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哥侃封神】 第九十五回 子牙暴纣王十罪

作者:石涛
【涛哥侃封神】 第九十五回 子牙暴纣王十罪。(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气: 71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涛哥侃封神》。

我们上回书说到第九十四回:一百六十万大军都到了门口了,殷破败非要给人家(周兵)说回去。那也就是尽忠啦(只能说尽忠)。

后面其实讲述的都是人的故事。在“山河社稷图”出来之后,其实就标明了人间一切能够定下来的东西——没有妖怪了。妖精都除尽之后就剩人的故事,神仙都不管了。

其实,当女娲把山河社稷图给了杨戬之后,就证明天下早已经定下来了。女娲在过程中一直没有出现,一直到最后清理妖精,恢复到人本来的环境的时候,祂就出现了。对应了当初纣王——作为人间的王——来到了女娲庙,侮辱了女娲,人间开始出现败落。然后,妖精就来了——讲了一个循环。

是人间败落在先,妖精在后。等到最后妖精全都清理,女娲又出来,又恢复正常人的环境。所以女娲开了个头、女娲结了尾(大概是,还没有完全结尾,得等收三个妖怪的时候)。所以后面我们看到讲述的故事都是人间的故事。

人间的故事也就比较简单。我刚才已经把第九十五回一直到第一百回草草走了一遍,里面给我感觉就是形容人间的一些故事,跟前面那么多回的概念不太一样。

第九十五回 〈子牙暴纣王十罪〉。姜子牙给纣王列了十大罪状。

诗曰:
纣王无道类穷奇,十罪传闻万世知。
敲骨剖胎黎庶惨,虿盆炮烙鬼神悲。
西风夜吼啼玄鸟,暮雨朝垂泣子规。
无限伤心题往事,至今青史不容私。

讲纣王无道之极(纣王无道类穷奇)。

是谁闻“玄鸟”而怀孕?从而生下来的孩子是商朝的祖先。

(编注:上古有娀氏之女简狄吞下玄鸟蛋而怀孕,生下了“契”,建立了“商”部落——“天命玄鸟,降而生商。” 《诗经‧商颂‧玄鸟》)

“无限伤心题往事”——一切就全完了。在我眼睛里就讲述整个(纣王无道)一个过程,仅此而已。

话说子牙命左右将殷破败尸首抬出营去,于高阜处以礼安葬毕,令众将攻城。

只见纣王在殿上与众文武议事,忽午门官来启奏:“殷破败因言触忤姜尚被害,请旨定夺。”

纣王大惊。旁有殷破败之子哭而奏曰:“两国相争,不斩来使。岂有擅杀天使,欺逆之罪,莫此为甚!臣愿舍死以报君父之仇。”

纣王慰之曰:“卿虽忠荩可嘉,须要小心用事。”

殷成秀点人马出城,杀至周营搦战。

子牙在营中,正议攻城,只见报马报入城中:“有将讨战。”

子牙问:“谁去见阵走一遭?”

有东伯侯出班曰:“末将愿往。”子牙许之。

姜文焕调本部人马,出了辕门,见是殷成秀,姜文焕乃曰:“来者乃是殷成秀?你父不谙时务,鼓唇摇舌,触忤姜元帅,吾故诛之。你今又来取死也!”

殷成秀大怒,骂曰:“大胆匹夫!两国相争,不斩来使。吾父奉天子之命,通两国之好,反遭你这匹夫所害。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定拿你碎尸万段,以泄此恨!”骂罢,纵马舞刀,飞来直取。

姜文焕手中刀赴面交还。二马相交,双刀并举。有赞为证。

赞曰:
二将交锋势莫当,征云片片起霞光。
这一个生心要保真命主,那一个立志还从侠烈王。
这一个刀来恍似三冬雪,那一个利刃犹如九夏霜。
这一个丹心碧血扶周主,那一个赤胆忠肝助纣王。
自来恶战皆如此,怎似将军万古扬。

话说二将大战三十余合。姜文焕乃东方有名之士,殷成秀岂是文焕敌手,早被文焕一刀挥于马下。可怜父子俱尽忠于国!

