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大家谈】中共权贵的另类生活内幕

人气 13784

【大纪元2022年06月17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周五(6月17日)的《新闻大家谈》。我是扶摇(主持人)。今天嘉宾为旅居美国的原上海同济大学副教授邱家军。新闻大家谈

今日焦点:揭秘中共“特权阶级”:一大群体,五大等级;七类特权,一个共同点;“不惜一切代价”、“上不封顶”,医疗特权背后的恐怖事实;生病老干部,竟成“宝贵资源”!

专制社会一定有特权阶层,这是一个常识;而中共的特权阶层,更是一个广为人知的存在。

就像近期,有上海民众向大纪元爆料,说上海封城期间,他所居住的徐汇区康平路从来没有封过,因为那里是个“高干区”,也就是住了不少中共的高级干部。所以,不管其它区域封得多么严厉,那里一直出入自由。

了解中国现状的朋友对这些事都不陌生了,大家或许平时也会聊到权贵啊、特供啊这些事。

那么,中共的特权阶层到底由哪些人组成?他们之中怎么分等级?又享受哪些不为人知的特权?

邱教授呢,因为之前工作的关系,了解上海在这方面的一些信息,外界叫“内幕”吧。我们就请来邱教授和大家说说,以上海为例,一瞥这群人的另类生活

【谁享中共特权?庞大群体 五大等级】

扶摇:邱教授,我们知道您之前在同济大学的时候,以大学教授的身份参加过一个上海组织部组织的调研,就是对当地处级以上中共干部的职位、职能和素质进行调研。那么在这个过程中,您也了解到上海那些官员,以及一些老干部所享受的特权。

对于外界或中国普通民众来说,大家知道中共养着庞大的特权阶层,但对这个阶层的概念可能是比较笼统的。所以请您就了解到的情况谈谈,这个阶层包含了哪些人。

邱家军:当然,他们是分阶层的,他们享受特权也非常多。首先我们就要理解,什么叫“特权阶级”或者叫“特权阶层”?所谓的特权阶级和特权阶层,在中国就是一个掌握了国家命脉的中共核心利益集团。

那么在上海,这些特权阶级主要包括以下几个层面:第一是中共权贵,比如说像江泽民、朱镕基,还有胡锦涛的家人,也包括习近平的亲戚;也包括已经去世的中共高官的家人,比如说像黄菊的家人;也包括陈良宇等人的家人,虽然他在秦城监狱,但是他们的家人没有在监狱里面的,仍然享受着特权待遇。这是第一个层面的。

那么第二个层面呢,就是所谓的广义的中共离退休干部,这里面主要指的是离休干部。离休干部是什么意思呢?从这两个字来理解叫“离职休养的干部”,它是中国特有的一个人事制度和社会保障措施。所谓的离休(干部),实际上我们以一个时间段来区分就OK了,就是在1949年中共夺取政权以前就为中共服务的那些干部,现在都已经远远超过了退休年龄,他们的叫离休;那么正常年龄退休的这个叫退休。

我想由于原来的这个调研,加上中共官方公布的数据,给您分享一下这个数据,可能有一个比较直观的印象。到2020年年底(最新数据没有公布),上海的离休干部一共是1万零43人,其中生活不能自理的有7072人,占比达到70.4%。这些离休干部,他们的平均寿命达到了90.8岁。那么,离休干部和退休干部的比例大概是多少呢?大概是1比10。比如说,上海的离休干部以2020年的数据为准,离休干部是4180人,退休干部是4万706人;其中离休干部待遇最高的,离休干部还有不同的待遇,待遇最高的就是曾经立过军功的那些干部。

第三个层面享受特权的,就是现任高官——党政领导干部。这个高官主要指的是什么呢?比那个处级、局级的那个官还要高,比如说像区委书记、区长、人大常委会的大主任——不是小主任啊,人大常委会里面有各种各样的主任。

