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为什么江泽民战胜不了法轮功?

——写在法轮功洪传世界30周年之际

人气 7576

【大纪元2022年05月11日讯】又到了鲜花盛开的五月,又到了一年一度的“世界法轮大法日”,全世界法轮功学员,正在以不同方式,纪念法轮功洪传世界30周年。许多国家的各界人士,也在通过各种途径,表达对法轮功福益家庭、社区、国家的感谢。

1992年5月13日,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在中国东北的长春市,举办了第一期法轮功学习班。

5.13从此成为一个特别的日子。它是法轮功,又称法轮大法,洪传于世的开端,也是“世界法轮大法日”的由来。

此后,李洪志先生不辞辛劳,奔走海内外,把“真、善、忍”的普世价值,传遍全中国、全世界。法轮功简单易学、优美舒展的五套功法,袪病健身、净化身心的奇效,吸引无数人加入法轮功修炼者的行列。

法轮功洪传世界本身,堪称一个传奇。因为它没有花中国政府1分钱,没有搞任何强迫命令,没有在传媒上大打广告,完全是靠人传人,心传心。往往是,一个人修炼受益后,再传给自己的亲朋好友,如此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千传万,到1999年,短短七年间,传到欧、美、亚、澳四大洲,上亿人学炼法轮功。

法轮功传到哪里,哪里就出现身心健康、人心向善、道德回升、社会和谐的喜人局面。

但是,踏着“六四”学生鲜血上台的时任中共党魁江泽民,却担心学炼法轮功的人太多,可能危及他的权和利,听不进关于法轮功的任何真话,一意孤行,1999年7月20日,动用全部国家机器,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

完全出乎江泽民意料之外的是,在江发动迫害法轮功23年后的今天,江不仅没能“战胜法轮功”,相反,法轮功顶着江掀起的狂风巨浪,以顽强蓬勃的生命力,洪传到了全球110多个国家和地区。

为什么江泽民战胜不了法轮功?

1999年5月7日,作为一名中纪委监察部官员,一名法轮功修炼者,我本着对国家、对人民、对历史、对子孙后代负责的态度,写了致江泽民的信《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以挂号信方式,寄给江泽民、李鹏、朱镕基、李瑞环、胡锦涛、尉健行、李岚清七位中共政治局常委。这封信的标题就点出了江泽民战胜不了法轮功的原因。

值此法轮功洪传世界30周年之际,对于“为什么江泽民战胜不了法轮功”这个问题,我觉得从“江泽民的决策错误”这个关键点上还可总结出以下九条:

第一,江泽民“战胜法轮功”的决策,是其独断专行的结果。

1992年至1999年,法轮功在全世界传播了近七年。

到1999年,如何对待法轮功,不是一个小问题,也不是一个局部性问题,而是一个涉及如何对待中国大陆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法轮功学员,如何对待香港特别行政区、澳门特别行政区,以及与中国大陆仅隔着一条海峡的台湾的法轮功学员,如何对待欧、美、亚、澳等许多国家和地区法轮功学员的重大内政外交问题。

同一个法轮功,如果江泽民全盘否定,必须“战胜”它,而中国大陆以外的国家和地区的政府认定法轮功是依法注册的合法社团,并依法保障法轮功学员的信仰自由,那么,如何对待法轮功,不仅是一个涉及如何对待“民众”的问题,还是一个涉及如何对待中国大陆以外的国家和地区的“政府”的重大内政外交问题。

但是,在长达七年的时间内,作为当时的中共党政军最高领导人,江泽民从来没有责成中共政治局常委会、中共政治局、中央书记处、中央委员会对法轮功问题开展任何调查研究。

1999年4月25日晚江泽民在致中共政治局常委的信中提出“战胜法轮功”之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会、中共政治局、中央书记处、中央委员会没有形成一份关于法轮功的调查报告,更没有得出必须“战胜法轮功”的结论。