姜文焕下马,将殷成秀首级枭回营来,见子牙备言前事。子牙大喜。

且说报马报入午门,至殿前奏曰:“殷成秀被姜文焕枭了首级,号令辕门,请旨定夺。”

纣王闻言,惊魂不定,忙问左右:“事已急矣!如之奈何?”

左右又报:“周兵四门攻打,各架云梯、火炮,围城甚急,十分难支,望陛下早定守城之策!”

纣王未及开言,旁有鲁仁杰出班奏曰:“臣亲自上城,设法防守,保护城池,且救燃眉,再作商议。”纣王许之。

鲁仁杰出朝,上城守御。不表。

且说子牙见守城有法,一时难下,随鸣金收兵回营。

子牙与众将商议,曰:“鲁仁杰乃忠烈之士,尽心守城,急切难下,况京师城廓坚固,若以力攻,徒费心力,当以计取可也!”

众门人齐曰:“我等各遁进城,里应外合,一举成功,又何必与他较胜负于城下耶?”

子牙曰:“不然!今众人进城,未免有杀伤之苦,百姓岂堪遭此屠戮。况都城百姓,近在辇毂之下,被纣王残虐独甚,惨毒备尝,今再加之杀戮,非所以救民,实所以害民也!”

所以,仁义之师的攻打,不会肆无忌惮。

众门人曰:“元帅之见甚善。”

子牙曰:“今百姓被纣王敲骨剖胎,广施土木,负累百姓,痛入骨髓,恨不能食其肉而寝其皮,不若先写一告示射入城中,晓谕众人,使百姓自相离析,人心离乱,不日其城可得矣!”

那时候就进行心理战!

众将曰:“元帅之言乃万全之策。”

子牙援笔作稿。后人有诗单道子牙妙计。

诗曰:
告示传宣免甲戈,军民日夜受煎磨。
若非妙计离心旅,安得军民唱凯歌。

话说子牙作稿,命中军官写了告示数十章,四面射入城中,或射于城上,或射于房屋之上,或射于途路之中。军民人等拾得此告示,打开观看,只见告示上写得甚是明白。怎见得?只见书上写道:

“扫荡成汤天保大元帅示谕朝歌万民知悉:天爱下民,笃生圣主,为民父母,所以保毓乾元,统御万国。岂意纣王荒淫不道,苦虐生灵,不修郊社,绝灭纲纪,杀忠拒谏,炮烙虿盆,淫刑惨恶,人神共怒。孰意纣王稔恶不悛,惨毒性成,敲骨剖胎,取童子肾命,言之痛心切骨!民命何辜,遭此荼毒!今某奉天讨罪,大会诸侯,伐此独夫,解万民之倒悬,救群生之性命。况我周武王仁德素着,薄海通知,本欲进兵攻城,念尔等万姓久困水火之中,望拯如渴,恐一时城破,玉石俱焚,甚非我等吊民伐罪之意。尔等宜当体此,速献都城,庶免杀戮之虞,早解涂炭之苦。尔等当速议施行,毋贻后悔。特示。”

话说众军民父老人等看罢,议曰:“周主仁德着于海内,姜元帅吊伐,诚为至公。吾等遭昏君凌虐,深入骨髓,若不献城,是逆民也!”

老百姓对纣王恨之入骨,一看告示说有机会献城,简直太高兴。

满城哄然,真是民变难治。合城军民人等俱要如此。直等至三更时分,一声喊起,朝歌城四门大开,父老军民人等齐出,大呼曰:“吾等俱系军民百姓,愿献朝歌,迎迓真主!”喊声动地。

且说子牙在寝帐中静坐,忽闻外面云板响,子牙忙令人探问。

凡是修炼的,都要静坐。

左右回报曰:“军民人等已献朝歌,请元帅定夺。”

子牙大喜,忙传令众将:“各门止许进兵五万,其余俱在城外驻札,不可入城搅扰。如入城者,不可妄行杀戮,擅取民间物用,违者定按军法枭首!”

