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盟领导人访白宫 拜登印太战略首次试水

人气 827

【大纪元2022年05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综合报导)美国总统拜登周四(5月12日)晚将在白宫设宴款待来访的东盟国家领导人。这是东盟国家领导人45年来首次受邀访问华盛顿,也是拜登的印太战略首次接受考验。

出席本次峰会的东盟国家包括越南、泰国、老挝、文莱、柬埔寨、新加坡、菲律宾、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等国。

《政治客》报导说,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战争受挫,为美国在东盟地区创造了一个机会,因为这些国家有对中共领土侵略的潜在恐惧,这使得他们能够加倍支持美国印太战略的价值观,而这些价值观与北京和莫斯科的专制政权的价值观是对立的。

美安排多位内阁跟东盟领导人会晤

在为期两天的行程中,美国政府还安排了多位高级官员跟来访的领导人会晤,以强调美国决心深化与东盟的关系的信息。

根据白宫发出的日程安排,东盟国家领导人将在周四访问国会大厦,由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主持,与两党国会议员共进工作午餐

之后,他们将与商务部长吉娜‧雷蒙多(Gina Raimondo)、美国贸易代表戴琪以及美国高级商界领袖会面,讨论更深层面的经济合作。

周五(13日)东盟国家领导人还将会见美国副总统贺锦丽(Kamala Harris),以及美国国务卿、运输部长、能源部长、气候特使等官员,探讨有关海洋合作、疫后复苏、气候行动、清洁能源、可持续基础设施等议题。

拜登政府表示,美国与东盟特别峰会将凸显华盛顿对东盟国家的“持久承诺”,以及印太地区在美国国家安全战略中的优先地位。拜登还将在本月进行上任后的首次亚洲出访。

美国持续关注印太 中共感到威胁

美国-东盟关系是印太战略目标的一个关键组成部分,如国务卿布林肯所说的建立“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

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周三说:“存在一种深刻的认识,印度-太平洋地区正在上演基本的长期挑战,美国承诺并决心确保我们在该地区的参与是广泛和持续的。”

但是好战的中共已经认为这是一种威胁。上周日,中共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在与东盟轮值主席国柬埔寨的同行举行视频会晤时,在没有点名美国的情况下说,有人把“冷战思维”引入亚洲,煽动制造“阵营对立”,他表示,要进行抵制。

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太事务协调员坎贝尔(Kurt Campbell)周三在华盛顿美国和平研究所(USIP)举办的活动上说,美国深化与东盟的关系不是在同北京展开零和博弈,因为东盟国家普遍希望“广交朋友”。

“(很多东南亚国家希望)与他们北边的强大邻国(中国)保持稳定关系,但也希望与美国建立切实、重要、长久的关系。”

他透露,拜登总统将向东盟领导人明确表示,美国的印太战略是建立在推动区域和平发展之上的。

“拜登总统会直言不讳地介绍美国的印太战略,以及美国希望(与中国)展开和平竞争。”坎贝尔说,“他不愿让东南亚,乃至整个亚洲陷入一场新冷战。”

外界关注印太战略的经济框架

外界关注拜登政府的印度-太平洋战略,尤其是超出传统安全领域之外的经贸方面的合作。

《政治客》在峰会前报导说,拜登政府重申美国在东南亚的领导地位,其面临的挑战取决于华盛顿是否有能力与东盟国家进行有意义的经济接触,以抵消北京对该地区的深入渗透,特别是抗衡中共的“一带一路”倡议。

前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事务主任保罗‧海尔(Paul Haenle)告诉《政治客》:“在安全方面,美国正在加强运作,在四方会谈(Quad)和《澳英美协议》(AUKUS)方面做得相当好,但东盟各国在该地区关心的是经济和贸易方面。”

地缘战略分析专家表示,拜登政府的印太战略侧重于安全,但在经贸领域缺乏必要的“面包和黄油”(bread and butter)。

拜登曾在2021年10月27日出席第16届东亚峰会时提出“印太经济框架”(IPEF)的构想,该框架将包括公平和有弹性的贸易、供应链韧性、基础设施和脱碳,以及税收和反腐四大支柱。各国可以选择参与他们感兴趣的部分,而不必全部参加。

