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永志不忘:89年天安门大屠杀

为了世界的未来  我们必须吸取六四教训

人气 1587

【大纪元2022年06月10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Benedict Rogers撰文/原泉编译)6月2日,当我观看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Queen Elizabeth II)的“白金禧年”庆典活动的阅兵式时,我对这些男女军人充满了钦佩之情,他们不仅以非凡的精确度和纪律性,在行进中演奏音乐,而且他们的责任就是捍卫我们的国家、自由、民主、法治和人权等价值观。

他们对民选的政府和君主负责,虽然君主不是民选的,但在女王的角色和性格中都体现了维护我们民主的宪法保证。

成千上万的人在伦敦的公园和街道上参加了庆祝活动,英国和世界各地还有数百万人参加了庆祝活动。我惊讶地通过媒体评论得知,英联邦由54个国家组成,有26亿人口,几乎占世界人口的三分之一,元首为伊莉莎白二世。

但是,在我们纪念女王登基70周年这个不寻常的日子时,我的思绪很快转向今天纪念的另一个周年,即1989年6月4日在北京发生的天安门大屠杀

33年前的今天,在中国,这个拥有14亿人口、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中共下令军队将枪口和坦克对准自己的公民,死亡人数估计至少有一万人,另有数千人受伤、被捕、入狱和遭受酷刑。

1989年6月6日,中共镇压天安门广场上的民主抗议活动两天后,坦克停在北京的一条街道上。(David Turnley/Getty Images)

套用查尔斯‧狄更斯的小说《双城记》的标题,本周末,全世界关注两支军队的故事:以女王为首的英军,是公共服务和责任的缩影,而人民解放军,由中共的独裁者掌控,是镇压、非人道、残酷、撒谎、凌驾于法律之上和犯罪的化身。

英军并不完美,但区别在于:通过我们的民选领导人,英军向人民负责,处理错误行为,目标是保护国家、人民和其价值观,而不是保护一个政党或一种意识形态。相比之下,人民解放军的称呼用词不当,它反人民,反“解放”,应该改名为“镇压人民军”。

为什么纪念天安门广场大屠杀周年如此重要,原因有三:

首先,中共拚命想让我们忘记那段历史。在中国,自1989年以来,一代又一代的人在成长过程中,对当年6月4日,中共在天安门广场、及周围街道和全国各地城市犯下的暴行一无所知。

中共屠夫和它们在中南海的继承者们在审查新闻、传播和宣传,成功地对人们进行了洗脑,以至于许多人真的不知道那段历史,而那些知道的人也害怕记住。

直到三年前,香港是唯一一个在中国主权下仍能纪念“六四”大屠杀的地方。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人聚集在维多利亚公园。香港回归后的头五年,当我住在香港时,曾加入烛光守夜。现在,中共对香港实施严厉的《国家安全法》,这些守夜活动被禁止。

一些活动人士,如大律师邹幸彤(Chow Hang-tung),因组织“六四”守夜活动而被判监禁。去年,虽然没有正式的守夜活动,但天主教会举行了追思“六四”弥撒,香港人亮起手机灯光以示纪念。

今年,香港天主教会表示不会举行任何追思弥撒,警方还关闭了维多利亚公园,并警告说,6月4日去公园也可能是犯罪﹐非法集会可能导致五年的监禁。据推测,挥动手机灯光也有风险。

去年年底,所有剩余的纪念天安门屠杀的标志——耻辱柱、民主女神和其它纪念品,都被拆除和禁止。北京希望抹去“六四”大屠杀的记忆,即使是在香港。

尽管如此,一些勇敢的香港人仍然找到了纪念“六四”的方法。香港中文大学无惧当局,将民主女神的微型雕像隐藏在校园内。

2020年6月4日,香港市民在维多利亚公园﹐悼念1989年天安门广场大屠杀的死难者。(Sung Pi-long/The Epoch Times)

正因为如此,我们这些在中国以外、拥有自由的人必须确保“六四”纪念日仍然是人们关注的焦点。今天晚些时候,我将在伦敦三个不同的集会上发表演讲:唐宁街首相官邸外、皮卡迪利广场(Piccadilly Circus)和中共大使馆外。我们不能沉默。

我们必须关注天安门大屠杀的第二个原因很简单:我们应该从1989年的事件中吸取教训,把枪口对准人民的政权不会获得信任、尊重或合法化。如果一个政权准备在全世界的注视下屠杀数千名和平抗议者,这就很能说明这个政权的性质和特点。

直到最近,我们都没有吸取这一教训。有一段时间,我们很多人,包括我自己,认为我们在上世纪90年代和21世纪初看到了中国自由化的迹象。这段时间里,我去中国50多次,包括多次在中国短期居住。香港回归头五年﹐我也曾在那里居住。我结交了许多中国朋友——包括人权律师、博客作者、宗教领袖和民间社会活动家——他们在当时似乎拥有一定的活动空间,他们自己也对空间可能进一步扩大持谨慎乐观的态度。

我们中很少有人会天真到不明白中共总是压制人民,但确实有一段时间,红线似乎变得越来越遥远,自由思想的空间也在一定程度上扩大了。在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执政的过去十年里,这种观点完全被颠覆了,因为实际上所有的空间都被关闭了,许多居民被关了起来。

在当今的中国,“六四”大屠杀的慢镜头一直在上演,不是用坦克和枪,而是用压制性的法律、集中营、监控技术和酷刑工具。

维吾尔族正面临种族灭绝,国际社会越来越认识到这一点﹐西藏发生的暴行也有所增加,对基督徒的迫害加剧﹐迫害法轮功、强摘器官的暴行仍在继续,香港已经从亚洲最自由、最开放的城市之一变成了一个警察国家。

