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美台贸易倡议应导向FTA或BTA

【大纪元2022年06月03日讯】6月1日,美台宣布启动“美台21世纪贸易倡议”,将针对11项议题展开谈判,第一次会议预定6月底前于华府举行。稍前,拜登政府推动的“印太经济架构”(IPEF)未纳入台湾,但表示“美国正在寻求深化与台湾的经济伙伴关系”。“美台21世纪贸易倡议”与IPEF有很大的协同性,拜登政府等于是为台湾加入IPEF打开大门。

好事成双。6月2日,欧盟与台湾贸易与投资对话;在此前夕,欧盟决定将对话的官员层级由技术官员提升到司局长及部长级。台湾方面称此为“深化台欧经济伙伴关系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台湾为什么会好事双双临门呢?推动力是美欧的印太战略协调。去年12月3日,欧盟对外行动署秘书长斯特凡诺‧萨尼诺(Stefano Sannino)到访华盛顿,并与美国常务副国务卿温迪·舍曼(Wendy R. Sherman)就美欧在印太地区的协调工作举行了首次高级别磋商,都视对方是印太合作的首选伙伴;而萨尼诺此行,也是为了参加第二次美欧“中国问题”高级别对话。

今年5月9日,美欧共同举办“与坎贝尔的印太跨大西洋对话”(Transatlantic Dialogue on the IndoPacific with Kurt Campbell),被称为“印太沙皇”的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太政策协调员坎贝尔在主题演说中表示,越来越多亚洲国家正在靠近美国,同时,美国的亚洲再平衡战略,并不意味着美国要离开欧洲。换言之,美国联手欧亚远离中共。他说,对亚洲国家而言,乌克兰成为诸多方面的前车之鉴,认识到“绝对不能让类似欧洲发生的那类军事行动发生在印太地区”。而“维护台湾海峡的和平与稳定,对于我们而言具有深远的意义……现在有一种谨慎的认识,就是需要使用什么手段来维护台海的现状,这在将来也是关键的问题”。

此外,已经脱离了欧盟的英国也经常为台湾安全发声。例如,今年3月,英国首次与美国就如何防止台海冲突举行了高层官员对话;英国外交大臣利兹∙特拉斯(Liz Truss)公开表示,有必要确保台湾拥有足够的自卫能力。

于此,我们看到,中共被世界越来越解读为威胁并引发防范,而台湾的战略地位正在显着提升。

台湾的战略地位显着提升,除了国际战略格局这个基本因素外,也与台湾的自身实力和独特优势密切相关。例如,台湾是世界上半导体产业龙头老大,今年2月公布的欧洲委员会“欧洲芯片法律报告”中就曾两次提及台湾,现在欧盟聚焦半导体,这就直接推动欧盟提升与台湾的贸易与投资对话级别,让主要官员来谈。

美国对此了然于胸。这也是为什么考虑国际政治现实,在IPEF首轮没有纳入台湾的情况下,启动“美台21世纪贸易倡议”的原因所在。这当然是积极的一步。6月2日,台湾行政院长苏贞昌表示,这是具体深化台美经贸关系的重要进展,也将有助台湾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定(CPTPP)以及印太经济框架(IPEF)。

不过,本文认为,对与台深化经济伙伴关系上,美国不应该仅仅是往前走,还应尽早明确前行的目的地。

去年6月30日美台恢复中断了五年的《贸易暨投资框架协定》(TIFA)会谈,笔者即撰文 “美应尽快与台湾达成FTA或BTA”。现在启动“美台21世纪贸易倡议”,美方更应从战略角度,下定决心,确立达成美台双边贸易协定(BTA)或自由贸易协定(FTA)的政策目标。

否则,没有明确目标的前行,其意义将是有限的,而且还会招致中共的反扑,增加台海的危险因素。例如,6月2日,中共外交部、商务部同声“坚决反对”“台美21世纪贸易倡议”,声称一贯反对建交国与台湾进行任何形式官方往来,包括商签具有主权意涵和官方形式的经贸协定。

当然,中共这是强词夺理。既然2002年台湾能以“台澎金马单独关税区”(The Separate Customs Territory of Taiwan, Penghu, Kinmen and Matsu)的名义加入WTO(香港与澳门是以“附属关税领域”资格加入,两者大不同),那么,台湾再以此名义与美签BTA或FTA,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并不存在外交上的不可逾越的困难。

