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大家谈】章天亮:道德才使人类文明延续

人气 1400

【大纪元2022年06月10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周五(6月10日)的《新闻大家谈》,我是扶摇(主持人)。

今日焦点:共产党能在中国存活至今,毛泽东读取了历史密码?中华文化滋养奴性?误会大了;研究历史,大陆学者不敢碰一个“禁区”;信仰塑造了人类文明,延续靠什么?

谈中华文明,很多人张口即来的一句话是:中国拥有五千年的悠久历史和博大精深的文化……要进一步说呢?什么样的悠久历史、哪些文化?很多人或许开始追溯各个朝代,夏商周,秦汉,隋唐、宋元明清……还有四大发明、四大名著、书法国画、瓷器甲骨文,等等等等,太多了。

仔细想想,这些都是历史的碎片。历史的主线和脉络在哪里?是什么牵引着五千年文明生生不息?

几十年来,中国人还面临着另一个问题:大众能接触到的史书,都是经审查后出版的,里面的内容几分真几分假?比如,改朝换代真的总由农民起义促成吗?事实并非如此。

另外,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想过,共产党这个外来之物之所以能在中国落地,并发展出一整套系统的“党文化”,可能和中国历史上的一个东西紧密相关;而毛泽东,或是发现这件事的第一人。

关于这些事,飞天大学人文与科学系副教授章天亮在他最新出版的著作《中华文明史》中都有详细的探讨,当然书里也说了更多更有意思的历史知识,以及对照历史纵观当下的精彩论述。

我们今天就请来章天亮教授,先和我们透露书中的部分精彩内容,讲一讲重要的、却被忽视的中华文明史那些事。

【史前文化 事关本次人类文明?】

扶摇:首先请章教授谈谈,是什么契机或者动力,让您决定写《中华文明史》这本书呢?

章天亮:其实《中华文明史》这本书是我在飞天大学讲课的教材。2009年的时候,飞天大学还没有成立,主要是有一个飞天艺术学院,后来要办大学,就要开“中华文明史”的课程。

咱们知道这个飞天大学是为神韵培养艺术家的,他们要想把中国古典舞跳好,对中国文化必须得有比较深刻的了解。所以他们就非常重视中国历史和中国文化的教育,那么我就有幸受邀请到这边来讲“中华文明史”的课。

最开始讲的时候也不知道应该讲什么,就看了很多书。然后大概有十几年的时间,从2009年开始讲到现在,13年的时间了,不断地在磨这个内容,渐渐我就走出了一条……我觉得跟其它的文明史方向不同的路,就知道中华文明的精髓到底是什么。其实一开始也不是不知道,只不过要用学术语言把它讲出来,这个是经过十几年慢慢的思考和磨练的结果。后来觉得时机比较成熟了,也需要一本教材,就把它写出来了。

扶摇:您讲述的是中华文明史,但是我看您在书的开头部分,用三讲的篇幅说史前文明、进化论,很特别。为什么这么安排呢?

章天亮:对,一开始讲史前文明,主要原因是想破除进化论对人的一种思维局限。因为你一旦考虑到进化论的时候,你就会想到,人都是从猴子变来的,然后是怎么一步一步发展过来的,这个时候实际上等于已经否定了神的存在。

而实际上,人类文明的发展跟神是非常有关系的,甚至可以说,神在把人造出来之后,因为人在这个世界上要生活,那么人应该如何跟自然相处?人应该如何去崇拜神?人应该如何去跟人相处?这个方面的东西,实际上是神在一开始造出人来的时候,就给人规定了。

当然我这样一讲,很多没有宗教信仰的人,他们也很难相信这一点。我就是想从科学的角度,去讲进化论为什么是错的,所以我在书中就提到了很多史前文明。

这些史前文明你不能说是现代人伪造的,因为现代人根本就造不出来。就他那种工艺的话,根本就造不出这些东西来。像我讲到那个普玛彭古的遗址,包括那些巨石的建筑,他们对地表的测绘,对天文的精确的测量,里面包含的物理学的知识等等,就这些东西的话,其实是现代的人类根本就没有办法复制的。

