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鹏直播】上海企业家吁复工不复产 体制改革

人气 3181

【大纪元2022年06月01日讯】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时事天天聊》。今天是美东时间5月31日,京港台时间6月1日。

今天焦点:上海解封,网友称应集体诉讼居委会;上海企业家群体号召“复工不复产!静观二十大!”

始于愚昧(4月1日),终于儿戏(6月1日),闹剧也是剧。上海真的解封了吗?剧终之时,哪些是我们不能、也不应该忘记的?

网友呼吁应该起诉居委会让它们为这段时间的上海悲剧负责,上海部分企业家、投资人则号召,继续“躺平清零!复工不复产!静观二十大!”要求中共最高层开启政治体制改革,释放任志强和孙大午等企业家,并且平反冤案。

上海解封?官方:不!只能叫“上海回来了”

被封二个多月的上海终于解封,对太多人来说,这是一次苦难的终结,一个崭新的开始,也是一种如释重负,是值得高兴的事。但最近几天,上海官方的声明和连续小动作,又让很多人感到不知所措,增添了几分不安与惶恐。

5月30日,上海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通告称,由于“疫情已得到有效控制,形势持续向好”,上海将于“6月1日零时起有序恢复住宅小区出入、公共交通运营和机动车通行”。届时,一、住宅小区恢复出入。二、公共交通恢复运营。三、机动车恢复通行。

通告中的居委会和各区、街道乡镇一起,成为了焦点。“除中高风险地区和封控区、管控区外,各区、各街镇及各居村委、业委会、物业公司等,不得以任何理由限制居住本社区的居村民出入。”

5月31日,上海市民政局副局长曾群,在新闻发布会上重申强调了上述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以任何理由限制居住本社区的居村民出门回家、复工复产员工上班下班。”同时,当局也给出了更多的详细要求,比如,非社区人员,除了基本防疫规范之外,还需要提供72小时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才可进入社区。其中,对于快递员、外卖员“提倡无接触服务”。——这其实,也相当于给居委会赋权,要求它们必须管好、控好。

但众所周知,这段时间不让上海市民们出门、做硬隔离的决定不是居委会做出的,所以很显然,居委会已经被官方严重甩锅了。有网友就说“我们上级政府永远英明神武,都是你们下级街道居委自己自说自话”。

网络传播的一份中共宣传部门的内部通知,更是直接否定了“封城”的说法,表示“上海从未宣布过‘封城’,因此也不存在‘解封’,不能使用‘解封’的提法。上海全域静态管理是按下暂停键,但期间城市核心功能始终保持运行。”

通知还要求,“6月1日起的恢复是有条件恢复,并非全城所有人、同时都可以自由出行,并非统一放开。报导中不要渲染‘全面放开’、‘全面正常’。”

官方的系列举动,让上海市民和广大网友感觉不可思议,他们原以为上海封城抗疫胜利了,会开庆功表彰大会。但是没想到,上海还没有取得最后的胜利,官方更是直接否定有过“封城”。这样一来,他们觉得不仅自己的付出看起来没有了多大意义,而且两个多月,封闭社区、不让民众出门的就变成了居委会、或者居民们自己限制自己的行为了?!

5月31日,整个网络,很多人都在热议,背锅的居委会,到底是一级政府组织,还是自治组织?

在中共的官方文件中,居委会名义上属于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不属于政府机关,主任、副主任、委员通过居民直接选举产生。它的地位相当于农村的村民委员会。然而,多少中国人真正选举过居委会主任或村长呢?这些人员实际上是必须获得上级任命的,社区居民们想自己罢免和选举,是不被官方认可的。

在实际操作中,居委会被要求协助中共党政机构、警方做好相关的工作,监控民众,甚至包括计划生育等,充当的是一个城管那样的临时工角色:需要的时候,当打手,但是出事儿后,就是被甩锅的对象。

也因此,有网友建议,按照官方说法,“既然是居委会非法封控小区,小区居民完全可以找居委会要求赔偿经济、精神损失,可以集体诉讼也可以找居委会主要负责人要求他们负责,尤其是家里因封控死了亲人的家庭,完全可以找居委会讨个说法。”

当然,我们昨天的节目中,谈到过管理学上的一个重要原理,权力可以下授、责任不能下授,真正指使居委会等干坏事儿的,是上海市委、市政府,以及到上海奉中南海命令亲自指挥的孙春兰等人,所以居委会大面积出现的这些问题,应该追责中共上海书记李强、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等人。

问题是:为什么官方现在要甩锅居委会呢?

