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才苏绰起草六条诏书 始创“朱出墨入”记账法

文/周晓辉
苏绰提出了“朱出墨入”的记账方法。这一记账法被后世承袭,沿用超过千年。(fotolia)
font print 人气: 47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苏绰(498年—546年),字令绰,京兆郡武功县(今陕西武功西)人。苏家是武功县的大族,他的祖辈几代人都做过郡守,其父亲苏协也担任过武功郡守。

年少时的苏绰就十分好学,博览群书,尤为擅长算术。苏绰的堂兄苏让出任汾州刺史时,当时的西魏丞相宇文泰为其践行,临别时宇文泰问苏让,“你家中子弟还有谁可以被朝廷任用?”苏让遂推荐了苏绰。宇文泰随后召见了苏绰,并任命他为行台郎中。

崭露头角

苏绰任行台郎中一年多,宇文泰并没有再去深入了解他。不过,各部门官员如若遇到烦难之事,都要找苏绰咨询过才能做决断;官署之间的文书往来,也都使用了苏绰拟定的格式。行台的官员们都称赞苏绰的才干。

一次,宇文泰与仆射周惠达讨论政事,有些问题周惠达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便请求先出外找人商议一下。出来后,周惠达命人找来苏绰,将所讨论之事告知。苏绰很快为其分析裁定好。周惠达据此呈报给宇文泰,宇文泰连连称赞,便问是谁给出的主意。周惠达答说是苏绰,并说他有“王佐之才”。于是听很多人夸过苏绰的宇文泰很快将苏绰提拔为著作佐郎。

一天,宇文泰与公卿们一起去昆明池观看捕鱼,途经城西汉代仓库遗址时,宇文泰询问左右可否知晓关于这个地方的故事,周围的人没有能说上来的。于是有人推荐了博识多通的苏绰。

苏绰被召来后,将那地方的详细情况一一告知。宇文泰非常高兴,又进一步询问天地造化之由来、历代兴亡之事迹,苏绰皆能对答如流。看到手下有如此博学之才,宇文泰非常高兴,让苏绰跟在他身边,两人并辔徐行,就这样一路聊到了昆明池,还是接着聊,最后顾不上捕鱼的事就返回了。

回到住处后,宇文泰继续跟苏绰对谈,两人一直谈到深夜。宇文泰又向苏绰询问治国之道,苏绰向他讲述了帝王之道以及申不害等的法家思想精要。起初,宇文泰是躺着听苏绰阐述,后来不知不觉中,宇文泰起身转为正襟危坐。苏绰一直说到天亮,宇文泰也没觉得厌倦。

早上出来见到周惠达,宇文泰对他说:“苏绰真是奇才,我要把政事委任给他。”当即任命苏绰为大行台左丞,让他参与处理机密大事。自此,宇文泰对苏绰越来越信任和礼遇。

回到住处后,宇文泰继续跟苏绰对谈,两人一直谈到深夜。示意图,图为明 陈洪绶《停琴品茗图》局部。(公有领域)

始创“朱出墨入”记账法 起草《六条诏书

出任新职后,苏绰不负宇文泰的信任,先是制定了公文案卷的格式,又提出“朱出墨入”的记账方法,即用红色墨水记录支出,用黑色墨水记录收入。“朱出墨入”记账法被后世承袭,沿用超过千年。之后苏绰还制定了记账和户籍登记的规则。

在东魏丞相高欢兵分三路于大统三年(537年)进攻西魏时,诸将都打算分兵抵抗,只有苏绰和宇文泰认为应该集中兵力抗敌。于是西魏军采用了集中兵力的战术,不但成功抵御了东魏的进攻,还在潼关活捉了东魏大将窦泰。苏绰因此被加封卫将军、右光禄大夫衔,受封美阳县子爵,食邑三百户。之后又被加授通直散骑常侍,晋封美阳伯爵,增邑二百户。大统十年(544年),又被授大行台度支尚书、领著作郎,兼任司农卿。

当时,东魏和西魏都暂停互相的进攻,开始休养生息,宇文泰打算推行改革,从而使西魏走上富强之路。苏绰殚精竭虑,为宇文泰谋划。他主张裁减多余的官员;实行屯田制度,以便为提供军队和国家提供更多的资金。苏绰还起草了《六条诏书》,在得到宇文泰的同意后开始施行。

