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马来西亚大缺工 棕榈果没人采企业被迫弃单

图为马来西亚的棕榈果工人。(MOHD RASFAN / AFP)
人气: 6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2年06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赖意晴报导)长期以来,马来西亚的制造业、棕榈种植业和服务业都依赖着低薪的外籍移工,因为当地人较不愿意从事这些产业。不过,自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爆发后,马来西亚曾大规模封锁国界,加上与移工来源国的协议问题未解,如今缺工数达上百万,从棕榈油业到半导体制造业都被迫停接订单,放弃了数十亿美元营收。

路透社6月13日报导,先前因疫情而实施的外籍劳工引进冻结令,马来西亚当局已于2月宣布解除,不过产业团体、企业和外交官表示,由于政府审批动作缓慢,加上与印度、孟加拉就劳工权益保障进行的谈判旷日废时,截至目前,都未见移工大量回归。

马来西亚高度仰赖出口,是全球供应链中一个重要环节,被当地人视为肮脏、危险、困难而不愿从事的制造业、棕榈油种植和服务业职缺,是由数以百万计的移工扛起。

随着经济增长好转,占马来西亚经济规模近四分之一的制造业者担心,客户可能会被其他国家抢走。政府数据显示,马来西亚的制造业、种植园和建筑业至少缺了120万名工人,且随着需求因疫情缓解而增长,劳力短缺情况日益恶化。

棕榈油业大缺工 今年将损失千亿元

若细分各产业,制造业、建筑业、棕榈油业分别通报缺工60万、55万、12万人;晶片制造业在全球晶片荒之下无法满足需求,缺工1.5万人;医疗手套制造商也缺工1.2万人。

拥有逾3,500家公司会员的马来西亚制造商联合会(FMM)主席苏添来(Soh Thian Lai)说:“尽管展望和销售增长更乐观,一些公司履行订单能力严重受阻。”

为马来西亚经济贡献5%的棕榈种植业者指出,由于缺乏采摘工人,今年可能损失300万吨作物,价值超过40亿美元(约新台币1,192亿元)。橡胶手套行业也表示,若劳动力短缺持续存在,估计该行业今年将损失7亿美元的收入。

棕榈种植业者“联合种植”(United Plantations)执行长贝克-尼尔森(Carl Bek-Nielsen)表示,棕榈油业者已经处在临界点上;他形容:“情况严峻,就很像只能派7个人上场,但要去跟11个人比赛踢足球。”

劳工权益成缺工障碍

马来西亚人力资源部长沙拉瓦南(Saravanan Murugan)4月曾表示,企业曾要求雇用 47.5万名移工,但该部只批准了2,065名,拒绝了一些资讯不完整或不遵守规定的人。该部门未回应路透社的置评请求。

马来西亚最大的两个移工来源国—印尼和孟加拉的外交官原告诉路透社,阻碍马来西亚寻找移工的其中一个原因是,该国的劳工权益问题。

孟加拉侨民福利及海外就业部部长阿迈德(Imran Ahmed)表示,孟加拉去年12月与马来西亚签署了一项派遣工人的协议,但在孟加拉当局抗议马来西亚提议的招聘程序后,派遣计划就被推迟,原因是担心该计划可能导致工人成本增加,以及劳力剥削状况。

阿迈德路透社,孟加拉当局“不希望工人最终陷入债务陷阱的循环”,他也补充,马来西亚希望在一年内雇用20万名孟加拉工人。

报导指出,为解决劳力短缺问题,马来西亚政府政在敲定技术问题、招聘程序以及与一些来源国的协议。

责任编辑:玉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