有网友评论说:党过河拆桥是意料之中的事,先给居委和大白一点权力整治韭菜,再反手把人给卖了,让韭菜反过来斗居委会和大白,人民互斗敌视才能保党长治久安。

今天,上海党媒澎湃网等,也再次证明了网络热传的中共宣传部门那份内部通知的真实性。澎湃网给出的标签是#上海回来了#,而中央党媒《人民日报》给出的则是#上海好久不见#,这两个词语,分别引领了微博的两个热门话题。

澎湃网极力渲染的是上海的零时起,跨江桥隧道路障拆除,车水马龙回来了。《人民日报》则极力传递全民守沪,人人尽力,那个人潮涌动、生机盎然的繁荣上海终会回来。

劫后余生,当然值得欣喜:“市区在人山人海的赏景➕看灯,外滩在车山车海的堵车➕鸣笛,郊区在疯狂的尖叫➕放烟花……空气里弥漫着自由的味道。”

然而,也有很多人失眠一直睡不着,因为兴奋,也因为“顿时被吓醒了,好日子即将到头呀​”,“接下来找工作找房子新的社交圈,一大堆事,焦虑紧张起来了​”。还有人把那种封控在家久了不想上班的心理焦虑,称为“解封式社恐”。

也有人质问官方的说法:上海真的还能回来吗?

在这里,我祝福上海解封的朋友能够呼吸到新鲜的空气,也一定注意做好个人防护,尽快恢复正常的生活和工作,把二个多月来受到影响的生意恢复好。

同时,我们也看到,上海可能还有几十万人依然处于封控区和管控区。其中,静安区晶华园,5月31日被发现有一个阳,下午两点被封了,倒在了上海解封的黎明前。我们希望他们能够早日解封。

上海企业家投资人号召:“复工不复产!静观二十大”

上海解封之后,很多人担心,会有很多企业倒闭,大量人失业,大量外资撤离。周一的时候,我在《新闻大家谈》也解读过上海官方29日推出的50条复工复产复商措施,实际上力度很弱。因为,很多税费实际上只是缓缴、并不是免除,国有房东减租等大部分企业享受不到,所以如果不能获得银行贷款,失去的订单又不能复得,那么很多幸存的企业,也将在艰难中度日。

5月31日凌晨,南京市政协委员,茅台葡萄酒江苏省代理商侯国新,由于疫情,企业经营困难,不堪党政部门的骚扰,最终自杀离世。网上一度热传侯国新临终留言,但很快相关消息都被删除。

绝笔信中,他说,“这阶段连续偏头痛,每一个夜晚对我来说都是折磨。”因为,“三年疫情带来的结果就是举债折磨,员工、客户都要求老板最好是按时支付工资、履行业务合约。两个月企业不开工管我何事,疫情没有营收赔钱更是与我无关。”

而在这个过程中,有些人利用了中共当前对企业家抹黑的大环境,恶意举报,而政府部门也趁机落井下石,他疲于解释和应对,却根本无法解决。最后,在生意挽救无望、身体健康严重受伤的情况下,他被迫走向绝路。信的最后,他请求在他离开后,善待他的员工、家人和客户。

