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位失忆者在美国重获新生的真实经历

刘晓燕。(刘晓燕提供)
人气: 128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2年06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伊铃多伦多报导)2022年5月25日上午,美国著名科技重镇匹兹堡万里无云,阳光灿烂。在市政厅宽阔的市长办公室内,身着深色套装的华裔居民刘晓燕正在给市长、市长夫人和现场的艺术家们演讲。

2022年5月25日上午,匹兹堡法轮功学员刘晓燕(桌前中)在市长办公室演讲。(刘晓燕提供)

这是匹兹堡市长夫人正在举行的绘画圆桌会议,8位绘画艺术家在市长办公室展示各自的绘画作品。刘晓燕赠送新任市长一个大型中国结。她面带微笑,言语温和而自信,面对观众侃侃而谈。她谈到中国结的意义,谈到中国传统文化,谈到法轮大法,谈到自己的人生故事……

从优秀生变成失忆者

刘晓燕出生于上个世纪60年代初的重庆。那是个政治动乱的年代,刘晓燕的青少年时代学业荒废。直到70年代末,文革结束,刘晓燕也随学校恢复正常学习。

刘晓燕。(刘晓燕提供)

刘晓燕性格温和,内向,记忆力很强,一篇文章很快能记住,连标点符号都能背下来。加上勤奋、刻苦,她的成绩总是名列前茅。她考上了当地重点中学,曾被评为重庆市模范生;后来又考上四川药剂学校。因为成绩优秀,毕业后她被分配到重庆一家肿瘤研究所,从事药品检验工作。

药品的质量直接关系到医院所有病人的生命安全,药品检验工作责任重大。刘晓燕走遍重庆各大医院,学习自制大输液的合格标准。她迫切地想要提高业务水平,于是重新复习中学课程,考上当时中国药科大学函授班。

3年函大毕业后,刘晓燕紧接着又考上3年制的电大英语班。那时,她的英文基础几乎是零。她白天上班,下班后去电大学英语,晚上做作业到深夜;平时走路、乘车都在学英语。

2年下来,她的英语有了很大长进,但大脑仿佛填充了浆糊,思维迟钝,记忆力也在下降,行动也迟缓,人处于一种极度疲劳的状态之中。

1994年4月,刘晓燕3年英语学习即将结束。有一天,她突然发烧,连续几天不退,有时高烧达摄氏四十度,人处于迷糊状态,对外界感知如同隔着一层厚厚的毛玻璃。

几天后,高烧终于退了,但她的大脑却停留在高烧时的状态,大脑里仿佛灌进了一团泥浆,思维困难。家人、同事叫她的名字,她心里明白,但不知道该怎么回应,连头都没抬。别人说话速度快一点,多说几个字,她就听不明白,更不知道如何回应。

看电视,画面一闪,声音一响,瞬间她就头晕脑胀,仿佛脑袋要炸开;同时,上一秒听到的台词,瞬间在她的记忆中消失,什么都留不下。要出门时,她呆呆地站在门口,不知道到底是开门还是锁门?

在她面前,文字是那么陌生,好像从来没有见过,不明白什么意思,阅读变得不可能。过去那个喜欢看书,喜欢哲学,工作勤奋,认真负责,记忆力超强的人,思维定格在那场40度高烧时刻。

从那以后,作为一个正常人的基本思维能力、理解力、沟通能力、日常认知能力变得异常微弱,现实世界仿佛跟她隔了一堵墙,人世间正常人的生活她都不能企及,世界重新变成一个陌生的地方。

然而,她感受痛苦的能力还在。“我完了,彻底完了,我该怎么办呢?我该怎么办?”她心里充满内疚,认为是自己过度用功读书造成的:“别人读书越读越聪明,自己读书怎么变成傻子?”

刘晓燕的婆婆找到一位内科医生朋友,希望帮助儿媳解脱病症。但医生说,这是神经衰弱,没有办法,只有靠时间,多做一些体力活,或许能改善。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刘晓燕的病情没有一点好转的迹象。她的人生还没有好好展开,就迷失在幽暗的森林中。昨天已经遗失,明天还看不见。她心里难受极力了,天天哭泣。

她躺在床上,眼神无助而茫然,泪水打湿了枕巾。不远处是繁华的街区,南来北往的车流、人流川流不息,世界在热闹地运转,人们都在各自的人生里忙碌,而这一切都与她无关,她成了一个边缘人,只有绝望、痛苦紧紧缠绕着她。

“一了百了吧,再也不用承受这无名的痛苦了。”她想到了死,“只要往汽车上一碰,一切就结束了。”

就在刘晓燕感到万般无奈之下,她脑子中浮现出因患脑瘤瘫痪在床的母亲,还有年幼的女儿。“再怎么没有能力,起码还能照顾母亲啊;再没能力,还可以陪伴女儿啊。”她默默地对自己说,“无论如何要坚强地活下来。”

