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中南海大秘王维工被判死缓之谜

人气 10752

【大纪元2022年04月08日讯】2006年夏,涉案金额达百亿元的上海社保基金案爆发,上海政商界数十人涉案,其中包括时任中共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黄菊的秘书王维工等。

王维工任黄菊的秘书13年

1994年,黄菊一人身兼上海市委书记、市长时,王维工由上海市委办公厅秘书转任黄菊的专职秘书。从此,王维工成为黄菊最信任的人,给黄菊当了13年秘书,成为黄菊与中央领导,与上海市委市政府官员,与上海市工商界头面人物,包括一些亿万富豪联系的关键人。

1994年9月,黄菊在中共十四届四中全会上被增选为中共政治局委员。王维工成为中共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黄菊的秘书。此后,王维工历任上海市委办公厅副主任、上海市委副秘书长。

2002年秋,黄菊在中共十六大上晋升中共政治局常委后,将王维工带到北京,安排到国务院办公厅工作。2003年,黄菊在中共十届人大一次会议上成为国务院副总理后,王维工成为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黄菊的秘书。

2007年1月,王维工被紧急调回上海,任上海申能集团副总经理。原因是,在上海社保基金案调查初期,专案组曾专门找王维工谈话,王维工的问题与行踪已被有关方面锁定。

2007年6月2日,黄菊在北京病亡。同年7月18日,王维工在上海被抓捕。

王维工被判死缓

2009年4月17日,王维工被长春市中级法院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法院认定:1995年至2006年,王维工利用担任上海市委办公厅秘书、上海市委副秘书长、国务院办公厅秘书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上海福禧投资控股公司等八家单位或个人谋取利益,并为此多次索贿、受贿,共计折合人民币1293多万元。

法院认为,王维工索贿、受贿数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严重,论罪应当判处死刑,鉴于其能够主动交代办案机关不掌握的部分犯罪事实,有认罪悔罪表现,且受贿款物已全部被收缴,依法判处其死刑,可不立即执行。

王维王收受张荣坤贿赂933万元

张荣坤是何许人也?上海超级亿万富豪、上海社保基金案主犯之一。张荣坤迅速暴富,一不靠科技文化知识,二不靠办实业,三无家财祖产,四不必艰苦奋斗,而是靠结交权贵,以钱换权,以权换钱。

他先攀上时任上海市长陈良宇的秘书秦裕。然后,通过秦裕,攀上时任中共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黄菊的秘书王维工。再通过秦裕、王维工,在上海政商界纵横驰骋,许多市政大项目,他都能拿到。

2002年1月,张荣坤为福禧投资收购上海路桥项目事宜,请黄菊的秘书王维工帮忙。王为此安排时任上海市长陈良宇与张一起吃饭,并请陈良宇关照。陈当即表示支持,决定将上海路桥转让给福禧投资。

起诉书称:“此笔交易实际支付10.15亿元,获得了最低价值13.36亿元的上海路桥股权。陈良宇违反决策程序,在没有充分论证和评估的情况下,擅自决定将上海城投总公司持有的上海路桥公司99.35%股权转让给福禧投资。”仅此一项,造成国有资产损失3.21亿元。

作为回报,张荣坤对王维工出手大方。2002年,正值上海路桥交易之时,年初,张荣坤以王的母亲病重为由,送两根500克的金条,价值10万3千元;二、三月间,送美元5万,人民币10万;五月,送美元10万,人民币10万;至八月,又送美元10万,人民币10万。

2002年秋,王维工成为中南海大秘后,张荣坤先后八次进京,给王维工送钱送物。曾送给王维工夫妇价值11万元的钻石项链一条、钻石耳饰一对。在上海社保基金案爆发前夕,张荣坤两次在北京东方君悦大酒店向王维工行贿。其中,2006年元旦,送王5万美元、10万人民币;案发前的一个月,2006年6月,送给王10万美元。

张荣坤先后14次向王维工行贿,共计933万元。其中六次在上海西郊宾馆;其余八次在王维工调到北京之后。

王维工也是个好色之徒

中纪委监察部审查王维工之后,对他的评语有一句:“生活腐化堕落”。

据上海官场人士透露:王维工看上去老实本分,然而,人不可貌相,他在上海就有8+1:8个情人和一个老婆。情人当然主要是看中他是“黄菊大秘”这一身份。

据2009年第17期《亚洲周刊》报导,王维工有一个红颜知己叫康燕。康燕护士出身,祖籍辽宁锦州,1981年参军当护士,后入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新闻系学习。1995年转业至《人民日报》华东分社。

