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商天下】中国妖术大恐慌 上演现实版

人气 7189

【大纪元2022年05月06日讯】在清朝乾隆年间,曾经爆发过一场涉及到2亿人的公众大恐慌,当时从浙江传出了一种名为“叫魂”的妖术。据说,通过对受害者的名字、毛发或者是衣物做法,就可以让那个人生病,甚至死去。因为听上去恐怖而邪魅,平民百姓人人自危,都想方设法对付妖术,然后在几个月的时间里,就影响到了十二个大省,甚至连乾隆帝都被惊动了,下令各级官府在全国清剿妖术。结果却是,不但造成了无数冤假错案,而且所谓的“叫魂”案也没有一桩可以坐实,最终是不了了之。

这一场“叫魂”案,之所以著名,就是因为它的荒唐和疯狂。后来,一个老外,哈佛大学的中国史教授孔飞力(Philip A. Kuhn),把这个事儿写成了一本畅销书,1990年发表,书名是《叫魂: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Soulstealers: The Chinese Sorcery Scare of 1768)。孔飞力在书中,分析了这个案子造成全中国疯狂的原因,而且表示,他这本书是在写今天的中国,不知道中国人看得懂吗?

那么,到底是什么,能让这位孔教授,把今天的中国和清朝的叫魂案联想到一起呢?我们今天呢,就来聊聊这个中国历史上的知名事件——“叫魂”案。

荒唐的“叫魂”案

1768年,也就是乾隆三十三年春天,浙江德清县的一面城墙倒塌,石匠吴东明就带着当地一些百姓进行修缮,结果有一个名叫沈士良的人来找他帮一个忙,什么忙呢?沈士良和他的两个侄子有矛盾,他就想让吴石匠他们在干活的时候,把写着自己侄子名字的纸条贴到木桩上,让石匠们用大锤去猛砸木桩,据说这样就会让被诅咒的人生病,甚至死去。

吴石匠之前也听说过这种妖术,也不知道真假,但很吃惊沈士良竟然来找他,认为他能帮着做这种事儿,吴石匠很怕自己受牵连,而且觉得这个人非常恶毒,就把沈士良扭送到了官府。

但是,周围的百姓之间,却开始陆续流传说,德清的石匠们干一些“叫魂”的事儿,很快是传言四起,人心惶惶。

这个“叫魂”的谣言造成了多大的影响呢?比如,一位因为家族矛盾,一气之下离家出走的德清人,跑到隔壁县要饭时,因为籍贯是德清,被当地人认为是搞“叫魂”的妖人,乡民们把他打了一顿,又送到了县衙,结果这个人担心再被拷打,就胡编说自己咒死了两个孩子,又因为听说过关于吴石匠的谣传,就说自己是被吴石匠指使的。

到后来,谣言再发酵,说是诅咒最有效果的,就是拿到被诅咒者的辫子。在杭州萧山县,有一个名叫蔡瑞的捕役得到命令,要逮捕那些从外县过来的,有剪人发辫嫌疑的游方僧人。刚好,有四个化缘的和尚,因为和几个小孩搭话,就被当作是搞妖术的人,被当地人送到了县衙。

结果,这个捕役蔡瑞,还号称找到了作案工具,几把剪刀、一根辫子绳,两小段辫子。虽然和尚们否认有这些东西,但最后在酷刑之下被迫认罪。

随后和尚又被押送到了上一级府衙,过堂时和尚翻供说,是因为拒绝给捕役蔡瑞塞钱,被栽了赃,审问蔡瑞后,发现他确实是向和尚要过钱,被和尚拒绝后,这个蔡瑞就在自已家里找到了一撮头发,将头发编成辫子,连同剪刀一起塞进了和尚的行李中。最后,蔡瑞被惩罚戴枷示众,和尚就被放了。

但是,“叫魂”案却远没有结束,最后逐渐发展到越来越不可控,而且,妖术的内容,从“叫魂”变成极为敏感的“割辫子”,还不知怎么地抓出了一帮专剪人发辫“叫魂”的和尚道士来,称为“妖党”。

