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习近平保二十大“三连任”的五举措

人气 27539

【大纪元2022年05月24日讯】中共二十大临近,反习势力向习发起一波又一波舆论攻势,大有不把习拉下马不罢休之势。鉴于此,习近期采取了五项措施,确保他在中共二十大上能够“三连任”。

第一,给“政治老人”带上“紧篐咒”。

“老人干政”是前中共独裁者江泽民退休后当“太上皇”十年的突出特征。习上台的前五年,对江泽民干政问题采取了强硬应对措施,使“老人干政”现象有了很大改变。

5月15日,新华社发表中央办公厅《关于加强新时代离退休干部党的建设工作的意见》。该意见要求离退休干部“不得妄议党中央大政方针,不得传播政治性的负面言论,不得参与非法社会组织活动,不得利用原职权或职务影响为自己和他人谋取利益”。

这个意见等于给离退休的中共最高层“政治老人”又上了一道“紧篐咒”,即不得在涉及二十大的重大问题上“干政”。

习上台十年,以“反腐打虎”名义,查办了565名副省军级以上高官,及其他中管干部。其中大多数是江泽民、曾庆红提拔重用的。江、曾也因此成为中共反习势力的总代表。

由于习“反腐打虎”仅打到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为止,在离退休的副国级以上高官中,仍有不少江、曾提拔重用的人,如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全国人大委员长张德江,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刘云山,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贺国强、吴官正,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前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等。

这些人肯定都不希望习在中共二十大上“三连任”,但他们有一个共同弱点,即这些家族个个都是腐败家族,都有把柄在习手上。

这些人的极端自私性,决定了他们首先考虑的,不是国家利益,不是人民利益,甚至不是党的利益,而是他们家族的私利。

上述中办的意见,实际上是习对以江、曾为首的江派“政治老人”的严重警告。

第二,强化对“枪杆子”(军权)的控制。

习上台十年,通过反腐、军改、提拔军中将领,已将中央军委、五大军种、五大战区、北京卫戍区、中央警卫局的关健职位,控制在“习家军”手上。

5月22日,《解放军报》头版头条发布消息:经中央军委批准,中央军委办公厅印发《关于军队推动党史学习教育常态化长效化的意见》。同日,《人民日报》也在显着位置转发此文。

从去年2月中共开始党史教育以来,中共党史上最常被提及的两个人,一是张国焘,二是王明。

张国焘曾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共鄂豫皖苏区中央分局书记兼军委主席、中共红四方面军的最高领导人。中共认定的张国焘的问题是,“挟兵自重、另立中央,公然走上分裂党和红军的道路”。

王明曾任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回国前受到苏共中央总书记斯大林和共产国际执委会总书记季米特洛夫的接见。中共认定的王明的问题是:“在党内拉帮结派、我行我素,不听党中央指挥”。

上述意见的发布,也是在警告中共军队内部出张国焘、王明之类的人物。

5月14日,《人民日报》报道:全军青年工作座谈会在北京召开,中央军委副主席张又侠出席并讲话。张又侠说,军队要“始终在党的绝对领导下行动和战斗”,“尤其要紧扣迎接宣传贯彻党的二十大这条主线,把‘两个确立’固牢扎深”。

所谓“在党的绝对领导下”,就是“在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的绝对领导下”。所谓“两个确立”,是指中共十八大以来,确立了习近平在“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确立了习近平思想在全党的“指导地位”。

张又侠这一表态,意味着习依然保持着对军队的控制权。

习上台十年,查办的中共将军达160多个,超过了中共建军95年来在内战、外战、文革中倒下的将军的总和。

中共军队将领中恨习的大有人在。为什么没有人敢公开站出来反习呢?关键原因是腐败。在江泽民当中央军委主席期间,以及江的亲信——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架空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实际掌控中央军委的十年间,很多将军都是花钱买的官,屁股都不干净。在国家利益、人民利益、军队利益和个人私利之间,他们首先选择的是,保护自己的私利。

第三,为掌控“刀把子”继续政法大清洗

1999年至2022年,四任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周永康、孟建柱、郭声琨,都是江、曾提拔重用的。周永康、孟建柱、郭声琨都曾当过公安部长。江、曾在政法系统的亲信成为习的心头大患。

习上台十年来,对政法系统进行了多轮清洗。自从2020年4月拿下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之后,新一波清洗力度最大。

去年11月习的亲信王小洪接任公安部党委书记后,实际成为公安部掌门人。1月24日,王小洪主持召开了公安机关肃清“孙力军政治团伙”流毒影响专题会议,宣布:公安部党委已成立肃清“孙力军政治团伙”流毒影响专项工作领导小组。清洗“孙力军政治团伙”,确保政治安全,成为中共二十大前公安部的头等大事。