《六条诏书》包括:治心、敦教化、尽地利、擢贤良、恤狱讼、均赋役。这六条包括了政治、经济、教育、司法等诸多方面,既是施政纲领,也是对当时官员的整体要求。

排在第一条的“先治心”说的是君臣首先要修正自己的德行,清心寡欲,摒除杂念,做到心境平和。君王要施行仁义,忠诚守信、孝敬父母,还要能明察秋毫,这样才能得到百姓的爱戴和拥护。

诏令中写道:“夫所谓清心者,非不贪货财之谓也,乃欲使心气清和,志意端静。心和志静,则邪僻之虑无因而作。邪僻不作,则凡所思念无不皆得至公之理。率至公之理以临其人,则彼下人孰不从化?是以称理人之本,先在理心。”这段话的意思是修心所要达到的目标,不仅仅是不贪财,而是更高层次的心和志静。做到了心和志静,包括贪财在内的种种邪念就都不会萌生。邪念不萌生,则官员们所思所想的就都是至公至正的治国之道。用这至公至正的道理来治理百姓,百姓哪有不听从教化的?因此说治理百姓的根本先要“治心”。

第二条“敦教化”就是要教化百姓,要用纯朴的风气去感染百姓,要以道德去引导百姓向善,以礼义教导百姓互相关爱、礼让,使他们能够和睦相处。这样百姓就不会为了争夺个人的利益而互相怨恨和争斗了。从前的先王之所以可以做到移风易俗、使民风重归纯朴,不费力就能达到天下大治,无不是因为做到了这一点,所以这点很重要。

第三条“尽地利”就是劝课农桑,让百姓积极利用土地,不违农时,从事农业生产。

第三条“尽地利”就是劝课农桑。示意图,图为清 陈枚《耕织图册‧一耘》。(公有领域)

第四条“擢贤良”就是选拔合格官员。选拔官员,不拘资历和门第,要看重品行和才能。要善于发掘人才,要勇于起用人才。选拔的官员不仅要具备才干,还要为人正直、品行好,也就是德才兼备,这样才能担负起教化百姓的责任。此外,还要精简机构、罢黜冗员。

第五条“恤狱讼”就是慎重对待诉讼。要明断狱案、赏罚分明,不能滥施刑罚,而要“随事加刑,轻重皆当”。

第六条“均赋役”就是均平赋役,要怜悯百姓,不可“舍豪强而征贫弱”。

宇文泰非常重视这个《六条诏书》,常将其放置在座位左右,还下令各级官员认真学习。所有地方郡守令长等官员,如果不能熟练掌握及应用《六条诏书》和记账方法的,不能继续做官。

不仅如此,宇文泰还开设学校,选拔中下级官吏学习《六条诏书》的内容。《六条诏书》遂成为西魏各级官员施政的纲领和准则,当时西魏的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的改革举措都是依据《六条诏书》制定的。

《六条诏书》推行后,原本弱于东魏的西魏国力迅速强大,由此为北周统一北方以及后世的隋统一全国奠定了基础。

鞠躬尽瘁

苏绰为人节俭朴素,不置办私人产业,家里只靠俸禄过活,没有多余的财产。因为天下尚未平定,他将国家的治乱兴衰当作自己的责任,为西魏的富强鞠躬尽瘁。

苏绰广泛寻求贤德之才,与之共同弘扬治国之道。凡是他推荐之人,都官至高位。他常常与公卿讨论政事,从白天到深夜。事无大小,都在他的掌握下。

苏绰常常与公卿讨论政事,从白天到深夜。示意图,图为明 仇英《上林图》局部。(公有领域)

因为过于劳累,苏绰患上了气血不通的疾病,于大统十二年(546年)在任内去世,终年49岁。

宇文泰听闻噩耗后,痛惜万分。对于苏绰葬礼的规格,宇文泰有些犹豫,他很想厚葬苏绰并追赠丰厚的财物和谥号,但以他对苏绰的了解,崇尚俭约的苏绰必定不希望宇文泰这么做。在与其他公卿商议之后,宇文泰最终决定尊重苏绰节俭的品性、彰显他的美德,便下令从简安葬。