1999年4月25日,由于法轮功学员长时间给江泽民写信反映法轮功问题全都没有回音,由于天津发生了40多名法轮功学员遭到警察野蛮殴打、并被非法抓捕的恶性事件,由于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信访局设在中南海内,上万名法轮功学员不得不到中南海和平上访。

根据1998年1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的《关于实行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的规定》,作为中共党风廉政建设第一责任人,江泽民的严重失职是导致4.25事件发生的最大内因,江泽民对4.25事件的发生负有最大的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

事件发生前七年,江泽民从来没有对法轮功问题做全面、深入、细致的调查研究。事件发生后不到24小时,江泽民却在写给中共政治局常委的信中,匆匆忙忙、慌慌张张得出了必须“战胜法轮功”的结论。

这个结论本身就是错误的。但是,1999年4月27日左右,江泽民把他个人写的信,以中央办公厅文件的名义,下发传达,将他个人对法轮功的错误结论强加全党。

中共党内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谁掌握了枪杆子(军权),谁就是中共真正的老大,就可凭借“枪杆子”发号施令。

当时,江泽民任中央军委主席,军权在江手上,当江把他的个人意志强加全党时,敢于冒着丢乌纱帽的风险、替法轮功说话、与江对抗的中共高官几乎没有。

第二,江泽民提出“战胜法轮功”前,中纪委监察部没有否定法轮功。

中纪委是中共全国代表大会选举产生的对党员领导干部违纪违法问题进行监督检查的最高专门领导机关。

监察部是直属国务院的对公务员违纪违法问题进行监察的最高专门领导机关。

1999年4月25日江泽民提出“战胜法轮功”之前,中纪委、中纪委常委会、中纪委书记副书记,从来没有否定法轮功,更没有提出必须“战胜法轮功”。

1999年4月25日江泽民提出“战胜法轮功”之前,监察部部长副部长从来没有否定法轮功,更没有提出必须“战胜法轮功”。

因为监察部直属国务院,这意味着当时的国务院,作为中央政府的最高领导机关,当时的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朱镕基,作为中央政府的首脑,从来没有否定法轮功,更没有提出必须“战胜法轮功”。

至1999年4月25日,中纪委没有查办一个修炼法轮功的党员领导干部,监察部没有查办一个修炼法轮功的公务员。这意味着当时全国修炼法轮功的党员、党员领导干部、公务员的整体表现是好的。

我是从1995年5月3日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到1999年7月20日,修炼四年多。我从修炼的第一天起就是公开的,上至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尉健行,中纪委副书记徐青,中纪委副书记夏赞忠,中纪委常委傅杰,中纪委办公厅主任赵洪祝,监察部副部长干以胜,中纪委副秘书长彭吉龙等,下至中纪委的基层官员,许多人都知道。

当时,我经常利用工休时间在中纪委办公大楼外炼法轮功。在征得中纪委监察部机关党委和工会同意后,我在中纪委大礼堂内教过一些中纪委监察部官员炼法轮功。教功的海报就贴在中纪委大楼一进门的大厅的公告栏内,教功的录音机就是中纪委监察部工会提供的。

这四年多,我不仅没有花中纪委监察部1分钱医药费,身体状况良好,而且我的工作深得中纪委监察部领导的信任。我曾是中共“党内监督条例”起草小组成员,执笔起草过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中央军委办公厅关于军队、武警部队、政法机关不再经商的通知,参加过与美国监察长代表团的会谈。

直到1999年4.25事件发生前九天,我还参加了尉健行在全国纪检监察法规工作会议上讲话的起草。这是到当时为止我有生以来各方面表现最好的四年多。

直到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之日,我所在的党小组、党支部、党总支,没有开过一次会,对我修炼法轮功提出过任何批评。中纪委监察部机关党委、中纪委常委会、中纪委书记副书记、监察部部长副部长,没有一级组织和一位领导反对我修炼法轮功。

