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何良懋忧加拿大政要精英成中共猎物

图为资深媒体人何良懋。(大宇/大纪元)
人气: 17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2年06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欣文加拿大温哥华采访报导)联邦保守党党领选举将在今秋举行,候选人也已确定。不过,近日一篇关于党领竞争者彭建邦(Patrick Brown)的报导引起了特别关注。由此还曝光了一个惊人现象:几十万加拿大人赶在投票资格截止日前抢闸入党。对此,资深媒体人何良懋表示并不感意外。

中共海外精英捕获”策略由华人政客实施

何良懋表示,很多加拿大的政要、精英访问中国后慢慢就从反共变成亲共早已不是新闻。

《蒙特利尔公报》(Montreal Gazette610日,发表了题为《保守党领袖竞争者彭建邦Patrick Brown)得到北京同盟团体和参议员的支持》的深度报导。从中看到,中共有一个针对加拿大的“海外精英捕获”(Elite Capture)策略,由海外华人政客实施代理。

1. 扶植亲共社团 输出中共意识形态

何良懋认为,中共对加拿大的影响,既有传统的向加拿大华人社区不断进行大外宣的宣传、团体的渗透,包括控制一些本地华人社团的活动、控制影响他们的主事人,更多的就是成立自己的社团。这些工作做了很久了。

他表示,中共成立自己的社团就好像水银泻地一样。在多伦多、温哥华、卡尔加里、埃德蒙顿,这些团体数以百计。不过,这些团体不一定是群众团体,很多可能只是一人公司、一人团体,但名字就很大,好像代表了一个社区、或者一个行业、或者一个宗族,中共为其提供经费资助就不在话下了。这些团体在有需要的时候就会出联合声明,表态支持中共。例如,在20192020年,数以百计的这类团体在报纸登全版广告,支持中共打压香港的抗争运动。不过很多这类团体都没有群众基础,都是中共控制的。

何良懋指出,其实,那篇报道提到的推彭建邦竞逐联邦保守党党领的“北京同盟团体”,就是加拿大华人保守党协会(CCCA)这个协会的发言人Joe Li在对华政策、两名加拿大人被扣作人质、台湾问题、北京人权录等方面的观点与北京“惊人”地一致。

另一个支持彭建邦的组织是多伦多华裔加拿大人组织联合会(CTCCO),华联会)。华联会也有来头,是北京的可靠盟友。它对西藏、台湾问题,尤其是2019年香港抗争运动,一直支持北京的立场,就像是北京在加拿大的一个宣传机关一样。

至于那个“参议员”,就是被彭建邦视为为“家人”、带彭建邦一起去中国旅行的中共使领馆座上宾参议员——胡子修(Victor Oh)。

2. 捕猎政客精英 影响加拿大政治

彭建邦今年5月出席了多伦多华联会和参议员胡子修共同发起的一个论坛,并发表长篇演讲。何良懋认为,胡子修跟中共走得那么近,他亲自为彭建邦竞选保守党领袖背书,很明显是代表了中共的意思。

何良懋分析,现在中共对政界的影响,就市级政府来说,是想影响市议会选举的一些候选人,让他们对中共的态度,起码是缓和些,就是没那麽反共。在省级政府方面,可能在中加贸易方面,要影响一些省的政策。但是在联邦议会的层面,包括加拿大的国会众议院、参议院,那个影响就十分之有系统。甚至现在看来,中共在加拿大的参众两院都可能有代理人。

他指出,那些代理人就类似一些经纪的角色,不断地会拉本国的各级政客去参观访问中国大陆,去影响他们的路线。例如奥运会、上海世博会,有时就算没有一些重大活动也会这样。这种做法已经有十几二十年了。安省多伦多的宾顿市(Brampton)市长彭建邦(Patrick Brown)是最新的例子。

525日的一场党领竞选法语辩论中,彭建邦表示捍卫人权固然重要,但加中贸易更符合加拿大国家利益,把液化气卖到中国不仅能帮中国应对气候变化,还能改善被前总理哈珀搞坏的加中关系。

何良懋认为,由此可以看出,彭建邦的对华立场是生意第一。他对中国的立场比参与竞争的溥礼瑞(Pierre Poilievre)软弱得多,比起前魁省省长庄社理(Jean Charest)也都软弱。

中共超前部署 志在必得

据资料显示,2020年联邦保守党党领选举,有近27万党员有选举资格,已经创下历史记录;近日,保守党行政总监Wayne Benson表示,今年预计会有超过60万合资格党员参与投票,将创下新纪录。

1. 煽动华人为投票而抢闸入党

保守党新党员的人数在党领选举前呈爆炸式的增长,除了加拿大人对特鲁多政府感到失望、冀望联邦保守党会带来改变之外,是否还隐藏着某些不为人知的因素?

