthur Rackham)(1867年─1939年)这样的插画家,替我们画出了那个看不见的世界,增添了许多惊奇的冒险之旅。

詹姆斯‧马修‧巴里(J.M. Barrie)的小说《肯辛顿花园中的彼得潘》(Peter Pan in Kensington Gardens),故事里的插画是由拉克姆绘制,于1906年出版,文中提到:“仙女从不说‘我们很快乐’;反倒说的是‘我们想跳舞’”。该插画色彩丰富,细节精致,在枝叶茂盛的棕褐色调中,仙女们在满是浆果的灌木丛中盘旋起舞,并与快乐的精灵一起漂浮在雏菊花床上。画面因为充满动态与生机,而令人感到生意盎然。

亚瑟‧拉克姆的插画作品《跳舞的仙女》(Dancing Fairies),出现在小说《肯辛顿花园中的彼得潘》里。(公有领域)

孩童的冒险之旅

拉克姆的插画艺术,为孩子们提供了一个发挥想像力的空间,让他们能够前往神秘的国度展开冒险。在这些非常有想像乐趣的过程中,孩子们从拉克姆细致描绘的自然世界中,了解自己身处的现实世界。

拉克姆所描绘的人物和地方,允许孩子们可以看见和身历其境。例如,孩子们可以飞到树枝旁,观察仙女们与鸟儿发生争执后,如何气呼呼地飞走;也可以坐在老树旁板着脸孔的小矮人身边;又或者是在岩石边同打瞌睡的精灵一起休憩。

以上都是安全的冒险。但正当孩子们身历其境时,也会有可怕的生物乍然出现,但因孩子们知道自己是安全的,他们就会针对正在发生的事情提出问题,并找出解决方案。例如,村民们会怎么做?我能做些什么来帮助他们?

亚瑟‧拉克姆绘制的童话插图,图片说明:“他们向她致谢并说声再见,而她则继续她的旅程”。(公有领域)

在拉克姆为弗洛拉‧安妮‧史蒂尔(Flora Annie Steel)的作品《英国童话故事》(English Fairy Tales)中绘制的一幅插图显示,一位年轻女子低头看着从水池里冒出的三个头。这时孩子们可能会想:“她是在向他们问路吗”?此外,三个冒出水池的头的表情,似乎在暗示着他们想和她说些什么。当然,如果想知道究竟发生什么事,孩子们必须去阅读这个故事。

拉克姆也向成年人和年轻读者们介绍经典文学作品,在北欧神话、希腊神话,以及莎士比亚的戏剧中,都可以看见他所绘制的插画。例如,莎士比亚的钜作《仲夏夜之梦》(A Midsummer’s Night Dream)里头的人物:仙女、精灵或驴子等,都是拉克姆才华的完美呈现。另外,拉克姆在《齐格弗里德与诸神的黄昏》(Siegfried and the Twilight of the Gods)中的插画述说着齐格弗里德(Siegfried)离开弗雷亚(Freia)去追寻他的前途。因为这里是诸神的国度,所以弗雷亚可以站在悬崖边缘抵挡强风,而齐格弗里德则能在熊熊的烈焰中吹响他的号角。当然,正在欣赏这个画面的孩子们,都会感到非常地安全,而且他们的想像力也会随着画面里的强风尽情飞扬。

亚瑟‧拉克姆在剧作《齐格弗里德与诸神的黄昏》中的插图。(公有领域)

拉克姆的插图也将大自然描绘得栩栩如生。例如,正值严冬之际,有个孩子从一朵大孤菊身旁走过。画面中,身体包裹得紧紧的小女孩似乎吓坏了,但是年轻的读者并不害怕;相反的,他们很想知道这朵花正在跟小女孩说些什么。

亚瑟‧拉克姆在故事《肯辛顿花园里的彼得潘》里的插图。一朵菊花听到了小女孩的声音后,尖锐地说:“天哪!这是什么东西”。(公有领域)

