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平:国务院发文高喊“习核心” 中共经济持续衰弱

人气 7128

【大纪元2022年06月02日讯】随着二十大的临近,中共高层各派权力的此消彼长、内斗纷争的潮起潮落已经成为高层权力终极保卫战的一道风景。目前,中共在疫情防控和经济救火两大施策路线上,出现相互交替齐头并进的态势,但政治为纲疫情防控先行的紧箍咒,依旧紧紧扎在各级官员的脑袋上。

党媒再喊“习思想” 国务院发文称“习核心

党媒新华网5月31日17:36分在题为“国务院印发《扎实稳住经济的一揽子政策措施》”的报道中,再次高调喊出习思想。

同时,在该文给出的5月24日国务院发文链接《扎实稳住经济的一揽子政策措施》一文中,国务院喊出了“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各地区各部门有力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的口号,其实,5月25日李克强在10万人大会讲话中也数次提到“习核心”。

新华网5月31日报道中称,“通知指出,疫情要防住、经济要稳住、发展要安全,这是党中央的明确要求。要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高效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最大程度保护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最大限度减少疫情对经济社会发展的影响,统筹发展和安全,努力实现全年经济社会发展预期目标。”

上述表述中的“疫情要防住”“党中央”“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三个概念是先后依次列出的,这样的排序颇耐人寻味。“党中央”置于“习思想”前面,“疫情要防住”又放在首位。

这似乎透露出两个信号,一是习的清零政策仍然是当前不可动摇的最大最前置的政治任务,并且取得了党中央的一致同意,二是,“党中央”集体领导和“习思想”之间存在着微妙的斗争,但习核心的地位没有被根本上动摇。

“高效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最大限度减少疫情对经济社会发展的影响”,此陈述大概率是各派为保党保政治稳定而达成的暂时性共识,由于气候渐热奥秘克戎存活力自然衰弱,国内疫情在逐步减缓,为各派提供了各退一步的契机。

3月17日的中共政治局常委会上习近平讲话中出现“努力用最小的代价实现最大的防控效果,最大限度减少疫情对经济社会发展的影响”。3月28日,上海突发无预警封城。4月29日的中共政治局会议,习称“坚决同一切歪曲、怀疑、否定我国防疫方针政策的言行作斗争”。5月5日,政治局常委会上,习近平喊出要“打赢大上海保卫战”,并指明“我们的防控方针是由党的性质和宗旨决定的”。

上述的时间线中可以看出,习权力根本防线是清零政策,在此基础上再谈疫情防控与经济兼顾。经济发展的好坏决定着中共的合法地位是否遭受冲击,也显着影响着习近平在党内的执政地位与名声,也是江曾等反习势力攻击习近平的有力武器,这一点习近平并不是不知道。但一旦习在清零政策上认输,对习本人的政治资本的打击将是致命的。

李强宣誓上海保卫战胜利 50条措施雷声大雨点小

我们在上海的时局变化上也能看出端倪来。李强为习亲信,深知在上海疫情防控和经济复苏的跷跷板上,如果稍有不慎平衡不好,将会给自己带来深重的麻烦。

5月30日,李强在上海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会议上说,大上海保卫战已经取得重大阶段性成果。他指出要“毫不动摇坚持‘动态清零’总方针,全力抓好常态化疫情防控”,同时又指示“上海要加快推进复工复产复商复市,做到‘应复尽复’‘应放尽放’,不能层层加码”。

6月1日,上海市委市政府发布致全市人民感谢信,开篇却根本不提“人民”二字,称“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大上海保卫战取得重大阶段性成果……”当日上午,百度热搜头两条全是上海解封的消息,但却不提“解封”二字。上海开始为战疫胜利造势,李强开始为自己20大前的政治冲刺发力。

而真实的上海人并没有活在新闻里,仍然活在封控中,层层加码依旧,乱象丛生。很多居委不给民众出门证引民愤,上海市委市政府为推责卸磨杀驴,发文不认居委是体制内编制,称其为民间自发组织。上海企业主诉苦只敢复工不敢复产,因为出现疫情将自负其责。