2017年﹐我被拒绝进入香港,近几年来,我和母亲收到无数的威胁,香港警方正式警告我,如果他们能抓到我,我可能会在香港面临监禁。这并不让我担心,因为只要我不被引渡,他们就无能为力,但这说明了香港人、维吾尔人、西藏人和中国大陆流亡异见人士处境的危险。如果中共要以这种方式威胁外国活动人士,那么那些被中共视为“自己人”的人面临的危险就更大了。

这就引出了纪念“六四”周年很重要的第三个原因。我们必须永远从历史中吸取教训。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对乌克兰的入侵无疑教会了我们这一点。一个屠杀成千上万的人民而不受惩罚的政权﹐不仅是对自己人民的威胁——也是我们的威胁。

所有的独裁者都像坏司机,一只眼睛盯着后视镜。如果没有把超速或酒驾的坏司机在路边拦下来,他们就会继续行驶,从而造成伤亡。到目前为止,33年来,世界其它国家都未能控制住中共,结果,这个政权变得更加嚣张。这就是为什么今天发生维吾尔族种族灭绝、香港自由被彻底摧毁、西藏持续不断的悲剧、宗教迫害、活摘器官以及中国对公民社会的全面攻击。

我的新书《中国关系:中共暴政下的三十年》(The China Nexus: Thirty Years In and Around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s Tyranny)将于10月出版,我采访了1989年6月4日在北京的几个知名活动人士和记者﹐他们的故事是一致的。

著名的中国流亡活动人士杨建利告诉我,6月4日凌晨,他和同事们骑着自行车进入广场。

“我们看到军队开火,看到许多人被杀。”他在电话中情绪激动地告诉我,“难以相信,我看到坦克高速行驶、催泪瓦斯、机枪扫射,我听到很多尖叫声,这是促使我成为一名活动人士的原因。”

1989年6月4日,一名外国记者(右二)在其他人的照顾下,从天安门广场附近的军队和学生冲突现场被抬出。据国际特赦组织称,在中共镇压中国民主运动五年后,仍有“成千上万”的囚犯被关在监狱里。(Tommy Cheng/AFP/Getty Images)

1989年6月4日﹐加拿大资深记者黄明珍(Jan Wong)当时就在天安门广场﹐她著有《神州怨》(Red China Blues)一书。她告诉我她所看到的第一手资料。

“他们(解放军)在开枪,人们在奔跑,人们试图营救其他(受伤的)人”,她说,“人们冲进枪林弹雨中,用自行车和三轮车运出尸体。”

当晚,黄明珍自己也险些被射入北京饭店墙壁的子弹击中,(单孔)距离她只有几英寸,当时她正站在阳台上观察大屠杀的发生。

她亲眼目睹了臭名昭著的(天安门屠杀中)“坦克人”事件的全部过程。

“军队从人群中碾过,我看到了坦克。然后,我的丈夫指向站在坦克前的那个人……我看到‘坦克人’和坦克之间对峙的整个过程,他像足球守门员那样试图阻止坦克,他爬上坦克,试图和军人沟通,然后又爬了下来。”最后,他“消失在人群中”。

除了“坦克人”,她认为坦克驾驶员是“真正的英雄”,因为他拒绝从这个人身上碾过去。

我认为,今后我们需要做三件事。

我们一定要保存历史记录,这样1989年大屠杀就不会被遗忘(尽管北京方面尽了最大努力想让人们忘记这段历史),有朝一日,那么多人为之献出生命的理想在中国得以实现:自由、正义、和平和真理。

然后,我们需要努力找到中共政权中那些拒绝碾人的“坦克驾驶员”。尽管这很难,但我们必须对中共采取它们对我们的做法——我们必须实行分而治之的政策,使他们分裂。

同时,我们必须建立一个统一战线来打击它们的“统一战线”,统一并不意味着一致,我们欢迎并尊重思想、战略、战术和方法的多样性,但我们应该追求“精神与目标的统一”。

我们应该把自我和对抗情绪放在一边,应该搁置个人议程。所有反对中共的人都应该找到一种合作的方式——或者至少不要相互对立,只有这样,建立我们自己的“统一战线”,我们才有前进的希望。

大屠杀已过去三十三年了,我们不能让牺牲的中国英雄被遗忘,让我们提醒自由世界,在这个周末,自由世界在庆祝人类尊严的象征——女王——我们在面对中共的问题时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在这个战线上的行动将在一定程度上尊重那些在1989年在天安门广场上站立和倒下的人们的遗产。

作者简介:

本尼迪克特‧罗杰斯(Benedict Rogers)是英国人权活动家、作家。他是“香港观察”(Hong Kong Watch)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国际人权组织CSW的东亚高级分析师、英国保守党人权委员会的联合创始人和副主席,他还是“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IPAC)、“终止中国滥用器官移植国际联盟”和“停止维吾尔族种族灭绝运动”等组织的咨询小组成员。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原文:Never Forget the 1989 Tiananmen Square Massacre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六四集会诉求改变 学者:不再对中共抱有幻想
六四33周年 鲍彤:李鹏泄密及引发的思考
【方菲访谈】林培瑞专访:六四与今天的中国 (下)
【网海拾贝】六四事件,对百姓开枪的士兵一个也没死
最热视频
【时事军事】美军拟用B-1B轰炸机回答朝鲜核试验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