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天气反常 卑诗农场主遇挑战

由于天气反常,今年卑诗晚熟的品种已没有足够的时间长到成熟。 (大纪元)
人气: 13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2年06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君成加拿大温哥华报导)“感觉今年天气不太对。今年天气特别冷,雨水多。”从事有机种植的王先生说。

王先生和妻子在温哥华岛经营一家有机农场,开垦、种地、育苗、浇灌、收获和送货,夫妻俩勤勤恳恳,常年无休,服务当地社区已足5个年头了。农场里的番茄和刺黄瓜露天生长,用的是有机肥,华人朋友吃了都说,吃到了“小时候的味道”,他谦和地把自己叫做农夫。

今年春季寒冷、多雨的天气仍在延续。截至6月9日,卑诗省温哥华岛的大小城镇仍雨水不断 。

成本大增 农产品涨价

“我知道有些同行,提前育苗,都出问题了,太冷。因为苗期太长的话,苗都老了。”王先生告诉大纪元记者说,育苗是在暖棚里进行的,往年6月份的这个时候,很多苗都已经移到外面,长得不错了。而今年的气温到晚上还是摄氏9度、10度,苗只能继续育在暖棚里,可能得再过1-2周才能移出来。

长时间养在暖棚里,降低了育苗成功率,也增加了成本。若农产品生长都靠暖棚,则成本更大。王先生说:“大温的一些农场,他们早早地就已经(在暖棚里)种了(刺黄瓜),也可以成熟,但它那个能量消耗就大了。所以成本比较高,卖的也比较贵。”

整个行业的涨价幅度,王先生估计至少15%20%。他说,如果消费者感觉蔬菜涨了15%左右的话,那小农场相应的成本就是涨了这么多,以维持基本生存,“我们没有通过涨价多赚一点钱”。

燃油现在是成本大头。王先生说:“我们这种大型拖拉机,平时跑的卡车,都是用柴油。真的就是翻一倍的感觉,很厉害。”

王先生分享道,小农场想让更多人知道,做广告的话费用很高,最后也会抬高产品价格;参加协会性质的销售平台也是方法,不过因为平台要提成,产品价格也会提高。

为了节省成本,他身兼多职。他说,和很多同行交流后发现,像农场主之类的工作,大家都会在里面再开一个小店。“其实在加拿大,每个小生意的老板都有这样的想法,自己多干几个工人的活儿。其实赚的钱相当于是一个人干几个人的活省下来的。”

靠天吃饭 农场主祈祷

“如果夏天气温能正常起来,应该还不错。”王先生说,很多同行根据气象预报预估今夏温度正常,又都补育了苗。

如果天公再作美一点,今年冷的时间拖长了,热的时间也能顺延拖长的话,损失就会减少。“往年到万圣节就全部拉秧了。但是有一年,大概是67年前,那一年的冬天冷得特别晚,那一年我们还在另一家农场打工学习。那年就收获了很久。希望今年也能这样子。”

中国有句话说:“牛马年,好种田”,就是牛年,马年,气候比较适合种植。去年正是牛年,气温总体比较适合蔬菜、水果生长。王先生对大纪元记者分享他的经验。

靠天吃饭的不仅是讲究耕读传家的中国人,玛丽莲文图瑞(Marilyn Venturi)也在掰着手指头(cross the finger)向天祈祷。

文图瑞在温哥华岛的Cowichan Vally运营Venturi-Schulze Vineyards葡萄酒庄园。她在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说:“我们从1987年就开始在这里种葡萄了,从来没有见过像今年这样的事情,极具挑战性。”

“非常、非常寒冷,而且是晚春。雨量很大,草长得很高,你无法用设备进入葡萄园割草,因为它太湿了。”她说。

文图瑞和先生一手用心打造这个葡萄园已有35年。如今她年逾70,先生也已80岁高龄,每天还要工作16-17个小时。“这是一个挑战,葡萄会很晚成熟,晚熟的品种已经没有足够的时间来长了。”他们不得不和女儿一起仔细规划:“如果我们有收成,怎么办,没有收成,又怎么办。”

幸运的是,他们的产品丰富,虽然今年无法酿制醇厚的红葡萄酒,但还可以做黑皮诺,气泡酒、香醋等,但同样,“这完全取决于天气”,她说,“假设雨水不会持续整个季节,早熟品种仍有足够的时间成熟。”

天气状况还会影响虫害情况。“我们不使用杀虫剂或除草剂”,她说这样的种植非常依赖大量的空气流通和阳光照射。“但我们不知道这个季节接下来会怎么样,我们只能掰着手指头等。”

劳动力短缺 小企业难运营

“劳动力短缺”是文图瑞今年的心头大患。“规模最大的时候,我们有大约15名季节性工人,现在我们一个人也没有。”

为了省人力,他们已经拔掉了五英亩的葡萄藤,但即使这样,也做不完所有的工作。

他们用了各种方式招聘,联系当地学校,看是否有年轻人愿意来做暑期工,还聘请了咨询师,但都还没有任何回应。

“对于像我们这样没有规模经济的小企业来说,无法在一开始就付出高薪。”她说,人们希望有更高的工资这没错,但人们不能指望以高工资开始新的工作,必须首先证明自己。如果他们不胜任这个工作或流动性太大,一开始付高工资就是浪费,对小企业来说太冒险。

“我们可以从支付1617元的时薪开始,但这个工资对很多人来说,看都不会多看一眼。我们尽力提供给好的报酬,我看到到处都是这种情况,我理解这种感觉。人们说,我们的租金很高,我们甚至找不到住房,我们住在我们的车里,我们要求有一个生活工资,但他们不明白,唯一有能力给予生活工资的人是大企业。是的。小企业被卡住了。”

她说:“此外,我们可以给予满足,我们可以给予学习,我们可以给予各种其他的东西。但是现在,提供每个人都应该得到的(够生活的)工资,这有点困难。”

政府加税 葡萄园业主难承受

文图瑞还提到了来自政府的压力。政府取消了小酒厂以零售价直接批发给餐馆和酒吧的权力,而这是政府在建立以农场为基础的酒厂协会时的承诺。“我们将永远拥有这种权力,因为政府意识到小农场不存在规模经济。”但是,这种权力被政府取消了。“因此,我们现在的收入比去年少了20%到30%。”

文图瑞说,联邦政府最近再次向农业部门引入消费税,用于葡萄酒。这将是68分一升。她认为这是在压倒性地摧毁小企业,尽管它似乎是在鼓励小企业。

“所有这些最近的政策变化,联邦和省,告诉你真相,正在摧毁我们的行业,使它变得非常困难。”所以我个人认为,我们将无法生存下去。”文图瑞说。

她认为:“我们不能自己做任何事情来影响政府的决定和大企业的决定。我们能做的就是,我们怀着一种热情,我们必须拥有一块土地,保持它的原始状态,从不使用除草剂,从不使用杀虫剂,甚至从不灌溉。它是我们家庭的安全港湾。”

“我仍然保持乐观,尽其所能,关心他人。为了你的孩子,你必须保持积极的态度。”

责任编辑:李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