苏绰归葬武功县时,只用一辆布篷车装载棺椁。宇文泰与公卿们都步行送出同州城门外。宇文泰亲自在灵车后以酒浇地祭奠,并说:“苏尚书平生行事,他的妻子儿女、兄弟们有不知道的,我都知道。只有你了解我的心思,我也了解你的心意。正想着我们携手共同平定天下,不幸你竟舍我而去,我该怎么办呢!”说到这里,宇文泰放声痛哭,酒杯也掉到地上了。

到了苏绰下葬那一天,宇文泰又派使者以牛、羊、猪三牲祭奠他,并亲自为他撰写祭文。

苏绰去世后十一年,北周取代西魏。周明帝二年(558年)十二月,苏绰与贺拔胜等十三人配享周太祖(宇文泰)庙庭。又过了二十多年,隋朝取代北周。开皇元年(581年),隋文帝杨坚以其为“前代名贤”,下诏追赠苏绰为邳国公,以其子苏威袭爵。

宋代理学家朱熹曾赞道:“苏绰一代之奇才,今那得一人如此!”

参考资料:

《周书》列传十五
《北史》列传五十一

责任编辑:李婧铖 @*#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中国古代史籍中,包括官方修订的史书,如二十四史,都记载了不少古代帝王将相信奉佛道以及各种神异之事,比如《明史》和《庚巳编》就记述了“以清忠劲节,负天下重望,为近时名卿之冠”的名臣王恕临终时的瑞象。
  • 明朝英宗年间有一位很得民心也很有名气的大臣陈镒,他是江苏人,他的来历还真不简单。这得先从《庚巳编》记载的一则故事说起。
  • 古代有一种算命方法是揣骨听声,而用这种方法给人算命的以盲人居多。如《北史》中记载东魏权臣高欢未发达时,曾遇到一位盲眼老妇人,她为在座之人摸骨后说,他们都将显贵,且都是因为高欢的缘故。后来果真如此。北齐文襄帝在位期间,有个盲人叫吴士双,擅长听声算命,文襄帝让其通过讲话声音测算臣子刘桃枝、赵道德等人的命运,吴士双都说对了。
  • 三国时期,曹操有一心腹谋臣郭嘉,此人不是预言家,但他对时局的预测往往精确无比。他算无遗策,为曹操剖析袁绍、孙策等人的性格,以及事件的发展,均有着独到的见识。曹操与郭嘉,前者慧眼识人,用人不疑;后者慧眼识主,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演绎了乱世的君臣之义。
  • 清朝康熙年间,浙江平湖出了一位被称为“天下第一清廉”的官员陆陇其。他清廉到什么程度?在做县令时,过生日连寿宴也无钱置办。一次生日那天,他的夫人调侃他,他却对夫人说:“你且出堂视之,较寿宴如何?”他的夫人到前堂一看,看到堂上堂下摆满了密密麻麻的香烛,都是当地百姓自发来摆的。无疑,他们对这位爱民如子的县老爷充满了敬意。
  • 当关在监狱中的囚犯听说审判他们的官员生病,居然纷纷斋戒为其祈祷;当囚犯们听说这位官员将调任他职,居然都流泪哭泣。这样的情形在历史上也是不多见的,闻者都相当震惊。这位让狱囚为之祷疾落泪的官员就是唐朝初年负责刑狱的大理寺卿张文瓘。唐朝大理寺卿是从三品,乃朝廷重臣。张文瓘缘何让狱囚如此感念?
  • 明朝英宗正统六年(1441)九月的一天,都城门外格外的热闹,几十名朝廷大臣正在为辞官返乡、已年逾七旬的礼部侍郎王士嘉践行,他们中有内阁首辅杨士奇、杨溥等。当时“送者车百辆,道路观者皆曰贤哉”。依依惜别时,众人纷纷赋诗颂德相赠。
  • 南北朝时北魏名臣高允,字伯恭,勃海郡(今河北)人,先后辅佐过四位皇帝。他的父亲高韬是北魏太祖时的丞相参军,但是在高允年纪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高允自小就气度不凡,当时的朝廷大臣崔玄伯看见他后,深以为异,感叹道:“高允颖慧天然,蕴含于内,文采飞扬,彰显于外,他日必成大器,可惜我恐怕见不到了。”
  • 南北朝时期有位名闻天下的贤士傅昭,字茂远,北地灵州人。他是晋朝司隶校尉傅咸的第七代孙。傅昭的祖父傅和之、父亲傅淡,都熟悉《仪礼》、《周礼》和《礼记》等儒家经典,在南朝宋时都是名士。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