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上海之殇(六)

作者:望月
图为2022年5月30日,上海浦东区,居民在关闭的商店前排队接受核酸检测。(LIU JIN / AFP)
font print 人气: 9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舜舜,你吃完了吗?我们进房间,把病传给妈妈,要抓就一起抓!”

舜舜点点头,便和念觉一同进了自己的房间,门在他们身后发出一声巨响。

“我也不会让舜舜一个人去隔离的!”光正隔着门大喊。

时间并没有像居委会说的那麽晚,十点多一点,大白配合着医护人员便来敲门,说是做核酸,三个人都要做。

念觉终于打开房门,和舜舜一起走到厅里。

“怎么没戴口罩?”大白立即指谪道。

念觉也不说话,光正带着口罩和护目镜说:“我们自己测出孩子阳性了,他还小,政府应该有政策,父母是可以陪同的吧?”

“这个我不清楚,我们只是负责来测核酸的,至于结果都不会告诉我们。”一个大白用平淡而无感情的口吻回答道。

“那目前一般的政策是怎么样的?能告诉我们吗?我刚才一直没戴口罩和小朋友在一起,如果一起阳性,会被安置在一起吧?”念觉一边戴口罩,一边接口道。

“我不知道,我只负责这一步,其他的不清楚。”还是那个白色的机器声。

“那你到底知道些什么?难道你都没有好奇心,问问看你们领导吗?”念觉有点急了。

“女士,请你谅解,我是居委会的,目前大家都只做自己的工作。每天都要做十几个小时,吃饭睡觉都没时间,就不要说再去关心工作以外的事了。现在一切的后续情况都不明朗,这都已经变成基层工作的常态了。大家都是拨一拨,动一动,因为多做多错,少做少错,所以请你谅解我们。至于你问的问题,我本人看到的都是孩子单独拉走的,没看到过大人和孩子一起隔离的。但是等会儿来拉的人肯定不会是我们,所以我也不能保证什么,你要问他们的。”另一个大白拉开前面那个只会复读的大白,用上海话讲到。

念觉听到这种解释,心情稍有平复,便又说道:“我是看到前段时间的视频,说小朋友单独隔离有多可怜,所以才会紧张。就算是我会传染到,也不怕,我要和他一起去。你也是有知识有文化的人,你说什么国家的政策会让小朋友和家长分开的,这简直莫名其妙!”

“我只能说我是理解你的心情的,但是我是代表政府来工作的,我又能说什么呢?网上视频和录音多得是,我也只能和你说一句自求多福了。好了,我们测好了,等结果出来,会有人来通知你们的。”

光正连声道谢,并送他们出门。等他回过身,念觉把手机放在他面前。

“什么事?”光正问。

“我在房间里的时候,和小菁通了电话。她告诉我一些网上的建议,你看看。”念觉脱下口罩,面无表情地说。

“噢,好的好的。”

手机上一个截屏写到,现在上海上门抓羊的都没有书面的阳性报告,只有口头接到的通知,而市民手中的健康云则一直会显示阴性,所以理论上他们无法证明你是阳性,也无法合理抓你。

光正看完,说道:“这不太好吧?就算是真的,妨碍政府工作会被抓起来的!”

“你就只关心你自己,你儿子单独被抓去也一点不关心!反正我会说的,坚决不让他单独去隔离。”说完便抱着舜舜进屋睡觉了。

光正呆站着,听了那个居委会的一席话,感觉他们的不满更多,只是隐而不发。照他的意思,大概率小朋友还是要自己单独去隔离,这好像又不太近人情。到时要像念觉说的那样去争取一下吗?可能政府想的比我们更周全吧?毕竟政策不可能胡乱制订的,可能是考虑到交叉感染的问题吧。光正为政府想了很多托辞。

疫情期间发生了很多怪事,全国最普遍的就是测核酸和抓羊大多都在凌晨发生,光正也无法幸免。凌晨四点半,一阵敲门声把整层楼都吵醒了。

光正慌忙打开门,门口站着六个全副武装的大白,光正看见最后两个好像拿着套狗的长棍,就是棍首圈可以收缩的那种。光正感到很奇怪,为什么要来如此多的人,这工具又是干什么用的?

“魏承舜是你们家的吧?核酸检测为阳性,需要去方舱隔离。”机器人声说道。

“对的,他是我儿子,他只有四岁。测下来就只有他是阳性吗?”光正问道。

“我们收到的信息是这样的。”

“那父母可以陪同隔离吗?”

“我们没有接到过这样的命令。”

“但我查到上海有规定,未成年人不可以单独隔离的。我现在找出来给你看。”

“没有这个必要,我们只听命令行事。你赶快叫魏承舜出来,不然我们就要自己进去带他出来了。”

念觉在里屋听到了整个对话,便冲了出来,拿出手机对着大白,“你们看呀,我们健康云都显示我们是阴性的。我并不是说手机信息一定是对的,而是在你们的口头信息和我们的手机信息发生冲突时,希望你们能拿出书面报告来证明你们的说法。”念觉理直气壮地说。

“我们不需要向你们证明什么。我们是代表政府的,所以现在最后再说一遍,叫魏承舜出来。”那个领头的显然有点不耐烦了,声音大了一倍。

邻居们纷纷打开门张望,有些早打开门的都在指责:

“人家说的有道理,你又不回答人家了。”

“有报告嘛就拿出来,没有的话就承认错误,然后走人。”

“他们是没有报告的,我记得有一个卫健委的人说过的。”

“父母和孩子一起是法律规定的,你试试看把孩子一个人留在家里,派出所肯定是会来找你麻烦的。”

……

一时闲楼道里沸沸扬扬,舜舜被声音吵醒,听见有人叫自己的名字,便走出房门问:“妈妈,是你叫我吗?”

