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侠客尚义疏财 为廉吏纾困 为君子殓葬

作者:洪熙
大刀。(WeEnterWinter/维基百科
font print 人气: 103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刀王五(1844年—1900年)是清末著名侠客。本名王正谊,字子斌。在李凤岗师门中,王正谊排行第五,所以绰号“小五子”。他刀法纯熟,德义高尚,善用大刀,江湖人称“大刀王五”。在民间的流传中,王五被誉为晚清十大武林高手之一,与燕子李三、霍元甲、黄飞鸿等著名武师齐名。

清朝光绪年间,京师有位大侠,人称“大刀王五”,素来尚义疏财。其人习得一身功夫,于北京创立源顺镖局,以保镖为业。他武功盖世,名震天下。当时河北、山东的盗贼们听到他的名号,均甘拜下风,肯接受他的约束。晚清乱世之时,官场糜烂贪腐横生,贪官污吏多行不法,强取豪夺,聚敛了大量的不义之财。他行侠仗义,亦如水浒英雄。这些贪官有些也就成了他打劫的对象。

毛遂自荐 护廉吏赴任

光绪五年至六年之间(1879年—1880年),直隶发生了几十起抢劫案,官府一直没有抓到盗窃犯,都心里暗自怀疑是王五一伙干的。于是刑部令五城御史派出数百兵卒围住王五在宣武门外的家宅。王五让二十多人拿着器械把守大门。那数百名兵卒不敢冒然进去。双方对峙一直到了傍晚,官吏兵卒才解散回家。

次日,王五忽然到刑部自首,当时的总司谳事兼提牢官是濮文暹(1830年—1909年)。濮文暹供职刑部十多年,审案时“居心平恕,察事精详”,平反了不少冤狱。他著作的《提牢琐记》,在当时被奉为成法。

濮文暹见王五自首,感到很诧异,于是问他原因。王五回答说:“曩以兵胁,故不从命。兵既罢,故自归。”濮文暹诘问他,几个月来所发生的盗窃案。王五倒也没有隐晦,侃侃而谈。他直言相告,哪些是党羽做的,哪些是其他盗贼做的,没有丝毫掩饰。

濮文暹素来为官刚直,他知道王五为人勇武,尚侠重义,并且很有才干,就有意保全他,于是说:“这么多的抢劫案和你都无关,然而你交游甚广,肆意豪饮赌博,也不是善类所为啊。我逮捕你后,会给你一些小小的惩罚,以作为对你的重大警诫(以免将来再重犯过错)。”于是下令打了他二十大板,就放他回去了。

光绪九年(1883年,癸未年),濮文暹改授南阳府知府。将要赴任之际,却发现囊中羞涩,为此心里烦忧。一天,王五忽然来见,刚进到室内,就向濮文暹叩首行礼,说:“小人蒙您再生之恩,无以为报。如今您到南阳为官,途中必会遇到很多强盗,没有小人护卫,您一定免不了遭遇抢劫。我还听说您路费不够,小人特地为您准备了二百两银子。”

濮文暹不好意思接受,就说:“我已经有银子了。”不料王五说:“您骗谁啊?今天早晨您还向某位西商贷款百两银子,但商谈的结果不是不很顺利吗?不如,您把签好的契约交给我,等您到了任上再偿还,怎么样?”

没等他答应,王五就为他安排车马,左右周旋,很快就打点好了一切。濮文暹极力推辞,但都没能推掉,只好把贷款契约交给了他。遂后一起同行,前往南阳(湖北襄阳一带)。

侠客求贷 为廉吏纾困

他们行至卫辉,时值黄河暴涨,路费也快用完了。濮文暹心里忧烦,向王五诉说。王五笑着说:“区区小事,又怎能难倒我!”说罢,带上佩刀跨上马背就离开了。众人以为他又要去打劫了。

到了傍晚,王五才回来,将五百两银子放在几案上。濮文暹见状,一阵心惊,说:“这是盗泉[1]啊,我再渴,也绝不会喝一滴。你赶快拿走。”

王五大笑起来,说:“您怀疑我又去打劫了?区区五百两银子,到哪儿还不能贷出来呢?这是我从某位商人借贷来的。不信,您可以把他召来,问一问就知道了。”濮文暹写了一封信函,让随从去请商人。次日,商人来了,出示了契据,濮文暹方才相信,放心地接受贷款。王五把濮文暹护送到南阳后,就回到了京城。

御史因言获罪 豪侠相护

光绪十九年,安维峻(1854年—1925年)担任福建道监察御史,也就是言官,其职责是巡查各级官吏言行,以备朝廷赏罚,罢黜或升迁。安维峻品秩不高,只有六品,他担任监察御史不到一年,就上奏了六十多道疏文。

中日战争爆发后,光绪二十年(1894年),安维峻上了一道《请诛李鸿章疏》。面对外敌入侵,光绪虽已亲政,但遇事必请慈禧懿旨,“和战不能独决,及战屡败”,世人都将此局面归咎为李鸿章的主张赔款求和。对于主战的大臣,李鸿章动辄呵斥他们。安维峻恳求光绪皇帝“请明正典刑,以尊主权而平众怒”。在这道疏文中,他还谴责了慈禧,“皇太后既归政皇帝矣,若再像以前那样处处对皇帝行事予以牵制,那将何以上对祖宗,下对天下臣民?”以及太监李莲英,“至李莲英何人斯,而敢干政事乎?如果属实,律以祖宗法制,李莲英岂复可容。”

