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相漫谈】才高八斗不走运 有人扭转命运 关键何在?

作者:泰源
才高为何官不高?能够改变命运吗? (Pixabay)
font print 人气: 1285
【字号】    
   标签: tags: , ,

有些人很有才华,却一生与登科及第无缘,或是官运不顺利,唐代的苦吟诗人贾岛就是一个例子。这在八字中是怎样看的呢?能够改变命运吗?

《继善篇》说:“登科及第,官星临无破之宫。”这就是说一个人能够登科及第,如果是以官星为喜用的话,则命中的官星不被七杀(偏官)混合,不被伤官所伤,不被食神所合,天干不能相克,地支没有刑冲,这样才是登料及第的命。

《三命通会》中说:“根元浅薄,遇官贵而不荣。”这是说:如果日干(八字中表自身)弱、官星旺,这就是根元浅薄,则无力享受荣贵。此时再遇到官星,不堪官的压力,反而不荣,必须赖印绶生身、比肩、阳刃扶身才吉。

如果一个八字中以财、官为喜用,那么,在八字中,或大运、流年中见到伤官和劫财,就会损伤用神,那就是最不吉利的事情,运途甚然艰难困苦。《月谈赋》中有句话说:“损用者十死八九”,意思是说:损伤用神的命,十个有八九个会死,就如《珞琭子》的口诀所说:“背禄(伤官)逐马(劫财,马为财),守穷途而凄惶。”[1]

唐朝苦吟诗人贾岛(公元779年—843年),字浪仙,范阳(今河北省涿州市)人,与唐宋八大家之一的韩愈同时代,有“诗奴”之称,自号碣石山人。

贾岛早年贫寒,他科举考试屡次失利,囊空如洗,就出家为僧,法名无本。他来到东都洛阳,不久又去京都长安,住在青龙禅寺。当时对出家僧人有禁令,众僧徒中午以后不许出寺,贾岛作诗自伤不如牛羊自由:“不如牛与羊,独得日暮归。”

贾岛作诗自伤不自由:“不如牛与羊,独得日暮归。” (Pixabay)

他曾感叹道:“了解我素愿的人,只有终南山紫阁峰、白阁峰等处的隐士而已。”贾岛在中岳嵩山有茅舍,想回去又不行,就逗留在长安。他致力于诗作,纵然是外出、居家、吃饭,甚至睡觉的时候,都不停地苦思苦吟。而当他潜心苦吟时,周遭环境都不在他眼里。

有一次他骑着瘦驴打着伞,行在京都的大街上。当时秋风正猛,风过处树上的枯叶落满长安街道,于是他吟道:“落叶满长安”,接着思索对句,茫然而无所得。忽然又想到用“秋风吹渭水”来对,一时欣喜若狂,因而不知回避出行的京兆尹(刘栖楚),因此而被关押了一夜,在第二天获释。

贾岛初次到长安参加科举考试时,在驴背中得诗句:“鸟宿池中树,僧推月下门。”接着,他又想把“推”改为“敲”。他反复炼句,一面吟出声来,一面用手作出推门和敲门的姿势,在推敲之间未能定夺。路过的人见到贾岛的“推敲”这一幕都感到惊讶。

当时任京兆尹的韩愈正好经过,车马队伍一辆衔一辆。当时专心在“推敲”之间的贾岛不知不觉撞到第三节车马中。周围的将士把贾岛抓到韩愈的面前问罪。

贾岛把自己诗中“推”“敲”二字尚未定夺之事一五一十地说给韩愈听,说自己因为心思游于物象之外,不知回避京兆尹大人的车马队伍。

韩愈立马许久,说道:“用‘敲’字较佳。”于是与贾岛并驾而归。两人共同讨论作诗之道,韩愈将写作诗文之法传授给他,贾岛成了韩愈的门生。这之后,贾岛离开佛寺还俗,致力于科举,然而,依旧累试不第。

长庆二年(公元822年),四十三岁的贾岛再进会试闱场,满场八百多名应试的举子,都是潜在的竞争对手。半生不第,自怜自艾的贾岛,做了咏物寄情诗——《病蝉》自况寒士不遇的心境,诗吟:
“病蝉飞不得,向我掌中行。拆翼犹能薄,酸吟尚极清。露华疑在腹,尘点误侵睛。黄雀并鸢鸟,俱怀害尔情。”

栖高枝、饮清露的蝉。 (Pixabay)

[语译:一只病蝉飞不动了,向着我掌中爬来。翅翼虽然裂开了犹然薄透,苦吟之声依然极为清澈。露水凝结在它腹部,飞尘不慎侵染了它的眼睛,诸多的不顺和意外,牵制着它的飞行,它飞不了了,连前行都蹒跚困顿。病蝉,病蝉!那些得意的小人(黄雀)和凶猛猎鹰(鸢),都怀着加害你的意图呢!] [2]

