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红通犯”陈子君转入加国1.14亿加元

调查发现,陈氏夫妇2006年抵加前,就已将126万加元弄入加拿大,2010年起巨额资金开始不断流入加拿大。调查员与专家一致认为,陈氏夫妇申报收入与账户巨额进款金额完全不对等,存在极大洗钱嫌疑。(Shutterstock)
人气: 122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2年05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平多伦多报导)2019年,卑诗政府成立库伦委员会(Cullen Commission),专门调查当地洗钱及黑钱与房价飙关系问题,最终报告估计很快出炉。

《星报》与有组织犯罪和腐败报告小组(OCCRP)最新联合调查发现,委员会调查中提到的甲某(Person A),就是在温哥华大肆购买千万豪宅、因涉嫌中共军委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贪腐案被中共通辑的海外红通犯、目前还在打移民官司想办法留在加拿大的陈润凯(Runkai Chen,音译,原名:陈子君)。

加拿大联邦调查资金来源

调查发现,陈润凯2006年移民加拿大时,对移民官称自己年入仅4.1万,妻子是名普通职员。几年后,先后总计1.14亿加元打进陈家在加拿大的多个银行账户。如今,陈家在温哥华有2处靠山近海的千万豪宅,一幢是2016年以1,560万加元购买,不远处另一幢是其女于2012年25岁时,以学生身份以近1,400万加元全款购买。

调查发现,陈润凯这些钱,都是通过离岸皮包公司和香港钱庄转入。

陈润凯律师称陈虽卷入中国大陆一起争议极大的土地交易,但没贿赂任何人,只是被一场中共军队政治内斗无辜牵连,2006年移民加拿大收入申报低,是因为此前一笔巨额土地开发项目影响当年收入申报。

调查发现,陈氏夫妇2006年抵加前,就已将126万加元弄入加拿大,2010年起巨额资金开始不断流入加拿大。瑞银(UBS)加拿大分行发现账户资金流入可疑,曾一度要求陈说明资金来源,陈从未回复。中共官媒称,陈在上海一个前军用机场地皮上的地产开发,是谷俊山主管项目之一。

2014年1月20日,在网络上发表的一封来自军中曝光谷俊山贪腐的公开信中,提到了陈(陈子君)的名字。信中提到,在对谷俊山的初步调查过程中,某军委领导托人给陈通气,陈子君跑到了加拿大。习近平下达了逮捕令。

谷俊山是江派铁杆死党,其背后的靠山是徐才厚、江泽民。《凤凰周刊》此前披露,接近北京总后高层的消息人士曾说,谷俊山涉案金额三百多亿元,贪污受贿达六个多亿。2015年8月10日,谷俊山被判处死缓,被认定犯“贪污罪、受贿罪、挪用公款罪、行贿罪、滥用职权罪”。

根据卡伦委员会获得的文件,其中包括加拿大金融交易和报告分析中心(FINTRAC)的一份报告,加拿大联邦政府在调查陈家2006年抵达加拿大之前的财富来源。

巨额汇款来历不明

2010年1月26至29日短短几天内,香港和中国大陆4家公司向陈氏夫妇2人账户汇入1,510万元;次年12月,陈母加拿大银行账户又先后多次接受10笔金额几十万到200万的汇款,其中2笔总计630万的汇款被瑞银认定为可疑,陈母说法是国内卖地部分所得,但没法提供细节。

随后瑞银关闭陈家人账户,要求陈家人将钱转入其它银行。调查发现,陈家人在帝银、RBC、汇丰(HSBC)和满银等多个大银行都有账户。

调查还发现,陈的第一次已知的温哥华房产购买是在2007年,当时他在高档的Shaughnessy社区以不到230万加元的价格买了一套房子。当年,他和妻子以原名陈子君、齐晨光(音)为联名共有人。他们去年以490万加元卖掉了这座房子。

2012年,他们的女儿,当时名叫陈周仁(音),以1,470万在Point Grey海滩购买了一座带有网球场和游泳池的豪宅。卑诗省评估局将该房产列为温哥华第98位最有价值的房产,目前价值1,900万加元。

2014年,谷俊山贪腐东窗事发被调查,随后陈因牵涉谷贪腐案被中共海外通辑,期间陈一直在打移民官司。为躲避中共通辑,陈家3口多次改名,陈女入籍申请因父亲一案牵连也一直悬而未决。

房产产权显示,2015年,陈子君和女儿陈周仁分别变成了陈润凯和陈汉英(音)。他的妻子齐晨光改名齐瑞珍(音)。次年,陈以他的新名字购买了一座都铎式的豪宅。

陈的律师称,陈家人在加拿大生活虽奢侈,但因移民官司和遣返风险,加上加拿大境内中共特务可能时不时骚扰,仍时时生活在惴惴不安之中。

律师还称,他有许多类似陈一样的中共红通经济犯客户,不仅本人受中共恐吓威胁,国内亲人甚至受牵连被捕入狱。中共甚至派官员来加拿大,不仅上门威胁,还安排媒体报导羞辱他们。

财产或被没收?

伦敦国王学院中国问题专家皮尔斯(Eva Pils)表示,陈也许真有问题,如中国是个正常法治社会,加拿大政府肯定会走正常遣返程序,让其回国接受公正审判。问题是,中共司法制度是靠刑讯逼供,加拿大政府就没法这么做了。无论此人犯了天大的罪,都有不被酷刑折磨的基本人权。

加拿大公安部去年一份声明揭示,中共派特务到加拿大对经济红通犯搞猎狐行动是众所周知的事。

针对此案,加拿大司法部、中共驻渥太华使馆与几大银行均拒绝评论。温哥华前刑事律师本纳特(Mary-Jane Bennett)表示,目前陈氏父女2人虽仍在等入籍结果,但现有证据已足以让加拿大当局采取措施,如没收陈家财产等。

责任编辑:文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