最先出现问题的就是山东,当时有两个乞丐因为剪辫子被押送到官府,他们表示自己完全不知情,是被人迷倒之后强行剪掉的,据说是用来招魂的,他们还交代在浙江和安徽都有会妖术的僧人,有很多的信徒,实力强大。

传成这样,原本的“叫魂”案,可就不是一个普通的民事案件了。

大家都知道,在清朝统治中原后,就执行了剃发令,男子都要剃掉头顶的头发,留出一条大辫子,但汉人的文化习俗却接受不了,很多汉人认为这是一种侮辱,清政府就把那些拒绝剃发的,或者是拒绝编辫子的人视为谋反,当时就有一种说法,就是“留发不留头”,就是不想剃发,是要掉脑袋的。

有个叫富尼汉的大臣,就把“叫魂”剪辫子的事儿报到了乾隆帝那儿,果然乾隆大怒,事关政权稳定,就要求彻查并清剿“妖党”。

结果,皇帝直接开了口,这下面的各级官员,就有了随便折腾的尚方宝剑了。像是河南巡抚凭空造出了十六宗“妖术”事件,随后,直隶和湖南等地,也传出有剪辫子的“妖党”出没。半年时间里,“叫魂”案波及了十二个省,很多人被酷刑致死。

但是,因为犯人们的供词都互相矛盾,而且官员寻遍了整个江南,也没有找到所谓的庙宇、和尚、道士。无奈之下,官员们将省内可疑的僧侣全部抓来刑讯,把其中一些名字和口供中近似的人押解到了京城,让清朝的中央机构——军机处来审理。

军机处确实有所作为,到年底时,就查出了这个所谓“妖术”,不过是始于一个因为妒忌而散播的谣言。

原来,德清县有两个寺庙,一个叫观音殿,一个叫慈相寺,观音殿的香火鼎盛,慈相寺门可罗雀。1768年初,德清县东边的水门和桥梁,因为年久失修而倒塌,我们开头提到的那位吴石匠,就承包了修复工程。

香火不好的慈相寺的和尚,就散播谣言说,观音殿的和尚和修桥的石匠一起做法“叫魂”,偷取前去观音殿礼佛者的灵魂,以驱使这些人去修桥。结果,这个谣言越传越广,又不断被添油加醋,这才发生了开头讲的,有人觉得吴石匠能“叫魂”,就去找他帮着做法报复仇人。

但是,真相大白后,军机处的官员却不敢告诉乾隆,最后还是当时的首席军机大臣刘统勋,把这个案件的来龙去脉报给了乾隆,乾隆倒是很清明,随后就下令停止清剿。

这个刘统勋就是“刘罗锅”刘墉的父亲,据史料的记载,刘统勋为人正直,历任翰林院掌院学士及军机大臣等要职,非常的敢于谏言。而且为官清廉,政绩显着,深得乾隆的敬重与信赖。他说出的话,自然是让乾隆帝相信的。

所以,这个“叫魂”案折腾了一大圈,波及到了半个中国,却原来是一个谣言。那为什么会出现这样荒唐的事儿呢?其实,就是恐慌。市井小民的恐慌,来自对妖术的恐惧,而官员的恐慌,则来自于怕丢乌纱帽的恐惧,皇帝的恐慌呢,是来自对谋反的恐惧。

疯狂的清零

孔飞力教授,为什么说,他写这个200多年前的“叫魂”案,是在说今天的中国呢?因为,如今的中国,这样的荒唐事,甚至比这更荒唐的事一直都在重复上演着。比如,我们看现在“清零”之下的中国封城,不是一样充斥着疯狂和荒唐么?

就说这个上海封城,几天前,还刚刚爆出了把养老院还有呼吸的老人家,装进尸袋送去殡仪馆火化的事儿,幸亏殡仪馆的人员发现后,又把老人送回了养老院。

而上海同济大学,近日还传出了上大号要预约的奇葩事儿,原因是担心厕所垃圾会传染。有网友就愤怒地说,计划经济竟然发展到计划大便的地步?