最近,又有一批政法高官落马,如原最高法院副院长沈德咏,原国家安全部纪委书记刘彦平,原辽宁省副省长、公安厅长王大伟,原河南省公安厅副厅长高万象,原江苏省公安厅党委副书记左锁粉,原黑龙江省政法委副书记沃岭生,原大连市副市长、公安局长杨耀威等。

大陆前记者高瑜5月2日发推文称,近期,北京市公安局也在开展清洗流毒行动,50多名局处级官员被清除出公安系统,其中包括北京警察学院党委书记高岩、北京治安总队总队长王毅、北京经侦总队总队长石占平、海淀分局副局长王身宇、通州分局副局长郭平、大兴分局副局长曹国栋等。

公安系统在深度清洗的同时,湖北省公安厅副厅长余平辉、山东公安厅常务副厅长丁冠勇、河南省公安厅副厅长范玉龙、内蒙古公安厅副厅长毛宝锋,苏州市副市长兼公安局长江海,太原市公安局长葛波蔚等,相继被调离长期任职的公安系统,转岗其他机构。其中,孙力军任公安部一局局长时,毛宝锋任副局长。

第四,继续打击与习的政敌勾连的权贵资本。

5月15日,中共中央机关刊物《求是》发表习近平去年底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习警告说:“各类资本都不能横冲直撞。要防止有些资本野蛮生长。要反垄断、反暴利、反天价、反恶意炒作、反不正当竞争”。

“新五反”的关键,是反掉与习的政敌勾连、对习的权力构成威胁的资本巨头。

去年以来,习继续整肃肖建华的明天集团、叶简明的华信集团、赖小民的华融集团等的同时,对阿里巴巴集团、蚂蚁集团、滴滴出行、赵薇夫妇的公司、董卿丈夫密春雷的公司、海航、恒大、上海电气、国家开发银行等,进行整肃。

曾庆红侄女曾宝宝执掌的花样年公司,也是整肃的重点之一。去年一整年,花样年持续受到打击。曾宝宝曾发推文称,花样年已进入“至暗时刻。

5月19日晚,花样年宣布出售中交花创51%的股权。自去年9月以来,为应对债务危机,花样年系转让资产额度已超过45.6亿元人民币。

第五,加强对“笔杆子”的控制。

2002年至2022年,三任中共宣传机器总管、中共政治局常委李长春、刘云山、王沪宁,都是江派人马。

习上台十年来,掌管中共宣传机器的江派人马,不断以“低级红”、“高级黑”,把习抬上天、摔下地,轮番“捧杀”,同时,利用中共党媒,在习近平与王岐山之间,习近平与李克强之间,大搞“离间计”。

其中,总部设在北京、主要针对海外读者的中共大外宣多维网,充当了替江、曾站台,明里暗里反习的重要角色。

多维网隶属“南海控股集团”。该集团董事会主席是于品海。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于品海在大陆投资失利,导致“多维新闻”和APP于北京时间2022年4月26日下午4时起全部停运。

报导说,南海控股董事会已向香港联交所披露,单在2021年,亏损达到30亿至34亿港元,而在2020年亦已亏损25.3亿港元,两年总亏损额达到50余亿港元。

多维网是江、曾反习的一个重要阵地,多维网突然关门,是习与反习势力恶斗的一个标志性事件。

结语

内斗是中共特色。百年中共就是这么一路斗过来的。只要中共存在一天,中共将继续内斗下去。

在中共内斗中,起关键作用的是“枪杆子”(军权)。谁掌握了“枪杆子”,谁就掌握了内斗的绝杀器。

当前,以江、曾为首的反习势力闹腾得很厉害,但是,江、曾一没有掌握军权,二都有严重腐败把柄在习手上。

最近,在一波接一波反习浪潮中传出的消息,越来越危言耸听。有人爆料习得到致命的“脑动脉瘤”,还有人说习患了“胰腺癌”,甚至有人说习“一个星期卧病不起”等。这些恨不得习得重病马上完蛋的传言,或许会迫使习下狠手。

此前,我曾讲过,反习势力严相逼,今夏或又“响惊雷”。不排除今年夏天,有副国级甚至正国级高官落马。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王友群:韩正与上海“小红楼”、孙力军及其他
王友群:江泽民侄子在上海犯下的深重罪行
王友群:江泽民中意的接班人陈良宇倒台之回顾
王友群:江泽民亲信黄菊给上海留下巨大祸患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美国如何对抗中共对世界的威胁
【未解之谜】通行灵界的科学家之五:外星球上的居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