第三,江泽民提出“战胜法轮功”前,国家体育总局没有否定法轮功。

1998年5月11日,原来由公安部等九部委共管的气功,改为由国家体育总局统一管理。

时任国家体育总局局长伍绍祖,是中国气功和人体科学研究的支持者,曾任中央国家人体科学工作组组长、国际气功科学联合会主席。

1998年5月15日,伍绍祖亲赴法轮功的发源地——长春视察。当时,有数千名法轮功学员在长春最大的广场——文化广场上集体炼功,场面盛大、壮观。当晚10点,中央电视台第一套节目和第五套节目分别报道了这则新闻。

1998年10月,国家体育总局派气功注册评审调研组到长春调研,历时一周,除深入炼功点明察暗访外,还召开了52名法轮功学员参加的座谈会,其中,包括企业家、居委会主任、工人、政府官员、老红军、现职军级干部等,其中,大专院校的教授就有25人。

座谈会上,调研组组长邱玉才说:“关于法轮功问题,国家体总委托我和管谦、李志超,到长春对法轮功做一个了解。”“通过调查了解,长春有十几万人在炼法轮功,而且层次较高,有十几所大专院校的教授、博士生导师、高级干部,还有从工人到知识分子各个层面上的都有,确实功效很显着。这一方面没有疑议。”

“我们认为法轮功的功法功效都不错,对于社会的稳定,对于精神文明建设,效果是很显着的,这个要充分肯定。”

第四,江泽民提出“战胜法轮功”前,公安部没有否定法轮功。

公安部与法轮功曾经有过良好关系。

1993年8月24日,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应中华见义勇为基金会的邀请,专程到公安部,为前中顾委委员、国务委员、公安部长,时任中华见义勇为基金会理事长王芳治过病。

1993年8月30日,中共中央宣传部和公安部联合召开第三次全国见义勇为先进分子表彰大会,李洪志先生应邀为与会代表做了免费康复治疗。次日,中华见义勇为基金会专门致信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理事长张震寰,向李洪志先生表示感谢。

李洪志先生在公安部所属的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礼堂举办过北京第13期法轮功学习班。

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出版的法轮功最重要的指导书《转法轮》的首发式,也是在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礼堂举办的。

公安部以及全国公安系统,有不少警官修炼法轮功。比如,前公安部十一局副局长叶浩和他的太太、他的两个女儿都修炼法轮功。

法轮功在传播过程中,也遇到过一些干扰。比如,公安部内部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曾企图为打压法轮功寻找法轮功的所谓“违法犯罪”证据。

1998年7月21日,公安部政治保卫局发出公政【1998】第555号文件《关于对法轮功开展调查的通知》,要求各地公安机关以秘密方式,深入调查、搜集法轮功“违法犯罪”的证据。

但是,据我了解到的情况,直到1999年4月25日,公安部在全国范围内对法轮功进行了长达9个多月的调查,没有发现法轮功违法犯罪的证据。

4.25事件发生前,公安部没有向中央政法委、国务院、中共中央提交否定法轮功的报告。

当时的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尉健行分管政法工作,如果公安部向中央提交了否定法轮功的报告,尉健行肯定会看到。但是,据我所知,尉健行没有收到这样的报告。

第五,香港特区政府认定法轮功是依法注册的合法团体。

1995年5月13日,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在香港大屿山讲法。5.13因此也成为香港人第一次听闻法轮佛法的纪念日。

1996年,法轮功依法在香港注册为“香港法轮大法协会”。

2002年,香港发生了几起与法轮功有关的诉讼案。2005年5月,香港终审法院判决法轮功学员无罪,并认定警察在逮捕和平请愿人士时行为不当。

该判决摘要写道:“和平示威的自由是受宪法保护的权利。这些自由,构成香港社会制度的核心,因此,法庭对这些自由的涵义,应该给予宽松的诠释。”

当时的一些国际主流媒体,如路透社、法新社、美联社、BBC等,以及香港的一些媒体都报导了这一消息。

法轮功在香港得到很多人的好评。被誉为“香港良心”、曾官至香港第二号人物政务司司长的陈方安生,在出席香港2006年争取普选的七一大游行时,曾公开表示:“法轮功好,很多人都知道法轮功,很多人都支持法轮功。”

