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菲访谈】韩美联盟 对抗中朝

人气 952

【大纪元2022年05月28日讯】您好,欢迎收看《方菲访谈》。

5月10日,韩国新总统尹锡悦宣誓就职。他表示将加强与美国合作,对抗独裁暴政;他还呼吁朝鲜真正走向去核化。韩国、朝鲜、中共和美国之间的关系动向会怎样改变呢?俄乌战争对朝鲜半岛会有什么影响呢?

方菲:今天我们邀请到韩国保守政治行动会议(CPAC)理事李贤胜先生,他要跟我们谈谈他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李贤胜一家人于2014年脱北,离开了朝鲜。您好,贤胜,很高兴又见到您。

李贤胜:嗨,方菲。很高兴再次见到您,谢谢您又邀请我来。

朝鲜疫情与核武能力

方菲:谢谢贤胜。您对朝鲜情况了如指掌,所以我想先问您有关朝鲜的新冠疫情。朝鲜在上星期宣布了它首次的新冠疫情爆发;到目前为止,报告有超过170万的发烧病例,却表示已经有超过100万人康复。您认为那里真实情况是怎样的呢?

李贤胜:朝鲜新冠疫情持续两年了,但朝鲜没有公布其疫情。现在他们突然公布了,因为他们想加强关闭边境,他们想营造一种状况,让国际社会人士给朝鲜捐赠测试盒、检测试剂盒和新冠用药。但我不确定该政权是否会接受韩国疫苗,或来自韩国和美国政府的美国疫苗。他们较喜欢国际社会的援助,胜过韩国和美国的援助。

方菲:有意思。大家都说朝鲜的医疗条件很差。那么你认为那里情况会变得更糟吗?

李贤胜:我想那里情况这两年已经更糟糕了,他们近期官方宣布了并且承认了,有几个原因,我之前解释过。金正恩试图透露朝鲜情况,这样一来,他可以得到国际社会更多援助。

就像我所提到的,大家都知道的,朝鲜医疗状况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糟糕。因此他试图从国际社会钓到更多援助。但他不会接受韩国和美国的援助,因为若是韩国和美国供给朝鲜足够的医疗援助,那会在朝鲜民众中造成不良影响,因为美国和韩国是朝鲜人民的敌人。

方菲:所以现在拜登即将访问该地区,美国和韩国情报部门都表示,朝鲜打算进行远程飞弹测试甚至核试爆。但您认为这事会发生在拜登访问该地区的时侯吗?

李贤胜:我个人认为朝鲜政权不会在峰会期间进行军事测试,但他们会在峰会之后进行测试。因为他们想观察峰会的声明,然后,若是有强势或强硬声明,或者金正恩政权不满峰会结果,那么他们可能会做出大动作的测试。

但核试爆不太可能发生。据我所知,朝鲜已经做到其弹头最大化的目标,所以他们可能会做微型化测试,将弹头最小化,可能是那样测试。除此之外,他们将继续测试洲际弹道飞弹。

方菲:您对于当今朝鲜的核武能力、性能有什么评估呢?

李贤胜:我认为他们达到了一定的水平,他们有能力对美国发射核弹头。无疑的,这对美国、韩国和日本的威胁非常大。此外,它有可能对中共也构成威胁,因为他们已经在中程飞弹技术方面取得了成功。所以,若是金正恩心有不满,哪天他或许疯了,他就可能对北京发射飞弹。

方菲:所以你不认为朝鲜的新冠疫情会影响朝鲜进行军事测试。

李贤胜:许多专家认为,由于新冠疫情的爆发,朝鲜不会进行任何军事测试。但我在朝鲜长大,在那儿生活了约30年,我知道朝鲜从来没有因为国内事务而改变过军事计划。计划已经定好了,发展飞弹是金正恩政权的头号任务;所以无论有没有新冠疫情,我认为金正恩政权都会进行军事测试。

