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小城镇房租大涨54%

多伦多附近城市房租飙升

多伦多郊区和附近城市房租已超过2019年。(Shutterstock)
人气: 9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2年06月15日】(大纪元记者季薇多伦多报导)多伦多市的房租并没有完全恢复到疫情之前的水平,但在大多地区(GTA)几个郊区和周边城镇,租房成本已超过2019年初的水平。安省剑桥(Cambridge)的租金更是大幅上涨。

租房网rentals.ca最新数据显示,自2019年以来,在剑桥、基奇纳和汉密尔顿三地,自2019年4月到2022年同期,房子挂牌出租价格平均上涨了54%、44%和42%。在住房领域工作的许多人表示,这种涨幅让居民更难找到经济适用房。

约克区社区法律诊所主任本杰明.里斯(Benjamin Ries)对《多伦多星报》说:“任何出租的地方,这有激烈的竞争。”

分析rentals.ca数据的研究咨询公司Bullpen Research and Consulting总裁本·迈尔斯(Ben Myers)表示,虽然数据受出租房供应、面积大小和类型的影响,但还是能够展现GTA周边及其他地区的租房需求不断攀升。

迈尔斯预计,远程工作机会增加,以及多伦多地区租房负担能力的下降,可能会把人们推到更远的地方寻找出租房。

多伦多市中心所在的老城区,2022年初的平均挂牌租金为每月2,330元,比2019年初的市场水平低5%。尽管迈尔斯预计很快会有更多人返回市中心,当地的租房价格会上涨,但他认为疫情使郊区和其他城市的租房市场面临更大的压力。

列治文山和新市

多伦多北部列治文山的挂牌租金较2019年初上涨了15%,从2,273元涨至2,624元;更北边的新市租金上涨了29%,从1,860元涨至2,400元。

迈尔斯说,在这些地区,很多新出租房都散落在新建的大楼内,通常配备更多的便利设施,开价也更高。

出租房类型在悄然改变。里斯说,约克区常见的出租房类型,通常是楼上房间、地下室、出租公寓、镇屋,随着房价“爆炸式上涨”,屋主卖房,把大批的租客推入一个不仅要价更高、竞争更激烈的租房市场。

里斯说,由于富裕的租房者无法买房,加剧了租房竞争。新居民也涌入该地区,有的是从多伦多向外迁移的“稳定流动”人群,还有“希望省点钱”的家庭。

汉密尔顿

在汉密尔顿,2019 年初平均挂牌租金每月1,349元。今年早些时候,平均租金1,914元。

面对42%的跳涨,该市一名法律诊所工作人员穆罕默德·布萨特(Mohamed Bsat)深有体会。他于2018年从多伦多搬到汉密尔顿,以1,495元租了一卧室单位。最近打算搬家时,他发现能找到的最实惠的一卧室要1,850元。

迈尔斯认为,汉密尔顿的住房租金受到多种因素的影响。一些人蜂拥而至希望能找到比多伦多便宜的住房,新的就业机会的出现,以及租赁和公寓项目的开发。

迈尔斯说,许多新公寓被投资者抢购一空,租金开价都比当地其他出租房更高。

“情况大变。” 布萨特认为,病毒大流行“放大”了人们对汉密尔顿的兴趣。一些人离开多伦多寻找更大的空间。他担心一些低收入租房者,包括那些可能因驱逐而流离失所的人,可能更难找房,“他们无处可去”。

旺市和密西沙加

与多伦多相接的旺市和密市,出租房平均挂牌价格尚未恢复到2019年的水平。旺市还低9%,密西沙加低3%,平均挂牌租金分别为每月2,260元和2,137元。

密西沙加社区法律服务部门的律师助理丹尼尔·阿姆斯勒(Daniel Amsler)表示,尽管在纸面上略有缓解,但现实是,过去几年密西沙加的租户越来越难找到负担得起的住房。新建单元开始放租,并且自2018年底建成以来的任何单元都不受租金管制的制约。

迈尔斯指出,旺市企业中心和密西沙加市中心地段的公寓开发项目,对投资者很有吸引力,建成之后将涌入出租市场。但阿姆斯勒认为,这些出租单元的租金可能非常贵。

就旺市而言,里斯认为,在疫情期间提供折扣后,较旧的出租公寓可能也会涨租金。“如果空置率增加,任何地方的租金下降,那就是较旧的专用出租建筑”。

剑桥、基奇纳和滑铁卢

在剑桥,从2019年初到2022年同期,租金开价猛增了54%,最近达到平均每月2,230元。紧随其后的是基奇纳,涨幅为44%,达1,845元。临近的滑铁卢出租房开价上涨了9%,至每月1,461元。

滑铁卢地区经济适用房开发经理瑞安·蒙西(Ryan Mounsey)表示,这些数字与空置率相合。2021年,滑铁卢的空置率为2.3%,基奇纳2%,剑桥1.1%。

与其他地区一样,迈尔斯认为这三个城市的租金受到了人们寻求低于GTA 水平的生活的影响。 “一小时的车程,基奇纳-滑铁卢正在掀起科技热潮,剑桥基本上就在旁边。”

随着租金快速增长带来的负担能力挑战,尤其是对于中低收入家庭的冲击,蒙西警告,“有住房危机” 。

滑铁卢地区的当地家庭被房价挡在买房市场之外,只能继续租房。蒙西说,其他因素包括企业房地产投资者的兴趣增加,以及来自不断增加的学生人数的压力。

蒙西说,新供应上市需要时间,但价格不会便宜。 “任何新单元都会很贵”。

奥沙瓦、阿贾克斯和皮克灵

Rentals.ca数据显示,奥沙瓦的租金开价比2019年初高出16%。3年前,平均1,581元;2022年初,上涨至1,837元。

附近的皮克灵,平均挂牌租金,3年间相对稳定。

在阿贾克斯,平均开价稳步下降,从2019年初的2,126元下降11%至今年的1,891元。

迈尔斯说,下降可能是由于阿贾克斯的房源很少,而不是实际价格下降。 “当你的市场像阿贾克斯一样小,供应非常非常少时,就会出现这种波动。”

他举例说,在阿贾克斯的帕特贝利广场(Pat Bayly Square),过去几年高楼大厦接连落成,如果其中一栋楼的很多单元同时上市,很容易影响平均价格。一旦这些单元租得差不多了,可能剩下少数几个,那意味着平均挂牌租金可能下降。

在73 Bayly St,一卧室单元起价1,600元,两卧室1,825元。迈尔斯说,这与一些更传统的阿贾克斯出租屋,一些更便宜、更旧的公寓单元、地下室公寓和1960年代的低层建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达勒姆社区法律诊所执行董事帕特里克·吉莱斯皮(Patrick Gillespie)表示,他的团队发现租户在整个地区无需与其他租客竞价就能获得适当的、负担得起的住房的能力“稳步下降”,“确实存在这样的风险,最终有更多边缘化社区成员成为无家可归的受害者”。 ◇

责任编辑:文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