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找到了艺术创作方向

北翠(画家)
2009年纽约新唐人第二届“全世界华人人物写实油画大赛”,杨翠华作品《専注》获得铜奖。(北翠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68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1979至1981年就读于国立艺术专科学校(现国立台湾艺术大学)时,正是现代艺术充斥的时期;介在当代和传统之间,在学校时,并没有扎扎实实地好好学习正统的基本功。那些摆在画廊的现代艺术作品,如果没有艺评家解说,根本就不知道作者想要表达些什么;很多作品题目都标示“无题”,要让观者自己发挥想像空间。在这样的环境下,自己慢慢地就只能跟着现代艺术的观念随波逐流。不懂也要装懂,不然会跟不上时代。

2003年,我开始想要了解什么是真正的正统古典艺术,连续几年都与学美术的好友们一起去罗马、佛罗伦斯、威尼斯、米兰、希腊、法国、美国参观了很多博物馆及教堂,实际走访并了解文艺复兴时期的作品。

看到西方宏伟建筑设计、天顶画的小天使和众神的壁画及神圣的教堂和古希腊文明中成熟完美的雕塑作品,看越多越感觉自己在美术知识上是如此贫乏、渺小,根本不了解何谓正统古典艺术。原来过去的学习完全被现代艺术的扭曲观念误导,只是在反传统,追求标新立异。

我不禁思考:为什么以前的画家可以画出这些庄严的天国世界及神在人间的事迹呢?难道是这些画家被宇宙选中、他们有信仰、相信神,所以才能看到天国以及神显现出来的世界?他们的境界与层次,真的跟我们不一样吗?还是因为有特殊的使命,要他们画下天国的世界,信神者就可以回归天国,不信神者及行恶之人将持续轮回或被打入地狱,善恶的选择是否是对人的正信的真正考验?

法国画家库尔贝说:“我不会画天使,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们。”那我呢?我也没有看过天使,也没有看过神,无神论也渐渐影响到我。世界真的有神存在吗?现在的人为什么画不出来呢?这些问题一直在脑中盘旋着、困扰着。没有身历其境亲眼看到,又如何表现出如此神圣伟大的画面?

2007年在罗浮宫时,看到一位画家坐在十七世纪莫里哀雕像的旁边,神情专注地用铅笔素描雕像。这画面很触动人心,于是很有感地完成了油画作品《专注》。整个绘画的过程也相当地顺利,尤其在最难修饰整理的部分,感受到一股神奇的力量,不知不觉就画好了。完成的画面也非常的奇妙,这张画总共有三只笔,画家和雕像手上各有一只笔,另一只笔您要自己去找。

2009年参加纽约新唐人第二届“全世界华人人物写实油画大赛”,《专注》获得铜奖。

这对我的鼓励非常非常大,给了我更多的信心及正确方向。

仿佛一股能量打进脑袋深处的空间里,明白到只有放下自我才能打开自己的视野。我知道下一幅作品要画什么了,那是一幅100号的大作品《回到凡尔赛宫》。

凡尔赛宫的长廊空间透视深远,两侧呈列久远年代英雄豪杰的雕像,见证朝代更迭,历史文化的兴衰,那十七岁的青少年站在一尊雕像前面,仰望凝视着,是否能唤起他千年的记忆。现代的年轻人迷失在网路电玩世界,忘记来世间的誓约,期盼来到凡尔塞宫,迷失方向的他能找回自己。

杨翠华《回到凡尔赛宫》,2011年纽约新唐人第三届“全世界华人人物写实油画大赛”优秀奖。(北翠提供)
2014年纽约新唐人“全世界人物写实油画大赛”优秀奖作品,杨翠华《我的父亲》。(北翠提供)

油画作品《我的父亲》在台北国父纪念馆“相聚就是缘”个展的时候,很多观者跑来跟我说很像他们的父亲。因为看画的瞬间让他们想起了自己的父亲,甚至有人看了还掉了泪。这时我更能体会,除了写实功力之外,作品的内涵中所传达父亲对儿女和家庭的重要性,那巍岸如山的父爱,深层涵义是更为重要的。

2009年至2020年期间,我连续在很多地方举办个展及联展。2016年获邀至台北商业大学承曦艺廊办个展一个月,这期间为23个班的学生做了导览,欣赏作品时,我会问:“你们知不知道罗浮宫和凡尔赛宫为什么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没有被摧毁了呢?”大家开始互动、思考、提出各种各样的不同答案,有的学生直接就说出是神要他们保留下来了。战争残酷无情,一打仗,保存的艺术品很可能被彻底毁灭了。如果没有神的保护,将来人就没有正统古典艺术品可以学习和参考。有时我也会和其他画家探讨什么是正统的艺术?什么是真正好的作品?要怎么样才能够画出好的作品?