其实你看,当时修昔底德他写《伯罗奔尼撒战争史》,他就提到说金字塔是古代的埃及人用20年的时间造的。这个完全是他的想像,并不是真实的。但是后世的历史学家是把它当成一个真实的历史讲给学生。

而你想像一下,即使现在你用美国,或者是比如说日本——日本的重工业很发达,或者是德国,用他们最先进的科技,你花20年的时间,你看看你能不能把金字塔造出来?就是我们现在的人用最先进的科技,其实我们也造不出来。

包括它的选址,就是在跨越大陆最长的经线和纬线的交叉点上;然后它的纬度如果乘以10的多少次方就是光速;金字塔的高度乘以10的15次方是地球到太阳的距离等等。就是它里面的一系列非常精密的天文和地表的测绘。

这些东西是现代人造不出来的,恰恰因为是现代人造不出来的,所以你就没有办法说它是现代人伪造的。而这里面所包含那种高度的文明,我们好像都挖掘不尽。

我把它讲出来的话,是想讲人类曾经有过辉煌的文明,在史前曾经有过辉煌的文明。这种文明的出现,其实是神在造以前文明的时候,给人留下来的这些遗迹。那么也就是说,当我们在讲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实际上我们已经拓宽了我们对文明的看法,就是我们不再是局限在这个维度里面,在这个物质空间中去看人的文明。

我们相信在这个维度之外,可能有更高维度生命的存在,他们实际上才是真正中华文明的、或者世界上很多文明的奠基者。

当我们破除了这个(局限)之后,才能够跟大家真正地去讲:如果有神存在的话,那么我们如何去看待这个文明;这个文明和神之间是什么关系。

你会发现当我们有这样一个思路去看待比如说像老子的话呀,像佛陀的话等等,你一下子就明白了:哦,他讲的话,过去当作哲学去研究的时候,你会觉得有很多的费解,甚至有很多的误解。但是如果你真正相信有神的存在的时候,你其实是能够把他们话中的真谛重见出来。

这个是我觉得这本书还是比较有价值的地方,就是至少它帮助人能够站在一个更高的维度去看中华文明。

【信仰塑造了人类文明 一个被忽视的现实?】

扶摇:您说人类文明和神之间有非常紧密的关系,我看您在书的自序中也说,“信仰塑造了文明”。现在很多人应该很少想把这两者联系起来,您能举具体的例子来说说吗,信仰怎么塑造了文明呢?

章天亮:这个其实也蛮有意思的。就是说你会看到,比如说欧洲,我们知道是相信天主教的,然后在美国是相信基督教新教的。在欧洲,你会发现它的政治结构,很多国家现在还有国王,像英国的女王刚刚登基70周年。像比利时、荷兰这些北欧国家都有女王。等于还是有一种比较原始的或者传统的那种王权社会,就是社会分等级,然后有贵族。

因为欧洲那种天主教相信人要得到救赎的话,是需要经过教会的。教会是要进行管理的,就是人以教会为媒介去和上帝沟通。所以你会看到欧洲的天主教有不同的教阶,比如说教皇、或者教宗,下面比如说红衣主教,再往下比如说是主教。

它跟它政治上有国王有不同的贵族,你看是不是挺像的,就是有一种这样的对应关系。

美国的话就是基督新教。基督教新教当时在马丁‧路德宗教改革的时候,他否定教会作为一种中介,认为每个人都可以通过读圣经直接跟上帝沟通。那也就是说,他把整个中间这些阶层都给抹除了。所以你会看到美国的这种民主,比那个欧洲的民主好像是更民主,就是因为他没有一层一层的贵族在中间。所以其实呢,美国的政治结构设计就和基督新教比较有关系。

就是说,信仰塑造了完全不同的政治结构。

其实中国的政治结构也是跟中国的信仰有关系,跟儒家的信仰有关系。儒家实际上是讲父子,就是家庭关系。父亲是什么样的,父亲要慈爱;儿子要什么样的,儿子是应该孝顺的;兄弟是什么样,应该是友爱。

它是这样的一种文化,或者这样一种哲学,那么它就自然而然的在政治结构上也是这样。过去中国人讲,把什么县官之类的比作父母、父母官什么的,然后自称是子民,就是自称自己是儿子。他实际上是把儒家的“父慈子孝”推广到社会上,就变成了“君仁臣忠”,就是国君要仁,大臣要忠,它跟父慈子孝是对应关系。

