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相漫谈】

【命相漫谈】为何有些人当不了官 一当官就死?

作者:泰源
命运这个命题,对不管是什么年代的人来说,都永远不会是一个过时的问题。(Pixabay)
font print 人气: 1953
【字号】    
   标签: tags:

命运这个命题,对不管是什么年代的人来说,都永远不会是一个过时的问题。不管人们相信不相信,你都要随它走完一生。先看先贤怎么说:孔子在《论语》中认为:“死生有命,富贵在天。”又说:“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也。”在孔子看来,一个人的生死存亡、富贵贫贱完全是上天赋予的命运,绝非是尘世碌碌众生刻意营求就能改变的。

清代重臣曾国藩在家书中强调:“凡成大事,人谋居半,天意居半。古来大战争、大事业,人谋仅占十分之三,天意但居十分之七。千古之大名,全凭天意主张,岂尽关乎人力?”(《曾国藩家书》)

既然命运在人生中起到这么大的作用,我们又如何能得知自己的命运呢?明代著名学者万民英指出:“古今高人达士稽考天数,推察阴阳,以太乙数而推天运吉凶,以六壬而推人事吉凶,以奇门而推地方吉凶,以年月日时而推人一生吉凶。”(注:太乙、奇门、六壬,并称“三式”,是古代中国术数三大秘术,是古代高层次的预测术。太乙以天元为主,测国事;奇门以地元为主,测地方事;六壬以人元为主,测人事。)这也指出:以一个人的出生年月日时来推算,就能知道此人的命运,这就是八字命理学。

用人的出生年月日时来推算一个人的命运,有科学根据吗?有!但不是现代实证科学的科学根据,而是中国古代科学的科学根据,《明通赋》中的一开始的一段口诀,就高度地概括了中国古代的科学关于宇宙、万物、人类的起源和之所以能批算出人命的吉凶祸福的根据:“太极判为天地,一气分为阴阳,流出五行,化生万物。为人禀命,贫富贵贱由之。术士知机,吉凶祸福定矣。”

这段话的意思是:中国古代的科学认为天地形成之前,宇宙一片浑沌。盘古开天辟地,将浑沌一分为二,天为阳,地为阴,由此有了阴阳,阴阳相互作用产生了五行,指木、火、土、水、金五种物质,化生出世界万物,包括人类。五行是构成自然界万物的基本元素,而术者根据这五行相生相克的关系,就能推算出人命的贫富贵贱、凶吉祸福来了。

身旺逢官名标金榜

人命的贫富贵贱、凶吉祸福,多样多貌,下面这句命理口诀是就一个人是否可以当官来说道理。《继善篇》中说:“名标金榜,须要身旺逢官;身弱遇官,得后徒然费力。”这就是说:一个能当官的命。首先得具有两个条件:第一就是要身旺,第二是八字中见有官星。

身旺是什么意思?八字论命是以出生日的天干代表自己,也叫日干、日主、日元,这就是“身”。身旺就是指出生日的天干的五行,在八字中属旺,例如地支有根,或天干有其他五行相助。

第二个条件是在八字中见到有官星,官星是什么呢?因为官是管治我之人,所以在八字论命中,就以克我日主之五行为官星。命中有了官星,当然了,这官星也不能太弱,也要地支有根,或天干有其他五行帮助。使得官星的力量与日元的力量两者趋向中和,这样命才可以当官的。

所以第二句“身弱遇官,得后徒然费力”,就是指日主的力量和官星的力量相差得很多,官星的力量强过日主力量很多,这就是“身弱遇官”,如果又没有其他五行(例如印星)化解的话,这样的命就不能当官,即使在人生中遇到有做官的机会,最终仍然是徒然费力,官位可望不可得,甚至会带来灾祸。因为官是克制自己日主的五行,日主自身太弱,官星太强,就不能够承受得起官星的压力,反而被官星压到,因而会带来祸害。

孔子说:“死生有命,富贵在天。” (Pixabay)

见微知命:身弱遇官徒然费力

这样的例子,在历史上有许多记载。唐朝时,王显与唐太宗李世民有着严子陵与汉光武帝那样的童年伙伴的交情,经常扯裤子玩,拿帽子取乐。唐太宗还没有显贵时,常常开玩笑说:“王显到老也不会出仕。”

等到唐太宗登基坐殿时,王显前往拜见,趁机上奏说:“我现在可以出仕吗?”唐太宗笑着说:“不知可不可以呀。”于是召王显的三个儿子,都授予五品官职。

王显看自己的官职赶不上儿子们,就请唐太宗也授给他官职。唐太宗说:“你没有贵相,我不给你官职,并不为你感到惋惜。”王显执著说:“哪怕早晨当官,晚上就死也满足了。”

当时仆射房玄龄说:“陛下您既然同他有老交情,为什么不试试给他官作?”

于是唐太宗授予王显三品官,又叫人拿来紫袍金带赏给他。就在当天夜里王显就死了。(出《朝野佥载》)

下面是另一个福相太薄,不能享受俸禄的例子:
北宋时期,有一状元焦蹈,学习非常勤奋,精通经史百家。是宋神宗元丰八年(公元1085年)乙丑科状元。

当时苏州有个瞎子,善于摸骨听声为人推测命运祸福,人送他一个外号叫“草腰带”。元丰八年五月的一天,邵武(今福建邵武市)有位退休县令龚程请他到家中算命。那时,正好有传报发榜消息的人经过门前。龚程急忙迎上去问榜首是谁。那人说是:“无为人焦蹈”。龚程回去告诉了草腰带。

草腰带连说:“可惜!太可惜了!福相太薄了!”
龚程感到奇怪,就问道:“先生知道他的骨相么?”
他答道:“非常熟悉。”
龚又问:“他日后官运如何?”
答道:“根本享受不了俸禄,还问什么官运呢?”

在场的人都认为焦蹈已是大魁,怎么会享受不了俸禄,这瞎子只不过信口胡说罢了。过了十几天,有从京师来的人说:“揭榜后六日,焦蹈就死了。”

那日,焦蹈中了状元回到家乡,父老乡亲早就守候在路边,用鞭炮声和锣鼓声欢迎他,焦蹈骑着马,穿过五彩绚烂的彩门。但焦蹈回到家后六日,便得急病而亡。朝廷闻知焦蹈突然去世,特拨二十万钱,作为他的丧葬费。(出《宋人轶事汇编》)

真是应验了“身弱遇官,得后徒然费力”!
@*#

─点阅【命相漫谈】系列─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