安维峻冒死进谏,慈禧恼羞成怒,迫使光绪帝下诏严办。光绪帝有意保全他,只将他革去官职,流放到张家口军台。

安维峻被发配到军台,当时帝傅翁同龢、侍读学士文廷式都赠银为他送行,由王五护卫他前往。王五为他驾驶车马,运载众人赠予安维峻的赠礼。

君子赴难 豪侠冒险殓葬

谭嗣同(1865年—1898年),戊戌六君子之一。谭嗣同自幼丧母,其父谭继洵的小妾时常虐待他。谭嗣同生活得非常孤苦。他迁居北京半截胡同浏阳会馆时,认识了通臂猿胡七和大刀王五。这二位武林高手同时教授他武艺。王五教谭嗣同剑术和单刀,所以二人交情颇深。

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戊戌变法失败后,朝廷抓捕谭嗣同。王五劝谭嗣同赶快出逃,他愿做谭的护身保镖。谭嗣同曾对梁启超说:“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请自嗣同始!”当王五劝说他离开时,谭嗣同为了警示众人自愿下狱,拒绝了王五的好意。谭嗣同死后,很多人害怕受到牵连,不敢为他收尸。谭嗣同的家乡是湖南浏阳,王五冒着风险将他的遗体送回老家安葬。

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爆发了庚子之乱,也称义和拳之乱。在这场庚子国变中,一代侠客也没能逃脱乱世浩劫,被八国联军枪杀。王五一生行侠仗义,支持循吏和言官。在时代的风云中,这位豪侠靖赴国难,在青史一隅洒下片片苌弘碧血。

注释:

[1]盗泉:《尸子》记载:“(孔子)过于盗泉,渴矣而不饮,恶其名也。”有一次,孔子路过“盗泉”,虽然口很渴,但因泉水名含“盗”字,守礼的孔子厌恶其名,于是强忍干渴,不饮盗泉水。《淮南子》中有:“曾子立廉,不饮盗泉。”后人将不义之财称为“盗泉”,以不饮盗泉表示清廉自守,不苟取也不苟得他人财物。

参考资料:
《清稗类钞》卷53
《清史稿‧安维峻传》
《谭嗣同集‧谭嗣同传》
《谭嗣同集‧谭嗣同就义轶闻》
《外交小史‧安维峻劾李文忠疏》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宋朝吕蒙正在《张协状元‧胜花气死》中说过一句话:“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灾难突然发生,常常超出人们的预料。历来民间常说:“积善之家必有余庆。”这世上是否真的存有“积善之门”,在冥冥之中注视着世人的命运?
  • 梅孝廉梦到仙女如云,但见风鬟螺黛,缟袂湘裙,旋绕在花丛中,只是笑而不语,也不会靠近梅孝廉的床榻。当梅孝廉醒来后,并见不到仙女,但还能闻到衣香馥郁,与水仙的花香相氤氲,而且每夜都是如是。
  • 一根明朝的梁木在海上沉浮了二百多年,一现身就有了用武之地。就在寺院重建,唯独缺少一根栋梁之时,巨大的梁木竟跨海而来。这些天衣无缝的巧合,是否也是冥冥之中神佛法力的体现?
  • 梦境所示的空间存在于何处?是谁在冥冥中注视着人的起心动念?从故事的描绘看,人并不是宇宙中唯一的生命,还存在着其他的生命关注着人的所思所想,从而给予世人回应。
  • 清朝学者钱泳曾说:“僧人、道士作诗最易工,为什么?是因为他们所处的境界很清闲,竭力学作诗会很容易。但也很难,为什么?因为出家人自幼就剃度出家,所读的都是经卷,谁能使经史子集全都贯于胸中。”
  • 《老子》曰:“以道佐人主者,不以兵强天下,其事好还。”明朝王世贞《鸣凤记》:“天道好还如寄,人心公论难违”。人们因此常用“天道好还”说明因果循环,恶有恶报的天理。中国民间历来认为善恶果报,昭彰不爽。南宋乾道元年(1165年),官场发生了一桩命案。有人毒害他人,最终招来惨烈的现世果报。
  • 清朝学者钱泳(1759年─1844年)曾做一首诗曰:“人生如梦幻,一死梦始醒。何苦患得失,扰扰劳其形。”作这首诗的缘由,始于他做的二个清晰的梦。
  • 有些人生来就不一般,有着不同于常人的特殊体质,一生中还常常可以逢凶化吉,似有神护。
  • 在中国古代有不少疯僧传奇,行事疯癫,却具足神通,能未卜先知,或洞悉人心之念,或轻而易举搬运神像,令世人啧啧称奇。
  • 方朝散于病中元神离体仙游天宫,得知了自己生命的本来。人间之事恍然犹如一梦,方朝散即刻召集县丞、县尉以及家族子孙,向众人详细讲述了神游天宫之事。此后,他向郡府提出致仕(退休),当年他六十二岁。后来,人们就不知道他的去向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