看见小朋友走了出来,领头的大白向后面一个矮小的大白示意了一下。估计那是位女性,她心领神会地闯入房间, 走向舜舜。

念觉和光正下意识地回身阻挡,那几个在门口的大白齐身出手拉住他们,拿工具的两个人在那里并没有动。

“请不要妨碍我们的工作。”他们说道。

“请不要妨碍我们的人生自由!”念觉大叫道。

舜舜觉察到了危险,便大声哭了起来。那女生没有一句安慰的话,直接抱着舜舜转身出门。

念觉大叫,伸出手想拉住舜舜的手。

两个大白紧紧地堵住她,一个人还拉住了她想伸出去的手。

光正没有动,只是不断地说:“这是不对的,党和政府没有这种决定,是你们自己擅意妄为。”一个大白挡在他面前,也不说话。

舜舜在尖叫声中被带出房门,那三个人训练有素地放开自己的目标,重新部署,堵在门口,不让念觉冲出去。

“畜生!”

“你们还是不是人?”

“快去拿菜刀!”

“报警报警!”

……

这些话语充斥在楼道里,但是没有一个人踏出家门半步。

就在这时,一个老头从电梯里走了出来,“魏先生,我在楼下听到了声音,现在什么情况?”老头问道。

“上官先生,现在他们不让我们出门,就想单独把舜舜接走。”光正伸首讲道。

“懂了懂了,我和他们一起下去,拍个视频。”

“你是什么人?现在是封控期间,不能出门的,你知道吗?快点回去,不要多管闲事,妨碍我们执行公务!”有一个拿工具的大白凶神恶煞地威胁道。

“我是这个楼的楼组长,我姓上官。我想为了防止我们居民的投诉,你们是不会透露姓名给我的,我也不会妨碍你们的工作。看现在的情况,你们是不会让小朋友的父母下楼去的,那麽我作为楼组长跟你们一起下去,拍个视频给他们看。证明他们的孩子是让政府安全地送去隔离,这总是说得通的吧?”老头不卑不亢地说道。

那个大白哑然,半天才回道:“这个小朋友是确诊的阳性,你没穿防护服,是要被感染的。”

“这位同志,我小学是毕了业的,也经历过文化大革命,知道现在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你不用吓唬我!”老头气定神闲地回答。

“说得好!“

“就是这样的,都把我们当成傻瓜了,我们又不是乡下人!”

“是人都知道这病不吓人,就是一场感冒而已,政策才更吓人!”
……

楼道里又是一阵骚乱,大白们看情况不对,便也不多说什么,直接下了楼。

念觉还在拚命地往外冲,光正对老头说了声谢谢,在舜舜的哭叫声消失在电梯后,便把念觉往家里拉。

在门关上后,光正劝说瘫坐在地上痛哭的念觉,“他们那麽多人,我们是没有办法的。现在是困难时刻,只有相信政府,相信党了。”

听到这里,念觉一下子跳了起来,一记重重的耳光打在光正的脸上,“相信你个头!魏光正,我告诉你,舜舜再也不是你们魏家的人,他也没有你这个没有种的爸爸。我们离婚!”(未完待续)

点阅【短篇小说:上海之殇】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上海封城是一部世界滑稽戏】华为、阿里巴巴公司质问上海市政府:六月份能解封吗?不解封公司撤出上海。这么大的公司都被封闭的吃不消了,何况小公司呢。所以上海市百分之百六月份解封,搞笑的事,五月份上海市不可能清零的,所以上海封城是一部世界滑稽戏。
  • 小区封闭两天了,幼儿园也停止了。就五分钟前,居委会阿姨在花园里用大喇叭喊,二号楼和三号楼相继发现阳性确诊者,所以小区需要再封闭两天
  • 光正百度了两个居委会的电话,先打了浦东的,一连打了十几次,每次不是忙音,就是没人接。在尝试了第二十次后,光正放弃了。然后光正打了自己这边的居委会电话…
  • 电话铃声吵醒了饥肠辘辘的念觉,在和居委会再三磋商出门采购失败后。四月一日,政府继上海不会封城后,再次食言,浦东未能如期解封,上海需要整体封城了。
  • 下午三点,光正在厨房准备晚饭。按光正的体面说法,全域静态管理将近一个月了,平时三顿现在就变成早午两顿,三天前送来的菜已经不多了,配合那些肥奶肉,随便炒炒也就对付一顿。
  • 就这样,两天又两天,然后再是两天,光正又在看着空空如也的冰箱,“念觉,冰箱里没东西了,今天你抢菜抢到了吗?”
  • 上海疫情封控快两个月,因为中共极端清零政策,上海很多小区处于开封的拉锯战,民众讥讽称上海变“开封”,上海新闻发布会变成造词大会,连汉字发明者仓颉都要为之点赞。((Qilai Shen/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凌乱的房间,每走一步都可以感觉到消杀的痕迹。光正不住地在厅里踱步,恐惧是他唯一留存的感觉。恐惧一些不该恐惧的事,说话、放音乐、上网留言、吃饭…
  • 一个居委会的通告在手机上显示:“本楼洞昨日新增一例确诊阳性个案,现按上海卫健委新规定,本楼洞所有居民需统一隔离。另需把各家钥匙留在门上,贵重物品请随身携带,消杀人员将对各单位进行入户消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