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鹏直播】六四学生领袖:七上将反对镇压(上)

人气 4435

【大纪元2022年06月02日讯】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时事天天聊》。今天是美东时间6月2日,京港台时间6月3日。

今天焦点:鲜为人知的“六四”(上):七上将联名反镇压,邓小平为何没敢军队人人过关?赵紫阳本可走另一条路;惊人北京民调:最担心的居然是这个!

在八九“六四”民主运动三十三周年之际,我专访了原清华大学的学生领袖、人权组织“人道中国”创始人周峰锁,观看了他收集的一些珍贵的“六四”文物,从中发现了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

比如,“六四”之后,中国几乎每一个单位都搞人人过关,然而,邓小平在军队并没有那么做,原因是当时有七上将曾联名反对镇压,军队内的反对和抵触声浪,比外界想像得要大很多。

还有一份当时北师大做的民调,则显示北京市民们最担心的居然是这个……

整个采访比较长,今天我们播放上集,我想谈一下这个珍贵的“六四”文物展览整体情况,七上将联名上书的故事,罕见的北京市民调,还有:赵紫阳当时是不是还有其它路可以走?

幸存者的坚守:一个充满希望的年代

秦鹏:我们先请周峰锁先生介绍一下他本人,他做这个文物展览的出发点,以及这件事的现实意义。

说明一下,那天我是用手机拍摄的,用了一个小三脚架,第一遍录制时,手机触摸屏被夹住了,所以第一个小时没录上,现在我们看到的是第二遍录制,所以周峰锁师兄看起来有些疲惫。请大家谅解。

周峰锁:我是人权组织、人道中国的主席,是八九年的学生,被通缉坐牢,后来辗转来到美国。现在我们在专职做人道中国的工作,是志愿者模式,就是没有收入的。无论是作为一个幸存者,还是作为这个我们人权组织的工作,都一直非常关心八九“六四”亲历者的情况,还有历史的真相。所以像这里的这些收藏,就是在我家里进行的。那么很多的这种历史文物其实都是。

我见到一些人,我听到他们的故事以后,我觉得他们的故事都很有意义,往往因此带出来一些文物这种感受。最后能够在这里有一个汇集,但这个汇集呢,其实就说只有几十件,也不是那么多。但是在这么长的时间,而且在中共一直这样的这种高压恐惧之下啊,能够保留有这么多也是非常不容易了。这里边就是很多人的鲜血,包括这个展览。能够做成,很多志愿者来这里自愿去投入,最后才有今天这个结果。

当然这只是这个一部分,就是往后这个展览中主要的这些展品,会到华盛顿纪念馆展示。再往后我们也是需要寻求一个永久的纪念馆,那包括在洛杉矶那边自由雕塑园要建立的一个博物馆这样的。这些收藏中,就是有很多都是别人没有见过的。那每一个都带有当时很重要的这个历史见证的意义。

秦鹏:周峰锁先生给我讲解了他收藏的众多文物。

周峰锁:比方我们看到这个深圳大学这个校旗,这是五月十八日带到天安门广场的。上面有九十二个签名和留言啊,看到这些签名留言呢,当时是非常感动的。特别是一个如果没有了解到这个历史的人,对于他们来讲,这个旗帜会带来当时天门广场很多人的那种感受。那他很真实的就是通过这些签名者的这些身份,还有他的留言也可以感受到当时所经历的。八九年这样一个全民民主运动那样的一种彻底的投入,那样一种充满了希望的一个时代。就是中国人因为民主自由聚集起来、行动起来,这样的一个这个旗就是深圳大学校旗。

深圳大学那个时候也很特别,因为他的校长是非常公开、积极地支持学生,后来也是被开除党籍、开除。就是可能在中国的大学校长中间,是最出名的一个,被整肃对象。就是在今天,刚刚想介绍他的时候,我才看到他在四月十二日去世了。就是上个月他刚刚去世。我在这里向他致敬。他非常了不起的,坚守了自己的理念。

但这旗,也是在天安门广场,代表那个时代,保存到现在非常不容易,看着已经很多破损的地方。但是,这些信息还都在,这是这面旗。

秦鹏:周峰锁和其他志愿者把这面旗子上的签名,一一给记录下来,我们看到有来自全国高校的师生,也有北京钢铁厂和北京邮政局等的工作人员,北京市公安局的干警说“感谢北京大学生”,北京市居民,还有一名新华社记者写了四个字“笔不由己”,就是说作为共产党的媒体他们也没有言论自由。

七上将联名上书反对镇压 邓小平没敢太为难军队

周峰锁:那另外一个很珍贵的就是江林的血衣,江林当时是《解放军报》的记者。她是和学生在一起,是跟学生和抗议者一起,被戒严部队残暴镇压的,当时被打得非常惨,几乎致死。她的血液,很明显就是看到是她头上流的。浸在她的上衣上,这血衣她保留了这么多年。

