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上海赚黑心钱的乱象这么多?

整理:千百度

人气 824

【大纪元2022年05月24日讯】上海封控以来,尤其是封城以来,物价猛涨,物资供应乱象丛生,市民怨声载道。

日前,有网友在大陆知乎网站上提问:“为什么上海赚黑心钱的乱象这么多?”

知乎网友“驭风飞翔的鱼”用他“自己的实际体会”解答了这个问题。

他说,他上海的工厂有三十多个工人,从2018年开始,始终是一个菜店的老板给他工厂提供米面粮油肉菜等生活物资,因为都比较熟了,他给的价格也很不错,不说特别优惠,至少不比市面上其他的供应商高,就这样合作到了现在,除了传统新年那一个月,其他时间在他店里的采购量一个月大概就是2万块钱左右。

因为他们做的是酒店布草,3月12号工厂停工,工人没活干他也没让工人出去,一是担心疫情的传染,二是担心万一工人被感染了在工厂宿舍里传播,三是工人如果出问题到时候没办法复工会有很大的损失。

工人在厂里,一日三餐还是要吃的,菜店也依然给工厂送菜,价格也一直没有变化,直到3月27号宣布浦东浦西“鸳鸯锅’式封控。

那么接下来发生了什么变化呢?

“驭风飞翔的鱼”说,3月28号一早菜店老板就给他打电话,说自己早上去批发市场进货的时候,所有菜批发价都涨了,问他怎么办,他还说没事,你也该涨就涨。于是当天给他送菜的时候开的单子上就从平时的六七百一下子到了九百多。到4月1号的当天早上,菜店老板又给我打电话,满是歉意地说,老板,对不起,今天菜价涨得有点儿多,我把进货价发给你看看,你平时要的量现在估计得两千块了。“我能咋办?三十多个工人不能饿着啊,涨价也得买啊。于是两千左右一天的菜钱从4月1号开始一直送到了4月26号。”

4月26号当天菜店老板给他打电话,说老板,这下你可以省不少钱了,菜的批发价降了不少了,又把批发的单子发给我,果然菜价平均降了30%左右,于是4月26号开始到现在,工厂每天的菜钱大概在一千二三百左右。

“驭风飞翔的鱼”告诉网友,这两个月的封控期内,他和老板因为结算的事情打了不少电话,老饭跟他披露了菜价飞涨的内幕:

1、他们去批发菜的几个地方,菜的源头进价没有涨,但是进市场的时候要交一笔费用,不交就以防疫为借口,菜进不去市场,这个费用菜贩子肯定是要加到批发价里的。

2.原来是他们自己开个面包车就能去进菜,现在不行,你得找有证的车才能在路上跑,才能跨过一些区域拿菜,这个车用一次可不便宜,用车成本肯定要加到菜价里。

3、疫情期间价格虽然高,但是蔬菜销售渠道被一些基层的社区人员把控,包括居委会、志愿者、甚至是物业保安,这些人也要从中间分一杯羹,这个成本也要算到菜价里。

4、因为3的原因,进来的菜不是当天进货当天就能卖掉,往往需要团长或者居委会把订货单发给他,他才能照着单子配货,销售价格虽然高了,损耗也高了。这部分成本也要摊到菜价里。

5、居民买到手的菜价是平时的2倍3倍甚至5倍,但是刨掉层层加码的钱,刨掉损耗的成本,真正到他手里的净利润不到20%,而没有疫情之前他的净利润起码是30%以上,而那每个环节上分一杯羹的人却一毛钱成本没有,还不用付出劳动,挣的却比他还多。但是他也没办法,疫情期间他还能挣到钱已经算是不错了。

“驭风飞翔的鱼”最后说:“所以你看,当每一个基层的人都接着疫情管控之势,顺便尝到了权力真的可以换到金钱的甜头时,而且我上面说的这个现象对于上海目前来说已经是所有基层管理人员的普遍现象了的时候,谁会甘心主动放弃这块利益?”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传哈佛学者曝中共防疫大敛财 专家析根由
【一线采访】上海封城乱象百出 民怨沸腾
【一线采访】乱象频生 上海物价飞涨威胁民生
前大学教师:封城以来 上海乱成一团糟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森格:谁在利用大流行攫取权力
【新闻大家谈】美国会议员再访台 白宫痛批北京
【未解之谜】都市传说or真相? 揭秘月球与登月计划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