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何良懋:中共暴力抗疫引发离境潮

2020年3月19日上海浦东国际机场。(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气: 13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22年05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欣文加拿大温哥华采访报导)5月12日,多家中国官媒报导了中共以防疫政策为由,出台最新的严控出入境政策。新政策显然是针对来自中国大陆的新一波离境潮的,特别是要严控“恶意离境” 。资深媒体人何良懋谈了他是怎么看这个现象的

疫情、出境“双清零  是要稳定汇率保外汇

1.   疫情只是借口

何良懋表示,427日,中共国家移民管理局新闻发言人陈杰说,新冠疫情仍然处于大流行阶段, 周边国家的地区和疫情呈爆发式的态势, 国内疫情多点散发,国家移民管理机构继续执行从严从紧的出入境政策。

510日,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国家移民管理局党组书记、局长许甘露在会议上传达了习近平坚持“动态清零”的防疫方针,并以防疫为由,出台新的从严从紧出入境政策。该政策要求出入境部门和边检要严格执行从严限制中国公民非必要出境活动和严格出入境证件审批签发,防止滞留境外人员抵边聚集和非法入境带入疫情。

何良懋指出,因为要搞动态清零, 要限制外面的人进入中国、 带进病毒,这个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又要限制人员离开,这种说法就有逻辑错误,越解释就越糊涂。因为人员离境就是流出去、离开中国,就算中招也应该是带走病毒,应该是多多益善。现在却要从严从紧限制出境,那不就自相矛盾了吗?其实,中共目的是严控出境。许甘露要用实际行动响应,向中央表忠。

何良懋认为,虽然移民管理局新闻发言人陈杰也说将为赴境外留学、就业、商务提供精准有效的服务,但这些都是套话。因为实际上已经出现了问话甚至长达一个小时,以及过海关时护照被剪的情况。人家交了学费,获得签证,是合法留学。就凭海关人员个人的、完全不顾实情的判断、随意揣测,就阻止人家学生出境留学,这是很离谱的。这里有很多都是“自由心证”。

按照北京一位异见人士告诉美国之音的说法,现在连18岁以下的孩子都未必能出去,甚至办不到护照。就算18岁以下孩子的护照可以办,如果监护人不能给办,仍然是出不去的。这些过去都不成问题,现在都变成了非常大的问题。

何良懋认为,中国不单是将疫情“清零”,现在连出国也要“清零”。中国大陆现在是进入“双清零” 状态。

2.   离境潮加剧人民币贬值、外汇流失

对于新政策为何要限制出境,何良懋认同中国金融学者贺江兵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的分析。据贺江兵推测,北京选择在这个时候扩大出境管理,目的可能是要稳定人民币的汇率。防止疫情扩大只不过是一些推脱的表面文章,而且是文不对题的文章。

其实从今年3月底到现在大概一个半月,人民币已经贬值了4.1%。特别是在418日以后,人民币兑美元一直在贬值。所以现在限制国民出境,时间上与人民币贬值恰好是重叠的。可以说,中共就是想稳定人民币汇率,不想外汇流失太严重。

何良懋补充道,出入境限制其实不是从本月开始的,今年以来已经是这样的了。至于剪护照,也不是今年开始的, 已经剪了两三年了。不过过去是零零星星,现在是系统性的,而且剪的数量多了,才被人贴到网上。他担忧这种出入境的限制,恐怕短期内都很难松绑。

极端防疫措施触发离境潮

何良懋认为,触发离境潮最关键的原因其实应该是两个方面:

