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永不忘怀 新西兰学员忆师父传法往事

人气: 13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2年05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杨楠新西兰奥克兰采访报导)在5.13世界法轮大法日到来之际,新西兰一些早年有幸参加过李洪志师父传法班的法轮功学员,回忆起当年和师父在一起的幸福难忘时光。他们想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世人,法轮大法是正法,是指引人修心向善,提高人心性的高德大法,愿更多的有缘人能早日明白真相,让自己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苦苦寻觅终得大法

1994年8月27日,李洪志大师吉林延吉市传法结束后和工作人员合影。第三排右二为栾元弘。(栾元弘提供)

栾元弘从1993年底修炼法轮功,曾四处追寻李洪志师父,参加过师父9个传法班

“从15岁开始,我就开始寻找人生的真谛,如果你问我到底在找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在找什么,但我就是在找。”他收集过许多气功杂志,也接触了许多其他气功,栾元弘都觉得不是自己想要的。

“直到93年年底的时候,我在杂志上看到北京研究会的王治文先生写的一篇文章,叫做《法轮旋转新天地》。看完了之后我说,哎呀这个功好!法轮24小时旋转,你不炼功功炼你啊。因为我以前接触的气功多,知道一些概念,觉得这个功太好了,就学这个。”

几经波折他终于参加了师父在石家庄办的学习班,“以前练气功都是祛病健身,并没有修炼的概念,听了李洪志师父讲法之后我才知道,噢,原来当人并不是目的,最终的目的是返本归真,尽管那时候认识的也很肤浅。”

新西兰大法弟子栾元弘:“我非常想念师父,谢谢师父的救度!祝师父生日快乐!”(袁弘/大纪元)

“从石家庄听完课以后,我又参加了师父在其它城市的讲法班。在94年整个一年中,我陆陆续续地参加了师父在八个城市的九次讲法班,按顺序分别是石家庄、长春、郑州、济南、大连、哈尔滨、延吉和广州。”

在栾元弘的印象中,师父没有常人的架子,非常的随和,非常的慈善。“你站到师父跟前的时候就会想哭,有流泪的那种感觉。”在追随师父将近一年的过程中,栾元弘有幸和师父多次近距离接触。

“师父在哈尔滨传法的时候,我是工作人员,帮助维护秩序。师父讲完课出来,主席台的椅子下面坐了很多学员,我就在前面做手势,示意让大家别都站起来跟师父握手,人那么多不就乱了吗。可我回头看到师父的表情,好像告诉我不要那样,我心里头感到扑通扑通的…”

在即将到来的世界法轮大法日之际,栾元弘想说:“从我93年开始接触大法,到94年真正参加李洪志师父的学习班,一晃到今天已经过去28年了。我从一个20多岁的小伙子,到今天人到中年,走过了这么多年。自己在修炼上,和修的好的同修相比,尽管还有很大差距,但是我非常的感恩。今生有缘修炼大法,真是三生有幸。我非常想念师父,谢谢师父的救度。祝师父生日快乐!”

九旬弟子:坚修大法,跟师父回家

李洪志先生荣获一九九三年健康博览会“边缘科学进步奖”和“受群众欢迎气功师”称号 (图片来源/明慧网)

已经修炼近30年,今年90岁的陈先生分别在1993年和1994年参加过李洪志师父在国内的两期传法班,他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殊胜,亲身感受到师父的慈悲。

陈先生说,“我有缘参加了两期传法班,特别是第二期,我作为工作人员,和师父接触的机会比较多,直接聆听了师父的谆谆教诲,沐浴在师父的洪大慈悲佛恩中,见证了大法神奇威德。当时的情景,记忆犹新,永不忘怀。”

李洪志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我这里不讲治病,我们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在传法班上,师父为学员们净化身体。陈先生亲眼目睹一些新学员得法后在他们身上显现出来的奇迹。

他回忆道,有一名60多岁的女学员,腿不好,拄根拐棍还只能走一步挪一步,走走歇歇。师父见她拄根棍子,就问:‘你怎么拄根棍子?’‘你把棍子丢掉,能走!’那位女学员在师父的鼓励下,放下棍子试着往前走,一抬步,真行,再迈第二步还很稳。她高兴极了,真是奇迹!师父又叫她下楼去,不扶楼梯,然后再上来,她都做到了。从此以后,她在大法中修炼,步履轻健,走路像年轻人。

“还有一位50多岁的女学员患脑血栓,嘴都歪着,不能行走。她听说师父办法轮功传法班的消息后,争着要参加师父传法班,第一天是她丈夫用自行车推着去的,下课后,她自己就走回家了。她丈夫看到大法如此神奇,也学大法了。”