我很喜欢画花。第一次个展“千年之约”,即是以荷花为主题。画的荷花如果是生长在幽谷中或人烟稀少的地方,画面特别有灵气及纯净。如果是植物园或公园的荷花,画出来就有一股世俗的味道。画牡丹花也是有这种强烈的感觉。日本东照宫的牡丹花种植在幽静的庭园中,画面上有一种高贵优雅之感。杉林溪的牡丹花展示期间是放在室内,加上参观人声鼎沸,画出的牡丹花感受到一种无奈。

杨翠华《春风话牡丹》,油画,2013年。(北翠提供)

原来环境对人、对植物是有绝对的影响。这时会深深地感受到,创作一张纯正、纯善、纯美的作品,对人类是多么的重要。身为一个创作者,如何画出好的作品,带给观者好的影响?拥有扎扎实实的基本功及放下对名利情的追求,不断修正自己,修去不好的观念,才有可能画出真正纯正的作品。

2015年5月13日在美国曼哈顿庆祝法轮大法弘传世界23周年大游行中,看到各个民族的传统服装,感受到回归传统的重要。这几年使用水彩画出穿着各民族传统服饰的作品,更深地体会出很多国家的文化渐渐在消失了。目前全球在疫情的肆虐下,找回人类的传统道德及善良风俗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这段来自李洪志老师的讲法带给我极大的启悟:

“其实正统的艺术对人来讲是高质量的完美追求,是无止境的。正统艺术空间是非常广义的,因为一幅完好的作品不但逼真,其实也包含著作者本人自己的人生阅历与性格。作者在人生中接触过的东西,在人生中掌握的方方面面的各种学科的知识与技能,都会在其作品中表现出来。所以同样的东西,作品中每个人表达的都不会一样,无论从色彩上、神态上到技法的掌握成度。因为每个人的人生经历不一样,作者的性格特点不同,都会使作品有差异。而且要表现的是大千世界与更高境界生命以至于对神及神的世界的美好展现,所以是无止境的光明大道。”(摘录自《法轮大法‧音乐与美术创作会讲法》)

这也是我们画家的使命,用我们的画笔完成真正纯真、纯善、光明美好的作品。

杨翠华 北翠
画家杨翠华(北翠)。(陈伯州/大纪元)

——转载自《新纪元

责任编辑:王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11月30日,2019年第五届新唐人“全世界人物写实油画大赛”举行最后一天的拍卖活动,共有47幅决赛作品和几幅在比赛期间完成的画作与观众见面,现场买家对十余幅作品举牌出价。有购得作品的买家表示,这些作品今后一定会升值。
  • 小绿精灵和歌利亚蝴蝶他们是形影不离的好朋友,负责掌管玫瑰花园,花园里种满各种各样不同品种的美丽玫瑰花。
  • 九岁的小紫和父亲住在阿尔卑斯山地区的小小山谷里,他们拥有一个小小的农场。父女相依为命,过着简单幸福快乐的生活。
  • “全世界人物写实油画大赛”是新唐人电视台主办的国际文化艺术比赛系列赛事之一,以其致力于弘扬纯真、纯善、纯美的写实油画艺术而著称于世。即日起,第六届新唐人“全世界人物写实油画大赛”正式接受全球报名。
  • Jan Kath,过去25年来全球最传奇的地毯设计师之一。他设计的地毯享誉全球,包括纽约、柏林、温哥华、多伦多等多个城市。(Jan Kath提供)
    一名当时只有20岁出头的德国年轻人,却在地毯时代眼见就要终结的时刻,“天真地”接手了一家位于尼泊尔的地毯工厂。但就是这名年轻人,在短短数年内一手扭转了整个地毯业的颓势。他的理念,不仅打造出了一个横跨各大洲的地毯商业王国,而且引发了整个地毯界的“文艺复兴”。他就是Jan Kath,过去25年来全球最传奇的地毯设计师之一。Jan Kath地毯,在柏林、纽约、温哥华、多伦多等全球多个城市有展示厅。
  • 赛尔维亚有一位被称为天才的少年画家,名叫杜辛‧克尔托理察(Dušan Krtolica),今年只有17岁,可他却有15年的绘画经历;俨然大师级的绘画功力让人惊叹不已,至今已开过6次个人画展,并多次接受电视等媒体采访。
  • 唐美云出身歌仔戏世家,感于父母对歌仔戏的热爱,不忍见其逐渐没落,故投身歌仔戏成为一代名伶。
  • 唐美云戏演得好不说,出身戏曲家庭,她对于自己的生命角色有深深的承担,更有深深的自觉。她成立戏班,培养后进,年年推出新戏,作可能的探索却永远不忘戏曲的立基,她将全副心力何只花在表演上,更直显一个演员在生命承担与文化重振上的可能角色。
  • 相对于贝多芬戏剧般的磅礡气势和莫扎特灵动隽妙的天使欢笑,维也纳古典乐派三杰之一的海顿要平淡得多。但是风霜雪雨、时光飞逝,也许在中年的某一天,海顿的旋律会扣你心弦。一如陈年老酒越久越淳,一如你为人父母后再看双亲,才能体会出平和中的自然淳厚,淡然里的从容睿智。
  • 影片里的女主角曾是好莱坞知名舞蹈演员,年轻时的她简直就是芭比娃娃的翻版。2014年,90岁的她与三位知名舞蹈教练一起即兴演出曼妙舞姿,令千万网友大赞“好优雅的奶奶!我真希望老了也跟她一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