你把今天那个时候最珍贵的、最重要的就是它所代表的那个时刻,我是最早在微信上听到的。江林的这个故事让我感到很震惊,因为这是每一个哪怕作为亲历者,都不知道的一段很重要的历史。江林也不光是她自己,那跟她在一起的还有当时张爱萍的儿子张胜的全家,张胜那时候也是总参的一个高级军官。张爱萍当时带领七上将,都在反对戒严,公开反对戒严。

这样的这种背景下,就是他们,这些军人能够和学生抗议民众在一起,哪怕在生死关头。她(江林)其实完全可以选择就是出示她的身份证和军官证这些,能够就没事了。可是她哪怕是在生死关头,她最后还是选择了和民众在一起。这是非常悲壮、勇敢的。所以这个血衣,非常珍贵。

秦鹏:这件珍贵的文物——江林的血衣,牵出了一个重大的历史事件,当时的中共七上将反对镇压。很多人可能只知道38军的抗命将军徐勤先,并不知道这个事件。

我们今天也来跟大家回顾一下:

1989年5月17日,当时的中共党魁邓小平决定在北京实施戒严。

5月19日凌晨,反对戒严的中共时任总书记赵紫阳到天安门广场做“告别演说”。他用手提喇叭对绝食学生说:“我们已经老了,无所谓了。”这是他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此后,中共党内的主张镇压一派压倒了温和派。

5月19日晚10时,中共中央、国务院在解放军总后勤部礼堂,召开党政军干部大会,宣布调兵进京。

5月20日,时任国务院总理李鹏签署国务院令,宣布北京戒严。

5月21日,张爱萍、叶飞、萧克、杨得志、陈再道、李聚奎、宋时轮等七名中共建政上将,联名致信戒严部队总部和中央军委,明确反对动用军队镇压,并要求军队不要进京。

联名信的全文是:

“首都戒严部队指挥部并转中央军委:鉴于当前事态极其严重,我们以老军人的名义,向你们提出如下要求:人民军队是属于人民的军队,不能同人民对立,更不能杀死人民,绝对不能向人民开枪,绝对不能制造流血事件。为了避免事态进一步发展,军队不要进城。(签名)1989年5月21日。”

这封联名信在5月22日,北京百万民众大规模游行的时候,被印成传单散发。

血衣的主人,《解放军报》记者江林,在1989年6月3日晚,在天安门广场附近,目睹了军队对民众的镇压,她本人也被武警用电棍打晕,当时她和张爱萍上将的儿子张胜一家在一起。此后的30年她一直保持沉默。2019年,她来到美国,首度对外讲述了她的经历。非常了不起的一名女士。

秦鹏:周峰锁在和江林沟通的过程中,还了解到,“六四”镇压之后,中共军队并没有像全国其它地方一样,搞人人过关。而这就和七上将联名上书有关,而且当时的《人民日报》还差点发表七上将上书。

周峰锁:军队没有。这个过程中,为什么没有说针对军人搞人人过关?因为这其实是很独特的一个情况啊,中国的这种人人过关其实很屈辱的,就是大家知道你怎么样,但是要说谎。那为什么像方正很了不起,就是他拒绝。那么受害者中间绝大部分人,后来有这种压力,要同意官方的说法啊,只有真正的反抗者你才能够保护这种真实。所以这个就说是整体的情况。

而在军队中间呢,因为张爱萍其实当时是积极公开地反对戒严了,现在我们知道那个时候他找到《人民日报》啊,通过江林要求发表,可是《人民日报》就是要确认,所以找到了七个签名的人。但是最后其中一个人犹豫,所以没有及时发表,这就错失一个历史性的机会。

如果这个……当时我们是听到一些传言,但是听到的也很晚。我们比方说有自己的电台报纸能够把这个信息发出来,那就会非常重要,会改变历史。

那这一点就是我们很感谢这些人,就是说他们有这种勇气。也就是说,在后来即使过了“六四”之后的话,那么好长时间,像张爱萍等等这些人他还是拒绝接受。这是另外一个,就是我觉得尽管邓用暴力屠城,最后好像取得了胜利,但是在军队中间其实这种不同的声音一直有。那个时候张爱萍就是开始拒绝低头。最后,邓小平不得不说,这个军队里边就到此为止,所以他不了了之了。这是外人不知道的、很重要的一个事实。

这其实也显示了就八九年的时候,邓小平他是何等的孤立,而民间力量并没有真正地组织起来避免这个悲剧。

秦鹏:在网络上曾经有过一个引发激烈争论的话题,说如果学生们知道适可而止,那么可能不会发生“六四”屠城悲剧。然而,对罪恶,我们不能迁就,更不能苛责受害者。

实际上,周峰锁先生讲述的这段军队的局面,也引起我们另一个思考:如果当时反对镇压的军队和赵紫阳等坚持民主、正义的人联合起来,那么历史会不会可能走向另一个结果呢?当邪恶组织起来的时候,善良的人们也应该摒弃分歧、组织起来,我想起香港市民抗议的时候那句话“兄弟爬山,各自努力”这批文物,还反映了当时的学生运动,得到了中国社会各界,以及港澳台的全面支持。