方菲:嗯,好。那么现在韩国有了新总统,给我们讲讲:这位新总统和前任总统有什么不同,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或者带给韩国什么样的改变,还有他会怎样处理朝鲜情况。

朝鲜无意去核化 终极目标:统治朝鲜半岛

李贤胜:是的。新总统和前任完全不同。前任总统是非常左派的人士,倾向于中共和朝鲜,而他所有的助理和他身边的人都亲中共、亲朝鲜;所以他们的政策是试图疏远美国和西方国家,而靠拢那些共产国家。但是新总统的就职演说强调自由,有35次提到自由;那对我们是个非常积极的信号,他看重自由胜过其它任何东西。所以新总统将产生不同的影响,对中共和朝鲜采用不同的战略。

方菲:那么,您认为新总统会怎样处理朝鲜核威胁呢?

李贤胜:老实说,除非我们改变朝鲜政权跟当权者行为,否则处理朝鲜核威胁不会有明确的解决方案。因为前韩国政府尝试过“阳光政策”,尝试给予大量的援助和资金,并尝试把他们拉到谈判桌上,却都崩溃挫败,因为朝鲜无意去核化。

因此,朝鲜会继续发展核武器,不论他们是否得到援助、是否取消制裁,或者韩国是否承认与他们合作统一。

李贤胜:但我想说的重点是,朝鲜政权七十年来没有改变政策,他们终极目标是让金正恩政权统治朝鲜半岛。所以他们从来没有改变过,他们会继续做他们想要做的事,因此对任何一位韩国总统来说,处理朝鲜核威胁都不是容易的事。

但新总统可以加强与美国联盟,加强对中共和朝鲜制裁,让朝鲜政权无法获得更多经费发展核武器,而逐渐减少其发展能力。

我们必须提供民众和精英更多信息,让大家晓得核武器对社会构成的威胁。核武器不是加强朝鲜防御工事,它实际上是对社会的威胁。因为若是发生核战争,朝鲜就无法幸存;所以他们最好没有核武器,这样对所有朝鲜人都有好处,除了一人,一个追求核武器的人——金正恩政权。

俄乌战给朝鲜更多动力发展核武器

方菲:是的。我认为你谈到了核心问题,而且非常难以解决。除此之外,我认为俄乌战争实际上也许给了朝鲜更多动力继续发展核武器。你这样认为吗?

李贤胜:是的,在内部,我跟一些朋友谈过,他们内部讨论过:由于乌克兰放弃了核武器,看起来很弱,然后俄国就入侵了乌克兰。但朝鲜官方不能批评俄国,他们支持俄国的战争,称其为一场正义之战,但朝鲜内部认为乌克兰遭难是因为他们放弃了核武器。所以在内部他们试图让人相信我们应该成为一个拥有核武器的国家。

方菲:我看到有人说,朝鲜半岛是最热门的地缘政治紧张地区,仅次于俄乌地区。您怎么看呢?另外,您认为俄乌战争对朝鲜半岛有什么影响呢?

李贤胜:直接影响并不那么严重,但它们会牵连到很多其它事情。俄乌战争并没有直接影响到政治和局势,但是朝鲜半岛的情况跟俄乌类似;朝鲜人可能会将朝鲜视为乌克兰,将美国视为俄国。因此他们认为,“我们不能弃武缴械。一旦我们放弃我们的核武器,美国就能够入侵朝鲜。”

但我在想的是,朝鲜不会对韩国采取愚蠢行动,因为乌克兰情况完全不同,乌克兰没有美军基地,但韩国有美军基地。所以一旦朝鲜对韩国发动核战争,就意味着他们对美国发动战争;所以情况完全不同。但他们可能会认为,如果中共对台湾动武,他们会考虑发动战争,因为他们认为美国无法同时应付两、三场战争。

中共侵台是机会 朝鲜有三日和七日的入侵韩国计划

方菲:这实际上是另一个非常热门话题。我先问你,上次你提到朝鲜有个三日和七日的入侵韩国计划,对吧?你刚才讲过,朝鲜终极目标是让金正恩政权称霸朝鲜半岛。你能告诉我们更多关于这个三日和七日计划的细节吗?

