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美国会事件委员会应做些什么

人气 307

【大纪元2022年06月22日讯】(大纪元专栏作家Victor Davis Hanson撰文/曲志卓编译)国会应该全面调查2021年1月6日国会大厦的骚乱,以及最近在标志性联邦地点发生的类似骚乱。

但不幸的是,它永远不会。为什么不会呢?

目前的(调查)委员会不是两党合作的。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禁止传统上由众议院少数党领袖挑选的共和党提名人担任该委员会成员。

以前从未有过一位议长拒绝过少数党提名的众议院特别委员会成员。

佩洛西自己对共和党参与的讽刺的标准有两个方面:任何想进入委员会的少数党共和党成员都必须投票弹劾前总统唐纳德‧川普,同时在2022年没有再次当选的现实机会。

在大约210名共和党众议院议员中,只有众议员丽兹‧切尼(Liz Cheney,怀俄明共和党)和亚当‧金辛格(Adam Kinzinger,伊利诺伊共和党),他们愿意并能符合佩洛西的要求。

真正的调查会引发争论、交叉盘问和分歧——国会委员会以这种你来我往而闻名。

相比之下,1月6日的审判秀没有任何不同的意见。它的潜台词就像苏联内政部长拉夫伦蒂‧帕夫洛维奇‧贝利亚(Lavrentiy Pavlovich Beria)的名言:“随便给我指出一个人,我就能给你看他的罪行。”

如果川普没有考虑第三次竞选总统,该委员会甚至会存在吗?

其华而不实的好莱坞大片式的镜头表明,该委员会对碍手碍脚的事实不感兴趣。为什么当一名手无寸铁的娇小女子进入国会大厦的窗户时,一名国会大厦军官会射杀她?为什么这名警官的身份,以及实际上关于他的记录的所有信息,都不向公众开放?

为什么委员会没有调查大量联邦调查局特工和线人是否在人群中无处不在?毕竟,2021年1月6日到场的左翼人士《纽约时报》记者马修‧罗森伯格(Matthew Rosenberg)声称,“袭击国会大厦的人中有大量的联邦调查局线人。”

关于他自己的新闻同事提出一种心理戏剧化的“起义”叙事,罗森伯格嘲笑说:“他们做得太夸大了。他们把(1月6日)说成是有组织的事情,但事实并非如此。”

一个真正的委员会也会调查为什么会有很多警告,说会有一大群人聚集在一起,但显然政府几乎没有采取后续行动来确保安全,以防流氓分子变成暴力分子。

一个真正的委员会将了解为什么政府和媒体坚持认为布莱恩‧西克尼克(Brian Sicknick)警官是被川普支持者杀害的——即使人们知道他死于自然原因。

这些问题都不会得到回答,因为没有人会被问,因为委员会的角色不是调查,而是确认一个对他们有用的叙事。

一个真正的委员会还将调查几个月前在标志性联邦财产上发生的其它规模更大、更致命的骚乱。

例如,2020年5月31日,暴力示威者试图冲进白宫。暴徒试图烧毁附近历史悠久的圣约翰圣公会教堂。

华盛顿市长穆里尔‧鲍泽(Muriel Bowser)神秘地没有派出警察来增援不堪重负的特勤局特工,这些特工有时似乎无法阻止暴徒进入白宫。

轻佻的《纽约时报》后来大喊,“川普退缩了。”《纽约时报》是否想把总统说成一个懦夫,因为他从“正义的”暴徒面前撤退了?

作为预防措施,特勤局将总统和第一家庭转移到一个安全的地下掩体。

在秋季的大部分时间里,白宫附近或白宫的这种骚乱一直持续到大选前的最后几周,然后神秘地逐渐减少。

在华盛顿暴力骚乱发生后不到三周,民主党副总统候选人卡马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似乎煽动了持续的暴力抗议活动。

“‘抗议者’他们不会停下来。……这是一个运动……他们不会松懈。他们不应该,我们也不应该。”

请注意,许多著名的左翼名人加入了哈里斯的啦啦队,他们将暴力事件的水搅浑。

“1619项目”的建筑师尼科尔‧汉纳-琼斯(Nikole Hannah-Jones)声称:“摧毁可以替换的财产不是暴力。”

前CNN主播克里斯‧库莫(Chris Cuomo)问,“请告诉我,哪里说过抗议者应该是礼貌和平和的。”

请注意,2020年夏季的骚乱、纵火和抢劫持续了近四个月。其死亡人数超过35人,约1,500名警察受伤,约14,000人被捕,还有10亿至20亿美元的财产损失。

暴力事件通常针对标志性的政府大楼,从法院到警察局。从来没有任何联邦调查来查明为什么州、地方和联邦官员允许破坏继续下去。

为什么绝大多数被捕的人简单地被当局释放?

安提法(Antifa)和“黑命贵”(BLM)的激进分子是如何利用社交媒体策划暴力的?著名民选官员在纵容或鼓励暴力或与团伙头目沟通方面扮演了什么角色?

一个真正的两党合作的众议院特别委员会应该致力于结束所有针对白宫、国会大厦或联邦法院的暴力,这可能有助于了解美国历史上的这段黑暗时期。

而这正是没有这样一个委员会的原因。

作者简介:

维克多‧戴维斯‧汉森(Victor Davis Hanson)是一位保守派评论家、古典主义者和军事历史学家。他是加州州立大学(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古典文学名誉教授,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古典文学和军事史高级研究员,希尔斯代尔学院(Hillsdale College)院士,“为了美国的伟大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Greatness)杰出研究员。汉森写了16本书,包括《西部战争方式》(The Western Way of War)、《没有梦想的田野》(Fields Without Dreams)和《川普当选的理由》(The Case for Trump)。

原文“What the January 6 Committee Might Have Been”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川普澄清国会事件 曾要求部署万名警卫遭拒
美参院报告揭冲击国会事件:情报部门失职
佩洛西拒两议员加入国会事件调查 麦卡锡回应
国会事件受害人母亲DC烛光守夜 吁公开全部视频
最热视频
【时事金扫描】“习失踪”引热议 普京动核武?
【十字路口】重判孙力军团伙 二十大凶险高潮
【神韵早期节目】梅(2011年制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