我举一个例子,我在做调研的时候看到的这个特权挺有意思。因为我是大学老师,没有这种所谓的特权的意识,于是乘电梯我就选择那个1号电梯。我为什么选择1号电梯呢?我发现去1号电梯的这个人非常少。结果我坐了几次,就有身边的我们叫“把手”,就是比区长、书记位置低一级的这个“把手”,他告诉我说:邱教授,你知道那个电梯我们是不能坐的。我说:为什么?电梯还有区别吗?他说:那个叫“领导电梯”,就只有区委书记、区长、人大的这个大主任能坐。这是一个例子,电梯。

另外一个叫“领导食堂”。你比如说在这个区委、区政府,也包括人大。他们有公共食堂,但是在公共食堂吃饭的时候,你根本看不到、见不到书记呀,区长啊,大主任啊。为什么呢?因为他们是开小灶,有专门的“领导食堂”,不能够跟其他的各级党政领导干部在一起。

那么第四类就是享受特权的就是外国人,或者叫境外人。比如说各国驻沪领馆的工作人员,像台湾、香港的投资人。

那么第五个层面,简单地说就是纳税大户。这个纳税大户大到什么程度呢?他在底线:一年纳的税是1500万元人民币起核算。也就是说1500万以下,那么你也有可能享受中共的一点点权利,但是享受不到特权。你纳税越多特权就越多。

简单地说,这个特权阶级就是中共掌权以后,能够拿到各种各样资源的阶级。你可能看过那个南斯拉夫前共产党领导人,这个人叫吉拉斯,他写了一本书《新阶级:对共产主义制度的分析》。中共的特权阶级完全可以参照吉拉斯的那本书《新阶级》,可以搞一个一一对应。

这是讲的特权阶层主要包括哪些人。

【中共高干特权分七类 共同点:无法无天】

扶摇:哦,享有中共特权的人中还分了那么多等级。那具体来说,他们都有哪些普通中国人享受不到的权利呢?
邱家军:好,这些权贵,特别是官员老干部都享受哪些特权?这个特权简单地说,就是不受法律约束和限制的权利。

那么具体来说,包括:第一免费医疗权。这种免费医疗权,按照中共官方内部的标准叫“不惜一切代价”。这个不惜一切代价也包括活摘(活摘器官供移植),英语叫 organ harvesting;也包括高干病房;以及那些离休干部凭他的医疗本,全家都可以免费抓药拿药的权利;还有在高干病房里面的那个护士小姐、特护人员,都是年轻漂亮,说话得特别温柔特别好听的。我为什么了解呢?因为我曾经到高干病房去探视过一些高干。

当然,高干病房也是分等级的。比如说在上海一些著名的医院,像瑞金医院、华山医院、复旦大学附属医院。这个级别是怎么分的?他是按楼层来分的。比如说,有的享受特权的干部,你只能够在十六楼。如果再高级一点的呢,就可以到十七楼或者是十八楼。不过有的老干部他们对这个楼层的数字也特别敏感。比如说十八楼,这个数字有的老干部就很不情愿,说我宁可转到另外一个医院,我也不在这个医院,享受那个十八楼的特权待遇。我相信这个只要是具有中国文化的人都知道,他们为什么不愿意去十八楼。

第二个是有特供食品。我举一个例子,比如说所吃的蜂蜜。上海蜂蜜什么地方产得最多?就是冠生园。但是老干部他们吃的蜂蜜不会是冠生园生产的蜂蜜,他们不吃。有一位享受特权但是良知未泯的人,他跟我讲,他也非常客气,他说:邱教授,这个呢我们不吃,就是我们不吃。

那么其它的,比如说他们饮用的茶,吃的一些食品,包括北方的一些个粮食,像山西的小米叫什么“沁州黄”,都属于古代叫供品的这些产品,也就是说属于无添加的一些产品。这个英文里面要怎么说呢?叫organic。

