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豪宅市场对加息的免疫力更大

5月多伦多豪宅社区房价环比上涨12%

多伦多地产局最新数据显示,多伦多一些社区的房价下跌,但豪宅社区的房价一直在上涨。(Shutterstock)

人气: 8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2年06月13日】(大纪元记者季薇多伦多报导)不管接受不接受,利率一路上涨,有的房子可能跌价30%,但多伦多较富裕社区的房价还涨了12%。专家说,豪宅买家对利率的免疫力更强。5月大多伦多地区(GTA)的房价展示着哪些地区依然很热,哪些地区已经降温。

多伦多地产局(TRREB)最新报告称,整体而言,尽管房价同比上涨了9.4%,但5月已连续第三个月环比下降,比4月又降了约3%。

不过,即使在多伦多市区范围,一些社区的房子仍大幅涨价,而另一些却不景气。与4月相比,5月北约克跑马迳(Bridle Path)豪宅区的平均房价上涨了12%,而从 St. Clair Ave W到 Eglinton Ave W以及 Dufferin St 到 Yonge St的 West Midtown社区的房价却大跌30%。

大多伦多地区房价波动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一些买家比其他人更依赖房贷。房地产专家说,如果房主靠从银行获得更多的贷款买房,他们对加息更敏感。

通常情况下,像跑马迳这样的豪宅区的房主,买的房子平均房价在350万元左右,房贷的杠杆作用远低于平均房价在170 万元左右的West Midtown等其他社区。

央行加息把所有的平房和公寓的平均售价降低至121万元,比2月时的峰值133万元少了12.1万元。

房地产经纪公司Bspoke Realty负责经纪人布伦丹.鲍威尔(Brendan Powell)对《多伦多星报》说:“多伦多或GTA市场是一个混杂体,这就是为什么你会看到不同地区之间的差异如此之大。”

从2021年秋季到2022年2、3月,其他地区的房价大幅上涨,但随后迅速从峰值回落。 “摆动得太远了,现在我们看到了重新平衡。”鲍威尔说。

流行病促使更多的人搬到更远的城市去购买拥有更多绿地的更大房子,人为地推高了房价。鲍威尔说,905地区独立屋的平均价格在4、5月下降了近9.4万元,相比之下,多伦多市的房价跌了约3.3万元。

“几个月前,杜咸区的房屋均价为130万元,当人们在城里能买得起类似价格的房子时,为什么还要买离城那么远的呢?”鲍威尔说,“许多推高市区之外房价的人为压力现在正在逐渐消退。”

多伦多两社区房价呈两位数上涨

TRREB报告显示,在St. Andrews-Bridle Path-York Mills地区,平均房价在4、5月上涨了12.71%,从303万元攀升至340多万元。

Rosedale-Moore Park 社区的平均房价也出现了类似的上涨,从4月的230万元涨至5月的近260万元,涨幅11.48%。

房地产经纪公司Royal LePage企业经纪兼首席运营官卡伦.约列夫斯基(Karen Yolevski)表示,这些豪宅市场对加息的免疫力更大,并且在某些情况下正在进行现金交易,这意味着“利率对其没有影响。”

多伦多房地产经纪人丹妮尔.德梅里诺(Danielle Demerino)表示,这些市场对机构资金的依赖程度也较低。

“在 Rosedale,房主更多的购房款是自己的钱而非贷款,所以如果房子价值400万元,大约有100万元是房贷。”德梅里诺说,“银行或贷方对它们的杠杆作用并不大。”

在Rosedale社区,一个家庭的平均年收入为65万元,而独立4卧室住宅的平均成本约为450万元,这意味着他们的收入可以负担更昂贵的房产,并且不太可能贬值。

布拉福德西贵林房价也在涨

安省布拉福德西贵林镇(Bradford West Gwillimbury)的平均房价,在4、5月间也上涨了12%,房价从116万元攀升至130万元以上。

该地区的基础设施有望大幅改善,安省政府已决定投资250多万元在当地搞基础设施、修布拉福德绕道(Bradford Bypass),这是一条16.2公里长、连接400和404高速公路的高速路。

“这些基础设施项目将使该地区出现持续增长,因为Bypass将更好地联通GTA。”约列夫斯基说。

多伦多两社区房价急跌

多伦多Roncesvalle-High Park-Swansea地区所在的 West Toronto Lakeshore 社区的平均房价,从4月的170万元大幅下跌21.36%至5月的130万元以上。

West Midtown社区的平均房价跌幅更大,从4月的260万元降至5月的177万元。

德梅里诺说,急跌的主要因素是这些社区的买家更依赖机构资金。

“它们是比Rosedale或Forest Hill更实惠的社区。不用花400万元买一套房子,就能得到同样的居所。” 德梅里诺说,“但是随着房贷利率走高,成本上升,住房负担能力降低,房价应声走低。”

德梅里诺还说,从2021年秋季到2022年2月,该地区的房价上涨了近20%。房价不可持续,很快从峰值回落。

伯灵顿也不景气

伯灵顿的平均房价下跌了14.75%,从4月的130万元,降至5月的110多万元。

在伯灵顿工作的Re/Max Escarpment Realty房地产经纪康拉德.祖里尼(Conrad Zurini)表示,该市的东北部与奥克维尔相邻,而该市的东南部是高档住宅区,两者的表现都“非常好”。

但伯灵顿的其他地区,离汉密尔顿越近,库存越多,成交量减少。因为首次置业者或新的潜在买家离场观望,较小的一层或两层半独立屋和镇屋的表现不佳。

“那些入门级的房产表现不佳,但没有看到高端住宅市场有问题。”祖里尼说。奥克维尔居民也搬到伯灵顿,因为伯灵顿的住宅更实惠,所以该市东北部的房价坚挺。

TRREB的数据显示,与去年5月相比,今年5月该市的平均房价同比还是上涨了14.48%。祖里尼预计,随着市场的稳定,伯灵顿的房价将在夏季趋于平稳。

“伯灵顿1/3的市场仍然是卖方市场。”他说。 “今天买的价格比2月便宜,同比来看,房子的价值仍然会显着攀升。” ◇

责任编辑:文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