如果还能坚持,谁愿意这样呢?这封遗书之所以广为流传,引发共鸣,就是因为它确实展现了中国企业家群体目前的一个困境。

而前一天,5月30日,一份署名“上海部分企业家和投资人”的公开信,也在网上流传,并被网警追删。

信中说,他们这些居住在上海相邻地段的企业主和投资人,在封城二个多月时间里,被迫暂停工作,研判时局,初步达成一些共识。

“可叹我们这几个稍有所成的创业者和投资人,虽坐拥沪上及全国数千亿人民币投资规模,雇用员工数百万,却举步维艰,为了填饱家人肚子,忍辱加入高价团购接龙大军,期间屡受街道、居委、警署及不明身份人士逼迫强制隔离、上门消杀诸般威胁,不菲房产根本无法成为我们家人的庇护所……感谢上海这届政府,让我们彻底清醒过来,乃至觉醒起来,我们不再甘为待宰肥羔羊,‘解封’在即,我们将不得不接受经济规律为我们做出的命运抉择:躺平清零!复工不复产!喜迎二十大!”

他们说:外部环境四面楚歌,内部政府信用坍塌,“解封”之日即外资离境之日、内资外逃之日,随即大规模的企业破产重组、清算将击破民众对经济复苏的最后一丝幻想。“内循环”?“韭菜”已被割了数茬,“法治”沦为“人治”,经济被政治绑架,数百万“新冠”毕业生将不得不融入失业人潮,社会动荡不可避免,何谈“内循环”!

面对随之而来的经济危机,他们被迫做出保护企业的措施,包括:裁撤冗余部门,精简业务;变卖不良资产,准备进入“冰川期”;未来数年不准备或无能力吸收“新冠”毕业生;鼓励现有员工主动降薪,共克时艰;拓展海外市场,为他日国内经济重建存续生机。

这是对内。对外,他们期待公民社会,人民应拿回公民权利,重建国家秩序。而这个重大变化,他们希望发生在中共二十大时:

1. 政治体制改革刻不容缓,给经济发展解除政治束缚;
2. 严厉惩处疫情防控期间违法乱纪、罔顾民意的各级政府和基层官员,以挽回政府形象,重建政府信用;
3. 平反冤假错案,如“任志强案”、“孙大午案”等,追回蒙冤企业家损失;
4. 释放、平反良心犯、思想犯、政治犯,他们是民族脊梁、国之瑰宝;
5. 释放、平反疫情期间为民发声或捍卫个人权益而遭受政治、司法迫害的公民,严厉惩处僭权滥抓滥捕的执法、司法人员,整肃公检法队伍,去其政治化,挽回民心;
6. 确立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尤其应确立私人住宅为永久产权(家庭最后的庇护所);
7. 还权于民,重新制宪,开放党禁报禁,消除特权阶层,取消户籍、政审等封建制度和其它一切违反人类道德良知的不合理制度。

他们声称,内心愤懑,本欲断臂求生,“长痛不如短痛”,但念及同胞生计,不罢工罢市,不大规模裁员。但是,“国家一日不改革,政府信用一日无可重塑,自由市场一日不得指望,我们将永无宁日!”

公开信还希望全国各地企业家投资人,能够在社交媒体上表明类似的态度,也期待全国高校学人、社会各界精英,以及广大工商界人士,共同声援。

应该说,这些诉求都是合情合理的,反映了企业家们对中共现在政策长期的愤懑——天下苦秦久矣。不过,大家认为,中共的党内的二十大可能会回应这些改革呼声吗?这些发起呼吁的企业家本人,又会不会成为中共当局解决问题的首选呢?

我们会继续观察。也请大家继续订阅、转发我的频道【秦鹏观察】,让我们及时为大家奉上独家观察和深度分析。

秦鹏直播》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秦鹏直播】10万人大会稳经济 缺一人难成戏
【秦鹏直播】布林肯及索罗斯谈中共为何有差别
【秦鹏直播】王岐山韩国行 对美递橄榄枝失灵?
【秦鹏直播】中共彻查教科书事件 涉及孙春兰?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中共喉舌不同调 谁跟习唱对台戏?
【菁英论坛】美国加息是为了对付人民币吗?
【微视频】王毅联合国行 讨好“绝大多数国家”
【横河观点】梅洛尼当选意新总理 创多个首次
【秦鹏直播】被教宗抛弃 陈日君香港受审拒认罪
【探索时分】俄罗斯战争动员 四因素将致战败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