还有呢,他们享受免费的住房。我举一个例子,比如说在上海,你经常可以看到一些非常漂亮的洋房,但是看不到有人住。为什么没人住呢?这个房子是给某些级别的人住的。按照他们内部的标准,你这个级别没有达到,就是这个房子放坏了、放烂了,也绝对不允许其他人搬进来。

顺便说一下,习近平在上海做市委书记的时候,他一共做了7个月。本来上海市是安排他住到一家洋房里面去,不过习近平他可能有内部消息,觉得自己很快就会上升,所以他在上海任市委书记的7个月,一直住在西郊宾馆。

第四个是享有专门的旅游旅行经费。那么这个经费,我想举一个例子跟大家说明一下,大家就可以理解(他们)到底能够花多少钱。

比如说,这还是胡锦涛当国家主席的时候,当时就规定正国级的领导干部退休以后,一年的专门旅行旅游的经费是一个亿人民币,这个不包含医疗费——我刚才已经说了医疗费,叫“上不封顶、不惜一切代价”,包括活摘。每一个正国级的领导人,他每年都可以享受一个亿专门的旅游旅行经费。

这个钱有人说怎么能够花的完呢?实际上你根本不用担心。为什么呢?包括这些领导人他们的家属、他们的健保人员、他们的安保人员,都可以与这些领导人同时享受旅游和旅行的权利。

那么第五个层面呢,就是不受法律和政策约束的权力。比如说这一次上海封城期间,这些特权阶层的人,我们给他做一个简单的总结,上海叫“三不”。哪“三不”呢?第一,不做核酸检测;第二,不打疫苗;第三,他们的活动基本不受限制。

那么第六项权利就是圈钱的权利。这个我也想举个例子给您分享一下。这个事情不光我知道,在上海有很多人都知道。你比如说,上海五角场是一个著名商圈,其中有一个角是复旦大学,其它的四个角都属于军方控制,主要的掌控权就是在军方军界的大佬。

上海杨浦区新江湾城在开发的时候,那地方原来不是有一个军用机场吗,军用机场周边的这个⋯⋯我们可以叫做民地,实际上也不是老百姓的地。本来嘛,老百姓就没有所谓的私有产权。

在征地的时候,一亩地是300万人民币付出。这个地一旦征过去了就属于所谓的国有资产,那么上海就要进行国土出让。一亩地300万征地征过来,国土出让金是多少呢?是4000万,一亩地。也就是说,这些特权阶层的人,他们在那地方一动不动,就以300万一亩的低价拿到手,然后再以4000万一亩的高价出让给那些所谓的开发商、建筑商。那么这些人是谁呢?谁才能够拿到这些地呢?就是军方的一些大佬,也就是特权阶层。

那么第七项所谓的特权,我把它叫做“跑路的权利”。你不要看上海封城、北京封城,全国搞大封锁,一个一个都出不来。这些特权阶层如果想出门想出国,他们是非常容易。Very easy,可以这样说。只不过有一个前提,就是说习近平允许不允许这些人出来,同意不同意这些人出来。

【生病离休干部竟成“宝贵资源”】

扶摇:真的很令人震惊,就像您刚才提到的倒卖土地牟取暴利;正国级退休干部一年的旅行经费就是1亿人民币;还有医疗特权,甚至活体摘取器官,就是故意杀人,趁着人还没有完全咽气就赶快摘取他们的器官,来给这些所谓的老干部做移植、延长寿命。真的就像中共说的要“不惜一切代价”,不过以一般人的道德底线,根本想像不到这句话真实的意思是什么。

那么在医疗特权这方面,您能不能再为我们展开说说?