新移民的艰辛

1995年5月,刘晓燕的先生办好了美国留学签证,她和女儿也顺利办好签证。她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根本不适合出国,但她抱定吃苦的心态。同时,冥冥之中,她感到有一种力量在推动她往西方社会:“或许在那里会找到我想要的东西。”

初来美国,语言障碍,环境陌生,这对本已身患疾病的刘晓燕来说,更是难上加难。那时,他们夫妻靠打零工维持生活,但她的身体根本无法胜任工作。

在杂货店,她整天蹲在地上搬东西,做这种简单重复的事还行。如果再让她把东西摆到架子上,她就不会了。老板让她收钱,她会非常恐惧。顾客要买什么东西,前一秒说的话,后一秒钟就忘记,她根本就记不住。但她不想让别人看出她有病,只好赶紧跑到后面去拿货,但她拿的东西不是顾客想要的。为此,老板天天骂她,认为她工作不认真。她只能忍着,知道是自己的错。

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她的身体越来越差。最后连简单工作也不能胜任了,只好待在家。

“如果有一天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该多好啊!”刘晓燕几乎每天都对自己这样说,那是她深藏心里的渴望。

巧遇法轮功

1998年9月,刘晓燕在邻居的陪同下,送女儿去当地一家中文学校学中文。在那里,家长们不是去买菜,就是在一起谈笑风生,只有她傻呆呆地独自待在一边。邻居走过来跟她说,外面有免费教气功的,要不要去学?

2021年5月13日,刘晓燕(左)和匹兹堡当地法轮功学员集体炼功。(刘晓燕提供)

刘晓燕心怯,她怕人家知道她有病,影响以后找工作。但转念一想,死马当活马医,也许气功能治好自己的病。她鼓起勇气,来到教功的地方。一对中年夫妇正在教功,他们给她介绍法轮功,并借书给她,让她先了解一下。

“天哪,我哪能看书,我要是能看书就不会到这里来了。”刘晓燕心想。她很为难,随便把书翻了几下,就给回对方。

回去后,她的先生鼓励她试一试。于是第二个周末她又来到教功的地方,跟着学了四套动功,还请回了《转法轮》一书和一盘教功录像带,她想让先生帮忙看一下这本书到底讲了什么。

没想到,当天从学校回到家,刘晓燕感觉头又痛又胀。她尝试练瑜伽倒立,结果越练越厉害,像要炸开似的,很难受。

第二天一早,她的先生告诉她:“昨晚已经把《转法轮》看了一遍,昨天你出现的头痛难受,说不定是老师在给你调整身体呢。”刘晓燕根本不相信,以为他在开玩笑。“天下哪有这回事,我功还没炼,书也没看,怎么会有人给我调整身体?”但她以后坚持天天炼功。

身心巨变

有一天,刘晓燕好奇,想试试看《转法轮》。“能看多少算多少吧。”她慢慢地,一个字一个字地看,一行一行地看下去。不知不觉看了一个多小时。

“怎么一下子能看这么多书呢?而且还不吃力?”刘晓燕感到奇怪。她又打开电视机看了一下,嗯,没有头晕脑胀,听得清清楚楚,也不太吃力,怎么回事?

来美国3年,她从没看过电视,只要电视屏幕一动,声音一响,她马上头昏脑胀,听不清,也看不懂。现在竟然一下子就可以轻松地看清了,看懂了。从那场高烧开始,差不多4年了,她迷失了,远离了正常生活。

现在突然一切恢复正常了。4年的痛苦、绝望,解脱了;4年的渴望、梦想竟然实现了。刘晓燕仿佛从一场噩梦中醒来,又仿佛走出幽暗的森林,看见了阳光……她内心非常激动,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从此,她每天炼功,一有空就看书。“书中讲了许多我不知道的事情,解答了多年一直缠绕在我心中的困惑。”她说。炼功过程中,《转法轮》书中讲的许多特异功能她都经历过,还看见了美丽的光。

炼功不久,她发现自己的大脑像被清水洗过一样,思维变得非常清晰;手、脚动作协调自如,不像以前那么迟钝缓慢;她30岁不到就停经也恢复了正常。

短短几个月,刘晓燕的身体完全恢复正常。她上当地社区学院,学电脑课程,并拿到了网页创作(web authoring)证书。

通过阅读《转法轮》,刘晓燕的世界观也在不知不觉地发生改变,生活中用“真、善、忍”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尽管家庭经济仍处在困难时期,但她内心平静、祥和,家庭气氛变得和睦、融洽。连邻居都羡慕,也想学法轮功。

那时,刘晓燕在当地一所大学研究所实验室工作。她工作勤奋,认真负责,不计较利益,被老板称赞,被同事公认为是研究所最好的实验员。

有一天,刘晓燕的先生所在公司突然宣布解散,他们的签证很快到期,马上面临身份问题。有私人公司主动提出帮忙,她谢绝了,坚持按“真、善、忍”的标准为人处事,不想弄虚做假,随其自然。