周峰锁:那另外一个很珍贵的文物,就是这个帐篷。这是香港捐助的,五月二十九日送到天安门广场。这个帐篷本身,是在民主女神像、国旗附近。最后一直到戒严部队入侵天安门广场那个时刻。这个帐篷,保存得非常好啊,一直很新。但是我们找到了一张照片,就是可以看到,当年天安门广场就是完全一模一样的这种帐篷。这个当然也代表了当时香港对于北京学生非常重要的这种支持。这种全民的参与,就是不光是社会各界、中国各地,也包括在香港,很重要的参与。

所以这是那个帐篷,这个帐篷当时在天安门广场,是那个时候很重要的一个形象。帐篷、旗帜、民主女神像。我们这里也有收集一个相对比较小的民族女神,像那个真正大的民族女神像是在舰队坦克进入天安门广场,六四凌晨被压碎了。所以这些展览的,是当时比较重要的一些展品。

秦鹏:33年过去了,中共一直宣传,说不明真相的学生们被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人煽动,发生了八九年的那场风波。然而,事实是,高校学生们明白真相,也了解真相,而二千万的北京市民,更了解真相。

北京市民调揭示惊人真相:全民民主运动

周峰锁:那从文字信息这方面呢,还有一个特别有感受的就是一个民意调查,北师大心理系在五月二日做的一个民意调查,就是关于北京市民对于学生运动的看法。这一点,是非常珍贵。因为我觉得很多人忽略了,就是从很多方面,他没有意识到当时这种全民(参与)民主运动这种力量。这个民意调查就很清楚地表现了事实,有几百人的这个调查。比方说,它问(就是说)学生运动的目的是什么,绝大部分认为就是民主改革,而不是比方说悼念胡耀邦,或者因为对社会不满。

那是不是支持学生对吧?那百分之九十多都是支持和同情的,反对的是非常非常少的。

那比方说还有,就是对于未来就是学生运动走向,那绝大部分担心的是说,怕学生不坚持下去。那当然也有担心学生因此受到镇压。

这都是非常令人震撼的就是,当你接触到这些历史的时候,就是它有一种非常强大的力量。因为那个时代人们身上表现出来的这种非常闪光的精神,它是社会各界。

这点,在那个(深圳大学)旗帜中,也很清楚表达出来。这个旗帜上面有九十二个签名。在五月十八日那一天,有社会各界的,北京的医生劝学生说,你这个身体要紧啊,你们要好好保重自己,要坚持到底;然后有这个公安干警,向大学生致敬。也有记者说,他的笔不由己啊。这个抗议,那咱大部分是……而且是新华社的记者,就是新华社记者他自己的实名,这个都是无法想像的。

那其实在那个时候,这就是社会的真实,当时北京记者几千个记者在一起就是要求对话要心灵自由。这个旗子,就是代表了那个时候的那种社会,是我们通过这种个人的签字表达出来。

秦鹏:这里,周峰锁先生说的是在邓小平于1989年4月26日将学生运动定性为动乱之后,时任中共上海市委书记的江泽民,下令对上海的《世界经济导报》和社长钦本立进行打压,引发了全国持续多日的抗议,中国大部分媒体参与其中。5月4日,在“首都新闻工作者”游行中,《人民日报》、新华社等记者还打出了标语“不要逼我们说谎”、“我们想说真话!别逼我们造谣!”这成为那个时期最有意义的口号之一。“喉舌”记者公开发出这种声音,可能是中共历史上第一次。

所以,其实很多人一直在说“六四”是一个学生运动,真相是,那是一个全民参与的民主运动。

好了,我们今天的这一集就到这里。下集,我们将给大家分享更多的珍贵文物以及背后的故事,比如鲜为人知的成都小天安门事件以及锦江宾馆屠杀,“六四”最小的受难者,还有一个惊人的艺术品预言。

我们也会谈一谈其它几个鲜为人知的故事,包括《李鹏日记》揭露出来的邓小平和江泽民在“六四”事件中的作用,“六四”的星星之火对香港、台湾民主的影响,还有对解体东欧共产党政权发挥的作用。

秦鹏直播》制作组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王丹:纪念“六四”三十三周年的公开信
台跨境艺术展开幕 六四将重现耻辱柱
美议员见证六四:民众被虐待致死 非常吓人
六四33周年 天安门母亲:继续追究屠城责任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习缺席重要军方会议 央视镜头泄露啥
【横河观点】习连续重判对手 危机重重恐超想像
【新闻看点】重大立功留命?傅政华刑超薄周
【财商天下】中国楼市销售惨淡 千万豪宅却逆势上扬
【方菲访谈】斯考森:FBI突袭搜查是否违宪?
【神韵早期节目】黄河古风(2014年制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