邱家军:我也想跟你举个例子来说明一下。也是我认识的这个一位离休干部,他是在上海一所著名的高校离休,原来是属于军方,他49年以后就在上海一所高校的武装部任武装部长,这个级别也不算低也不算太高。因为我跟他非常熟悉,我相信这样的离休干部也非常多,我这样讲不是专门针对他本人,而是讲这么一个普遍现象。

他有一次给我说(我认为他是一个良知未泯的人),他说:我活着干什么?还不如死了呢!我听了之后感到非常震惊。我说:老先生,你为什么要讲这句话?他说:你看我现在每个月白领国家的俸禄。他叫国家,有时候叫共产党的俸禄。我根本也不敢问多少钱,是他自己讲的。他说:我一个月领纯工资是1万5千多块人民币。

这个钱是1分不花、1分不动的,也就是说你领1万5,就净落下1万5。要注意,这1万5实际上如果与他的医疗费用相比,那简直就是九牛一毛。这位离休干部,他一年有超过6个月的时间在上海的各高干病房,各高级院流转。

你可能不知道什么叫流转,按照高干他们在医院里面住院的规定:每一次住一个高级病房——就是领导干部的那个高级病房,它有一个时间规定,一般的病不超过15天,中等情况的病不超过1个月,重病一般来说不超过3个月,就是在一所医院。

在这所医院你住了之后,你感觉到身体状况没有缓解,怎么办呢?你可以申请流转到其它医院。这里面就牵扯了一个话题:为什么要流转呢?按照我的理解,就是因为对于这些离休干部要“不惜一切代价”来进行抢救。

因此,上海各著名的医院都在争夺这些离休干部——作为他们的“资源”。一旦离休干部到我这个医院来,我就要“不惜一切代价”进行抢救。那怎么办呢?就要花钱,就要申请说我还缺少哪些国外已经拥有的先进医疗设备,国外已经拥有的能治各种病症的一些药品。所以说,这些离休干部既成了各个区的“宝贵资源”,更是上海各著名医院的“宝贵资源”。

如果有哪一位离休干部不幸去世了,他们还如丧考妣。比如说,针对某一位离休干部刚刚买的新设备,结果还没有用上这位老干部就pass away了,就是人走了,这个设备放在那地方怎么办?这个设备也是有“级别”的。比如说正国级的老干部老领导可以用什么样的设备,正部级的可以用什么样的设备,局级以上可以用什么设备。

这是一个方面,就是医院他们为了给自己增加各种各样的医疗器械和这个专门的药品,在不断争夺离休干部,所以说离休干部要“流转”。

【“上不封顶” 一张老干部健保卡养一串人】

邱家军:如果离休干部的家属,不管是太太还是老公——离休干部既有男士又有女士,有很多的。据我了解,也有很多女士,她们都活的比较长,可能比男子还要长一点。那么当这个离休干部到医院去看病的时候,他们的太太或者是她们的老公享有陪护权,但是不能够在那个离休干部所的高干病房陪护。

比如说离休干部在十八楼,那么他陪护的离休干部的太太或者是老公年龄也都很长了,他们也同时在医院里面住院。离休干部的太太或者是老公在住院的时候,按理说是国家给他们报销90%,自己拿花10%。但是根据我的了解和调研的结果,他们会抓着各种各样的机会,用离休干部的医疗本,上海叫医保卡或者叫健保卡。

比如说,到医院里看病刷卡拿药,也包括离休干部的家人。那么家人可以延伸到什么程度呢?包括离休干部的孙子、孙女、外孙、外孙女都可以享受这个待遇。用他们的话来讲叫“不用白不用,用了就算白用”。你可能会问:为什么医院对这个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明明知道离休干部的,比如说他的太太,她的老公刷了离休干部的卡而不管呢?这里面还是一个利益问题。按照我的理解。

比如说给一般人使用的药品,你可以卖人民币(我们举个例子)1000块,那么离休干部所使用的治疗同样病的进口药品,它的价格可能就是10倍,就是1万块。你想一想这里面的获利空间,哪一个能够获利更大呢?肯定是那些高价的药品获利更多。况且离休干部他们使用医保卡健保卡所花的钱叫“上不封顶”。所以说,这就让离休干部他们的家人,我刚才指的是至少三代家人,都享有这种特殊的待遇。