到目前为止,框架仍缺乏细节,但有望本月晚些时候公布。日本驻美国大使富田浩司周一(9日)表示,该框架的“正式启动”将在拜登总统即将对韩国和日本进行的访问中进行。

外界猜测,峰会期间美国与东盟各国也将对IPEF这一话题进行讨论。因为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是负责印太经济框架中的贸易支柱的谈判,其余三个支柱——供应链韧性、基础设施和脱碳——由美国商务部负责。这两各个部门领导人都将与东盟领导人会晤。

美国-东盟商业委员会主席泰德‧奥修斯(Ted Osius)说:“尽管IPEF不是特别峰会的正式议程项目,但可以打赌它将在几乎每一次会议上被提及。”

“这不是一个东盟范围内的倡议,(拜登)政府已经做出决定,他们希望它是一个高质量的贸易协定,所以他们已经与越南、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接触,讨论加入IPEF的问题。”

拉近东盟 跟北京竞争并不容易

东盟与北京的经济联系已经越发紧密,美国要拉近北京的周边国家并不容易。

自1999年以来,中国一直是东盟最大的贸易伙伴,美国排在第二位,但是差距甚远。2020年,北京与东南亚的贸易额达到6850亿美元,几乎是同年美国与东盟3620亿美元贸易额的两倍。

北京还通过“一带一路”倡议项目加大了对该地区的投资,包括59亿美元的中老铁路和79亿美元的连接印度尼西亚首都雅加达和西爪哇万隆市的高铁项目。

“东盟的做法不是殖民主义或历史敌意或感情用事,它是一个典型的权力平衡游戏”,马尼拉德拉萨大学中国研究教授雷纳托‧克鲁兹-德卡斯特罗(Renato Cruz De Castro)说,“中国(在东盟)的经济存在正在增长,但东盟国家普遍对中国(中共)持怀疑态度。”

《政治客》报导说,美国与泰国、菲律宾、新加坡、越南、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有正式和非正式的联盟或伙伴关系。而北京与管理缅甸、柬埔寨和老挝的独裁政府有可靠的盟友关系。但这种地缘战略上的忠诚度划分并不妨碍美国在整个东盟培养更深的经济联系,这些联系或许可以转化为未来的外交杠杆。

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国际商务研究主任威廉‧芮恩施(William Reinsch)告诉美国之音,美国目前最有可能的对东盟的经济做法就是提供资金支持。

“到目前为止,美国为使其更有吸引力而想要做的就是出资”,他说,“如果你看一下协议的四个支柱,其中一些是基础设施,包括气候基础设施脱碳,贸易便利化,供应链合作。这些都是美国可以向想要脱碳或想要提高贸易便利化能力和或想要改善其基础设施的国家提供财政、技术援助的领域。”

此外,美国政府多次称,协议框架并不是一个贸易协定,且不会涉及市场准入。这打消了部分东盟国家的积极性,同时也成为拜登政府亟待解决的一个挑战。

由于受到美国国内政治的掣肘,再加上11月美国国会面临中期选举洗牌,拜登政府貌似不打算按照一般贸易协定的标准来定位“印太经济框架”,所以结果很可能是搭建一个与北京“一带一路”相抗衡的战略架构。

责任编辑:李缘#

相关新闻
中共辽宁号舰群穿过宫古海峡 日本警戒监视
布林肯对华演讲抢先看 定位中共是美主要威胁
拜登将会见东盟领导人 聚焦两岸等四议题
组图:FBI突袭海湖庄园后 川普现身纽约
最热视频
【财商天下】两次“封岛” 北京赔惨!
【新闻看点】百度现“京台高铁”图?网民哄笑
【横河观点】环台军演泄密 美关注武统时间表
【秦鹏直播】FBI突袭海湖庄园 川普反击
【新闻大家谈】威慑中共 台湾需要全系列武器
【马克时空】中共大阵仗围台军演 台湾冷静以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