还好,这两天有了好消息,上海当局表示,要放宽封城措施了,部分区域可以外出采购了,不过,坏消息是,多数区域禁止使用私家车、电瓶车、单车等等交通工具,结果是,都市里几十年没见过的扁担,又重现江湖了,一些出门购物的人或是肩扛手提,或是挑一根扁担,好一些的,能有个三轮车或者手推车,据说,青浦区甚至出现了团购买“驴”的事儿。

再有,黄浦区一个居委会还发出通知,让当地的阴性人员,分批集中到杭州酒店隔离。没病的人被隔离,也真的是非常的中国特色了。

上海封城下,出现的荒唐事是数不胜数,而且,在中共狂热“清零”的背后,都是以人命为代价的。

当年的“叫魂”案,民众恐慌是源于一个以为是事实的谎言,如今的恐慌,可以说,是来自于中共的刻意制造。在海外的朋友们可能了解,虽然Omicron的传染性很强,但症状却很轻微,甚至没有症状。

但是,中共官媒却一直高调宣传Omicron的危险。新华社报导说,Omicron仍然是一种危险的病毒,感染者从无症状感染到重症甚至死亡,有基础疾病、高龄、没有接种疫苗的患者,感染后的症状可能还会比较严重。一些公共卫生官员,也警告人们,Omicron的病死率仍然是流感的七到八倍。

比如,一个14岁的女孩,因为得知自己的检测结果是阳性,随后就跳楼了,就这样轻易放弃了自己的生命,而这样的例子还不算少数。所以说,这种不负责任地宣传,让不明真相的民众非常恐慌,中共用这种方法,也达到了让民众屈服和认同它的封控措施。

在“叫魂”案中,当乾隆知道真相后,就撤销了清剿令。那么,每天接触普通民众的中共官员们,难道不知道“清零”政策不管用吗?就没人跟上一级反映反映吗?《华尔街日报》的一篇文章说,一位中国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提到,上级已经告诉员工,不要公开批评中国的抗疫策略,或是提出替代方案,以免打击干部群众抗击疫情的士气。也就是,知道“清零”清不了大家也别说,也要维护这种消耗人力、物力、财力的操作。

不过,这些人说,中国的一些顶级公共卫生专家私下里称,目前的“动态清零”是不可持续的。

有中国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说,公共卫生官员被告知,领导层计划,至少将当前的做法延续到中共秋季的二十大。

所以,也不是中共的官员们真都糊涂,而且因为,清不清零,这是个“路线斗争”的问题,是权力斗争,也是一场现代版的“指鹿为马”。

大家知道,在中共夺取政权后,中国就一直是各种政治运动不断,而且是每一波当权者都要搞那么几出。比如,毛泽东搞大炼钢铁,邓小平镇压天安门事件,江泽民迫害法轮功,都是一条死路走到黑,不允许有任何反对的声音。无疑,中共才是那个,让中国人时不时陷入恐慌、荒唐和疯狂的根源。

关于这一次的上海“清零”,因为过程太过魔幻惨烈,很多评论人士认为,这是上海当地官员就是要变本加厉的搞“清零”,为的是激起民愤,让习近平难堪。我们也不知道这是真是假,不过,中共在这种封城中,也确实又达到了它的一个目的,那就是再一次加强了一些人的奴性,让人民在又一次突破底线的运动中,再一次适应和接受了中共的那股邪劲儿。

不过,在中共制造的各种荒诞中,也有很多人看明白了中共到底是何方妖孽,比如,有朋友自嘲说,小时候看中共官媒,每当听到“中方不惜一切代价”,就以为自己是“中方”,长大了才明白,原来自己只是那个“代价”。

财商经济研究所
策划:宇文铭
撰文:陈思雨
编辑:蔚然、宇文铭
剪辑:曲歌
监制:李松筠
订阅财商天下https://bit.ly/2XuEbjP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财商天下】李嘉诚再出手 押注越南
【财商天下】印尼禁令推高通胀 中国消费再受冲击
【财商天下】4天3场财经会 中共高层急救经济
【财商天下】中共暂停整顿网络平台 能否救经济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自由开放的科学讨论遭大科企封杀
【直播预告】美国会将就UFO举行听证会
【新闻大家谈】上海称将推复商复市 评论翻车
【未解之谜】动物的超能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