这还仅仅是其中的一例。也包括离休干部所聘请的阿姨(保母),你都不能想像。为什么呢?有一个离休干部,这个阿姨⋯⋯因为我们跟这个干部关系非常好,跟这个阿姨关系也非常好,他经常就给我拿一些我从来没有见过的、从来没有吃过的食品,也就是说那些高档的食品。他们也问我说:邱教授,你如果需要什么药也可以跟我讲。也就是说,这些离休干部的阿姨,她们虽然不享有特权,但是确实有这么一个比较方便的机会。我想就这么一个例子来说明一下。

【三个区 上海权贵的“大本营”】

扶摇:所以中共的一个离退休干部,其实不是他一个人靠纳税人的钱养尊处优,而是他身边一群人都在花纳税人的钱。

那像在上海,这些离退休的特权阶层是分散在各个地方呢,还是说聚集在某些区?

邱家军:上海主要有三个区:徐汇区、黄浦区和浦东新区。为什么主要集中在这三个区?徐汇区是上海开阜以后经济最发达的地方。1949年以后他们退休的老干部,我们把他叫离休干部,他们选择上海,首先会选择徐汇区。
这些老干部,他可以选择去哪个城市离休。比如说我愿意选择去上海,我愿意选择去北京。那么去了哪个城市他还有权选择去哪个城市的哪一个区。如果这个离休干部,包括退休干部叫什么离而不休、退而不休,当然绝大部分都是离就休了、退就休了,他自己认为还有“能量”,他还可以选择到哪一个单位去离休。

我举一个例子,原来在贵州某一个部门的领导,我不能把他这个部门说出来,说出来就太明显了。他选择离休,按理说我们认为你生活在贵阳也不错,对不对?但是他认为说,我干了一辈子“革命工作”,我如果在贵州离休的话⋯⋯他说这个贵州是穷山恶水的地方,他就选择了上海,他选择了上海一所著名高校。

所以说像徐汇区,像黄浦区⋯⋯这地方必须要加一个说明,不包括现在黄浦区合并以后的闸北区,因为闸北区是上海比较落后的区。黄浦区就是上海党、政主要的衙门和要员工作和居住的地方。你比如说这个上海市委啊、市府啊,他们这些人在那地方工作居住。

第三个就是浦东新区。我顺便想提一下浦东新区目前接纳的离休干部最多,大概占整个上海离休干部的三分之一左右,其次就是徐汇区,再次就是黄浦区,就这三个区。

为什么浦东新区接纳的离休干部比较多呢?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可以说一方面是这些离休干部的选择,另外一方面是被迫的、被逼的。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浦东新区的财政收入⋯⋯你知道上海16个区,财政收入最高的就是浦东。上海有一个叫“内部转移支付”,什么意思呢?我就给你举个例子来说明一下,因为讲一些专业术语可能很多观众朋友并不一定了解。

比如说,上海的杨浦区是老工业区,有老工业区就有一些老的退休干部。但是杨浦区正是因为它是老工业区,所以后来它的经济不发达,那么这些老退休干部他们还要享受那些特供、特别的医疗,这个钱从哪里来?杨浦区没有钱拿不出来怎么办呢?就跟纳税大户浦东新区来要钱。浦东新区转移支付给杨浦区的这个钱,我当时在上海的时候知道,每年是55个亿的人民币,55亿。这是上海市内部各个区的“转移支付”。因为浦东新区工厂多、税收高,有钱,所以中共在安排离休干部的时候,就多往浦东新区安排。很简单,你有钱嘛。

其它的区,你要安排到闸北区,这些老干部第一他们不愿意去,第二这些区也无力承受。我就不举具体的哪一个区的例子了,上海非常穷的一个区它的离休干部,当时2016年我在离开上海的时候,这一个区里面只有3个。