子牙令人马夜进朝歌,俱按辔而行,各按方位,立于东、南、西、北,虽然杀声大振,百姓安堵如故。子牙将兵马屯在午门,诸侯俱各依次序札寨。

话说纣王在宫内,正与妲己饮宴,忽听得一片杀声振天,纣王大惊,忙问宫官曰:“是那里喊杀之声?真惊破朕心也!”

少时,宫官报人宫中:“启陛下:朝歌军民人等已献了城池,天下诸侯之兵俱札在午门。”

纣王忙整衣出殿,聚文武共议大事。

纣王曰:“不意军民人等如此背逆,竟将朝歌献了,如之奈何?”

鲁仁杰等齐曰:“都城已破,兵临禁地,其实难支。若不背城决一死战,雌雄尚在未定。不然,徒束手待毙,无用也!”

纣王曰:“卿言正合朕意。”

纣王吩咐整点御林人马。不表。

且言子牙在中军聚众诸侯商议,曰:“今大兵进城,须当与纣王会兵一战,早定大事。列位贤侯并大小众将,汝其勗哉?”

众诸侯齐声曰:“敢不竭股肱之力,以诛无道昏君耶!但凭元帅所委,虽死不辞。”

子牙传令:“众将依次而出,不可紊乱。违者,按军法从事。”

只见周营炮响,喊声大振,金鼓齐鸣,如地覆天翻之势。纣王在九间殿听得如此,忙问侍臣。

只见午门官启奏:“天下诸侯请陛下答话。”

纣王听罢,忙传旨意,自己结束甲胄,命排仪仗,率御林军,鲁仁杰为保驾;雷鹍、雷鹏为左右翼。纣王上逍遥马,拎金背刀,日月龙凤旗开,锵锵戈战,整朝銮驾,排出午门。

只见周营内一声炮响,招展两杆大红旗,一对对排成队伍,循序而出,甚是整齐。

纣王见子牙排五方队伍,甚是森严,兵戈整肃,左右分列,大小诸侯何止千数。又见门人、众将,一对对侍立两旁,威风凛凛,气宇轩昂。左右又列有二十四对穿大红的军政官,雁翅排开。正中央大红伞下,才是姜子牙,乘四不像而出。怎见得?有赞姜元帅一词。

赞曰:
四八悟道,修身炼性。仙道难成,人间福庆。
奉旨下山,辅相国政。窘迫八年,安于义命。
擒怪有功,仕纣为令。妲己献谗,弃官习静。
渭水持竿,磻溪隐性。八十时来,飞熊入梦。
龙虎欣逢,西岐兆圣。先为相父,托孤事定。
纣恶日盈,周德隆盛。三十六路,纷纷相竞。
九三拜将,金台盟正。捧毂推轮,古今难并。
会合诸侯,天人相应。东进五关,吉凶互订。
三死七灾,缘期果证。夜进朝歌,君臣赌胜。
灭纣成周,武功永咏。

姜子牙三十二岁上山修道。下山后受了八年苦,在那儿卖面什么的,就那么忍着。到宫里为官,妲己要害他,他只能跑了,在渭水那儿“钓鱼”去了,到了八十岁……命里注定,谁也跑不了!所有人,(生命)都是一个过程!

正是:
六韬留下成王业,妙算玄机不可穷。
出将入相千秋业,伐罪吊民万古功。
运筹帏幄欺风后,燮理阴阳压老彭。
亘古军师为第一,声名直并泰山隆。

话说纣王见子牙皓首苍颜,全装甲胄,手执宝剑,十分丰彩。又见东伯侯姜文焕、南伯侯鄂顺、北伯侯崇应鸾,当中乃武王姬发,四总督诸侯,俱张红罗伞,齐齐整整,立在子牙后面。

子牙见纣王戴冲天凤翅盔,赭黄锁子甲,甚是勇猛。有赞纣王一词。

赞曰:
冲大盔盘龙交结,兽吞头锁子连环。
滚龙袍猩猩血染,蓝鞓带紧束腰间。
打将鞭悬如铁塔,斩将剑光吐霞斑。
坐下马如同獬豸,金背刀闪灼心寒。
会诸侯旗开拱手,逢众将力战多般。
论膂力托梁换柱,讲辩难舌战群谈。
自古为君多孟浪,可怜总赖化凶顽。

话说子牙见纣王,忙欠身言曰:“陛下!老臣姜尚甲胄在身,不能全礼。”

纣王曰:“尔是姜尚么?”

