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纪元专栏】移民加拿大 就是加拿大人

作者:约翰.罗布森(John Robson)/翻译:李平

图为加拿大民众庆祝7月1日加拿大国度日。(Shutterstock)
人气: 42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2年05月19日】一次生意场合中,我结识一名男子,从名字和口音判断,他是俄罗斯裔。对话中,我说对俄乌战争没什么个人看法,不是因为我不关心乌克兰人死活,而是他既不是普京,也不是俄国RT电视台,更不是俄国人,他是加拿大人。

以貌取人有偏颇

加拿大官方多元文化政策,根据种族背景来划分人群,听起来贤能又包容。最近包容一词有了新说法,变成了排它,不让人们用“有色人种”来描述一个人的外貌体征,理由是有歧视嫌疑。

不同种族文化背景的人来到加拿大,带来不同文化和观点。就像上面提到的这位俄裔男子,和从小生活在酗酒环境下的人一样,都会带有早年成长经历带来的烙印,要么不愿提及,要么直接忽视,要么坦诚面对,都是当事人的个人自由。

自由意志,不分民族国家或肤色。就像联邦保守党新星刘易斯(Leslyn Lewis)一样,不能因为她是黑人,又是女性,就认定她一定是进步派。再说说我自己,我有苏格兰血统,不能因为这一点就说我反对脱英。

从口音只能说明一点,即无论此人是自己还是先祖移民加拿大,都肯定不会是因为自己的家乡像朵花,还抛弃一切远隔重洋来到这块陌生的土地一切从零开始打拼,都是因为认定只有在这里,才有更多机会保留和发扬自己珍惜的东西,一切能从新开始,至于过去旧有的一切和陈腐垃圾,就扔在原地不要了。

加拿大人

在俄乌战争问题上,我的意见除了反对战争外,只觉得这场战争让许多过去假装中立的北欧国家撕下中立面具加入北约。对所有俄裔加拿大人,我也还是这个说法。

俄国有悠久的文化,俄国人有坚韧不拔的性格,有特有的政治幽默,与西方国家关系是爱恨交织。移民加拿大的俄罗斯人,都是想在这片有着真实又岌岌可危的自由土地上,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

当下的西方文明自身也有很大问题,如自我放纵和自我厌恶情绪下滋生的一种颓废态势,前不久瑞尔森大学改名多伦多城市大学,就是个很经典的摧毁例证,印证了英国评论家切斯特顿(Chesterton)的观点:许多激进人士逃离过去,是因为自认为自己的那点可怜的德性才是人性大爱,而不愿面对脑中臆想的未来。

但西方文明坚信,持之以恒探求真理最终就会找到真理。这也是为什么移民加拿大的俄国人,永远比移民俄国的加拿大人要多。为追求美好生活和真理远渡重洋移民加拿大的,又岂只有俄国人?还有华人、葡萄牙人、印度人,等等。来到这片土地,他们就是加拿大人,不再是俄国人、华人、葡萄牙人或印度人。◇

作者简介:

约翰·罗布森(John Robson)是纪录片导演,《国家邮报》专栏作家,《多切斯特评论》特约编辑,气候讨论中心执行主任。他最近的一部纪录片是《环境:一个真实的故事》。

原文 John Robson: People Move to Canada to Be Canadian, Not Hyphenated Canadians刊载于英文大纪元。

本文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 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文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