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如水再聚 莫失莫忘

如水再聚 伦敦逾千港人612三周年大集会

上千港人聚伦敦国会前纪念反送中三周年

逾千港人齐聚于伦敦国会广场前集会,以示争取民主自由之心不死。(晏宁/大纪元)
人气: 29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2年06月12日讯】(大纪元英国记者站报导)今日是“反送中”运动“6.12事件”的三周年,当年港府强推《逃犯条例》,迫使数以万计港人自发上街制止法案通过,惨遭警方以催泪弹及橡胶子弹等武力镇压,触发其后200万人上街游行及逾月的抗争运动。

香港虽在《国安法》下万马齐喑,纪念活动却在全英遍地开花,其中逾千港人齐聚于伦敦国会广场前集会,以示争取民主自由之心不死。

今日全英各地难得同时放晴,多个市镇游行集会均有不少港人出席,例如中部城市诺定咸(Nottingham)的“反极权大游行”获上千名港人参与。伦敦“如水再聚,莫失莫忘”集会约于下午3时许在国会广场前(Parliament Square)开始,由前香港众志副主席郑家朗担任大会主持。

伦敦“如水再聚,莫失莫忘”集会在国会广场前(Parliament Square)开始(晏宁/大纪元)

郑家朗说,不能忘记三年前的今天香港所发生的事情,“不论是警方的镇压行为,还是香港政府如何漠视民意,以至抗争者的牺牲,都会记在脑海入面。”他又慨叹,三年前没想到,现今只有身在英国才能举行集会,不过相信港人不会忘记自己的身份。

2022年6月12日,在伦敦举行的港人纪念612三周年大聚会,由前香港众志副主席郑家朗担任大会主持。(晏宁/大纪元)

郑家朗亦强调,即使居英港人现时身处英国,不能忘记一班背上数以年计刑期、现时仍被囚禁或正等候审讯的抗争者,“他们为香港的牺牲,我们都要永远记住。”

郑家朗之后读出在“反送中”运动中的被捕人士、正受审讯人士及在囚人士的数字,坦言“让我们即使在异地也好,亦没办法忘记香港人的身份,为我们所带来的责任与义务。”

根据他读出的数字,“反送中”运动中一共有10,277人被捕,当中2,800人被控,1,100人至今尚在狱中,亦有1,700人仍正等候审讯。而从前年6月30日开始生效、迄今才短短两年的《港区国安法》方面,亦已有175人被捕,即每隔数天就有一人因该法例被捕,当中8人被定罪。

集会发言部分,由正在申请政治庇护的前线抗争者Carson分享经历开始。Carson说,自己本身从小并不留意时事新闻,直至“反国教运动”才开始接触,看到了很多港人为下一代争取自由的决心,让他打开接触时事与政治的大门,并参与其后的“雨伞运动”及“反送中”运动。

2022年6月12日,伦敦港人612大集会上,正申请政治庇护的前线抗争者Carson发表演讲,分享自己的经历。(晏宁/大纪元)

Carson表示,一直留意《逃犯条例》新闻,形容如果法例通过后香港则再无安全可言,“因李旺阳先生透过生命告诉我们,中共法律并不可信,不会得到公平、合理法律待遇”。直至6月12日下午4时许,他从电视看到警方施放多枚催泪弹并武力清场,遂携带了多樽生理盐水到达现场。他到达后,发现警方对获得“不反对通知书”的集会人群做出驱散,并将人群重重围困于催泪烟中,“如果有人身体状况稍差,真唔知点算。”故他只能尽力协助搀扶市民离开。

湖南省六四民运维权人士李旺阳不屈服中共打压而“被自杀”。

Carson坦言自己并不伟大,与香港人一样生性自私,“只是想着自己与家人的安危,但当所有自私的人为着同一目标而站出来,因看不过眼有人攻击香港的自由所以挺身而出,就变成了今日这个样子。”

最后他于11月19日凌晨在理工大学外被捕,其后“踢保”获释,感到苟且偷生,不敢规划将来,但对所作所为不感后悔,“如果不做,我更后悔。”他决定到英国寻求政治庇护,并说近月以来,《国安法》越趋成熟时,很多抗争者遭秋后算账,或者被律政司申请上诉追加刑期,“我不是害怕会不会成为被检控的其中一位,我是不知道何时会成为其中一个,我受不起这个法律基础,所以决定离开。”

对于申请政治庇护过程,Carson强调“艰难、辛苦、非常复杂,申请期间会有很多不安,会有很大压力,但是能够申请,总比留在香港不知能做什么好。”他又形容,最大的压力来自无助感,“而这一份无助感会蚕食你的意志,无法厘清你的思想做任何事,不知自己有没有做错事等等。”最终,他获得“港援”等组织的援助,他们从他申请到面试一直在旁协助,令他至少不会感到徬徨。他亦希望,在英港人遇到政治庇护申请者时,能够同样提供适当的援助。

英国港侨协会创办人郑文杰提到,看到集会人数众多,心里非常感动,慨叹时间、空间变化很快,港人所相信的自由与争取的民主,在香港无立锥之地,无任何发声的空间,“难以想像举一枝旗,或喊一句口号,会成为犯罪的证明。”他亦指出,现时身处英国的人已经非常幸运,有些人因抱持信念,现时仍在狱中,表明“或者我们可以想像,现时在监狱的他们,在英国的他们,现时正在做些什么?”