姜子牙答曰:“然也!”

纣王曰:“尔曾为朕臣,为何逃避西岐?纵恶反叛,累辱王师。今又会天下诸侯,犯朕关隘,恃凶逞强,不遵国法,大逆不道,孰甚于此!又擅杀天使,罪在不赦!今朕亲临阵前,尚不倒戈悔过,犹自抗拒不理,情殊可恨!朕今日不杀你这贼臣,誓不回兵!”

纣王都这样了还这么横!这就是为什么叫“独夫”?都是这样!他的思想完全沉溺于自己的王位。一百六十万大军都把他围了,他只剩下御林军了,他还在那儿威风!?那就没招了,就是一副挨打、欠揍样儿。一点招都没有。

子牙答曰:“陛下居天子之尊,诸侯守拒四方,万姓供其力役,锦衣玉食,贡山航海,何莫非陛下之所有也!古云:‘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谁敢与陛下抗礼哉!今陛下不敬上天,肆行不道,残虐百姓,杀戮大臣,唯妇言是用,淫酗沉湎,臣下化之,朋家作仇,陛下无君道久矣!其诸侯、臣民,又安得以君道待陛下也?陛下之恶,贯盈宇宙,天愁民怨,天下叛之。吾今奉天明命,行天之罚,陛下幸毋以臣叛君自居也!”

纣王曰:“朕有何罪,称为大恶?”

子牙曰:“天下诸侯!静听吾道纣王大恶,素表着于天下者。”

众诸侯听得齐上前,听子牙道纣王十大罪。

他上、下这么列下来:

子牙曰:“陛下身为天子,继天立极,亶聪明,作元后,元后作民父母,今陛下沉湎酒色,弗敬上天,谓宗庙不足祀,社稷不足守,动曰:‘我有民,有命。’远君子,亲小人,败伦丧德,极古今未有之恶,罪之一也!

姜子牙一上来就说纣王沈溺于酒色、不敬天。所以,不敬天,就是第一大逆不道。用今天的话讲就是“不信神”。这是纣王第一罪状。

皇后为万国母仪,未闻有失德,陛下乃听信妲己之谗言,断恩绝爱,剜剔其目,炮烙其手,致皇后死于非命,废元配而妄立妖妃,纵淫败度,大坏彝伦。罪之二也!

人家是母后,你把母后杀了,定妖怪为后!?所以,先是“人要敬神”。纣王第二个罪状就是:杀了皇后。

太子为国之储贰,承祧宗社,乃万民所仰望者也!轻信谗言,命晁雷、晁田封赐尚方,立刻赐死,轻弃国本,不顾嗣胤,忘祖绝宗,得罪宗社。罪之三也!

杀自己儿子——杀了自己传宗接代者,这就是灭掉自己的祖宗。这是第三大罪。

黄耇大臣,乃国之枝干,陛下乃播弃荼毒之炮烙杀戮之,囚奴幽辱之,如杜元铣、梅伯、商容、胶鬲、微子、箕子、比干是也!诸君子不过去君之非,引君于道,而遭此惨毒,废股肱而昵此罪人,君臣之道绝矣!罪之四也!

纣王先是不敬天;后是对国母;第三罪是对太子;第四罪是对大臣。

信者人之大本,又为天子号召四方者也,不得以一字增损。今陛下听妲己之阴谋,宵小之奸计,诳诈诸侯入朝,将东伯侯姜桓楚、南伯侯鄂崇禹,不分皂白,一碎醢其尸,一身首异处,失信于天下诸侯,四维不张。罪之五也!

所以,诓人、欺骗,这是大罪。上面纣王犯的四大罪都是对内臣,到了第五罪就是对外臣,对天下了。

法者非一己之私,刑者乃持平之用,未有过用之者也。今陛下悉听妲己惨恶之言,造炮烙,阻忠谏之口,设虿盆,吞宫人之肉,冤魂啼号于白昼,毒焰障蔽于青天,天地伤心,人神共愤。罪之六也!