何良懋发现,在卑诗省的一些社交媒体,如自己加入的一些温哥华亲共的WhatsApp群组里,亲自看到一些亲共华人公开帮彭建邦拉票。特别是在上个月,这些人非常起劲地呼吁华人:“加入保守党,支持彭建邦,投他一票”。

何良懋认为,中共知道在现在的国际形势之下,特别俄乌战争之后,加拿大已经一无反顾地支持乌克兰,再继续支持特鲁多也是“浪费弹药”,所以中共要培养几年之后接替特鲁多的力量。在加拿大最有能力接替特鲁多的,极可能是联邦保守党党领,所以中共超前部署,要影响保守党的党领选举。因为胡子修一直都在影响彭建邦的对华路线,于是就要推他们悉心培养了多年的彭建邦。

2. 抹黑、妖魔化“不聼话”者

何良懋表示,彭建邦在多个场合中攻击溥礼瑞(Pierre Poilievre)及其他竞选对手是搞种族歧视和白人至上。胡子修也在526日的一个亲共活动上,用中文呼吁选民支持彭建邦竞选联邦保守党领袖,并指责其他候选人促进“种族歧视”“白人至上”的观点。

这种做法跟去年他们对付赵锦荣做法刚好相反。因为赵锦荣在2021年年初提出了“外国代理人登记法”,结果这些亲北京的人士就在社交媒体上发布很多假消息,说这个加拿大“外国代理人登记法”是针对中国人的,把赵锦荣污蔑成“汉奸”,不断攻击。他们呼吁亲北京的网友要支持一个在赵锦荣选区参选的联邦自由党印裔候选人。为此,这些主要来自大陆的移民突然大量加入联邦自由党,在列治文东选区疯狂拉票,导致赵锦荣落选。

这次反过来,他们用帮忙拉票的方式,叫华人马上加入联邦保守党做党员,然后投票给保守党党领参选者彭建邦。

何良懋提到,这些人还说,如果赵锦荣再参选联邦国会议员,就一定会再次将他打败。那种杀气腾腾,以及那种好像要把加拿大变成中国的一个省的口吻,令人相当心寒,完全不是加拿大价值观取向,1000%是中国的利益和中共的理念主导,很恐怖。在加拿大的土地上,华人帮中共做事做得如此没有顾忌、如此露骨,以这样的方式来对待加拿大本土的联邦政治,这样的一个走势让人十分忧虑。

何良懋感到,这看来不像是一个加拿大华人社区的独立行动。这样一种政治渗透工程,做得十分系统,是无缝交接。从胡子修到一些社交媒体,如此有系统、有步骤、有策略地去做,一定是中共在后面“发功”,是要渗透加拿大联邦保守党的党领选举,要选出中共想要的候选人。虽然联邦保守党有没有机会在短期内执政不得而知,而且保守党的的传统理念又同中共相悖,但是中共已经是放长线钓大鱼。如果联邦自由党不听话,还有联邦保守党在手。

而令何良懋更加忧心的是,加拿大的非华人、特别是英文传媒对这方面的警惕性是十分不足的。因为这些支持彭建邦的做法,很多都是以纯中文的方式进行,不懂中文的加拿大人是完全不知道发生了这些事情的。如果他们不是有情报系统的资料的话,甚至是联邦政坛、联邦自由党都未必知道有这些事情。就是说,中共在加拿大已经是如取如携(如提携人那样),已经渗透到我们的血管里面去了,现在正在往大脑上走,大脑就是渥太华。

因此,如果不及时去将这股逆流逆转过来,不出十年,加拿大将会变成中共的“沦陷区”。

加拿大急需《外国代理人登记法》对抗渗透

联邦保守党参议员胡子修和加拿大华人保守党协会的发言人Joe Li都是加拿大的政客。作为加拿大的政治人物,应该守护加拿大的价值观,还是配合中共统战?