【精神与文明的关系 大陆学者的禁区?】

扶摇:嗯,很有意思,感觉是站在一个不同的角度来看人类文明了。

我发现您这本书的另一个特点啊,其实也和您侧重精神与文明的关系有关。就是很多同类的书在介绍一个国家、民族的历史文明时,通常以介绍物质文明为主,比如一提到中国,都会讲讲故宫这些历史古迹啊、四大发明、饮食文化等,但是《中华文明史》的重点却落在了介绍有代表性的先秦诸子的思想学派、中国哲学史、中国政治制度史以及中国文学史。

您为什么不着重介绍中华民族的物质文明呢?

章天亮:应该这样讲,就是说我在这本书中也经常谈到一个概念,就是民族其实是一个文化的概念,它不是一个血缘或者是地缘的概念。

比如我说我是满族人,或者我住在东北我就是满族人,并不是这样的。今天,其实可能还有当年满族人的后裔,在中国有很多人自称是满族,但是他讲的是普通话,然后他穿的也是普通中国人穿的衣服吧,他的生活习惯也是普通中国人的生活习惯。

就是说他和他自己的文明都已经割裂了,甚至现在能够读满文的人都非常少。只有非常非常专注的学者,他们可能才会读满文,有很多的满族人连自己的文字都已经忘记了。

而民族,就是我刚才讲它其实是一个文化的概念。一个民族可以没有自己的土地,可以没有自己的政府,但是你只要能够守住你的文化,那么你这个民族就能够一直存在下去。

就像我在书中举的那个犹太人的例子,他们在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之后,流散在世界各地,大概有1,800多年吧。他们虽然没有自己的土地,按照圣经中讲,他们在天下万国之间被抛来抛去,被人嘲笑、被人羞辱、被人屠杀。但是,他们因为保留了自己的文化,所以他仍然能够作为一个民族存在,甚至他们在1948年的时候,在所有人认为绝不可能的情况下,他能重建以色列。就是因为他们的文化在。

其实中国也是一样。你看《三国演义》中讲,话说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中国人为什么能够分久必合?实际上就是有一个文化的传承。因为秦以后,秦始皇奠定了统一的文字,就使得中国的文化不再受地域和方言的限制。

这样的话,虽然地域很辽阔,但是不同的民族他们有这样的一种文化的认同。虽然他可能属于某一个少数民族,但他们都认为他们属于中国这样一个大家庭里面,这样一个大的共同体里面。

同样在汉武帝的时候,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这又使儒家文明成为传承中国文化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意识形态,一个国家意识形态。

这就是为什么中华民族在经过了五千年的时间,或者是比如说在秦以后经过两千多年的时间,虽然经过了多次的分裂,但是它还能够重新统一,这就是一种文化的力量。

如果民族是一个文化的概念的话,我们将来比如说面临中华民族如何去复兴,如何能够以一个非常独特的姿态立于世界之林。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必须要回溯中国的文化。

那中国文化的独特性,有很大一部分是在先秦的时候奠定的,就是道家和儒家的意识形态。塑造中华文明框架的儒释道,有两个是在先秦的时候奠定的。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在讲中华文明史的时候,一上来在讲完中国简史这一块之后,就开始进入了先秦文明。因为这些思想对后世的影响非常大,塑造了中华民族的这种文化形态。

中国大陆的学者不管怎么样,他毕竟是在唯物主义的意识形态之下长大的,他写书的话是不能突破这个,如果突破这个,你在中国大陆连书都出不了。所以,他们在讲中华文明的时候就非常注重物质文明。

那么在西方社会呢,其实是深受进化论的影响。所以他们在讲文明史的时候,他们也是把一些比如说城市的出现、国家形态的出现、铁器的发明,就是这种东西作为文明的一个标志。

但是实际上,我觉得中华文明如果真要把它讲清楚的话,还得回溯它信仰的根源。

袁行霈是北京大学的教授,他写了四卷本的《中华文明史》。里面他就曾经提到过一个概念,他说文明可以分成三个部分去看它,或者三个角度去看:一个是物质文明,一个是政治文明,还有一个是精神文明。