法律不是保护你个人的。但是,现在是这么用。这是以法律之名,行恶人之事。这是大罪。

天地之生财有数,岂得妄用奢靡,穷财之力,拥为己有,竭民之生。今陛下唯污池台榭是崇,酒池肉林是用,残宫人之命,造鹿台广施土木,积天下之财,穷民物之力,又纵崇侯虎剥削贫民,有钱者三丁免抽,无钱者独丁赴役,民生日促,偷薄成风,皆陛下贪剥有以倡之,罪之七也!

奢靡,是罪之七。

廉耻者乃风顽惩钝之防,况人君为万民之主者,今陛下信妲己狐媚之言,诓贾氏上摘星楼,君欺臣妻,致贞妇死节,西宫黄贵妃直谏反遭摔下摘星楼,死于非命。三纲已绝,廉耻全无。罪之八也!

不懂廉耻,罪之八。

举措乃人君之大体,岂得妄自施张?今陛下以玩赏之娱,残虐生命,斮朝涉者之胫,验民生之老少,刳剔孕妇之胎,试反背之阴阳,民庶何辜?遭此荼毒!罪之九也!

滥杀无辜,罪之九。

人君之宴乐有常,未闻流连忘反!今陛下夤夜暗纳妖妇喜妹,共妲己在鹿台昼夜宣淫,酗酒肆乐,信妲己以取童男,割炙肾命,以作羹汤,绝万姓之嗣脉,残忍惨毒,极今古之冤,罪之十也

把孕妇剖了,腹中的男孩做羹!现在也有吃这个的。等于是断了“人民之后(后嗣)”。这是罪责之十。从上至下,纣王上不敬天,下断民之后,绝其子嗣,这是大罪。

臣虽能言之,陛下决不肯悔过迁善,肆行荼毒,累军民于万死,暴白骨于青天,独不思臣民生斯世者,竟遭陛下无辜之杀戮耶!今臣尚特奉天之明命,襄周王发恭行天之罚,陛下毋得以臣逆君而少之也!”

纣王听姜子牙暴其十罪,只气得目瞪口呆。

只见八百诸侯听罢,齐呐一声喊:“愿诛此无道昏君!”

众人方欲上前,有东伯侯姜文焕大呼曰:“殷受不得回马!吾来也!”

纣王见一员大将,金甲、红袍,白马、大刀。怎见得?有赞为证。

赞曰:
顶上盔,朱缨灿。龟背甲,金光烂。
大红袍上绣团龙。护心宝镜光华现。
腰间宝带扣丝蛮。鞍旁箭插如云雁。
打将鞭,吴钩剑,杀人如草心无间。
马上横担斩将刀,坐下龙驹追紫电。
铜心铁胆东伯侯,保周灭纣姜文焕。

话说东伯侯走马至军前,大喝曰:“吾父王姜桓楚被你醢尸,吾姐姐姜后被你剜目烙手,俱死于非命。今日借武王仁义之师,仗姜元帅之力,诛此无道,以泄我无穷之恨!”

只见南伯侯青鬃马冲出,厉声大叫:“无道昏君!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姜皇兄,留功与我鄂顺!”马至军前,叱曰:“你行无道,吾父王未曾犯罪,无故而诛大臣,情理难容也!”把手中枪一晃,劈胸就刺。

纣王手中刀劈面交还。姜文焕手中刀使开,冲杀过来。二侯与纣王战在午门。怎见得?有诗为证。

这就是“哪儿来哪儿去”。因为一共有四大诸侯嘛,武王什么都不会,而南伯侯鄂顺、东伯侯姜文焕他们两个都有杀父之仇。所以,从开始到结束,这么前、后对应着。这本书都是这么前、后对应的。这些完全是讲人中的道理——相生相克。最终要完成这个轮回。

诗曰:
龙虎相争起战场,三军擂鼓列刀枪。
红旗招展如赤焰,素带飘飖似雪霜。
纣王江山风烛短,周家福祚海天长。
从今一战雌雄定,留得声名万古扬。

北伯侯崇应鸾见东、南二侯大战纣王,也把马催开,来助二侯。纣王又见来了一路诸侯,抖擞神威,力战三路诸侯,一口刀抵住他三般兵器,只杀得天地昏暗,旭日无光。

武王在逍遥马上叹曰:“只因天子无道,致使天下诸侯会集于此,不分君臣,互相争战,冠履倒置,成何体统?真是天翻地覆之时!”忙将逍遥马催上前,与子牙曰:“三侯还该善化天子,如何与天子抗礼?甚无君臣体面!”