5月29日,上海重磅推出《上海市加快经济恢复和重振行动方案》,涉及8个方面50条。但仔细看看方案,基本是属于雷声大雨点小,实属官宣手册而非民惠版本。

比如,方案称对餐饮、民航等五个特困行业实施阶段性缓解社保单位缴纳部分,是缓缴而不是减免,为何不能减免?是不是上海将历年结存社保基金偷摸着用于支付核酸费用了?另一方面,其实,餐饮、零售、民航目前最大的困境应是人员工资发不出来,各种租赁费缺口大;方案还称受疫情影响的企业可申请缓缴住房公积金,还是不减免;对减免房租这块,只是对承租国有房屋的小微企业和个体免除6个月的租金,这能有多大的受惠面?方案还提到给予制造业、电力热力水生产生态保护和环境治理业等6个行业的留抵退税,可是这些企业国有居多,大企业居多,这和中共目前要大力扶持中小微民营企业似乎不符……

话又说回来,上海经过3个月的折腾,财力几乎荡尽。上海2022年一季度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完成2518.2亿元,支出2095.5亿元,结余422.7亿元。4月、5月目前没有数据,收入锐减和防疫支出造成的赤字是大概率,重振经济的留抵退税、稳岗补贴等都需要费用,只能靠中央转移支付和地方发行债券了。

中共五月制造业数据再次落荣枯线以下

中共日前公布了5月的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为49.6%,而前两个月:4月为47.4%,3月为49.5%,连续三月都在经济景气的荣枯线50%以下。但5月数据比3月数据还高出0.1%,所以中共称制造业在回升,释放积极信号。

但是我们将制造业PMI的分项指标稍加分析,便能看到一些不合理的数据比对和实际经济景气。PMI共有13个二级分项指标,但计入PMI只有生产指数(占30%),新订单指数(占25%),从业人员指数(占20%),供应商配送时间指数(100减去该指数×15%),主要原材料库存指数×10%。其他新出口订单数、在手订单指数和产成品库存指数等8项不计值,但可以印证供需结构和制造业经济景气趋势。

从中共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来看,5月生产指数为49.7%,新订单指数为48.2%,即供大于求1.5%,而3月生产指数为49.5%,新订单指数为48.8%,即供大于求0.7%。从数据来看,3月经济运行比5月要合理。

再看5月的产成品库存指数为49.3%,比3月的48.9%要高0.4%。5月的产成品库存指数和5月的新订单指数剪刀差为1.1%,而在3月产成品库存指数和新订单指数剪刀差仅为0.1%,5月剪刀差拉大,未能消化掉库存,也能印证5月产能过剩。

假设数据真实,中共5月发力主要体现在供给端,而不是需求端。这大概是为了完成政策性的复产复工要求而产生的数据,是否有造假,我们不得而知,如果有的话,生产指数造假的可能性要大一些,因为在新订单指数上造假,就像淘宝刷单一样,哪天中共一不认账要求企业根据订单指数补税,那企业就亏大发了,所以企业在新订单指数上或许不会配合造假。

原材料库存指数5月为47.9%,比3月高0.4%,比4月高1.4%,说明企业在占用现金流备原材料补库存,是需求在扩张,预期回暖了吗?前面分析了,产能过剩。企业是趁原材料价低时多进些货,5月主要原材料进购价格指数要比3月低将近10个百分点,而企业的产品出厂价格也比3月的低7.2%,说明商家都被封城封怕了,一有机会,赶紧就低价去库存,亏了的钱低价进料,能回补部分。

还有两个反映PMI的分项指数比较诡异。一个是从业人员指数,5月是47.6%,只比4月多0.4个百分点,但生产指数比4月多5.5个百分点,新订单数比4月多5.6个百分点,难道工人一直被关在厂子里,4月不怎么干活,5月就拚命加班加点?其实,整个3-5月,全国几乎半壁江山都轮流处于静默状态。

另一个是供应商配送时间指数,5月为44.1%,4月为37.2%,3月为46.5%,说明3、4、5三个月全国整体运输业非常不好,这和疫情防控封城造成交通运输堵点能对上号。李克强在10万人大会上讲5月运输量用电量都呈负增长。那么,5月的制造业49.5%的回暖景气到底是如何升上去的呢?

