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里的大智慧——张仲景《伤寒论》序言

文/高天韵
公元210年左右,东汉末年名医张仲景写成了《伤寒杂病论》十六卷。示意图。(Fotolia)
font print 人气: 237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文以载道。中华古籍蕴藏着数千年的文明智慧——治国韬略、礼乐之教、文学绘画、医药工艺、天象地理……多少宇宙与生命的奥妙就在其中。

与现代汉语相比,古典汉文(Classical Chinese)简约、精炼。历代名家名篇散发着微言大义的感染力,亦见音韵之美。当我们提倡恢复传统时,不应忽略文言文——汉语言文化的源头。在浮躁动荡的当今,古文佳作展示的恬淡心境与睿智哲思正是现代人所需。

公元210年左右,东汉末年名医张仲景写成了《伤寒杂病论》十六卷(又名“伤寒卒病论”)。这部巨著是中医史上第一部理、法、方、药具备的经典,确立了六经辩证论治的原则,受到历代医家、国外医学界的推崇,被称作“众方之宗、群方之祖”。

在六百多字的序言里,张仲景阐述了养生之道、医道与天道。在瘟疫流行之今日,品读此文,正当其时。

序言开篇写道:“余每览越人入虢之诊,望齐侯之色,未尝不慨然叹其才秀也。怪当今居世之士,曾不留神医药,精究方术,上以疗君亲之疾,下以救贫贱之厄,中以保身长全,以养其生,但竞逐荣势,企踵权豪,孜孜汲汲,惟名利是务;崇饰其末,忽弃其本,华其外而悴其内,皮之不存,毛将安附焉?”

这段话的意思是:我每次读到(史书中记载)秦越人在虢国为太子治病,在齐国见到齐侯的面色便知道他患病的事迹,没有一次不激动地赞叹他才艺突出。我对一个现象感到奇怪:当今社会上的读书人竟然不注重医药,不精心研究医方医术,以便于对上可以治疗国君和亲人的疾病,对下可以解救贫困者的病苦,而且能使自己长久健康,保养生命。(相反地)他们只是竞相追逐荣华权势,踮起脚仰望权贵豪门,只顾着追求名利;推崇、修饰对于自身最不重要的,却忽视、抛弃了根本,让自己的外表华丽,而使自己的内里憔悴。皮都不存在了,毛将依附于哪里呢?

伤寒杂病论》序言开篇写道:“余每览越人入虢之诊,望齐侯之色,未尝不慨然叹其才秀也。”示意图,图为南宋 刘松年(传)绘 《山馆读书图》局部。 (公有领域)

张仲景从神医轶事谈起,继而分析他观察到的社会问题。文中批评的追名逐利、仰慕权势看似与疾病无关,但却是作者认为的养生保健之“本末”关键。对荣华的追求耗费了精力,导致个人修为的颓废,直至肉体的损毁。这种观点把健康与道德联系起来,阐明了物质(身体)与精神(品格)的一致性。

原文读来抑扬顿挫,朗朗上口,与白话解释对照,更显简洁。主要原因是文言多依靠单字表意(尤其是西汉之前),而现代汉语则是双字词居多。例如:“每览”意为“每次阅读”,二字变四字。再有,词性活用也减少了字词的使用,例如:形容词用作动词,“怪”指“对……感到奇怪”,“华”指“使……变得华丽”。

另外,文言的词序灵活,可以烘托作者的情绪及语句的气势。例如,“惟名利是务”是一个典型的倒装句,正常顺序应为“惟务名利”(只追求名利)。“惟…是”结构将宾语前置,突出了中心词“名利”,正呼应其点评的“舍本逐末”之怪象。

文言文中有些字的字意与现代用法不同,例如“曾不留神医药”中的“曾”读作“zeng”,意思是“竟然”;“但竞逐荣势”里的“但”是“只管”的意思。

序言还写道:“夫天布五行,以运万类,人禀五常,以有五藏;经络府俞,阴阳会通;玄冥幽微,变化难极。自非才高识妙,岂能探其理致哉。”

“夫”是文言中常见的发语词,置于句首,作用是发起议论,引领下文。此段大意是,大自然分布着五行之气,以此运转化生万物。人体禀承着五行之常气,才有五藏(心、肝、脾、肺、肾)的生理功能。经、络、府、俞,阴阳交会贯通,玄妙、隐晦、幽深、奥秘,变化难以穷尽,假如不是才学高超、见识精妙的人,怎么能探求到其中的道理和意趣。

这一部分将宇宙运行与人体的奥妙变化相比较、连通,喻示中国古代生命观及传统医学的博大精深。还有一点值得注意:正体原文“五藏”(音cang二声)在中国大陆的简体字变成了“五脏”,这一变异不仅窜改了中医“藏象”理论的意表,而且“脏”还可指“肮脏”,实在是扭曲了古文字的本意、正意。

一部《伤寒杂病论》救人无数,短小精悍之序言在千余年后依然光采四射。如今,面对乱世的乱象,人们常说:这个社会病了。何药可医?瘟疫突袭,人们惶恐不安,良方何在?其实,古代圣贤早已留下了济世、修身、养生的警训、道理和药方。传统文化可以为我们打开通向光明的大门。

其实,古代圣贤早已留下了济世、修身、养生的警训、道理和药方。传统文化可以为我们打开通向光明的大门。示意图,图为清 张若澄《莲池书院》局部。(公有领域)