李贤胜:我不是军事专家,但我在朝鲜军队服过役,某些朝鲜将军吐露了这个计划,我朋友跟我父亲朋友之间提到过此事。我不知道他们怎样计算三天或者七天,但他们的计划本身基本保持不变。自从他们提升了他们的网络能力,他们的计划稍稍做了些更改。

在开战前,他们想要对韩国发动网络攻击,他们想通过网络攻击来打击所有的基础设施,然后他们想中断交通运输,他们想要中断银行系统、电力系统、社交媒体……整个社会设施;在韩国制造大混乱。

然后他们想要发动假资讯假情报,让老百姓对所有信息感到混淆困惑。再后来,他们想在首尔附近发动炮兵袭击,他们可能要用核弹威胁韩国政府;因此,如果你想避免一场核战争,那么你就必须投降。这就是三日入侵计划。他们想通过让韩国投降而快速结束战争,若是韩国政府投降了,那就成了三日计划。

如果不投降,他们可能会考虑把实际占领韩国的时间增加四天。总之他们认为七天之内,朝鲜军队可以占领整个朝鲜半岛。

方菲:明白。您刚才说,如果中共对台湾动武,朝鲜会认为这是向韩国动武的机会。

李贤胜:是的。我这么说的理由是,如果中共打台湾,美国军队可能会介入。美国在日本和韩国有驻军,朝鲜希望看到韩国的驻军被部署介入台湾问题,这样朝鲜就可能再次进攻韩国,而且中共和朝鲜劳动党可能会就此进行协作。

韩国亲美抗共 认为朝鲜政权必须下台

方菲:我们知道,韩国新总统公开表示,韩国与美国的外交关系是韩国外交政策的核心。之后,中共派副主席王岐山出席新总统就职典礼。我认为中共对于韩国调整外交政策重心开始感到担忧。那么您认为韩国、朝鲜和中共之间的政治角力会有什么变化?您认为,中共会不会为了赢得韩国的好感,而减少对朝鲜的支援?

李贤胜:我认为中共派王岐山率领代表团出席韩国新总统就职典礼,有几层意义。第一是警告韩国,不要与中共做对。这安排还有一层意思是,中共认为尹锡悦或许可以成为盟友,所以他们派王岐山(方菲:去试探)。对的。

我与这届新政府的一些人士交流过,他们制定了强硬的外交政策。他们私下里认为,除非朝鲜更换政权,否则去核化不可能发生。他们认为朝鲜政权必须下台,只有这样朝鲜社会才会发生改变。

但是他们不会向公众散布错误资讯,所以他们不会宣布任何统一政策,因为他们不想误导公众。

他们想大力宣传对中共的政策。他们在观望美国和中共的关系。他们认为,美国要负责控制并抑制中共的挑衅。这届韩国政府会坚定的与美国站在相同立场,这与之前的文在寅政府不同。新政府对中共不会再言听计从。

方菲:所以在很大程度上,韩国新政府想看一看美国接下来采取什么做法,然后再与美国保持一致。这就说到这次拜登的亚洲行。您认为拜登这次出访会取得什么成绩,会产生什么影响?

李贤胜:我认为拜登的出访对韩国民众非常重要。因为过去五年来,韩国民众认为他们失去了自由,与美国之间失去了信任。所以韩国认为可以借助这股势头,重新恢复民主自由以及韩美同盟。因此我认为这次出访很好,可以重新巩固美韩之间铁打的联盟。

韩国想加入“四方对话”不与共产国家做朋友

方菲:韩国总统表明,韩国想要加入“四方安全对话”,即美国、印度、日本、澳洲之间的战略联盟。您认为为什么?您觉得这有可能发生吗?