另外一点,中共统计局制造业PMI对3000个大型主要是国企进行抽样问卷调查,数据本身就是即便是真实无误的,也是反映国企等大型企业经济景气。众多的民企、中小微企业不是已经注销,就是在注销的程序办理之中。

张敬华双开罕见一罪状 当局经济数据造假欲盖弥彰

外界对中共的统计数据基本都是持怀疑态度的,这个中共自己也清楚。为了让人相信它的统计数据,中共也会打打假。

6月1日,央广网报道国家统计局消息,国家统计局召开统计造假不收手不收敛问题专项纠治工作动员部署视频会议,党组书记、局长康义表示,要真刀真枪与统计造假作假行为作斗争。他同时指出,个别地方统计造假不收手不收敛问题仍然存在,斗争是长期性、复杂性、艰巨性的。

5月31日,中纪委通报江苏省原副书记张敬华被双开。张敬华是2021年落马的江苏首“虎”,也是19大以来继江苏省原副省长缪瑞林,江苏省委原常委、政法委书记王立科之后的第三“虎”。张为本土江苏人,历任江苏省政府副秘书长,徐州市委副书记、市长,镇江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江苏省委常委、南京市委书记兼南京市江北新区党工委书记,2021年11月20日调任省政协党组副书记,履新省政协才11天,12月1日被查。

从其履历上来看,江派色彩很浓。江泽民贪腐治国,好大喜功,经济数据造假是底下官员高升的秘诀,张敬华被双开,多家陆媒关注了中纪委通告中的一个罕见罪状,“政绩观偏差,为谋求个人进步搞经济数据造假,违规干预插手市场经济活动”。

官出数字、数字出官。辽宁省曾是经济数字造假曝光度较大的省份。2017年1月17日,辽宁省12届人大会上,时任辽宁省委副书记、省长陈求发首次对外确认,辽宁在2011年至2014年存在财政数据造假的问题。辽宁落马老虎王珉2010年担任省委书记半年后,半月谈就发表《揭秘地方统计造假乱象:数字出官官出数字》,直指辽宁。

其实,中共的统计数字造假从来就没有断过,凡是影响党的光辉形象的真实数据都是国家机密,文革死亡数字、大饥荒死亡人口、六四大屠杀学生和市民人数,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涉及受害者人数,这些都是国家绝密。

2020年武汉疫情死亡数据、七普人口真实数据和近年来的GDP数据,这些涉及到中共政权维稳和官员晋升的项目数字,造假是常态,不造假是稀奇。

在中共内外交困的当下,经济统计数字关系到党国命运,非同儿戏,中共经济下行得厉害,对其执政合法性已经造成冲击,使其处于一个两难状态,完全公布真实的经济数据,很多基层官员的乌纱帽连带中共政权都会玩完。

任凭地方和基层官员上报造假统计数据,不但会导致中共对经济形势的误判,而且助长地方政府和官员欺君罔上上的大逆不道之风。怎么办呢?偶尔打打假骗取民心,同时也有助于摸清实际经济情况,在与地方官员博弈中掌握主动权。

有网民说,中共说的话,连半个标点符号都不要相信。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朱颖

相关新闻
钟原:2022年中共高层没谱的六件大事
分析:二十大前 中共内部几大不确定性
极端清零重创中国经济 西方社会密切关注
年耗1.45兆 中国常态化核酸检测医保担不起
最热视频
【微视频】中国四大银行拟抛售美元对抗美加息
【秦鹏直播】蓬佩奥吓坏中南海?马斯克买推特
【探索时分】乌克兰收复莱曼 俄军为何又败了?
【百年真相】“谋逆”败露?房峰辉落马之谜
【十字路口】马斯克调停战火 核武危机能解?
【远见快评】建议俄乌谈判 马斯克掀大风波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