附:宋校 伤寒杂病论序

余每览越人入虢之诊,望齐侯之色,未尝不慨然叹其才秀也。怪当今居世之士,曾不留神医药,精究方术,上以疗君亲之疾,下以救贫贱之厄,中以保身长全,以养其生,但竞逐荣势,企踵权豪,孜孜汲汲,惟名利是务;崇饰其末,忽弃其本,华其外而悴其内,皮之不存,毛将安附焉?卒然遭邪风之气,婴非常之疾,患及祸至,而方震栗,降志屈节,钦望巫祝,告穷归天,束手受败。赍百年之寿命,持至贵之重器,委付凡医,恣其所措,咄嗟呜呼!厥身已毙,神明消灭,变为异物,幽潜重泉,徒为啼泣。痛夫!举世昏迷,莫能觉悟,不惜其命,若是轻生,彼何荣势之云哉!而进不能爱人知人,退不能爱身知己,遇灾值祸,身居厄地,濛濛昧昧,蠢若游魂。哀乎!趋世之士,驰竞浮华,不固根本,忘躯徇物,危若冰谷,至于是也。

余宗族素多,向余二百,建安纪年以来,犹未十稔,其死亡者,三分有二,伤寒十居其七。感往昔之沦丧,伤横夭之莫救,乃勤求古训、博采众方,撰用《素问》、《九卷》、《八十一难》、《阴阳大论》、《胎胪药录》,并平脉辨证,为《伤寒杂病论》,合十六卷,虽未能尽愈诸病,庶可以见病知源。若能寻余所集,思过半矣。

夫天布五行,以运万类,人禀五常,以有五藏;经络府俞,阴阳会通;玄冥幽微,变化难极。自非才高识妙,岂能探其理致哉。上古有神农、黄帝、岐伯、伯高、雷公、少俞、少师、仲文,中世有长桑、扁鹊,汉有公乘阳庆,及仓公,下此以往,未之闻也。观今之医,不念思求经旨,以演其所知,各承家技,终始顺旧,省疾问病,务在口给,相对斯须,便处汤药,按寸不及尺,握手不及足;人迎、趺阳,三部不参;动数发息,不满五十。短期未知决诊,九候曾无仿佛;明堂阙庭,尽不见察,所谓窥管而已。夫欲视死别生,实为难矣。孔子云:生而知之者上,学则亚之。多闻博识,知之次也。余宿尚方术,请事斯语。

责任编辑:林妍#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一千九百年前,一部《伤寒论》开辟了中国及亚洲医学的新局面,拯救苍生无数。今天,在张仲景的故乡,历经朝代更替,又经过数十年砸烂传统的运动,传统中医的精髓已渐失传。现代社会的中国人被无神论彻底地洗脑后大多不相信神力、神通,认为顺应天道五行的中医不合时宜。
  • 中医讲的五藏六府和西医的五脏六腑,并非一个内涵。(Shutterstock)
    医师你的题目怪怪的,第一个“五藏六府”少了肉月旁,打错字了吧?可是中医古籍《黄帝内经》就是这样写的。中医五藏六府不同于现代西医学的五脏六腑。五藏六府汉字每个字都有其含义。 “藏:匿也。”有隐蔽、储存之意。府与房屋有关,府邸、官府,有出有进。藏和府都有功用之意。五藏所藏:心藏神,肺藏魄,肝藏魂,脾藏意,肾藏志。
  • 很多人觉得古代是没有办法像现代人这样通过心肺复苏来挽救人的性命的,然而,早在一千八百多年前,东汉末年医学家、被后人称为“医圣”的张仲景,就已经用心肺复苏术救治过人了,该“救自缢死”案例记载在《金匮要略》第二十三卷“杂疗方”中。
  • 北宋名臣、大文豪苏东坡的人生故事丰富多彩,他的轮回转生故事也非常精彩。爱民如己的朝官、旷达的文豪东坡这一世转生后是怎样的面貌?如果他能选择来生,他要再当文豪,或是政治家,还是僧人?
  • 《拿破仑镇静驾驭烈马横越阿尔卑斯山》画中描绘拿破仑横越阿尔卑斯山的要冲圣贝尔纳多时的英姿。画家积雪的陡坡为背景点出地势的险峻,拿破仑跨在跃起的烈马上,举起手臂向前指向前方山顶,显示出不畏艰难的决心。脚下岩石上除了拿破仑的名字,还刻上了罗马时代的名将汉尼拔和中世纪的查理曼大帝的名字,代表拿破仑立意与先贤齐名的雄心。
  • 新古典主义的绘画是以文艺复兴时期的素描为基础,在表现形式上模仿希腊、罗马的古典规则,强调理性的表现,作品单纯而明晰。其构图多呈静态,均衡严谨,画面细腻精密;题材多以古代神话、传说,或表现历史和现实的重要事件为主,借古代英雄的事迹表达勇敢、光辉等高尚品德和历史的大场面。
  • 人心中有一念,天地尽皆知吗?心存善念也起作用吗?善念能起多大作用呢?古人留下许多生命故事,本文来说说:“黑额”如何逆转生死劫?精进僧人如何化解夙世冤怨?一百只通灵麻雀如何在人体上留下感恩印记?留下可怜的病妾之后发生了什么好事?这些都是一面面救世古鉴,可以作为我们的生命明镜。
  • 一位热爱真正传统文化艺术的女子,注册“神韵作品”网站后,表示她珍爱以重建传统文化为宗旨的神韵艺术团演出,从中在身心上获益良多,并有更广泛的对正统传统文化的理解。
  • “天人合一”是中华文化的精髓,悠远又无垠的宇宙是生命的来处,天地人间是人返本归真的道场。启蒙书《千字文》讲的巨阙剑和夜光珠,展现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的精神力量与强大的善能量。
  • 孙叔敖、庾亮和吕洞宾这些史上的隐士名士他们对应外界事物的“存心”不同于一般人。孙叔敖和庾亮如何应对传说中的凶恶之灾?吕洞宾为何不要“点金术”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