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儿子被杀七年 英国母亲终于寻回公道

英国青年摩根在风景秀丽的苏黎世湖畔(如图)的一个度假别墅里被杀,他的母亲用了七年的时间寻回公道。(Joern Pollex/Getty Images for IRONMAN)
人气: 5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2年06月23日讯】(大纪元英国记者站报导)近日,英国一位妇女终于把杀死他儿子的凶手送回监狱。她的儿子在七年前被自己的朋友在毒品的作用下残忍杀害,但是由于对方家庭是欧洲大陆的贵族而且非常富有,聘请了厉害的律师,将刑期从12年半减少至三年。

2014年12月30日,23岁的摩根(Alex Morgan)去瑞士的苏黎世度假,期间借宿在朋友冯沃茨(Bennet von Vertes)的家人的度假别墅。结果冯沃茨吸毒之后魔性大发,将摩根活活打死。

回忆自己得知儿子被杀后的情况,摩根的妈妈费波尔(Katja Faber)说,她始终不敢看警方交给她的作为儿子被杀案证据的照片,但是她记得警方纪录上的所有细节,比如儿子的头部受伤50余处,头骨被打塌陷,被冯沃茨用玻璃碎片割伤,还用一个塑像和一根烛台殴打。

从儿子血液飞溅的情况,也可以看出儿子被杀时的惨烈程度,甚至在葬礼上,举行葬礼的地方都要求把棺材盖上。

致命的蜡烛

这还不够,摩根被杀死四年后,费波尔接到瑞士国家检察机构的电子邮件,询问她是否想要拿回儿子的遗物。她感到有些糊涂,因为她此前已经拿到了一部分遗物,包括儿子的手表、护照和钱包,被装在警方的证据袋子里,上面还有号码。

这次,她看到电子邮件的遗物清单上包括儿子的牛仔裤、衬衣、内衣,并且说明上面覆盖了血迹。而在遗物清单的最后一项写着一根蜡烛,并且说明了蜡烛的长度。

她对《每日邮报》表示:“我不得不再看了一遍,我坐在那里,看着这个单子,心里想:‘我看到了什么?我会疯吗?’”

这是因为法医检查的结果显示,真正导致摩根死亡的是冯沃茨在一边用东西勒住摩根的脖子,一边把一根蜡烛塞进他的喉咙。

费波尔说:“是的,他们询问我是否想要那根蜡烛。很明显,他们在他的身上发现了它,就把它认为是他的东西了。”

过去的七年半对于58岁的费波尔是非常艰难的,这类的事情她经历了好几次。比如,儿子的葬礼刚刚过去两个星期,她接到一份账单,来自把儿子的遗体从出事现场的度假别墅移走的公司,要求她支付费用。

她原本以为这些费用都应该由瑞士官方承担,而那家公司发过来的账单里甚至包括包裹儿子尸体的塑料布的费用。

冯沃茨的家庭提出可以给她4.7万瑞士法郎(约3.9万镑)的钱作为葬礼开销以及儿子死亡给她带来的“精神赔偿”。

减刑九年

最大的打击是冯沃茨被减刑。冯沃茨最初在2017年被判坐牢12年六个月。这包括杀死摩根需要服刑九年,因为强奸一名妇女服刑三年半。

但是2019年,他的家人请来的律师将刑期减少至三年,理由是冯沃茨在行凶的时候受到毒品的影响,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当时由于他被扣押的时间已经达到三年,所以被释放了,条件是他需要去一个戒毒所。费波尔上网查看戒毒所的情况,发现那里“像是水疗馆,是一座有回廊和漂亮花园的古老建筑”。

而且她还发现,冯沃茨可以每星期离开那里几次,去波恩参加一个艺术史课程。

她说:“减刑是在说艾利克斯(摩根的名字)死的时候很不幸,但是这真的不是任何人的错,这很荒谬,这是不是在说任何人在吸毒或者喝酒之后就不能被追责了?”

付出巨大代价的抗诉

于是费波尔开始反击。在她的坚持下,瑞士的检察机构提出抗诉。终于今年5月31日,法庭维持原判,冯沃茨被判有罪。

虽然这个结果并不意味着冯沃茨必须要回到监狱服完剩余的刑期,但是对于费波尔来说“这不是最重要的部分,最重要的是我可以说他是个凶手了”。

冯沃茨的家族非常有钱,他的父亲是一位拥有匈牙利和德国国籍的贵族,继母是一位银行家。他的家族在苏黎世经营一家规模不小的画廊。冯沃茨本人在苏黎世也拥有一家画廊。为了帮他减刑,他的家人聘请了三位顶尖的律师。

费波尔说:“他们使用的策略是强调艾利克斯被打的有多严重,以此来说明冯沃茨一定是不能控制自己的行动,但是在那样一间消过毒的房间里,每个人都西装笔挺,还有灯光和麦克风。他们谈论艾利克斯的时候就好像他不是一个人。”