不喜欢他的人说此诗是讽刺当朝公卿的,而且又举报贾岛与平曾等十人扰乱考场。最终,这十人被贬为“举场十恶”,被取消考试资格。贾岛最后一次的科举应试,以被逐出京城终结,终身不得登第。

后来贾岛寄居在法乾寺僧人无可的住所,与姚合、王建、张籍、雍陶等文士常聚会宴饮。有一天,唐宣宗便服出行到了法乾寺,听到钟楼上有吟诗的声音,就登上楼去,在贾岛的书案上拿诗卷看起来。

贾岛不认识皇上,当时就变了脸色,捋起袖子,斜眼看着眼前的陌生人,夺过了诗卷说:“先生你衣食华美也该自己知足了,懂这个干什么呀?”幸亏皇上有风度,自己下楼一走了之。后来,贾岛才发觉事情不对,大为惊恐,忙跑到宫前请罪,倒使皇上感到惊讶。

唐文宗时,贾岛坐飞谤罪,贬遂州长江县主簿。会昌初年,以普州司仓参军升任司户参军,贾岛还未接受任命就去世了,终年六十五岁。贾岛临死的时候,家里没有一文钱,只有病驴一头,古琴一张而已。他的死讯传开时,有爱怜他诗才的人都为他的命薄而感到惋惜!

由贾岛一生不中举的经历来看,命运和心的表现是一致的。孟棨《本事诗‧怨愤》中说:贾岛不第,心中怨愤之情很深,他于自家庭内题诗“破却千家作一池,不栽桃李种蔷薇。蔷薇花落秋风后,荆棘满庭君始知。”因此,人们皆厌恶他的侮慢不逊,故而贾岛终身不得第,抱憾而终。

古语说:“有心无相,相由心生;有相无心,相随心灭。”这句话中的“相”可以说是貌之相、命之相,也可以是外在世界的种种真相、假相,都会随着人的心念善恶而改变。所以说人要改变命运,最好的捷径也是从改心、改新做起。

善修心,积大德一生受用。(Pixabay)

与贾岛同时代的唐人裴度(字中立,公元765年—839年),少时贫困潦倒。一天,一行禅师在路上遇到裴度,看他眼光外浮,纵纹入口,是一种乞食街头、终将饥饿而死的面相。禅师劝勉裴度要努力修善。数日后,裴度在香山寺拾得一玉带,将玉带原璧归还失主。遗失玉带的妇人感激涕零,因为这是用来变卖救她父亲性命的。

日后裴度又巧遇一行禅师,大师看到裴度面相完全改变了,目光澄澈,印堂发亮,今非昔比。禅师告诉他以后一定会出将入相。裴度以为一行禅师开玩笑。一行禅师嘉许他的善行说:“七尺之躯不如七寸之面,七寸之面不如三寸之鼻,三寸之鼻不如一点之心。”

后来裴度历任唐朝宪、穆、敬、文四朝重臣,是为“将相全才”,《新唐书》中称他“其威誉德业比郭汾阳(郭子仪)”、“事四朝,以全德始终”。

注释
[1] 口诀,是指根据事物内容要点编成的便于记诵、容易背诵上口的秘诀,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全。命理口诀也是一样,其实大多数的命理口诀的使用,是有一定条件下的,所以必须要了解这个条件的前提下,才能运用自如。否则,随便套上去用,就会带来自相矛盾甚至算不准的结果。

例如,同样是“背禄逐马”(即伤官、劫财)这句口诀,如果在八字中日主属弱,忌命中财、官太重,正需要劫财来帮助自己分担钱财,也需要食伤来克合官星,免得伤害自己,那么这句“背禄逐马,守穷途而凄惶。”就不适用了,“背禄逐马”反而是好事了。所以命书中也有说:“不用之官尽可伤,不用之财尽可劫,不用之印尽可坏,不用之食尽可夺。”就是指这种情况。

[2] 《病蝉》诗文化背景浅谈:蝉栖高枝而弃穴居,饮清露而弃秽食,在士子眼中宛然似高标孤处、无求少欲的君子,所以在古代咏物诗中成为人格高尚的象征。然而蝉儿虽然有清高芳洁的德性,但往往孤高不和于世,故而也成了幽怨的同义词,尤其对患难失意中人更是如此,从贾岛写此诗的处境来看,半生应试不第、处境困顿的贾岛,寄情于“病蝉”来抒发自己怀才不第的悲切情意。而黄雀和鸢鸟的比喻,可能意有所指。

参考资料︰《新唐书》、《唐才子传》、《唐诗纪事》、《唐摭言》、《刘公嘉话》、《本事诗》、《缃素杂记》@*#

─点阅【命相漫谈】系列─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