子牙曰:“方才大王听老臣言纣王十罪,乃获罪于天、地、人、神者,天下之人,皆可讨之,此正是奉天命而灭无道,老臣岂敢有违天命耶!”

武王曰:“当今虽是失政,吾等莫非臣子,岂有君臣相对敌之理?元帅可解此危?”

子牙曰:“大王既有此意,传令命军士擂鼓。”

子牙传令:“擂鼓!”

天下诸侯听得鼓响,左右有三十五骑纷纷杀出,把纣王围在垓心。不知纣王性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待续)

(点阅【涛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涛哥侃封神】 第九十五回 子牙暴纣王十罪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那么在《封神演义》里你怎么看天、地、人?周朝的确立,是(象征)“人”;三百六十五个神确立,是(象征)“地”;广成子,包括元始天尊他们那一次净化,是(象征)“天”。所以在“以人为中心”所知道的层面:天,是到老子这一层——人们知道的三界之外最高的神;地,就是三界之内人们知道的这些天神——作为对应的话,“希腊神话”就类似三界里面的这些天神。
  • 第九十九回〈姜子牙归国封神〉,也就是,当周武王继了王位之后,反过来又要敬天地(是有对应天地的成分)。那这件事情姜子牙来做,也就把天地间的一切都重新归正。
  • “人与妖是互为因果存在的”,所以,要想在人中达到真正至善的境界,只能“与神同行”。这是女娲露面(给杨戬“山河社稷图”)暗含的台词。
  • 现在这个环境,妖精、鬼魅、兽,人挺难处理,但是,与神同行的人就没有问题。《封神演义》讲述的也是这个故事。在进入“万仙阵”之后,我就一直跟大家说,后面很多人都死在了妖精手里。死在人手里的就一个:张奎。
  • 纣王跟诸侯们开了一仗,他把南伯侯给杀了,伤了二十六人。他依然表现出一个王者背后具有天意的那种跟别人不同的一点。但是,灭亡就是灭亡,那“时辰到了”之后,无论他多么的强悍,身边没有正经人了——最后剩两个人(飞廉这些)。
  • 当时女娲给了杨戬“山河社稷图”,而“山河社稷图”跟“太极图”有点类似,当时跟大家解释了。但是,山河社稷图收的是妖。因为山河社稷图是对人而言。皇帝才讲社稷,王朝才讲社稷,山河是指国土,所以谁拿了山河社稷图,谁就得天下。这个图可以收妖精,其实,里面还有一个暗语:当女娲给杨戬山河社稷图之后,杨戬把白猿收了,白猿坠入到山河社稷图之后,就“返本归元”,成为猴了。
  • 《西游记》就我个人来讲,其实就是唐僧一个个体者修行的过程。他遇到的妖精都跟他个人修行有关,“九九八十一难”就是他个人的修行。他在取经的路上遇到了各种妖怪,是在一个外部和平的环境下。《封神演义》不太一样。作者简述了至高的境界(被人知道的神的境界),(如)元始天尊、鸿钧道人都出现了,从那个境界一直到鬼和妖。
  • 所有妖怪都说姜子牙他们“妖言惑众”,其实他们自己“是妖怪”。所以,到这关键的时候,凡事都是“反”的!反过来,一切出现“反”的时候,那天下就得变了。
  • 黄山
    “邬文化”出来了,有朋友说是不是巨人族?应该是巨人族。其实在《封神演义》中谈到这种异形怪状的;让人感觉比较吃惊的或者怎么样的,其实是揭示了远古时期是有这样的人的。包括杨任,杨任的眼睛里长了两只手,手里长了两只眼睛,在远古的时候,现在的云贵地区,就有这样的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