插图的力量

研究显示,故事书中的图片,给儿童阅读提供了很大的动力。当年幼的读者慢慢懂得一些单字,开始理解文本时,他们已经知道故事的内容了,因为图片本身,已经讲述了完整的故事。现在,孩子们想要开始自己独立阅读时,精美的插图,可以使阅读变得既愉快又充实。

优秀的儿童插画艺术所需具备的技能,除了能掌握好人类在不同成长阶段的形象,如:婴儿、儿童、年轻人、老年人等,还必须从孩子的角度来呈现各种情境。

亚瑟‧拉克姆的插画作品《春天的仙女》(Fairies in the Spring),1906年的创作。水彩、水粉、铅笔和纸。(公有领域)

拉克姆拥有大师级的表达能力,让孩子们轻易就能理解。他对于某个人物在说什么,或该人物将要做什么,都有独特的观点。他让孩子们与精灵、仙女或会说话的菊花之间的对话逸趣盎然。

插画绘本进入家庭

英国因为工业革命,迫使人们每天长时间待在工厂工作。然而,在当时维多利亚时代的社会又重新对大自然产生了兴趣。拉克姆的插画作品充满了植物和动物,给年轻读者提供了一个大自然的世界。他以自然环境为背景绘制插图,里头的仙女和其它生物,经常一起玩耍嬉戏。

维多利亚时代人们认识到儿童需要藉由图像来学习。当时新富的中产阶级,因为忙于谋生无暇顾及孩子,所以喜欢购买有着漂亮插图的儿童绘本;此举不是为了他们自己,而是为了他们的孩子。

亚瑟‧拉克姆的小生物插画。(公有区域)

拉克姆也擅长表现不同比例的物件。例如,他从橡树果子里,绘制出带有翅膀的小生物;还有巨人们站在他们的厨师旁吩咐着晚餐。这些插图并不是为了教测量,而是告诉孩子们平日都在用的汤匙或大或小的概念。

巨人说:“Fee-fi-fo-fum,我闻到了英国人的气味。”1918年,亚瑟‧拉克姆在《英国童话故事》(English Fairy Tales)系列中的插画作品。(公有领域)

拉克姆的插画,试图保留孩子的天真与玩耍的氛围;目的是逗人开心。虽然他在插画中,可能会置入一个信息,让人们学到教训,但他同时也给年轻读者一些无厘头的笑料,例如,为孩子演奏的小矮人管弦乐队等。这是一个孩子们可以享受,并身历其境的奇幻世界。

插画绘本事业

在拉克姆的职业生涯中,彩色印刷开始兴盛。根据洛克威尔中心(the Rockwell Center)撰写插画历史的科林‧科西克(Corryn Kosik)的说法,英国印刷商卡尔‧亨彻(Carl Hentschel)研发出“亨彻色种”(Hentschel-Colourtype)印刷工艺,这一技术能提升拉克姆插画作品的输出品质。自1905年起,正当插画绘本发行时,拉克姆的出版商威廉‧海涅曼(William Heinemann)也看到了出售插画家手稿的机会。当短篇小说《李伯大梦》(Rip van Winkle)发行时,拉克姆的插画手稿几乎售罄。这种商业模式俨然成为他后来出版作品的标准流程。

拉克姆的插画很快就被认可为美术作品。科西克在洛克威尔中心的网站上表示:“在著名的伦敦画廊中,以限量版展示手稿插画作品,对当时所有的插画家都有助益,并且从那时开始,对媒体产生了长久的影响。”插画艺术很快就开始成为流行艺术的一部分,例如:寄赠书(gift book,可以当礼物送人的书)、贺卡和纪念品。高档的寄赠书非常受欢迎,成为赠送给孩童的节日礼物。当孩子们长大后,这些礼物通常会成为收藏品。

大约在1871年─1919年间,是插画艺术的黄金时代(the Golden Age of Illustration)。拉克姆在当时也创作出他生平最好的作品。他的高档寄赠书,在爱德华时代的英格兰和后来的美国,都受到父母的热烈欢迎。