虽然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曾庆红在香港的势力,曾经给香港法轮功学员制造过一些麻烦,但总的来说,香港法轮功学员正常的学法、炼功,以及一些重大活动,是得到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认可和保障的。

第六,台湾政府尊重和保障法轮功学员的信仰自由。

法轮功是1994年传入台湾的。1997年11月16日,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曾亲临台湾讲法。

至2022年4月14日,台湾全岛,包括离岛的金门、马祖、澎湖,共有680个法轮功炼功点。台湾已成为中国大陆以外学炼法轮功华人最多的地区。我曾听说台湾有上百万人学炼法轮功,也有人说台湾有几十万人学炼法轮功。

台湾政府充分保障台湾人民享有修炼法轮功的自由:每一个台湾人,只要愿意,都可自由学炼法轮功,自由阅读法轮功的书籍,自由向亲朋好友弘扬法轮功,自由参加法轮功在岛内外的各种活动。

法轮功的书籍在台湾享有充分的出版自由。

台湾法轮功学员享有充分的结社自由。“台湾法轮大法学会”是依法注册的社团。除此之外,台湾法轮功学员还建立了各种各样的社团。

比如,台湾大学、台湾师范大学、台湾科技大学、中国文化大学、台湾艺术大学、政治大学、清华大学、交通大学、中央大学、中兴大学、嘉义大学、中正大学、环球科技大学、云林科技大学、成功大学,都有法轮功社团。

台湾法轮功学员还享有开法会、集会、游行、示威、排字、烛光晚悼、讲真相等各种自由。

台湾法轮功学员按“真、善、忍”做好人,涌现出许多感人至深的好人好事。不少法轮功学员获得各种奖项,如“模范公务人员”、“特殊优良教师”、“弘道奖”、“师铎奖”、“文创精品奖”、“最杰出农民奖”、“模范父亲”、“模范家长”、“绩优员工”等。法轮功已成为台湾社会和谐稳定的重要基石之一。

台湾的政党,不论执政党还是在野党,都能善待法轮功。台湾的许多政要,以不同方式,对法轮功给予支持。

第七,美国政府尊重和保障法轮功学员的信仰自由。

2020年7月17日,时任美国总统川普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会见了来自17个国家的27位宗教迫害幸存者,其中,包括来自中国南京的法轮功学员张玉华博士。

中共迫害法轮功23年,美国善待法轮功23年。在中国大陆受到残酷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到达美国后,他们的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免于恐惧的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立即得到美国政府的尊重与保障。

23年来,从美国总统,到国会议员,到各州州长,到最基层官员,美国没有一级政府官员认为法轮功是不安定因素,相反,认为法轮功给美国多元文化注入了新的活力。美国各级政府颁发给法轮功的褒奖很多。

比如,2020年8月,居住在马里兰州的法轮功学员、原大连市信诚会计师事务所董事长王春荣女士,收到来自蒙哥马利郡议会的褒奖,感谢她八年来为华人社区做出的积极贡献,尤其是在疫情期间对老年居民的关心。

法轮功在纽约华人社区的重大庆典活动中,每次都是人数最多、秩序最好、最受民众欢迎的团体。法轮功的游行队伍是纽约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我到纽约第一次看到法轮功学员参加新年游行,非常震惊。天国乐团雄壮的演奏,腰鼓队的鼓乐齐鸣,舞龙队浓浓的中国味,花车上的仙姿绰约,“法轮大法好”等方阵,一个接一个,秩序井然。整个场景让我看得只掉泪眼,如此平和、善良、美好、阳光,如此震憾人心,与中共的抹黑宣传完全相反!