陈先生说:“修炼讲不二法门,我修大法之前学了不少气功,因为悟性低,有的舍不得放,有次我专门问师父:‘师父,我炼法轮功一修到底,这是没有问题的。不过还有一种面部按摩健身功,早起活动后按摩一下很舒服,能不能再练?’师父笑笑,对我说:‘你练那个干什么?炼我们法轮功什么问题都解决了。’经师父这一指点,我明白了,一柜子的气功书都处理了,不与其它气功打交道了。”

陈先生表示,“当时我说‘我炼法轮功一修到底。’表面上好像是随口说出来的,后来想起来,是我明白的那一面在向师父表态:要坚修大法,返本归真,跟师父回家。”

1999年7月20日风云突变,前中共独裁者江泽民发动了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华大地一时间血雨腥风,陈先生是当地首先被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之一,7.20当天他被非法抓捕,扣押在当地派出所。那天深夜他突然脑中出现四个大字“无怨无悔”,他当时觉得很震撼,因为以前在脑子里没有这个词汇,既没有见过也没有想过,虽然人在难中,却顿时觉得一身轻,心中升起坚定的正念——“法轮大法是正法,我走的这条路是对的”。接下来的日子里无论中共怎样恐吓欺骗,陈先生都坚修大法不动摇。

近三十年来,无论是身在国内还是在海外,陈先生和老伴一直坚持学法修炼。他说:“我在修炼路上遇到许多大关大难,但都在师父的看护下闯过来了,感恩师父的慈悲呵护。”他表示一定坚修大法,返本归真,跟师父回家。

17岁那年她得法了

新西兰大法弟子张坤:“幸得高德大法,身心净化,无以回报,定会勇猛精进,谢谢师尊!”(袁弘/大纪元)

1994年师父在中国北方冰城哈尔滨冰球馆办九天班,那时张坤17岁,正在学习音乐。

她说:“我那时还不懂什么是修炼,也不懂什么是听法,只是随着家人一起来的。这里还有一个小插曲,在参加师父学员班的第一天我还在冰球馆的大厅和其他孩子一起玩,后来我想在大厅的柜台买2枚法轮章,一位学员阿姨告诉我,没有好好听课,不卖给我。我这才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接下来的几天就一直老老实实的坐在那里听李老师讲法。”

九天班很快过去了,听过师父的讲法后,张坤的整个世界观发生了巨变,“因为我从小就在音乐学校长大的,那里人际关系比较复杂,我一直很苦恼如何和别人相处。大法的法理打开了我的心结,师父教我在遇到矛盾和困难时,先冷静下来,同时用真、善、忍的标准去面对,这样下来就没有解决不了的矛盾。我当时想原来李大师教我们怎样做个好人,同时还能使身体健康,那这个功法一定很正,以后我就学法轮功了。”

最让张坤感到幸福的是,在九天班快结束的时候,她还近距离看到了师父,“师父从我身边走过,师父身材高大魁梧,同时我感受到一种无比慈悲祥和的场,这种场一直贯穿整个会场。”

张坤感恩的说:“转眼20多年过去了,往日参加师父传法班的情景历历在目。我非常荣幸得到了这部高德大法,大法让我有了一个健康的身体,让我身心得到了净化,我无以回报师尊,但是我会在修炼中勇猛精进,谢谢师尊。”

“我中了宇宙大奖”

Anna Wang 曾在1994年4月29日到5月8日参加过师父在长春吉林大学鸣放宫举行的讲法班,想到那些和李洪志师父在一起的日子,Anna 心中感到无比的幸福,她说 “师父慈悲祥和,气宇非凡,站在人群中是那么与众不同,在传法班上我所见证的一幕幕神迹是我永远的记忆。”

在修炼之前,Anna 患有严重的心脏病,犯病时随时会摔倒,需要紧急抢救。Anna 回忆道,在传法班上第四天,李洪志师父给全场的学员调整身体Anna 当时就感觉到心脏部位有一个重物被抓走了。 从那以后,她无病一身轻。 以后每当干了一天重活,别人都喊累,她却美滋滋的。别人问她,“你天天乐什么呀?中奖券了? ”她说, “中了,我中了宇宙大奖!”

“记得5月1日那天,师父和学员们分组照相,有一位患脑血栓的老人坐在凳子上,因为大家都站着,他坐着。摄影师就不好照,师父就让他站起来,这位老人愣在那里,师父就又说‘你站起来’,这次他听懂了,站起来了。旁边他的家人惊讶极了,因为这位老人一直轮椅,今天竟然自己站起来了。接着师父又让这位老人走几步,这位老人向前走了几步,他发现自己竟然能走了,乐的嘴都合不上了,不停的走啊走……”

Anna 说, “在学习班上这样千人见证的例子比比皆是,都是现代医学解释不了的奇迹。 在这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30周年的日子,我愿意将这段幸福美好的记忆与同修们分享。希望更多的善良人能够了解真相,得到大法的救度!”

责任编辑:筱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