1. 要立法规管外国代理人

何良懋认为,如果在正常的民主国家,胡子修、Joe Li是叛国的。加拿大华人保守党协会基本上就是个统战组织,但是他们又做得很巧妙,就可以变相把加拿大变成中(共)国的Jurisdictions(司法管辖区),在加拿大的土地上行中共价值观的事务

何良懋感叹,对于外国的渗透,对于外国那种在政治上深入地去影响加拿大国家利益的行为,“我们加拿大实在是太软弱、太善良了!”

加拿大现在没有《外国代理人登记法》去规管外国代理人,也没有像一个像美国的NSA(National Security Agency——美国国家安全局)的情报机关去应对他们。我们的CSIS(加拿大安全情报局)是“无牙老虎”,只有向国会议员提供资料和建议权,却没有执法权。

何良懋指出,其实我们的国家安全已经亮了红灯很久了。执政联邦自由党一直都在对中共搞绥靖政策,直到俄乌战争开始之后,西方发觉一定要全力制裁俄罗斯,加拿大才在没选择的情况下强硬起来。但是面对中共,仍然是有千丝万缕的利益关系。

他表示,其实这个“外国代理人登记法”是所有国家都需要的。“外国代理人登记法”是一个制度,是要将一些外国代理人的资讯透明,以便有一个制度去规范它。

2. 对与中共关系密切的党领候选人要资讯透明

据媒体曝光,已经确定的6名保守党党领候选人:国会议员溥礼瑞(Pierre Poilievre)、路易斯(Leslyn Lewis)和艾奇森(Scott Aitchison),宾顿市市长彭建邦(Patrick Brown),前魁省省长庄社理(Jean Charest)及安省独立省议员巴伯(Roman Baber),其中呼声很高的彭建邦和庄社理两人都同中(共)国有着密切关系。前魁北克省省长庄社理(Jean Charest),也因曾为华为进入加拿大市场和孟晚舟被拘留等事进行游说而遭到质疑,被认为不会再获加拿大人和美国政府信任,因此不适合党领一职。

何良懋分析,这些联邦政坛上的人和中共有多少利益上的勾搭,不清楚;是否有不见得光的材料掌握在中共手里,也不知道。但是,现在因为俄乌战争,令到华为5G的系统无法在加拿大落地,这是事实。中共也看到一点,就是很难再像过去那样在加拿大外交政策上钻空子和钻漏洞,所以中共要培养“接班人”,而这些联邦保守党的党领就是目标。也就是万一特鲁多被不信任票弄下台,很可能是保守党的人上台,所以现在不去影响其党领,到时就太迟了。

何良懋还担心,“中共是在看35年以后的事,但是我们的执政联邦自由党只看到35个月的事”。他对现任的很多联邦的政要、政客是否有保卫加拿大的核心利益的决心没有信心。同时,他认为很多来自大陆的人被中共的那种假民族主义所蒙骗,分不清中国和中共,想把这里变成中国,那才是要命的。

用真相警醒蒙在鼓里的加拿大人

面对现在加拿大的这种政治生态,醒觉的加拿大人还来得及做什么、又可以做些什么呢?

何良懋十分明确地指出:“(首先)揭露它!将这些中共渗透的事实揭露出来!”

他还认为,“第二,有心的华人、或者一些团体,就要向国会议员讲清楚正在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些华人团体所做的事情,是违反加拿大的国家安全、甚至违反加拿大国防利益的。

“第三,对于加拿大的公职人员、包括国会议员“吃碗面反碗底”(忘恩负义、吃里扒外)的行为,要提出、要研究他们有没有叛国。因为你接受人家那么多官方采访,回国之后就不断地影响其他的政客。这些公职人员本身是不是为加拿大的利益和价值服务很成疑问,一定需要接受众的质询。

“最后,新闻媒体就要向这些怀疑亲共的公职人员、或者是议员也好,要不断的质疑他们究竟为哪个国家服务。你宣誓的时候是为加拿大人,为什么你的利益向中共倾斜?

何良懋认为,不是没事可做的。现在问题可能是由于语言的因素,出现了一些资讯的鸿沟。因为这些渗透是用纯中文进行的,很多非华语的媒体没有报导,很多政要又看不懂中文,所以就他们没法接收到这些信息。他希望在这方面有所突破。

最后何良懋表示,虽然这些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改变,但总得有人吹哨、发出警报。他表示自己会尽力而为。

责任编辑:陈沁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