颇有姿色的康燕与王维工交往甚密,康对此也不忌讳,曾公开发表的文章坦言,说王维工“是我的良师益友恐不为过,无论是在上海还是在北京,无论是对我的新闻采访还是对我个人专著写作,他都倾力协助,有求必应。”

王维工与康燕的交往始于2000年创作《解读上海》时。当时任《人民日报》记者的康燕,与时任上海市委副秘书长、黄菊秘书王维工,在写书过程中擦出“火花”。之后,在王维工“关照”下,康燕扶摇直上,先后担任《人民日报》下属的国际金融报社社长,上海文广集团副总裁等。

王维工与康燕合作的最高峰,是共同写作《见证中国金融》一书。王维工利用担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黄菊办公室主任的便利,积极为康燕穿针引线。来自央行、银监会、保监会、工行、中行、建行、交行、国家开发银行、中国邮政集团等多位中央金融机构的负责人及专家学者都接受了康燕的访问。《见证中国金融》一书首发式,有多位副部级以上官员出席捧场。

王维工被查后,康燕也随之被查。其问题是在王维工与富商之间“牵线搭桥”,并从中牟利。

王维工秉承黄菊等的旨意行事

据大陆媒体《财经》报导,知情人士透露,2002年张荣坤收购上海路桥,是“王维工、秦裕等人根据高层的意思,让张荣坤等人首批运作,并在政策和资金上予以协助。因为当时先知先觉者已领会到有关政策,可以在这个领域做些尝试。”这里所谓的“高层”,就是指时任上海市委书记黄菊,时任上海市长陈良宇。

1994 年5月7日,黄菊担任上海市委书记兼市长后不久,黄菊夫人余慧文发起成立上海市慈善基金会,由时任上海市政协主席陈铁迪挂名任理事长,余慧文任副理事长。余慧文在基金会负责联络上海市主要领导的夫人们,基金会遂成闻名遐迩的“夫人俱乐部”。

王维工精于逢迎,擅长人际,侍奉领导夫人尽心尽力,深得欢心,通过“夫人俱乐部”,建立起广泛的人脉资源。

张荣坤是上海市慈善基金会名誉副会长,也是上海慈善事业的捐款大户。这样,从上海市委第一把手黄菊,黄菊夫人余文慧,黄菊秘书王维工,到超级亿万富豪,通过“夫人俱乐部”的暗箱操作,形成一个官商一体的权钱交易网。

跟了黄菊13年的秘书王维工受贿1293万多元,被判死缓。黄菊的接班人,中共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因犯受贿罪、滥用职权罪、玩忽职守罪,被判刑18年。黄菊当年在上海的一批手下干将也相继被判刑入狱。在上海工作40年的黄菊没有问题?绝对不可能。

王维工也是“替罪羊

上海社保基金案,被查办的最高级别的官员,是原中共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被查办的最高级别的秘书,是原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黄菊的秘书王维工。

2011年8月30日,维基解密公布的一份美国驻上海总领事馆发往华盛顿的电报说,上海交大公共事务和国际关系学院院长胡伟表示,几名最高层领导人的家属涉入“上海社保基金案”。江泽民长子江绵恒,是与该丑闻有关的房地产交易的一名受益人。上海市人大的周梅燕(Zhou Meiyan,音译)称:江泽民次子江绵康也通过陈良宇的儿子陈维力涉入此案。

也就是说,前中共独裁者江泽民的两个儿子江绵恒、江绵康都涉入此案。江泽民家族的贪腐,才是这起大案的总源头。

但是,上海社保基金案的查办,被严格限制在陈良宇、王维工等人的范围内,有意放过了江绵恒、江绵康。从这个意义上讲,陈良宇、王维工,也都是江泽民家族替罪羊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王友群:从反习近平长文想到薄熙来
王友群:江派高官刘彦平被查 或引发官场大震
王友群:原最高法院副院长沈德咏落马三大看点
王友群:江泽民孙子是如何“闷声发大财”的?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举报杀父凶手 叶婷被抓后精神失常
【远见快评】北京疫情炸开 清零一大圈后回原点
【晚间新闻】传胡鑫宇血型罕见 大官急需器官
【菁英论坛】江泽民之死 谁拔的管子
【中国禁闻】习近平访沙特想得啥?移民再成热词
【新闻大家谈】王维洛:中共滥采稀土酿恶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