那么对于他这三个角度,我倒是同意的,可是具体的解释我跟他是不一样的。

我觉得物质文明定义的是人和自然的关系,因为一个人要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你总得要有一些生产方式,能够让自己活下去,怎么去创造财富、创造食物,让自己能够活下去,这是属于物质文明的一块。

第二块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这块叫做政治文明。政治就是人和人之间的利益分配,就在一个共同体之内,大家怎么样去管理,然后有问题的话怎么去做出决议。这个东西我把它称之为人和人的关系,也叫做政治文明。

但是在物质文明和政治文明之上呢,还有一个精神文明。这个精神文明,其实定义的是人和神的关系。如果没有了这一块,这个人的文明就不再存在了。

所以我觉得,我在讲中华文明的时候,我更看重的就是精神文明这一块。就是定义人与神的关系,这是一切文明发展的根源。如果你没有这个东西的话,这个文明其实是不能够持久存在的。这个可能是我跟很多讲文明史的人不同的地方。

【中国文化滋养奴性?一个误解】

扶摇:那您在介绍中华文明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现在有一部分中国人,他们不是小粉红,相反觉得自己看透了中共的邪恶。这些人不喜欢中国传统文化,认为就是因为这些迂腐的历史沉淀,使中国人骨子里充满奴性。就像您刚才提到的,过去中国人把县官叫作父母官,自称是子民等。他们觉得这些观念使中国人逆来顺受,不知道反抗暴政。

您怎么看这种想法?

章天亮:当然,很多人可能会觉得说,这样的话显得中国人奴性特别重是吧,一看到皇帝就要下跪,把皇帝当爹自己当儿子。它不像美国民主这样痛快,你不行我可以骂你、我可以弹劾你、可以把你选下去。

但是实际上我觉得,是因为中国人对过去文化的理解是有偏差的。过去这种真正的君臣之间的关系……就像你在家里面,你绝不会是因为家里面凭什么你当爹,我们大家应该民主选举一个爹;爹不好的话,我们可以不要他了。

你不会这样想是吧?因为在一个家庭中,父亲自然要爱护子女,儿子自然是要去孝顺父母,就是它是一种家庭的温情在这地方。

其实在周代,它也是这样一种靠血缘亲情来维系的小共同体,它就是一种家庭伦理的自然扩展,就变到社会上了。

所以我想说的是,不是说有国君有大臣,这就是一个很糟糕的设计。而是因为如果这个国君是一个暴君的话,这个才可能是一个很糟糕的情况。但是在儒家,它也觉得如果真的有暴君的话,老百姓是有权利来推翻他的。

中共在进入中国之前,它其实做过一件事,叫作“新文化运动”。从1916年的时候开始,当时陈独秀他们办《新青年》杂志,就全盘否定中国的传统文化,把中国文化说成一团漆黑,那是一种相当偏颇的叙事。

实际上很多人对中国历史的了解,就是从“五四”这一批人这来的,然后他们对西方的了解的话,基本上来说他们是没有了解的。

我很难想像,如果一个人真的系统学过历史,有严谨的思维,他们会讲出这样的话来。基本上讲这种话的人我觉得是人云亦云,他自己对中国历史、西方历史都没有研究,他也没有做过真正的社会学方面的思考,他才会得出这样的结论。

而这种结论恰恰是共产党特别喜欢的。

它一方面在文革的时候“破四旧”,要把中国文化说得一团漆黑,把中国文化砸烂。另外一方面它好像又是说,我们共产党之所以能够在这统治,都是因为中国的传统文化造成的,我们就代表着传统文化。如果共产党能够代表传统文化,你当年何必要搞“文化大革命”呢,是吧?