李贤胜:他们认为,最终是无法与中共做朋友的,无法与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做朋友,因为韩国的自韩党和保守派都知道,共产主义在战前和战争期间摧毁了这个国家。所以他们认为,朝鲜半岛不能选择共产主义、极权主义或独裁主义。

他们希望与自由社会和自由世界站在一起,而不是与独裁主义和共产主义做朋友。虽然新政府没有公开与中共做对,但是他们的政策很清晰,那就是不与中共走得太近,并且与美国和西方世界建立紧密关系。

方菲:但是您认为能实现吗?您认为韩国能加入“四边安全对话”吗?“四边安全对话”会扩大吗?

李贤胜:我认为他们能做到。这可以给中共施压。如果韩国和美国成为紧密盟友并采取大胆行动,中共会反过来安抚韩国政府。但是如果韩国与中共走得很近,中共就会迫使韩国服从它,因为韩国仍是个自由民主体制。

中共会想让韩国变得跟它一样,即一党体制,使他们都成为极权国家。但是最终没有成功,因为韩国民众选择了现在这个新政府,作为对于一党体制的抵抗。

方菲:是的,这没错。选举的结果体现了民众的选择。但是同时,新总统仅以低于1%的选票优势赢得选举。这是不是说明韩国民众的看法有分歧?

李贤胜:政治氛围很紧张,民众意见有分歧。但是民众对于中共的抵触情绪很强烈。如你所知,韩国做过几次调查,调查表明超过70%的韩国民众不喜欢中国(共)和中国(共)对韩国的所作所为。这种态度是和韩国国内政治不同的地方。

美中关系愈发恶化 韩国应该选边站

方菲:是的。如果是这种情况,您认为新总统应该如何平衡与中国和与美国的关系?因为中国毕竟是韩国最大的贸易伙伴。如果韩国的新总统过于偏向美国,比如如果他们部署一套新的萨德反导弹系统,这会不会激怒中共?如果中共给韩国政府施压会怎么样?

李贤胜:中共可能会对他们施压。但是中共这么做也有害处,因为韩国对中国的抵制情绪已经很强烈了。如果中共继续对韩国政府施压,韩国人就完全不信任中国。据我所知,新政府计划从经济层面减少对中共的依赖。他们敦促韩国企业减少在中国的业务。所以我认为他们想让韩国的经济更加多元化。我认为这是韩国政府可以减少中共威胁的方法。

方菲:我们知道,美国和中国的关系愈发恶化,我认为很多人觉得拜登这次出访亚洲也是拜登政府针对中共的印太战略的一部分。您认为韩国在拜登政府的印太战略里会不会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李贤胜:我并不期待韩国从一开始就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但是将来会发挥重要作用。

方菲:但是如果将来美中关系愈发僵持,您认为韩国会不会一定要选边站?

李贤胜:我觉得韩国应该选边站,因为之前的文在寅政府没有选边站,他们甚至表示韩国不应该被迫选边站,因为韩国与大家都是好的合作伙伴。但是这说法毫无道理。韩国与美国是长期的盟友。让韩国强大的不是只有经济途径。国家安全和政治立场才是非常重要的。此外,自由对韩国民众也非常重要。我们都知道,中共不给予自由。如果没有自由,就没有共同利益可言。

金正恩和习近平关系很差 韩国最主要威胁:极权和独裁

方菲:是的。您认为中共是否仍然在朝鲜背后给它提供经济或军事支援?

李贤胜:和以前不太一样,现在朝鲜和中共的关系并不很好。因为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和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关系很差,这并不是秘密,在朝鲜国内也都知道。习近平虽然讨厌金正恩,却从他那里学到了不少东西。他封锁了上海2,500万人;习也封锁了北京。我们知道金正恩封锁了边境两年。我觉得习是学金的做法。

但是我想说的是,问题的关键不在于习近平,而是中共。中共从朝鲜战争之前就开始支持朝鲜政权,已经七十多年。一直到今天,他们仍然在从经济、政治和文化上给朝鲜提供支援。他们对于走私行为视而不见,并默许私营公司与朝鲜的国营企业私下进行贸易,给朝鲜政权源源不断注入资金。而中共也仍然允许朝鲜的劳工在中国工作,这群人的数量并不小,超过了五万人,他们每年可以赚数百万美元。

方菲:那么贤胜,您是KPAC的理事。您认为,韩国和朝鲜半岛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什么,这些威胁来自哪里?