后来,刘晓燕的老板因为经费不足,实验室面临撤销。此时,另一个实验室派人跟她说:“你们老板没钱了,到我们实验室来吧。”刘晓燕说,“他在困难中,我不想离开他。”当时这人流泪了,说:“对呀,我也觉得做人就应该这样。”

通过修炼,刘晓燕从一个内向、自卑、沉默寡言的人,变成一个热情、开朗、充满自信的人,她的人生已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她常常感动得流泪满面:“真没想到,历经重重磨难,终于在美国找到了我要找的。”

讲真相 把大法的美好带给匹兹堡

刘晓燕从大法中受益,她想把好东西分享给他人。她加入当地中文学校炼功点教功;又和当地法轮功学员一起,在图书馆、公园等地教功,利用可能的机会洪扬大法的美好。每次办班都有十几、二十个人来学。

2021年5月13日,刘晓燕(中)和匹兹堡当地法轮功学员。(刘晓燕提供)

1999年7月,中共开始打压法轮功,海外也受到影响,许多人听信中共谎言,对法轮功学员投来歧视的目光。

2002年,正是中共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时候,刘晓燕参加了美国华盛顿DC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一位画家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残酷迫害的经历深深地震撼了她,她泪流满面,当即决定,一定要尽己所能,把中共对法轮功惨无人道的迫害曝光。

匹兹堡是科技重镇,许多中国精英人士来这里学习、工作。为了让这些华人了解真相,刘晓燕在当地一所大学举办电影放映会,半个月一次,持续达6年时间。许多华人、特别中国大陆人,通过她放映的《九评》和其它影片,了解迫害真相,认清中共的邪恶。

一对老年夫妇回国前,特地来看她,感谢她让他们了解了迫害真相。一位华人大学生通过放映会,重新走回修炼,并在日后成为她举办放映会的重要帮手。

2006年7月,加拿大前亚太国务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和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共同发布独立调查报告,指出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刘晓燕把调查报告送达该大学的研究所。之后,每当调查报告更新,刘晓燕就会及时送往研究所,并给所遇到的人讲大法的美好及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

2017年7月20日,刘晓燕和美国国会议员基思‧罗斯福斯(Keith Rothfus )在华盛顿DC 7‧20反迫害集会上。(刘晓燕提供)

有人表示震惊,有人沉默,也有人不相信;但环境已在悄悄发生变化。有的人离开了;某些“特殊人物”不见了;有的教授了解真相后选择支持法轮功。

2019年5月13日,刘晓燕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参议员林赛‧威廉姆斯(Lindsey M. Williams)的办公室。(刘晓燕提供)

刘晓燕在匹兹堡居住了27年,她和当地法轮功学员一道,持续不断把大法的美好及迫害真相传播给当地政府和人民。27年来,匹兹堡市长、市政府给法轮大法的贺信、公告及褒奖令达40多项;有的议员连续3年在华盛顿DC法轮功反迫害集会上发言,谴责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

2018年7月20日,法轮功学员刘晓燕与国会议员基思‧罗斯福斯(Keith Rothfus)办公室工作人员合影。(刘晓燕提供)

“我有幸在匹兹堡得法(修炼法轮功),感谢这个城市给我机会。”刘晓燕说。连续10年,刘晓燕和当地法轮功学员一道,邀请神韵艺术团来匹兹堡演出,让匹兹堡人民感受中华5000年神传文化的美好。

盛开的优昙婆罗花

在日常生活中,刘晓燕一点一滴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处事,她的生活环境也渐渐发生变化。

2011年7月,传说中3000年一开的优昙婆罗花在刘晓燕的家绽放。院子里、墙上、屋内、果树上、亭子里、前门、后门,陆陆续续,到处都是。之后,她家每年都盛开优昙婆罗花。不仅是刘晓燕的家,匹兹堡其他法轮功学员的家都盛开了优昙婆罗花。

2011年7月,传说中3000年一开的优昙婆罗花在刘晓燕的家绽放。院子里、墙上、屋内、果树上、亭子里、前门、后门,陆陆续续,到处都是。之后,她家每年都盛开优昙婆罗花。(刘晓燕提供)

传说中优昙婆罗花开放,是转轮圣王在人间传法,是人世间大祥瑞之事。

刘晓燕家每年都盛开优昙婆罗花。(刘晓燕提供)

今年是法轮大法洪传30周年,刘晓燕对大法和师父充满感恩:“在走过的历程中,我深深地感受到,没有大法,我不可能做到这一切,是大法把我塑造成为一个新的生命!”

刘晓燕说:“感恩李洪志师父传出的这部高德大法,让我明白了人生的意义和苦苦找寻的宇宙真理;感恩师父,呵护我,引领我一步步走到今天;感恩师父,给予我健康的身体,教导我‘真、善、忍’法理,做个真正为别人着想、为别人付出的人!”

责任编辑:岳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