【共产党跟真正的传统文化是相反的】

所以恰恰说明,共产党跟真正的传统文化是相反的,它继承了中国文化里面最糟粕的东西。那一部分我不把它叫作“传统文化”是有原因的。

觉得应该有对“传统”的一个定义,就是你“传”的是什么“统”。我们说的“传统”指的是承传正统的东西,从神那下来的东西我们才叫“正统”,这样正统的东西我们才叫作“传统”。

其实我觉得很多人对中国的历史不了解,他们对西方的历史也不了解,他们只是看到西方现在是自由民主。但实际上西方在古罗马时期开始,那就是充斥了各种各样的阴谋和杀戮,它的阴谋跟杀戮绝不比中国少。

我们现在其实也不知道,因为西方这种民主制度大概就是200多年的时间,真正的民主大概也就是200多年的时间。以美国开国,然后有了人类历史上第一部成文的宪法开始。

在中国你会看到一个现象,就是中国的王朝很少有超过300年的。汉朝虽然是400年,但是西汉200年东汉200年;宋代虽然超过了300年,是320多年,但它是北宋150年,南宋150年。一个王朝一般来说,到了200年之后就不可避免地走向衰败,就像是人有生老病死一样,一个王朝的话,它有兴衰更替。

那美国走过了200多年,到底他的生命力多么顽强、多么旺盛,这个我们只能说要继续观察。

我想说的是,其实一个社会不管采取什么样的制度,人的道德是非常非常关键的。

美国现在出现了很多的问题。这些问题其实在2019年之前还不是那么明显,但到2019年以后,突然之间美国好像变成了我们不太认识的国家。比如“零元购”,就是在加州,如果你到商店里边偷东西,如果少于900美元警察就不能抓你,抓你之后也得把你马上放掉。这等于完全扰乱了法律和秩序。

然后包括“黑命贵”运动啦,包括美国的左派非常仇恨美国传统,否定美国犹太-基督教传统等等。就这些东西,其实让美国变得我们好像很大程度上都不太认识了。

2020年总统大选之后,我们认为三权分立,媒体能够成为第四权,维系社会的公正,但是我们会发现很多媒体公然地撒谎。然后最高法院在大选舞弊争议如此严重的情况下,他们选择了不作为。你会看到地方上从州长到州务卿,很多时候你应该为选举负责,他们也不负责任。

我们突然好像觉得美国没有一个说理的地方了。为什么呢?就是因为美国人的道德,在过去一段时间里面长期受共产主义那种文化马克思主义的侵蚀,造成了美国现在的问题。

就是说当人的道德败坏的时候,你会发现什么样的制度都不管用。当年国父们在制定美国宪法的时候,设置了一道又一道的防线,希望能够把美国联邦制度维持下来、共和制度维持下来,但是发现都不管用。

所以,其实不管是中国的制度还是西方的制度,我觉得当整个社会上能够普遍恢复道德的时候,才能够为一个良性制度的存在和运转奠定基础。

我在讲中华文明史的时候,我非常强调这一点,就是人的道德到底是怎么来的,它是神定义的;然后它为什么如此之重要。这个思想其实一直在贯穿在这个书的始终。《新闻大家谈

【中共利用法家思想 道德才是人类文明延续的关键】

扶摇:嗯,是。所以关于中国传统文化滋养奴性观念,说到底也是中共给大家灌输的,只是大多数人都没有意识到;而不管社会制度怎样,道德才是使人类文明延续的关键。

您刚才提到法家思想了。在《中华文明史》中,还有一部分内容我个人感觉很独特,就是在介绍法家思想的时候,把它和共产党意识形态进行对比。

法家第一位代表人物商鞅,在秦国颁布《垦草令》第一次变法是公元前359年,马克思出版《共产党宣言》是1848年。这一东一西、时隔2,000多年的两种思想,您是怎么想到把他们联系到一起的呢?可以为我们稍微介绍一下吗?

章天亮:其实我自己在研究共产党的这些学说的时候……其实叫它“学说”有点夸奖它了,就是它的这些思想吧。共产党这套意识形态,我发现跟法家很像,就是它跟法家那种相像的程度,我在这本书里面,大概用了4节课的内容,讲这个问题。

后来我发现一个问题,就是说,这个事我应该不是第一个看到的,第一个看到这个事情的人是毛泽东。因为毛泽东他自己讲了这样一句话,他说,“我就是马克思加秦始皇。”

所以毛泽东其实做了一个工作,就是把共产党的东西和中国法家的东西结合在了一起。法家也是传了很久,也是传了2,500年。

我当时列出了很多它们相像的地方,当然共产党走得更极端一些。大家有兴趣(的话)真的欢迎大家去看一看那一部分。我觉得那是这本书中一个很重要的提出来的一个观点。可以说是以学术的角度去论述了一些前人没有注意到的东西。