【“两新阶层”是中共“统战对象”】

扶摇:那像这次上海疫情管控两个月,大量普通民众被封在家里,甚至发生挨饿致死的惨剧。我们看到还有一些社会上的名人,他们的家人也因为管制,生病了得不到及时救治而去世。他们还挤不进您说的特权阶层,是吧?
邱家军:你刚才讲的“名人”,我想修正一下这个说法,(他们)叫中产阶级,或者叫中产以上的这个阶级,或者叫什么高收入群体,这些人呢主要是一些企业主、投资商、核心技术人员。他们还不能够叫特权阶级,为什么呢?他们够不上,享受不到特权阶层的待遇。

我刚才讲了,这些人他们本来在中共的眼中属于体制外的人,上海有一个词叫“两新阶层”,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所谓的两新就叫新阶级新社会,或者叫新阶层新社会。这样讲起来你可能还并不一定,或者说很多观众可能还并不一定特别了解。什么意思呢?就是那些后富阶层,而不是先富阶层。

先富阶层是中共的权贵,比如说邓小平搞“改革开放”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这一部分人是谁呢?是中共的权贵阶层,比如说上海的陈云家族,这就是上海权贵里面的“1号”,他毕竟是老干部中的老干部。

那么这个“两新阶层”,按照我了解的上海内部的口径,他们是统战的对象,而不是享受特权的阶层。为什么要对他们进行统战呢?就是因为你手里有钱,你可以纳税。

我刚才也说了,一旦你纳税到一定的级别,你可以享受一定的特权。这个级别就是以年纳税⋯⋯(我讲)这个是2012年的标准,后来肯定会有提高有修正,后来的标准我就我就不知道了,我只讲我知道的。2012年,你可以享受一点特权的纳税标准是1500万元人民币一年。也就是说,你一旦达到这个税,那么你可以享受和官府某些阶层的人员相同的待遇。

比如说这一次,我了解到有一个人,他就告诉我说:邱教授,我纳税不是一个“1500”(就是1500万,他把那个“万”给省掉了),而是3个1500。就是3个1500万,那多少钱呢?至少是4500万。那我就问他,我说:你有什么待遇呢?他说我可以不做核酸、不打疫苗、不进方舱、不被禁足,但是仍然被禁言。可以不参与那个团购高价买菜,他们有特供的菜送到家门口,基本上就放在你的家门口,并且是那种特别新鲜的蔬菜。

扶摇:就是4500万换来一些疫情防控期间的正常生活的基本需求。

邱家军:我刚才讲了嘛,他们就属于那个两新阶级嘛。

扶摇:真的是太荒唐了。

邱家军:感觉荒唐的事情在中国可以说是彼彼皆是。

【“韩正不正” 推网格化管理 为权贵“精准服务”】

主持人:嗯,是。谈到疫情了,您之前提到过,中共在疫情期间,对于如何区分这种特权人士、提供特殊待遇,靠的是网格化管理。这套东西是韩正早年在上海推行。能和我们详细说说吗?

邱家军:韩正在上海当政的时间非常长,做副市长、市长、代理书记,然后又做书记。他正式被扶正是在2012年。

上海人有一个传言,叫“韩政不正”,那么对韩正的描述可想而知。也就是(反映)说在上海人的心目中,韩正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位置。

至于你刚才提到的上海这个网格化管理,这个办法实际上就是韩正推出的。具体推出的时间,我印象还比较深刻,是2013年8月5号。为什么我对这个时间记得比较准呢?怎么说呢⋯⋯就比较了解吧,我只能这样说。

这个网格化的初衷是维稳,上海叫稳控。它主要是针对那些所谓的“社会不稳定因素”。比如说,老上访户、法轮功修炼人员、宗教领袖、持不同政见人士、维权律师、独立候选人、大学教师当中的“不安定分子”,或者叫“与体制主动保持距离的教授”,我就是其中之一,就属于那种不安定分子。