我来美国七年多,没有一个美国警察因为我修炼法轮功找过我一次麻烦。

我先后在纽约、旧金山、洛杉矶、华盛顿等许多地方参加大型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游行、集会等活动。所有这些活动,都得到美国警方的依法保护。

2020年12月、2021年5月,美国国务院先后宣布:对迫害法轮功的厦门市公安局梧村派出所警察黄元雄、四川省成都市原610办公室主任余辉实施签证制裁,黄元雄、余辉及其家人不得进入美国。

今年2月15日,纽约警方抓捕了在法拉盛破坏法轮功真相点的中共歹徒郑步秋(Buqiu Zheng,音译)。郑步秋已被控犯E级重罪(仇恨犯罪、四级刑事毁坏),种族/信仰的二级严重骚扰。

第八,除中共外,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和地区的政府认定法轮功是X教。

全世界的法轮功学员,同尊一个师,同学一部法,同炼法轮功的五套功法,同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涌现出许多优秀人才,取得许多杰出成就。比如:

2011年10月17日,瑞典国王亲自将“国王卡尔十六世古斯塔夫奖”颁给瑞典法轮功学员瓦西柳斯。瓦西柳斯说:“国王陛下知道我是法轮功学员,所有评委也都知道。”

美国法轮功学员、32岁时被芝加哥大学聘为终身教授吴伟标博士,曾获美国青年科学家总统奖等一系列奖项。

台湾法轮功学员原创开发的动画片《小乾坤》,已荣获台湾第一座美国休士顿国际影展“儿童节目金奖”(世界最大规模的独立影展)等59座国际奖项,并入围全球五大洲42个国家的121个影展。

2006年成立的纽约神韵艺术团,以复兴中华五千年神传文化为宗旨,以纯善纯美的艺术形式,展现中国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和壮丽辉煌。神韵演员都是法轮功学员。他们在五大洲的150多个城市的艺术殿堂巡回演出,受到东西方主流人士的热烈欢迎和艺术精英的高度赞扬。神韵早已发展成名符其实的“世界第一秀”。

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23年来,除中共外,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和地区的政府认定法轮功是X教,没有一个国家的政府取缔法轮功。

第九,法轮功唤醒了人们对神的信仰与敬畏。

人类社会的历史,无论东方,还是西方,都是从神话开始的。

信神的人都相信:神无处不在(或曰“三尺头上有神灵”);神无所不能,天、地、人、万事万物都是神创造的;人有前生来世;因果报应,毫厘不爽;做好事将上天堂,做坏事将下地狱。

对神的信仰必然伴随对神的敬畏。心中有神的人,其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会自我约束,循神指引的正道而行;如果发现错误,会赶紧内省、自责、改过、迁善。对神的信仰与敬畏,使人类社会维系了几千年,而不至于一下子败坏掉。

但是,自从1848年马克思发表《共产党宣言》以来,无神论的祸水,从欧洲蔓延到俄罗斯到中国到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几千年来形成的人与神之间的内在联系,在短短170年间遭到严重破坏,导致很多人不信神,不敬神,天不怕,地不怕,什么丧天害理的事都敢干。时至今日,人类社会的道德越来越败坏,法纪废驰,人心魔变,天灾人祸不断。

法轮功洪传于世,再次唤醒了人对于神的久远记忆,使东西方的有缘人,再次与古老的神传文化沟通起来。许多法轮功学员都亲历过神迹。

比如,《韩国老僧一生的等待和追寻》(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235381 ),讲述了韩国僧人吴永圭苦苦追寻正道大法,直到84岁高龄时,才因为特别的机缘入道得法的故事,情节曲折、生动、神奇,引人入胜。

结语

江泽民战胜不了法轮功,最关键的一条,是他“情况不明决心大,心中无数主意大”,逆天而行,背道而驰。

自古以来,逆天叛道者,最终没有一个有好下场。

江泽民早就被法轮功学员押上了道德、人心、历史的审判台,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正义大审判。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王友群:江泽民孙子是如何“闷声发大财”的?
王友群:韩正与上海“小红楼”、孙力军及其他
王友群:江泽民侄子在上海犯下的深重罪行
王友群:江泽民中意的接班人陈良宇倒台之回顾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中共军演低调结束 白皮书续打口炮
【微视频】网传大陆史上公募基金最大丑闻
【时事军事】美国迄今最大军援 战场上见分晓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