我们知道,任何一个意识形态,如果你要是想在某一个国家、某一个民族中立足的话,如果你是一种外来思想,你必须要做一件事情,就是本土化。所谓本土化,就是说你得和当地的这种人能够接受的文化结合起来。

咱们举个例子,比如说佛家。我们都知道,当年有一个玄奘法师去西天求法,取回来很多的佛经。他创立了唯识宗。可是你问一问中国……就不用说问中国普通的老百姓,你就是问中国的和尚,唯识宗到底讲的是什么,他也不知道。也就是说,他其实只是把当时印度的思想翻译成了中文,完了之后介绍到中文世界里面,但是它其实对我们民族文化的影响非常非常小。

而佛教里面对我们民族文化影响最大的其实是禅宗。禅宗之所以对我们影响特别大,是因为禅宗有很多东西跟道家是特别像的。你像道家讲有和无,讲有为和无为,禅宗好像也整天讲无,你就觉得好像他们比较像。

也就是说,实际上佛教进入中国,它这个本土化的过程,就是禅宗对中国的影响非常大。而禅宗又被儒家思想借鉴,变成了宋明理学。

也就是说,任何一个思想、外来的思想,要先经过本土化的改造,才能够被这个民族的人所接受。其实马克思思想也是一样。

马克思的理论,在任何一个国家真正落地——就是说和人的生活、和人的政治制度相结合——都其实没有结合的那么好,就包括在前苏联。

前苏联东正教那个时候还是很强势;在东欧就更不用讲了,东欧像波兰、罗马尼亚,像这些国家,像捷克,他们根本就不喜欢共产党的东西,就是完全没有落地,完全是靠前苏联的暴力,坦克压着不许反抗,建立这么一个政权。也就是说,他在文化上是反共产党的,所以他们才能够最后一下子把共产党解体掉,因为共产党从来没有以文化的方式去把这个民族控制住。

但是中国不一样,非常非常不幸,中国真的非常不幸。中国这个法家就成了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一个抓手。它一旦跟法家结合之后,真的就变成文化的一部分,然后就在中国造了一个非常系统的党文化的东西。就等于是把马克思那套思想就给落地了。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共产党在中国存在得……看起来好像比其它别的国家的共产党(的统治)都要稳固,就是因为有法家这个东西在。

所以我觉得,我们看《中华文明史》这本书的时候,其实你也能够了解为什么别的国家的共产党都垮掉了,就我们从逻辑和常人哲学的角度来看,为什么中国共产党留下来。而且我们也应该就此能够分清,如果想解决共产党的问题,我们还要从文化层面去入手。

所以我在写《中华文明史》的时候,其实也有这样一种心愿。就是说这个东西大家看懂了之后,大家就能够把共产党看懂了,大家就能够看到共产党它做这些事情背后的思想逻辑,它如何利用中国文化。把这东西看透之后,我们才能够知道它这个东西是错的,我们才能够把它从我们的民族文化中剥离出去。

就像一个人身上长了一个癌细胞,你得知道这是癌细胞,你把它切出去,就是你能够很精准地切出去。《中华文明史》其实我想在一定程度上能够起到这样的作用。

【为什么要读《中华文明史》?】

扶摇:嗯,所以想要对中共的本质、中共为什么能寄生中国有更多了解的朋友,以及想知道中国人如何能彻底摆脱中共洗脑的朋友,这本书也非常值得一看。

我知道您出版这本书不容易,您平时很忙,而且资金短缺也是个大问题。但是您努力克服这些困难,抓紧时间让这本书面世。您写这本书的目的、意义是什么呢?目标读者是谁?