但是,如果美方在这个问题上犹豫不决,就使中共有机可乘,无理取闹,增加难度,所谓“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目前,美台之间经贸合作框架已有几个。其一,“贸易暨投资框架协议 ”(TIFA),1994年签署,分别于1995、1997、1998、2004、2006、2007、2013、2014、2015、2016、2021年举行,共十一次,中间颇有间隔。起初由经济部贸易局长层级为主谈人;2004年、第4届起拉高层级为经济部次长。台湾为推动洽签台美自由贸易协定,采堆积木策略,即利用TIFA架构与美方研析洽签FTA相关章节的可能性。

其二,“经济繁荣伙伴对话”(Taiwan-U.S. Economic Prosperity Partnership Dialogue)。2020年11月20日,美台签署备忘录(MOU),宣布美、台双方将在未来5年轮流于华盛顿和台北召开年度高阶经济对话。首届对话,议题范围涵盖科学与技术、5G及电信安全、供应链、妇女经济赋权、基础建设合作、投资审查、全球健康安全等,美、台双方将依据以上经济议题建立工作小组,于必要时召开会议讨论进一步合作。美国政府轮替后,仍继续于2021年11月底线上召开第二届 “经济繁荣伙伴对话”,双方针对四大议题深入探讨——供应链韧性、反制经济胁迫、数位经济与5G网路安全、科学与技术等。

其三,“台美科技贸易暨投资合作架构”(TTIC)。这是2021年12月7日,台湾经济部部长王美花与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视讯会谈时宣布建立的,以促进双边贸易、投资扩展及产业合作,达成关键供应链多元化目标。

现在又增加了一个“美台21世纪贸易倡议”。这些经贸合作框架当然有其一定意义,但局限性也很大。例如,台美《贸易暨投资框架协定》,只是个非常小的架构协议,仅限于资讯丶意见的交流等等方面,而BTA或FTA有几千项丶上万项的产品要谈,才是全面性的协商。

即使仅仅从经济角度看,美台BTA或FTA对台湾也是非常重要的,美国应高度重视如下两个问题。

第一,台湾是小型开放经济体,若长期被排挤在经济区域整合大潮之外,恐将逐渐被边缘化。台湾目前已生效FTA的贸易涵盖率仅13.6%,占台对外贸易总额1/4强,而占台6成对外贸易总额的RCEP,台却不得其门而入;CPTPP的成员国占台湾出口总额的两成,台湾在中共之后已申请加入该协定,但能否加入,尚在未定之天。

第二,中共对台“经济吸附”、“经济统战”已有重大进展。依据陆委会的估算,1984年台对大陆贸易总额占台外贸比重为1.04%,2013年上升为21.6%。2021年,据台财政部数据,台湾对大陆(含香港)出口额1,889.06亿美元,占台湾总出口额的42.3%,顺差1,047.35亿美元,若扣除大陆市场顺差,2021年全年台湾进出口贸易转为逆差。同年,美仅是台第8大贸易伙伴(台美贸易首次突破千亿美元,对美出口657亿、进口390.8亿,顺差266.2亿)。如果这个趋势长期下去,对台美都不是好事。

结语

过去,考虑到国内政治问题和中共的态度,美国多届政府对美台BTA或FTA不上心,无视台湾被隔离于经济区域化潮流之外。例如,2015年和2016年的两次台美对话中,台湾都向美国表达了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意愿,可惜都未如愿。

这次拜登政府推广“印太经济架构”,台湾也未被纳入。如果“美台21世纪贸易倡议”因此仅仅被当作美对台的一种补偿,那意义实在是有限的;如果把“美台21世纪贸易倡议”当作向双边贸易协定或自贸协定迈进的一步,那才能体现美国的战略高明。

众所周知,台湾的战略地位正在显着提升,对美国而言,并不亚于以色列在中东的战略价值。美国的第一个自贸协议,就是1985年与以色列签署的。在当今这个危险而又关键的时期,美国完全应该尽快与台湾签署FTA或BTA。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美参议员:台美应洽签自由贸易协定 吓阻中共
美媒:印太经济架构未纳台湾是大错
“台美21世纪贸易倡议” 台美BTA启动谈判 吴钊燮:有助争取加入CPTPP与IPEF
台美启动贸易倡议 学者:美另外给台好处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中共喉舌不同调 谁跟习唱对台戏?
【菁英论坛】美国加息是为了对付人民币吗?
【秦鹏直播】被教宗抛弃 陈日君香港受审拒认罪
【横河观点】梅洛尼当选意新总理 创多个首次
【探索时分】俄罗斯战争动员 四因素将致战败
【军事热点】一天内俄罗斯4架战斗机被击落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