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端防控致大量外教流失 中国国际学校受创

人气 2053

【大纪元2022年05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陈霆综合报导)由于中共严格的COVID-19防疫封控,以及不断收紧的教育规则,大量的外籍教师正不断离开中国,经营者也越来越难找到他们的替代人员,这将给中国的国际学校带来沉重的打击。

据路透社报导,在经历了近乎两年的关闭边境、繁复的健康检查与严格的防疫规定之后,最近中共当局对上海的严格封锁,正使许多外籍教师感到心力交瘁。

一位35岁、在上海国际学校工作三年的科学教师迈克尔(Michael)说:“现在,在这里工作的经济利益已无法弥补缺乏来去自由的不足。”

出于隐私考虑,他拒绝透露自己的全名。

然而,迈克尔只是近来成百上千名出走的国际教师之一,原因是中共的清零政策,以及对民办教育不断加强的监管措施。

这种情况正威胁着过去20年来,在中国各地大量出现的国际学校。从长远来看,这也将危及中国的教育质量。根据教育网站“新学说”(Xinxueshuo)的数据,截至2019年,全中国的国际学校数量已达到821所。

中蒙国际学校协会(ACAMIS)是一个由中国66所学校组成的团体,这些学校共聘用了约3,600名教师。该团体表示,今年约有40%的国际教师将离开中国,远比去年的30%,以及大流行前的15%要高。

ACAMIS的执行董事汤姆‧乌尔梅特(Tom Ulmet)说,也越来越难找到他们的替代人选。

他补充说:“全世界的人都在阅读关于封锁的报导,他们觉得没有必要让自己受到这种影响。”

除了教师出走潮,国际学校还面临着外国学生入学率下降的问题,这可能进一步使国际学校不断凋零。

路透社称,由于中共防疫封控,致使许多外国家庭离开,这已改变了许多学校的学生组成。有越来越多学生家长是持有外国护照的中国人。

同时,因为中共当局不断加强对教育控制,试图排除外国影响,也使国际学校必须适应不断变化的法规。

最近,英国名校哈罗公学(Harrow School)已将北京的一所附属学校,改名为“北京市朝阳区礼德学校”,以因应中共规定。(了解更多

中共新规下,许多历史悠久的英国教育机构不得不改变中国分校的名字。图为哈罗北京校区,现已改名为“北京市朝阳区礼德学校”。(N509FZ/Wikipedia)

根据去年宣布的规定,招收中国学生、从事义务教育的学校,校名中不得使用外国名字,以及“国际”或“全球”等词汇。这个规定使得许多国际学校、双语学校被迫改名。

此前,由于中共禁止私立学校使用外国课程和教科书教授中国公民,英国的威斯敏斯特学校(Westminster School,又名西敏公学)也放弃了在中国各地建校的计划。(了解更多

5月份,欧洲商会对欧洲企业进行的一项调查指出,所有来自教育部门的受访者都表示,日益严厉的COVID-19防疫措施,已使中国成为一个不太有吸引力的投资目的地。

据《金融时报》报导,英国私立小学协会(Independent Association of Prep Schools)的首席执行官克里斯托弗‧金(Christopher King)表示,各个学校对参与中国项目“越来越小心翼翼”。

“总体形势似乎越来越不利,越来越难看出中国如何让学校放心地在当地表达他们具有历史意义的愿景。”他说。

一些孩子就读国际学校的家长向路透社表示,由于清零政策造成的限制和封锁,他们越来越担心学校的教学品质。

5月份,梅兰妮‧哈姆(Melanie Ham)的女儿和整班的同学们,都错过了国际文凭(International Baccalaureate)考试,原因是上海封锁导致海外试卷无法送达。

哈姆说,学校正尽力而为,但她仍然对未来感到担忧。

“我认为,就资源、计划和情感能量而言,他们只是在竭尽所能地勉强应付。”她说。

广州市一所国际学校的幼教主管阿莱克萨‧莫斯(Aleksa Moss)说,这种困境将敲响一些国际学校的丧钟。

“这里有几所较低级别的国际学校和双语学校关闭了”,她说,“我确信上海和北京亦发生了这种情况。”

责任编辑:叶紫微#

相关新闻
分析:习近平给新航母取名福建 透露多重信号
北约秘书长指中共霸凌台湾等邻居 北京跳脚
在国内压力下 拜登习近平开始经济增速竞赛
大量驴皮进入中国市场 致非洲驴群数量大减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风暴来袭疫情升温 习访港遭警示?
【拍案惊奇】七一仪式 习无精打采 金钟突起火
【新闻大家谈】王维洛:“无预警泄洪”藏秘密
【十字路口】五招强吞香港 中共极权入侵术
【百年真相】大将变“军中坏人”他得罪了谁?
【未解之谜】我们与恶的距离 颠覆认知的实验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