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鬼仔山

《曙光:来自极东秘境的手札》选摘(3)
作者:陈凯琳
示意图。图为原始雾林美景。(台东林管处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52
【字号】    
   标签: tags: , ,

惠琴最不想去的就是那个地方──鬼仔山。

但她不得不去。

半年的台风带来了不少山上的断木,那一阵子总有人争先恐后到海坪上搬回湿漉漉的漂流木。惠琴也跟去了。那些沿着海波被打进来的海柴,烘干了就可以用来生火烧柴,捡漂流木的时间,取代了原本要上山砍柴的时间。

要说有没有比较省力?惠琴考虑的倒不是这个问题,她是宁可到海边跟人争夺漂流木,也不太愿意上山砍柴的。

惠琴家是村里离港口最近的,但捡漂流木却不见得抢得赢人。她总是把捡成堆的木头叠成小山,拿块看得顺眼的石头放在上面,当作记号。但凭良心。若有人真不认账,她也已经做好了要与人输赢的打算。

可如今,那场台风漂来的木头已经被捡得差不多了。

惠琴仰头看着尖山脚,视线沿着尖山的头顶往上拉成对角线……鬼仔山的呼声就会莫名地在耳边徘徊。

阿母交代她寒假结束以前,要将门口叠满生柴,做为整年的日常生火备用。

惠琴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与她同龄的小孩也被分配了同样的任务,早在广场聚集。惠琴不想去,可手里握着阿母交给她的柴刀。她别无选择。

一开始,惠琴跟同龄友人们只在半山腰砍柴就够用了。可树生长的速度比不过柴刀的起落,不知不觉,半山腰的树越来越稀疏。也不知是不是海风的缘故,面着海而长的树都不高,良莠不齐。砍过几回后,有人提议要到更里头的山去砍树。

“哪里?”

“鬼仔山吗?”

惠琴听到关键的字眼,心底警铃大响。

友人们说走就走。

山上的路都是人走出来的。踩着略显光秃的红土,一行人就像快掉了链的轮轴,一个接着一个。惠琴最怕自己是被遗失的那一个,总会加快步伐,追上上一个人的脚印后。夹在树丛中不算是路的小路蜿蜒难行,z字型的行走空间藏匿在树荫里,更是难以辨认。
孩子总有孩子的办法,尤其是生活在绵延高山下的孩子。

俗称番仔面的石像就在左侧同行,每探出一个z字型的路时,就会看见它依然伫立着,面朝海的方向,看着眼前的一浪一潮,而这都只是它的十年、百年,甚至更久远的某个春秋的瞬间。

突然的闪光乍现,让惠琴毛骨悚然。

更靠近目的地时,闪光剧烈交叠。光是从阳光而来,短暂停留在四周的叶面上,反射进隐隐的层峦叠嶂里,从远而近,最后停留在人脸上。

人脸就像是拼图那样,在错落的光影里被重新排列。

惠琴感觉整个人都被困在了闪烁里。但她一点也不觉得温暖,反而是寒气逼人,从脚底板一路爬升到天庭盖。

阴森的寒冷直跟在一行人的后头,尾随不放。

越靠墓地,闪光就越多。

惠琴不想再往前走了,她对准几棵还堪用的树,伸出柴刀胡乱就砍。乱无章法。树当然不是三两下就能砍断的,这时候,惠琴就会更焦虑不安,劈在树干上的刀划出不平整又凌乱的刀痕。但她不在意,也根本就没有人教过她“正确”的砍柴方法。只要想办法把树弄倒,砍出一节柴就好,管它树倒成什么模样。

砍完后,惠琴用月桃叶把“战果”捆在一起,拖到刚才走来的路的顶端,找了片树已经秃了的缓坡,一鼓作气将整捆的柴推了下去。浅波的阶梯不明显,除了几道刚刚他们走过的脚印外,没什么棱角。生柴就这样搭上了快速列车,一路向下滑。

惠琴跟友人们追在后头。

“你有听说吗?有人说通缉犯就藏在这里喔。”有人边追边说。

“真的吗?”

