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解封”出现逃离潮 海外异议人士谈觉醒

人气 2888

【大纪元2022年05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熙采访报导)上海封城50天,在动态清零的极端防疫政策下民怨沸腾。上海当局宣布5月16日开始逐步解封,当天虹口高铁站即出现逃离人潮,网民形容是末日大逃亡,而“上海逃离潮”也上了热搜。

5月15日上海市副市长陈通宣布,从16日开始分阶段推行复商复市。16日当天,上海副市长宗明又宣布,上海进入三阶段防控程序,第一阶段5月16日至21日,巩固清零攻坚十大成果,有序放开社会活动保持低水准,要求足不出户。

就在上海发布会结束后,上海静安区多个小区居委会马上紧急发公告“全体居民共同抗疫共守公约”,要求居民从5月16日开始,安心在家足不出户,非必要不团购、不外卖、不快递,核酸照样天天做,这等同于没解封。

而松江区紫鹃苑小区至今天天喊做核酸,有居民说话了:“松江区永无休止的全员核酸的背后是科学还是乌纱帽?”

上海极端防疫措施令很多民众忍受到了极限。在部分区域宣布解封以后,上海虹口高铁站随即上演了类似“末日大逃亡”的景象。据说虹口车站现在是上海唯一陆上通道。微解封当天社交媒体上的一些视频,呈现出为数众多的上海人、外地人和外国人狂奔虹口车站和浦东机场逃离上海的人潮。

老愤青的觉醒

流亡荷兰的深圳异见人士林生亮,在新冠疫情爆发的第二年,他就意识到中共政权会把疫情管制措施当作一场“大跃进运动”长期坚持,所以去年八月带着女儿逃离中国。他表示,“特别理解上海人的逃离大潮。”

林生亮对大纪元记者表示,“早几年我们看到了中国财富菁英有意向选择移民,那个时候还不能完全理解。经过这一场抗疫运动的暴政洗礼下,普通民众也坐立难安了,危机意识越来越强,他们在濒临绝望中任何的祈求都得不到帮助,不得不选择逃离。”

他提到在润学知识(意指研究如何离开中国并移民到已开发国家的学问)蓬勃发展的今日,国家出入境管理局多次发文重申“非必要不出境”的政策,对时下残酷的现实有着很浓的讽刺味道。“相较其他省份,具有强烈物质优越感的上海人,在这场抗疫运动的拷打下,也不得不选择逃离,因为他们不知道这场运动什么时候结束。”他说。

流亡美国的湖北异见人士李学政,曾长期居住上海,2014年因批评中共被刑拘了一个月,出来之后,就结束了上海的生意,带着儿子到了美国。

李学政向大纪元记者介绍,他是受网络文章启蒙而慢慢觉醒的。他在国保眼中是一名“老愤青”,说他40多岁了还不好好做生意,是人生的失败者。

他说,“我对中共政权之邪恶本质的认识,并非由于某个特定的事件促使的,而是一个缓慢的渐进过程。在儿时听说父亲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戴上高帽子游街示众。中学时期我不服‘为什么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救中国’?经常与同学和家人争得面红耳赤。在大学时就疑惑‘三权分立’为何没能出现在中国?这些经历与疑惑最终在网路资讯时代促使了我的觉醒。”

他认为,“对于中共政权的本质,既不是封建专制也不是社会主义,其实质是现代奴隶制。奴隶没有自由,在中国不仅没有言论自由,也没有宗教信仰自由,也没有迁徙自由,就连本能的生育权利都被剥夺,从这点上看还不如奴隶。无论它披着多么华丽的外衣,中国毫无疑问属于现代奴隶制王国。”

有网民说:“什么是魔鬼?你的一切都要随我的意愿而存在,你该看什么,该听什么,该说什么,都要由我决定。”江苏钱先生也有感而发,“在网上看到许多发生在上海的极端抗疫恶行,那些恶行可能还没有成为普遍现象,可也不是孤立事件。这种事情的曝露,正显示整个社会的一种危险的趋势,共产党统治的这个社会正在塔利班化。”

责任编辑:方明

相关新闻
封城下的上海“精英”如何生活
岳山:上海书记李强下台传言与高层内斗
【方菲访谈】任松林:从清零运动看中共本质  
【一线采访】上海防疫混乱 转阴居民不能回家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王小洪上位 两大破例 两大怪象
【微视频】权力的游戏:网络存款暴雷甚于P2P
【远见快评】继续清零5年?蔡奇漏嘴泄密
【拍案惊奇】河南热过火焰山 郝蕾北京见凄凉
【未解之谜】AI机器人 操控人类?
【秦鹏直播】李克强稳经济?V型复苏很难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