章天亮:其实我们在讲中华文明的时候,对于我们现在所生活的时代是有很多的启示的。中国在周秦的时候所经历的那种“全球化”,就诸侯争霸、百家争鸣,最后变成一个强大的中央集权国家,中间打了几百年。它和我们现在所生活的这个时代搞全球化是很像的。

全球化也是像建一个世界政府,就像当时的周秦之变,要建立一个中央集权国家是一样的。周秦是百家争鸣,现在也是各种各样的哲学思想都在互相之间争吵,你说你的对,我说我的对,有很多很多非常相像的地方。

所以我们看中华文明的时候,不仅仅是我们在掌握一些知识,其实对我们社会未来的发展,我们也是能够从中得到很多的经验和教训。

你也能够看到,现在我们面临的这种全球化,比如说美国到底是如何才能够保住它的地位;对于世界到底有什么意义。从我们中华文明真正走过的历史中的话,也能够看到教训。

所以我觉得这个书还是有一定的现实意义的。

我觉得,其实有的书不见得在写出来之后就能够被人们所认识,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如果它真正具有……闪耀着某种智慧的光芒吧,这种东西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慢慢被别人认识。

我当然并不是说我的思想是闪耀着智慧的光芒,或者是真理的光芒。我的思想其实跟我的修炼是有关系的。我是在法轮大法中修炼的,我的思想其实也是受法轮大法的启发。

至少在这本书中呢,我是从佛法修炼中得到对我的启示,然后我通过学术的语言把它给呈现出来了。那这样的东西,我觉得在未来,中国如果真的要实现民族复兴,或者是民族文化重建的时候,就会体现出它的价值。

所以现在我觉得,能够在社会上被一小部分人认识,或者被一些知识分子认识,我觉得就已经很好。那么将来如果真的要走到民族文化重建的那一步,这个时候大家会看到这本书的价值。

其实我觉得很多有信仰的人,或者是有很多法轮功学员,他们在看到这本书的时候,他会觉得:哎呀,这本书里面讲的道理其实我也不是不懂。但是用这样的一种学术的语言,很完善的、很系统地把它讲出来,我觉得对他们来说可能会觉得启发一种思路。就是他也能够从这样的角度去思考中国的文化,然后他在跟别人讲中国文化的时候能够有一些丰富的例证,或者是说有一些严谨的逻辑推理去跟别人讲这些问题。

我觉得现阶段能够达到这样的目的,我已经很满意了。

而且我觉得,如果这个书不出来的话,将来假如说,突然之间明天共产党垮了,大家需要做民族文化重建的工作,如果你没有这样的一本书的话,我觉得可能就会少一些力量吧。很多东西也是慢慢沉淀、慢慢积累出来了。

所以其实你看孔子的东西也不是在孔子的时代被人认识,是一直到董仲舒的时代才被人认识,这中间大概间隔了有500年。包括像基督教“神学”的体系化,也是在圣奥古斯丁的时候完成的,也是从耶稣(被钉)上十字架之后经过了三四百年的时间。

所以我觉得有些东西留下来呢,只要它能够传下去,就有可能在未来的某一个时间发发生作用。

当然我倒并不一定非得是想像几百年之后的事情,因为我们现在其实……我自己自我感觉,我们现在面临着一个非常大的历史变动的时期。

我在这本书的第七讲我记得好像是,曾经讲到过,我们现在生活的时代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时代。在这个时代,其实大家都面临着……传统的信仰都已经不灵了。

你会看到在过去,每一次当社会到达一个乱世的时候,像春秋时期,孔子讲叫“礼崩乐坏”的时代,那个时候人不行了,所以出现了老子和孔子,其实是重新帮助中国人规范人的道德;原始的婆罗门教不行的时候,释迦牟尼出世;原来的犹太教开始走向分裂和变乱的时候,耶稣出世。

所以,就是当一个传统信仰不行的时候,有可能会出现这种扭转乾坤的觉者,下世来做这样的事情。其实我觉得现在的这个人类社会,也面临着这样的一个选择。

在这个时候呢,法轮功出现了。那我作为一个法轮大法的修炼者,我相信这个觉者已经来了,他现在正在重建人类的文明。在这个过程中我觉得我就是跟着能够做一些事情吧,这可能就是我自己觉得自己生命的意义所在。所以不管怎么样,我觉得我得把这个事情做了。

【中共用马克思主义去裁剪中国历史】

扶摇:嗯,您刚才是站在一个比较宏观的角度来谈这本书的意义啊。那如果具体到读者个人呢?现在社会节奏很快,有的人可能觉得读历史对他们当下的生活和工作没有实质性的帮助;当然也有一些中国人受中共教育影响,会抱着批判的态度看中国历史。