“那是骗人的啦,小孩子喔你们,那么好骗。”

友人们追在前头一言一语说得很起劲,只有在最后的惠琴发出低低的啜泣声,嘴里喊着,“不要再说了啦,快走啦。”

“谁叫你要走最后。”

惠琴用哭声回应了那个人。

眼泪干了后,差不多也下了山。可这样的上山之路,每天都会重复,有时一天当中甚至还来两回;上午一回,下午一回,连续好几天,直到整个寒假都泡了进去……

总算度过寒假的时节,白露过后又得再上山。

这次上山是为了拔仙草。

又是那些带着光影的叶片围绕着他们,仿佛迎接着他们的再度光临。

拔仙草跟砍柴一样,都要各凭本事。结伴上山的友人,在此时都化身成竞争者。谁眼明手快,就能获得更好的战果。惠琴是怕上山,也怕那些总是伴随着阳光在墓旁一闪一烁的光影,更怕身后突然出现的黑影;但骄傲的她向来都是不落人后的,也从不愿认输。柴要砍最多,仙草也要拔最多。

可那回,惠琴输了,输给了一副空棺材。

就在她正因为发现了更多的仙草而喜孜孜时,同伴也发现了。她慢了半步,就这么毫无预警地被挤出仙草的战区。未料,脚一离战区,就跌进了一个深坑里。

跌倒是常态,跌进坑也没什么;但当惠琴头一仰时,视线对准的是四面腐朽的棺木,被时间刷落的土块凝结在木板上,如她的心跳。再次感觉到心跳的骤然跳动时,她摸到屁股下压着的物品,那是一个沾着泥的钢杯……

散落在棺材里的物品很快就连结起她的认知──这是军人的墓。

但不管是谁的墓,惠琴仅确定这曾是有主人的墓,就够了。

而此时此刻的她,正躺着。

怎么下山的?惠琴再也不敢拼凑那段记忆。或许又跟前几回走在最后头一样,一路哭着下山吧。

四十多年后,父亲的墓也座落于鬼仔山附近。

曾经让她恐惧的光影已经不见踪迹,她从未有机会向人证实那是什么树,什么叶,什么影,什么声?

父亲入金后,她又在半山腰处,听见呼呼呼的哭嚎声。

是来自于远处的风,还是从记忆里的棺木泄出的?她不敢求证。

可声音一直都在,

在心底。

——摘自《曙光:来自极东秘境的手札》(三民书局)

曙光:来自极东秘境的手札》立体书封。(三民书局 提供)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中国的语文乃是以形为主,而不是以音为主的单体独文。在文法上也没有主动被动、单数复数及人称与时间的严格限制。因此在组合成为语句时,乃可以有颠倒错综的种种伸缩变化的弹性。再加之以中国过去又没有精密周详的标点符号,因此在为文时,便自然形成了一种偏重形式方面的组合之美,而忽略逻辑性之思辨的趋势。
  • 我以为李杜二家之足以并称千古者,其真正的意义与价值之所在,原来乃正在其充沛之生命与耀目之光彩的一线相同之处,因此李杜二公,遂不仅成为了千古并称的两大诗人,而且更成为了同时并世的一双知己。
  • 清朝的词在中国文学历史上,是词这种文学体式的复兴时代。为什么说是词的复兴时代呢?因为从宋朝以后经过了元和明两朝,而元朝兴盛的是曲(如散曲),是杂剧(如王实甫的《西厢记》);明朝兴盛的是传奇,像汤显祖的《牡丹亭》之类。元明两代流行的是散曲、杂剧和传奇。
  • 赵子龙怀着幼主绝尘而去,那是野史传奇的世界里一个传奇的画面。
  • 没有真实情境,孩子怎么会有刻骨铭心的感受……热情不会来自教室,好文章常是孩子们用沾满泥巴的双手,从大地捧出来的。
  • 高永龄跑了一阵子,才敢回过头来看看飞机失事的现场,整架飞机都已笼罩在一片火海之中。他看着那个有如炼狱般的火焰,实在不敢相信他在短短的一百天之中经历了两次飞机失事的惨剧,而他竟然都能活着出来。他就觉得这是他母亲平时烧香拜佛起了作用,上苍才会特别的眷顾他。
  • 胡雪岩是近代民营大企业的始祖,其商场手腕更是清末在面临西化过程中的一场灿烂花火。
  • 马岗,有台湾极东渔村的美名,迎接着台湾本岛每日清晨的第一道曙光,但在历史的地图上,它仿佛被遗忘在时空里,与世隔绝,悄然无声地消失在浪潮的喧嚣声中…
  • 最大的孙女出生那年,也就是民国七十七年。马岗渔港新建东、西防波堤109公尺,码头170公尺,为第二期的建设;自此,扩建工程完成。渔港有了新的面貌,可阿利的女儿们一一出嫁,身边除了渔船,似乎越来越安静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