前律师妈妈亲自上阵

费波尔也不是简单的人物。摩根是她的长子,而她本人在产下摩根之前是一名大律师,还曾经在BBC做过记者。

所以这次她在整个反诉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她不仅督促检方的律师继续努力,还组建了自己的律师团队,其中包括她担任大律师的哥哥。

她自己也变成了一名侦探,白天她检查她可以看到的每一件证据,现场听取证人的证词,晚上仔细研究相关文件。

比如,有一次,对方的律师声称,冯沃茨杀人可能是他跟摩根发生争吵,结果失控,甚至认为摩根可能还在还手的过程中站立起来。

于是,费波尔要求对儿子的袜子进行鉴定,查看里面是否有碎玻璃,因为当时现场有很多碎玻璃,如果儿子能够站起来,袜子上会有碎玻璃。检查结果是没有。

巨大财力付出

打官司也是需要财力支持的。费波尔的前夫、摩根的亲生父亲是伦敦的一名金融家。费波尔本人在瑞士拥有一套住所,在西班牙拥有一座农场。

她对《每日邮报》披露,为了打官司,她变卖了一套公寓,因此打官司的成本达到几十万镑,这对于普通的家庭来说是根本承担不起的。

她说:“金钱不重要,为了你的孩子你可以花掉最后一分钱。我可以去卖肾,但是其他没有钱的人呢?我百分之百地肯定,如果我没有法律知识、没有财力,我不可能得到(冯沃茨)有罪的判决。”

她还说,瑞士的司法系统中有一些奇怪的东西,使得这起案件变得非常复杂,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钱。

她说:“我做过大律师,我知道比较有钱的人可以得到对他们有利的判决。大部分被杀者的家庭都没有精力打官司。”

她认为,冯沃茨的家人认为摩根的家人根本不会去跟他们打官司,但是“他们低估了一位失去儿子的母亲的力量,他们不可能知道我原先是一名律师,这两样原因加在一起,使我成为他们的眼中钉”。

她还记得摩根在她的肚子里的情景,一直到他成长到23岁的每一步。案发时,摩根原本要去瑞士看望她,并且跟她一起滑雪,但是他把妈妈在瑞士的公寓的钥匙弄丢了,而费波尔当时在西班牙陪她的另外一个刚刚做了手术的女儿,所以她就放心地让儿子去朋友家了。

交友不慎 贻误终生

摩根和冯沃茨在伦敦的私立大学Regent’s University London 学习期间结识。

对于案发当天的情况,费波尔听说是,儿子和冯沃茨首先在一个朋友家,一边玩国际象棋,一边吸毒,然后他们叫了一辆出租车,到了冯沃茨家的度假别墅。

冯沃茨在别墅里,又吸食了更多的毒品,而且是一边喝酒一边吸毒。当毒品发作时,他自称出现幻觉,觉得摩根是外星人,就开始打他。

冯沃茨身高近两米,比摩根高出很多,还练习自由搏击。摩根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被他摔倒在一张玻璃咖啡桌上,把桌面摔碎。他用碎玻璃刺摩根,再用一根1.2米长的大烛台打他。

杀人之后,冯沃茨洗了一个澡,换了一身衣服,然后冷静地报警,“我的手指在流血,我的朋友死了”。

吸毒多年的瘾君子

据指控遭到冯沃茨强奸的妇女披露,冯沃茨吸食毒品多年,每次吸毒之后都会性格大变,甚至把她推下一辆行驶中的汽车。

据《泰晤士报》报导,这名妇女曾经是冯沃茨的朋友,两人经常在一起交谈,但是因为冯沃茨吸毒后会性情大变,变得非常暴力,她结束了跟他的友谊。

这名妇女表示,摩根被杀前两个月,在伦敦的一家酒店里,冯沃茨先用浴巾扼住她的脖子,然后将她奸污。事后,冯沃茨丝毫没有悔过的迹象。

后来这名妇女听说摩根被杀的消息后,曾经联系过冯沃茨的继母、银行家冯斯克斯基(Yvonne Vertes von Sikorszky)。对方告诉她死者是一名毒贩,还提醒她“向警方提供证词的时候要小心”。

冯沃茨还曾经在2011年被送入精神病院。

摩根死后,费波尔以及摩根两个同母异父的弟弟和妹妹都很难过。费波尔说自己和女儿睡在一张床上互相安慰,而她12岁的儿子、摩根的弟弟此后开始迷恋武术,因为他担心自己也可能会被人伤害。

但是费波尔逐渐开始坚强起来,“作为一名家长,每一天你都要对自己说:‘我得起来,我得活下去,我必须要努力争取正义。’”◇

责任编辑:陈彬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