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23)变本加厉

作者:David Law
数十年共产暴政带给老百姓各种苦难,唯有认清共产党邪恶本质,唾弃共产党,才能迎向光明未来,福及子孙。(黄淑贞/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52
【字号】    
   标签: tags:

十六、变本加厉

街道委员会变成了“大队”,所有人的购粮簿“米簿”(用来记录买米细节)都被集中起来。老妈和二妹的配额和毛巾厂绑在一起,我和三妹的配额挂在大队阜南队名下食堂里,每天午饭和晚饭必须到食堂解决,初期的口号是“各取所需”,被解释为“饭任食”。

于是人们立即养成了一个习惯:刚开始先盛半碗饭,跟着来一碗满满的好像小山一样的,这样一来他老人家饱撑了,菜也抢吃光了,毕竟这不是在家里,不用谦让。

当官的很快发现不能如此,于是换了一个说法――“按劳分配”,于是我和三妹的悲剧来了,我们的口粮配额本来就少,再加上食堂的克扣,分到我们手上的能有多少?

说出来令人难以置信,三妹每次到食堂领到她的那份“炖饭”,在短短二分钟回家的路上便吃光了,其实只有三两饭,而不是三两米的饭。说起炖饭是当时的特色,在那急就章粗制滥造的瓦钵中加入米和过量的水蒸炖,量多而不耐饱,至于肉菜,不说也罢!

人民公社造就了很多“亩产万斤”的良田,这乡出了一个万斤田,那乡马上来一个万二千斤的,一山还有一山高!高处未算高!老百姓和当官的心中都明白,但不能说真话,否则右倾机会主义、右派分子的政治帽子,肯定牢牢地为你戴上,专门为右派分子准备的“五七干校”或“牛棚”为你准备着呢!

大丰收!那按大丰收的指标上交纳粮吧!那怎么还可能有剩下给老百姓?城镇人凭额定配额购粮,农村人交纳公粮后基本什么都没留下,农村的人比城镇的人要凄惨得多!

人们的肚子里本来就已经油水少,加上食不饱,怎么办?三妹跟着邻居一堆人钻进花基那些甘蔗田里偷蔗食,吃饱了还不算完,还要带些回家继续吃。久而久之,那几块蔗田中央部分全被吃光了,只有蔗田外围薄薄的一圈才是甘蔗,蔗田中央都被掏空了。

多年后翻出一帧老妈和二妹的黑白相片,吓你一跳!简直不敢相信,相片中的人瘦得只剩皮包骨,而我们没有饿死算是很幸运的了。

(共党的御用新闻记者杨继绳向美国之音透露:当年中国大陆共计饿死了超过四千五百万人,并出现吃“观音土”和树皮而死亡,甚至人食人的惨状。以中原粮仓河南、天府之国四川等省为最。中共邓小平、周恩来之流指示:沿海地区不能饿死人,也就是说内陆地区就不管了。但有一条,不准逃荒!可是又怎能饿着当官的呢?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是当时社会的真实写照。)

在孖土地里一个专门为人补鞋的精瘦老头,初期得了水肿病,饭堂为他安排了营养餐,也就是每餐都有一截大约二吋长的蒸鲮鱼,可是这也没能留住他的生命,他还是死了,是饿死的,他们为此对人们下了禁口令。

那个时期毛巾厂缺乏原料,也就是说毛巾厂停产了,因为没有棉纱运来。(到处都说是大丰收,亩产万斤的卫星田,为何偏偏缺原料呢?)官方说要自力更生,自给自足,于是毛巾厂全部女工都被指派到离家差不多四公里外的大虎山山上开荒种番薯去了。

早上五点钟起床出门,晚上回到家差不多九点,早晚都是星星月亮。三妹有没有上学?成绩如何?有没有生病?吃得饱吗?根本就无人过问。老妈回来时三妹已经睡了,早上出门时三妹还未起床,不要指望老妈有假期,有也没用,毛巾厂的食堂在四公里外的山上。

又来了一个声势浩大的展览:披露了中共口中的万恶的西藏农奴制度,以及达赖喇嘛的武装叛变被瓦解,广大的农奴终于得到真正的解放。

(1953年西藏的“和平”解放,达赖喇嘛被召到北京“面圣”时,魔头老毛对达赖说:喇嘛教是邪教。为有效钳制和取谛各种宗教信仰,丧心病狂的中共竟然利用前苏俄赠与的四架俄式图4轰炸机,由甘肃起飞前往轰炸四川藏区手无寸铁的喇嘛僧人及寺院,数千人被炸死炸伤,导致达赖出走印度。其后中共在西藏和新疆强制执行的“土改”导致死人无数,以及几十年来西藏及新疆的动荡和老百姓无尽的苦难。)

待续@*

责任编辑:谢秀捷

点阅【】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我坐在第三排,承受了巨浪的洗礼,艇里很快积了差不多一尺多的水,那戽水的姐姐忙不过来了,我马上放下木桡去帮忙,积水很快被清除干净。舢板的吃水浅了,速度自然正常了。
  • 外边风平浪静没有异常,看一看日历,风向和风力及潮汐时间都很理想,决定三日后行动,并立即分工合作。有人负责偷艇;有人负责安排掩护物资,如草席和垃圾;有人负责杂务;我负责行动日晚上的晚餐二十八个大号月饼。
  • 原来那家伙己经偷渡了一次,不过没成功,据他说己经能清楚看到内伶仃岛了。可惜时间不够,天亮了,被抓了回来。估计原因大概是动力(人力)不足,或中途迷路在海中兜圈。
  • 矇眬中看到地平线上一个若隐若现、小小海岛的虚影子。那就是内伶仃岛,这是最重要的地标,过了这个地标往南约十公里就是香港!说不激动是假的,那里有一个自由世界在召唤着我们!
  • 一个县城去的知青因偷渡失败被抓回来了。我说凡是偷渡失败被抓回来的人都是人才,他们在这方面都有经验,比较熟门路,正所谓老马识途嘛!
  • 既然要偷渡到香港,水路是首选,那么除了要有强大和绵长的力气,更要熟悉艇仔的性能,这样才容易找到合作的队友。
  • 上山下乡做知青是一个毁灭人的灵魂的运动!是摧残一个人的肉体和灵魂及前途的运动!下至刚小学毕业、上至高中毕业都必须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一时之间,镇上风声鹤泪、鸡飞狗跳。
  • 最后和庐桂森收买了五沙的农民划小艇偷渡到了香港。知道那事时,我曾经很失落一段时间。他们比我早了差不多六年呢!
  • 她们并不知道这里有“中国特色的贱民制度”,老百姓被分成三六九等,那是要追溯三代人到你祖父那一代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