亚瑟‧拉克姆的自画像。(公有区域)‧

拉克姆的插画艺术,帮助我们所有人心中的孩子,看见了有生命的隐形事物,并且让世世代代的孩子们对阅读充满兴趣。尤其是当家庭需要处理孩子的教育问题时,拉克姆的插图可以将孩子们带到一个充满冒险、危机、怪异和神秘的地方。孩子们可以从中学习到什么是危险,什么是令人兴奋的,以及什么是需要小心的。一张插图,说明了一切。

原文Rackham’s Illustrations of Fairyland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责任编辑:茉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2021年意大利波隆那书展在6月1日于大会上宣布,插画家林廉恩以《HOME》勇夺2021年意大利波隆那书展拉加兹奖“Fiction(故事类)”首奖,这是继Animo Chen以《情批》独创台语母语书写的图像作品,荣获拉加兹奖“诗歌”主题优选奖之后,台湾创作者再获国际大奖肯定。
  • 皮尔的教学方法共有两大原则:心理投射和原创构图。心理投射包含“将自己设想于所描绘的场景中的能力。”而原创构图则是他最重要的教学工具之一。他鼓励学生以任何方式构图画面,只要能够新鲜又有力地向观众传达他们的艺术理念。
  • 台中山城的柑橘、甜柿熟了!市府农业局协助扩大通路,携手农会前进量贩店大力行销,透过包大山插画异业结盟,吸引年轻消费族群上门。农业局长蔡精强表示,橘子和甜柿都是橙色,是所有色彩中最温暖的颜色,这次推出“幸福橙柿、好柿橙双”进驻超市专柜,提升柑橘及甜柿知名度,也让消费者方便购买到质优新鲜的当水果。
  • 因迷上台湾的文化,选择长居台湾的捷克插画家汤玛士•瑞杰可,擅长绘本插画,也创作许多蛋彩画、压克力画作品,应屏东县政府之邀,于屏东美术馆举办个展,透过展览主题“分层”,从作品看见他在台湾的层层故事,也藉由台捷两国文学作家的作品,连结文学与艺术的对话。
  • 葡萄牙艺术家佩德罗‧亚历山德里诺‧德‧卡瓦略(Pedro Alexandrino de Carvalho)(1729年–1810年)不仅是一位杰出的画家,也擅长绘制草图。他的画作展示了葡萄牙在历经1755年大地震灾害后,他如何参与葡萄牙重建艺术遗产。
  • 看过中国各朝代的山水、花鸟图画,除了工笔之细致、意境之深远,还有一种特别的画,很像用现在的建筑界电脑软体AutoCad所画出来的图,叫做“界画”,这种画的目标物线条必须得直挺不歪斜,例如宫廷楼阁、船只、马车等;在电脑没有发明之前,建筑系的学生第一个被要求的便是手绘线条要直,之后才能画出好的建筑图。中国界画的佼佼者除了五代的卫贤之外,就是宋代的郭忠恕了,他的作品精准得可以让后人从图中尺寸仿造出原船,让人不得不佩服。
  • 十九世纪俄国的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又译杜斯妥也夫斯基,Dostoevsky)有句名言:“美可以拯救世界”(Beauty will save the world)。在艺术中发现的美,可以帮助复原我们破碎的心。
  • 沿着西斯廷礼拜堂高高的筒形拱顶外沿,文艺复兴艺术大师米开朗基罗(Michelangelo Buonarroti)画了十二位先知——七男五女。在艺术家笔下,这些人物或深思,或阅读、书写,聆听上帝对他们说话。
  • 为什么以前的画家可以画出庄严的天国世界及神在人间的事迹呢?是这些画家被选中、有信仰、相信神,所以才能看到天国以及神显现出来的世界?疫情肆虐下,找回人类的传统道德及善良风俗是非常重要的事情。这也是艺术家的使命,用画笔完成真正的美好作品。
  • 当韦斯特在伦敦声名大噪时,他依然记得要将他拥有的福气传递下去。他协助前来英国求学的三个世代的美国艺术家都能获得咨询、学习和结交朋友。韦斯特提供了一切支援,从建议、指导、食物到金钱都有。也经常提供他的工作室助理的职务帮助需要的艺术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