1.   上海封城

上海封城是引发这次大上海地区移民潮再起的首要原因。外国人当然是首先想法逃离。驻上海的外国人,无论是做生意的还是从事外交的, 或者是他们的亲属, 都赶紧逃离。

据路透社消息,中国现在大概有46个城市是全面或部分封锁, 导致大概有3.43亿的人出行严重受困。所以这种清零防疫的本身就是防民而不是防疫。

2.   暴力防疫

上海人实在无法接受暴力防疫的手法。

据外媒报导,徐州、上海等地防疫“大白”们以“消杀”的名义,在民众被隔离期间进入民宅进行所谓“消杀”,导致一些居民屋内的财物被毁,甚至财产无缘无故地失

何良懋表示,流出的相关视频在网络疯传,你可以看到身份不明的“大白”,进入室内,到处乱喷消毒,连冰箱里面都喷药的画面。还有一些 “大白” 踢烂别人的家门,从外面攀爬进屋。这些就是暴力。这种做法显示出这个政权的本质是跟土匪、强盗、流氓基本上没有分别。

华东政法大学法学教授童之伟指出,官方将民众强制送往方舱隔离、强行进入民宅“消杀”这种变相入屋抄家的做法涉嫌违宪。也有公共卫生学者质疑入室“消杀”的做法,没有确切的医学根据。

根据美国密歇根大学的学者今年4 27日在《自然》杂志旗下期刊《暴露科学与环境流行病学杂志》(Journal of Exposure Science and Environmental Epidemiology)上发表的一项新研究显示:接触新冠病毒阳性物体表面后,感染的概率是10 万次接触只有 1次感染,接触性感染比空气传播感染概率低 1000 倍。

何良懋指出, 首先,如果这些“大白”真是执法人员,那么这些执法人员的水平是很有问题的。另外,这些人是哪一类型的执法人员?是临时召集的义工、武警、 卫生官员、 防疫专家还是街道居委会?穿上防疫服就没有人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人,也没有出示身份。这本身就不是一个文明社会应该出现的情况。

他认为,你今天把防御作为令箭、免死金牌, 可以进入别人家里随意“消杀”、如入无人之境,以后就可以将个人的财产全部充公;接下来,人身安全也可能被“清零” 。中国之大没有一处是净土, 所以人们想办法逃离、移民是有道理的。

文革复辟

1.   “恶意出境”是“诛心之论”

何良懋认为,“恶意出境”这个说法本身是违法法律的。而且“恶意”是一种情绪,不是一个法律词汇。要有证据,不应由官员去定性 。到底是说话 “恶意” 、身体语言“恶意” 情绪“恶意” ,又或者是他的衣着或者佩戴的服饰是“恶意” ,令关员觉得构成威胁?这个应该是有一个很清晰的法庭判定的。

如果它(中共)觉得你是“恶意”你就是“恶意” ,这就是 “动机怀疑论”,用学术的语言说就是 “自由心证” ,其实是一个“诛心之论”。这种“诛心之论” ,是在文革中害死不少人的一种手段。因为只需要怀疑你动机不良, 你就有罪,然后民众一涌而上,你就会被斗垮斗臭。

2.   回归“暴民政治”

何良懋表示,文革时代是的“暴民政治”,是完全不需要经过一个调查、审讯、定罪, 就判决这样一种程序。当年“红卫兵”其实就是“暴民政治” 现在“白卫兵”也是“暴民政治”,如今连中共海关也搞“暴民政治”了。

出国移民不是今天才发生的,中国过去的四十几年,都是允许国民移居他国的,但是海关却可以一夜变脸,觉得总之你离开中国就是不对。这不但让人感觉就像倒退到文革时期,甚至感觉比文革更恶劣。这证明中共政府是感到极度不安全,对于中国以外的环境相当仇视。这样搞下去就是准备闭关锁国, 准备将中国北韩化。

全世界的海关都有无上大权,但是人家国家的海关背后的是一个民选的政府,是要向选民问责,但是中国不是。所以,如今中国海关可以任意去定夺一个公民是否“恶意”出国,这是很危险的。这个说法本身就是违反文明社会准则的。而且,出境从严从紧, 将导致那些很想逃离的国民再多的钱也愿意出,就会制造更多机会让官员去收取贿款,滋生贪污,那中国的经济又怎么能好呢?