李贤胜:我个人认为,威胁并不来自于意识形态。我认为威胁来自于人。比如金正恩想要占领朝鲜半岛,并长久的统治下去。而至于来自中共的威胁,那就是习近平了,他也是想长期统治下去。另外还有俄国总统普京,他想维系数十年的统治。

因此我认为关键在于极权和独裁,这些人想要长时间维系绝对权力。这是对韩国最大的威胁,因为这三个国家是韩国的邻国。当然我们也谈到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那些可以是其次的威胁,而主要威胁是这些独裁者企图控制民众、控制半岛。

方菲:您认为韩国民众是否意识得到这点?还是说要提升韩国民众对这些威胁的意识?

李贤胜:可惜韩国人民对于这方面的政治了解不够,但是越来越多人开始意识到,中共、金正恩和普京对韩国构成威胁。这些坐拥大权的人,以及对自由的剥夺,这是对韩国最主要的威胁。

方菲:您从事的部分工作也是为了抵制这种威胁是吗?请谈一谈你们的工作以及你其他的朋友在这方面的努力?

向国际社会提供真实信息 抵制共产主义渗透

李贤胜:是的,韩国保守派政治行动会议(KPAC)和其它保守团体有一个媒体频道,即“One Korea Network”。我们在做的事情是向国际社会提供准确和真实的信息,使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和独裁意识形态难以渗透自由社会。而他们的那些宣传内容是经过精心设计的,所以很容易渗透自由社会的民众,因为自由社会的人以前没有接触过这些东西。

而像我这样对于共产主义有切身体验,在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环境生活过,我们想把我们的故事分享给大家,分享更多信息,让人们明白,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不是可选的选择。每天我们都在向人们传递讯息,举办活动,教育民众。而且在美国,有很多共产主义者,在影响着美国的政客们,并试图用立法实现朝鲜半岛的所谓和平。但是那并不是真正的和平。因为他们只是想与金家政权和中共达成妥协,所以他们推动停止军事演习,取消对中国的旅行限制,给朝鲜很多钱等。一切都是为了安抚中共和朝鲜,所以这不是真正的和平。

我还想引述新总统就职典礼时说的话。他明确表示,只有自由民主才能创造持久的和平,而和平才可以确保我们的自由。一个尊重自由和人权的国际社会联合起来才能确保和平。他也强调,和平不是简单的避免战争。真正的和平是要有自由,才能促成繁荣与昌盛。

方菲:是的。所以要通过实力才能实现和平,而不是通过投降实现和平。

李贤胜:是的,不错。

方菲:好的。那么贤胜,非常感谢您与我们分享这些观点。我认为您在做的工作非常重要。我们应该做更多这样的工作。因此请再接再厉。非常感谢您今天接受我们的采访。

李贤胜:这是我的荣幸。感谢您再次邀请我。

方菲:谢谢大家收看《方菲访谈》,我们下次再见。◇

《方菲访谈》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方菲访谈】专访熊焱:中共为何阻止我参选
【方菲访谈】法内尔:警惕中俄联手威胁世界
【方菲访谈】朗顿:挽救我们的公立学校
【方菲访谈】任松林:从清零运动看中共本质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王小洪上位 两大破例 两大怪象
【微视频】权力的游戏:网络存款暴雷甚于P2P
【远见快评】继续清零5年?蔡奇漏嘴泄密
【拍案惊奇】河南热过火焰山 郝蕾北京见凄凉
【未解之谜】AI机器人 操控人类?
【秦鹏直播】李克强稳经济?V型复苏很难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