章天亮:其实我觉得一个民族的文化要能够承传的话,和这个民族的人对自己的历史的了解是分不开的。

当时钱穆先生在写《国史大纲》的时候,曾经表达过这样的观点。他说,一国之国民,应该对自己国家的历史,抱有一定的温情和敬意。如果你连自己的历史都觉得是完全虚无了,然后你都痛恨它,这样的话你不可能去真正爱自己的国家、爱自己的民族,也不可能爱你身边的人,就因为他们都是这个文化塑造出来的一群人。如果你痛恨这种民族的话,那你可能就会痛恨人。

所以,其实我们看到有很多中国人,当他在痛恨中国文化的时候,把中国称为“黄俄”,或者是把中国称为“支那”,其实他对中国人也非常反感,你会发现这个问题。

就是说,如果一个人不能够对自己的民族历史和文化有着基本的温情和敬意,就像钱穆先生讲的,其实这个人真的也不能说是一个好的国民。

所以我觉得,我们作为中国人来讲,如果你有自己的这样一种身份认同或者民族认同,你认为自己是中国人的话,我觉得就应该了解一些历史,这个没有为什么。就是说,它不是出于一种实用主义的目的,你作为一个国民你就应该如此,我觉得是这样。

共产党因为它在长期的教育中,对中国历史是进行有意的裁剪。我在这个书里面也谈到过,为什么共产党特别喜欢像戚本禹、像姚文元这种人。就是因为他们用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去裁剪中国历史,然后再把这样的历史讲给中国人,就造成中国人认为中国的历史就是共产党讲的历史,也就是那么黑暗的历史。

但是如果你真正了解中国历史的话,你会觉得中国历史很辉煌。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他能够延续5,000年,没有一个强力约束道德的意识形态——其实是就是信仰,“儒、释、道”这种框架——你不能够维系道德的话,其实文明无以延续。

像我们对美国有的时候会很担心,觉得如果美国这样发展下去就崩裂了,至少这个基督教文明就没有了。你就很难想像,基督教文明没有了的话,5,000年之后还会有美国?不可能,对吧。

所以我觉得,文化延续5,000年到我们手里,我们不能让它在我们的手里面断掉。我们如果不能够重塑这种文化、重新回归这样的文化,其实我们对不起祖宗啊,其实我们也对不起神,就是他给我们留下来的东西,在我们手里边扔了。反正至少我心里面,是很过意不去的。

扶摇:嗯。好的,非常感谢章天亮教授能来我们的节目,和大家分享对于中国文化、文明史的见解。《新闻大家谈

最后我想为我们节目的观众朋友争取福利啊,如果有朋友想要购买阅读《中华文明史》的话,有没有优惠呢?

章天亮:凡是观看我们这个节目的朋友,如果去购买这本书的话,这个网站到时候我们会在媒体上刊登出来,大家用“NTD20”,“NTD”都是大写,这样就可以有20%的折扣。

这个书有精装版也有简装版,精装版数量比较少,我也想控制一下,就主要是想供大家收藏用的,简装版要便宜一些。

然后我们这个书是通过数字印刷公司,我们把这个书上传了之后,您在任何一个地方点击购买的时候,邮费都不会很贵,而且应该您很快就可以收到。

《中华文明史》购买链接:
https://tianliangalliance.org/product
优惠码:NTD20

章天亮个人频道“天亮时分”点击观看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jvjNeHndz4PGs9JXhzdHqw/videos

新闻大家谈》制作组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新闻大家谈】 李克强逆袭还是背锅?
【新闻大家谈】中共对核酸利益集团大清算?
【秦鹏直播】上海企业家吁复工不复产 体制改革
【新闻大家谈】面对最差经济 北京只剩三选择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懦弱成流行病?明知真相不敢说
【时事人物】破茧成蝶的新铁娘子——特拉斯
【车评】试驾全新Z跑车 2023 Nissan Z Performance
【未解之谜】科学还是骗局?诺奖得主的惊人发现
【新闻大家谈】俄升级核威胁 美军放风要斩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