3.   选择离开被指是“仇党仇国”

从自由亚洲电台得到的上海“浦东五队巡逻”群组的手机短讯截图可以看到:“凡出现仇国仇党情绪的不予出境,如行李中出现别国永居卡、大量外币、别国储蓄凭证等,凡存在恶意出境动机的,一律当场销毁。

何良懋指出,关键是四字定性:“仇党仇国” 。人家有外国永居卡,是正常出境;人家带出去大量外币、别国储蓄凭证,是人家的私人财产,是通过换汇得到的,又不是黑钱。怎么就成了“仇党仇国”

据网上的视频显示,不是剪本国护照,还有关员把人家的外国绿卡也剪了。如果属实,那就是破坏了别国政府的公物。中共海关人员执法水平之低、眼界之劣、手法之粗暴,是完全震惊世界的。

北京“被上海”化

 疫情袭向北京,中共换了个词,把“封城”变成“静默管理”。现在北京要“静默”三天。何良懋指出,共产党玩这些术语,目的都是要限制民众的自由。

何良懋表示,现在北京人已经开始囤粮,“最低消费” 囤一个月,有多少囤多少。中共现在是气数将尽、“失心疯”。这次完全是上面有上面癫狂,下面有下面失常。甚至出现跑到人家家里打开冰箱喷消毒液。这种癫狂的状态,是1949年以来第一次。他觉得,可能是领导人的精神状态失控,也可能显示出习近平驾驭不了目前的局面。

跑得最快的不是老百姓

其实,看得最清楚、溜得最快的并不是一般的老百姓,而是两类人。其一,是口头上的“爱国者”。

那些大外宣其实很清楚,所以走得快。不久前谈到微博公开IP地址,就看到其实很多这类人早已经跑到国外了。

何良懋指出,那些搞大外宣的都是看钱份上,是一帮自私自利的人。他们言行不一、心口不一, 是超级的伪君子,利益挂帅。他们什么都知道,当然更知道自己的利益,更知道如何保护自己的利益。他们不是理念的方针主导行动, 而是利益主导行动。这些人因利益而结合,是不会长久的;利益一旦受损,他们马上就会一走了之。

另外,很大一批是中共官员。

其实中共官员都知道共产党是不可靠的,随时会倒台;他们早就准备好退路。包括很多中共中央的高级官员,都准备了各种护照,准备随时溜之大吉。

何良懋表示,不止这些,相信包括习近平的政治局委员在内,八九成的官员都已经将自己的钱挪到国外去了, 把妻小转了外国籍。而且他们的利益是以几十亿、几百亿计,跟上海现在要走的人是没有办法比的。因为高官有权有势,自有渠道让他们的妻小到外国读书,孩子毕业后可以留在外国的机构工作,家人可以用旅游、公务的名义或其他名义两边走,未必在国外长期居住。所以说,“仇党仇国”的,其实是政治局里面那帮人才能做到。他们已经将自己的利益搬离中国,他们才是真正的对党不信任、对国家不信任。

何良懋认为, 很多上海人是经过这两个月的折腾才开始觉醒的。对上海这个国际化的大都市尚且如此,更遑论云南贵州等边远的地区了。

那个回怼逼上门来的“大白” 的青年人的话就十分深刻:你想罚我三代,我就是最后一代了!人家检测阴性,也被抓到方舱去,就很离谱。这种暴力防疫,也暴露了中共这种政权的暴力性质,是彻底的暴力执法,暴力加谎言。

原来浦东说封城4天,结果现在差不多封了两个月。虽然上海市已于516日宣布分3阶段逐步恢复正常, 61日至中下旬达成全面恢复的时间表,但一切已经改变。何良懋担忧,官方所言与民间实情会有多大差别?真正复苏需要多长时间?还会有多少变数?很多忧虑还是难以解除的。加上从5月11日起,中国大陆的手机用户陆续接到通知,所有想接听国际及港澳台电话的国人要在限期之内登记,否则将被关闭国际及港澳台接听功能。所以人们只要能出境还是赶紧走。◇

责任编辑:陈沁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