不过后来他们发现⋯⋯因为我也跟上海负责户籍,叫“户政”的一些领导人职能部门(上海人叫把手)聊过,这个网格化带了一个他们意想不到的效果。就是通过网格化的管理,让他们清楚地知道了上海的权贵阶层,以及中高等收入群体,他们具体的住址。

比如说你家里有几套房子,几套不动产,你家有几口人,具体在哪里学习、在哪里工作,这个是他们的意外收获。因此当时的网格化管理也为这次这些享受特权的人提供了便利。恐怕是韩正当时没有预料到的。

因此也有网上传言,说有些老干部居住的地方,“大白”一到那个地方就主动避让,就退避,不敢往里面再走了。为什么呢?因为说有的老干部直接可以给韩正打电话,这个是真的。为什么这样讲呢?因为我知道。你可能也知道我是在复旦读的博士,复旦不是出了王沪宁吗?我们复旦是有几位教授可以经常给王沪宁通电话的。所以说你一旦成了中央政治局常委这个级别的人,你的老部下、老朋友是可以给你通电话的,也就是说他们是可以“通天”的。所以说这些“大白”就不敢到那地方去了。

当然这些“大白”他们也是被蒙在鼓里,按照网格化管理,这个网格里面所居住的那个特权阶层的人,“大白”是不知道的。为什么呢?他们还没有到达这么一个级别,更不用说那些所谓的志愿者了。

那么也就是说,正是因为这个网格化管理,让上海的职能部门掌握了上海特权阶层他们具体的住址,也为他们提供更好的特权服务提供了便利。

扶摇:嗯,是的。不过在享受网格化提供的特权服务的同时,从另一方面来说,这些特权阶层同样被网格化给管理着,或者说紧紧盯着。

好的,邱教授,关于中共特权阶层这个话题,您还有没有其它信息和我们分享?

邱家军:我就想说一下,这个特权不光是在上海,在整个中国,各个地方、各个省、各个自治区、直辖市,都是一样的,并且在北京这种特权比上海更加明显。上海因为有很多外地人,并且大家都没有什么官场背景,到上海本来就是奔着赚钱发财去的。所以说上海的特权阶层特权人士,比北京还是要差得远,差太多了。

我想强调的就是这个特权,是在各个层面全方位的,可以说系统化的,他们自始至终都在享受着外界人所不知道的各种各样的特权。

扶摇:是的。不过或许像您之前和我提起的,所有的中共特权阶层都不认为自己在享受特权,他们认为那是理所应当的。

好的, 非常感谢邱教授光临我们的节目,揭露中共特权阶层的一些内幕,也非常感谢大家的收看。更多的热点话题我们下次节目接着聊。再会。新闻大家谈

网络收看方式:

大纪元新闻网:http://cn.epochtimes.com/gb/nf1334917.htm
新闻大家谈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_wRsYpCP2kuql6BuTM7W_g?view_as=subscriber
新唐人直播: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0r1j2CGOX4&feature=youtu.be

【支持】为真相护航 为沉默发声,就在今天,支持大纪元
https://donate.epochtimes.com

新闻大家谈》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新闻大家谈】习李连喊别脱钩 陆惊爆公派杀人
【新闻大家谈】超级毒王传中国 变种破一规律?
【新闻大家谈】重金利诱 中共再煽动民众抓间谍
【新闻大家谈】章天亮:道德才使人类文明延续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习近平强调“斗争”军方两大诡异
【秦鹏直播】普京吞乌东 北京诡异做出这举动
【探索时分】收复伊久姆 乌克兰如何反击俄军?
【方菲访谈】韩秀:走进艺术巨匠的人生(上)
【十字路口】透视共产党 中共大搞战争的企图
【车评】试驾全新Z跑车 2023 Nissan Z Performance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