2022年6月12日,“英国港侨协会”创办人郑文杰(Simon Cheng)期望,香港民主活动人士终有一天能成为英国代议士,参与当地事务,形容这是香港民主的未来。(晏宁/大纪元)

郑文杰明白,不少港人带着心理创伤来到英国,不过他又期望,港人能将心里情怀,及物理空间上已失去的香港,重新转化成为动力,强调“继续回顾过去,亦要展望将来,要继续承传他们的意志,就要建立港人社区”。希望不断建立港人声音及影响力,而且融入生活当中。

郑文杰更期望,香港民主活动人士终有一天能成为英国代议士,参与当地事务,形容这是香港民主的未来,“解铃还需系铃人,心理创伤无法医治,因为就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连发声都被污名化。”他亦呼吁港人保守心志,透过社会发扬开去,“一步一步地走下去,最终英国人或其他国家的人,都可以听到我们的声音,带来改变。”

至于关注香港事务的英国保守党人权委员会副主席、香港监察行政总裁罗杰斯(Benedict Rogers)则表示,对于获邀出席今日的集会感到荣幸,同时希望连结每一位香港人的心,争取自由民主,形容今天在国会广场外坐满港人非常奇妙,“不过我们的心同样感到非常沉重,而且感到非常悲伤、哀悼、怀念。”因此港人更要聚首一堂,坦言港人不只要回望过去,亦要展望将来。

2022年6月12日,“香港监察”创办本尼迪特‧罗杰斯(Benedict Rogers)在发言, 他鼓励港人不只回望过去,亦要展望将来。(晏宁/大纪元)

罗杰斯又感谢英国政府提供BNO签证,并向移英港人提供不少援助,同时重申去年6.12集会中曾强调,“非常欢迎港人来到英国。”他亦理解港人来到英国会面对不同困难与挑战,故此认为英国政府仍然能够给予更多协助,尤其对于没有BNO护照资格,以及正在等待政治庇护的人,例如加快审批程序。

罗杰斯亦强调,即使英国政府提供多少援助港人措施,亦无助于改善香港的情况,他指出香港现时情况“无法接受”,中共政权违反《中英联合声明》,破坏香港自由民主,故此须要负上责任。

同样热心关注香港事务,曾于“反送中”运动期间到访香港的保守党人权委员会委员、香港监察研究员裴伦德(Luke de Pulford)坦言,与港人最大的分别,在于不能想像港人背离家乡,到一个陌生的国度生活的痛苦有多深,形容这是一种“集体创伤”。

保守党人权委员会委员、香港监察研究员裴伦德(Luke de Pulford)在主席台上发言。(晏宁/大纪元)

他又提到,有人宣称“香港已死”或者“香港争取民主运动已死”,坦言他亦有段时间曾经感到“邪恶一方或已取胜”。不过,当他看到现场集会的群众,就不感到邪恶得胜。他更读出现时因民主派初选案还押的前《立场新闻》记者何桂蓝的书信,指出她由2019年以来最大的改变,来自看见港人勇气有多强大,导致她亦希望拥有更大的勇气,反问质疑的人“当你听到这些说话,还怎么能认为邪恶取胜?”

裴伦德更批评,对于中共违反对香港的承诺,而英国政府却从未采取任何行动要求对方负责,“没错,英国政府是提供了BNO签证制度,但这是投降性措施,我们没让中共负上责任。”促请英国政府采取更进一步的行动。

香港众志创党主席、前立法会议员罗冠聪做压轴发言时提到,昔日战友黄之锋仍身陷囹圄,回首过去与他观看不同政治领袖演说,例如马丁‧路德金的“我有一个梦想”演说,形容他的梦想在于香港,“我的梦想在东涌公共屋邨一起成长的邻居;我的梦想在足球队队友;我的梦想也在抗争期间认识、现时在囚的战友们,如黄之锋。”指出很多港人亦有同样的梦想,感到虽然身处英国,但是在某程度上又会感到不属于这个地方。

2022年6月12日,香港众志创党主席、前立法会议员罗冠聪在伦敦举办的612三周年集会上做了发言,他期望港人继续团结,争取民主自由。(晏宁/大纪元)

罗冠聪又表示,离开香港不算很久时间,不过他与很多港人一样,最终目标仍是返回香港,直言“虽然这听起来有点愚笨,不切实际,尤其经历这几年所发生的事情,不过我们一定要有希望,虽然我不是一个乐观主义者,但是感到绝望只会更惨。”因此乐见众多居英港人今天出来参与各地集会,同时期望港人继续团结,争取民主自由。

@

责任编辑:陈彬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