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码成监控码 中共用身份电子化管控人民

人气 1393

【大纪元2022年06月23日讯】(大纪元专题部记者李思齐、王佳宜采访报导)河南省一些村镇银行的储户们前往河南维权,人刚到郑州市,健康码就变红了,派出所警察声称,只要返程,健康码可以由红变绿——以抗疫为由设立的健康码已被中共滥用,成为监控工具。

红色的健康码意味着“高风险状态”,持码人需要隔离。除了去河南维权村镇银行储户外,郑州三个地产项目的业主,因担心楼盘施工进度、是否会延期交付等,向有关部门询问,之后也遭遇了红码的待遇。

这三个项目分别为郑州名门翠园项目、融创中原大观项目及康桥玖玺园项目。《新京报》6月17日报导,名门翠园项目的一小部分业主在3月底维权,结果一周后健康码就变红的,遭派出所问话,写了保证书后,健康码才变绿。

虽然《新京报》的记者联系到了4月遭遇红码的名门翠园业主,但其婉言拒绝了采访。如果不是河南村镇银行事件的敏感度高,以及储户多、涉案金额大,储户健康码被改的事件或也不了了之了。

从维权储户最初在社交媒体上诉苦到全网关注,健康码滥用已让人人自危。但健康码并不是现在才被滥用,如中国维权律师谢阳在2021年11月6日的经历。居住在湖南长沙的谢阳一早准备飞往上海去看望公民记者张展的母亲,在机场发现“健康码”是红色的,结果只能回家;然而,第二天他的健康码又变成绿色的了。

谢阳当时在推特上贴出了前后两个健康码的照片,并质问:“健康码又变绿了!这说明什么?!”他认为,健康码不应“充当限制异见人士出行的工具”。但仅半年的时间,健康码滥用的对象已从异见人士扩展到维权的民众。

6月20日,日本软件工程师、评论人士季林对大纪元说:“中共一贯解决不了问题,只会解决提出问题的人,健康码进一步在技术上提供了这种方便,方便中共‘维稳’,压制真实信息的传播。”

健康码与数字监控

杭州是中国首个推出健康码的城市,它的健康码系统以浙江省的政务云(Government Cloud)为基础。2020年2月17日,杭州所在的浙江省成为中国首个健康码全覆盖的省份。

据中共官媒《检查日报》报导,健康码“启发”了杭州市的公安人员,其和检查机关是一拍即合,从2020年9月30日开始在杭州正式使用“非羁码”。所谓“非羁码”是指对非羁押人员的数字监控系统,主要用于取保候审、监视居住等非羁押犯罪嫌疑人的监督管理。

据玛娜数据基金发布的信息,健康码技术的早期协助开发者阿里巴巴集团旗下蚂蚁集团(Ant Group)的发言人曾表示,“我们不掌握任何健康码相关数据”,具体评测标准和信息均为中共政府管理。

健康码要收搜集诸多个人信息和资料,中国国内不是没有提醒和反对的声音。中国媒体“澎湃新闻”2020年5月20日曾报导,百度董事长李彦宏,作为政协委员准备的一份提案是关于个人信息保护,建议对疫情期间采集的个人信息设立退出机制,加强对已搜集的信息的保护。

在中国搜狐平台上,有53亿阅读量的大V“狐度”在2020年5月25日刊登一篇署名杜虎的文章,谈到了杭州市卫健委在5月22日召开专题会,拟将健康码常态化。文章说,疫情期间,“民众出于大局考虑,被迫交出个人全面信息,包括姓名、住址、配偶、电话、常去地点、路线等,为控制及有效防止疫情的蔓延作出巨大的贡献”,但常态化健康码的做法,涉嫌侵犯公民隐私。

虽然有不同的声音,但中共卫健委于2021年3月宣布,中国“基本实现健康码‘一码通行’”。而在2月份时,海南省健康码系统已经和海口、三亚机场的进港旅客资讯查验系统互联互通,通过刷身份证就可以核验健康码。

季林认为,从户籍制度到遍地摄像头的“天眼”系统,中共一直用各种手段来监视和控制民众,藉这次疫情,中共搜集到了更多信息,达到了目的。“中共从来没有透明的监督政府的系统,没有人能监督拥有监控能力的人,所以健康码很大概率会被滥用。而健康码被滥用,将进一步降低政府的社会信用。”

他补充说,在任何一个社会,权力都有被滥用的风险,只是在西方社会要比中共治下好一些,因为公众相对有知情权,政党之间还有制衡。

借防疫之名延伸管控

辉瑞公司前副总裁耶顿博士(Dr. Michael Yeadon)在大纪元视频(Epoch TV)节目《事实很重要》(Facts Matter)中表示:实施疫情封锁、口罩强制令和疫苗强制接种规定,目的都不是为了健康,而是为了控制人,并朝着数字身份证和数字货币的最终目标迈进。耶顿博士是研究过敏和呼吸系统领域的专家,曾在在辉瑞公司工作了17年,共有34年的药物研发经验。

他说:“我认为,游戏的最终目标,是强制性的数字身份证——疫苗接种的实际奖励结果——你会得到一张疫苗接种通行证。然后,最终游戏的另一半,将是强制性的无现金、数字货币和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看看吧,这两件事正到处同时地发生着,它们正汇聚到一起。”

而中共政府更明确地要数字化管控民众生活的方方面面。中共国务院于2022年2月底印发了“关于加快推进电子证照扩大应用领域和全国互通互认的意见”,称要让电子证照应用领域覆盖出生医学证明、户口簿、身份证、社会保障卡、学历学位证、职业资格证、驾驶证和新申领的结婚和离婚证、不动产权证书、不动产登记证明等。

此次滥用健康码的郑州市去年就通过“郑州警民通”微信公众平台让民众申领电子身份证,申请者需要进行二次实名认证——刷脸生物采集。而包括健康码在内的电子证照在中国各地的互通互认,也让类似健康红码的操作可以更大范围地冲击维权者们的生活。

为把民众的身份和信息电子化,中共公安部旗下的研究所已开展相关研究20多年。其第三研究所于2010年开始研发“网络电子身份标示”技术,并形成了相关的标准体系;第一研究所于2015年开展居民身份证网上应用研究。中国科技巨头公司也参与其中,如腾讯公司2016年11月与南宁市公安局开始合作,用腾讯优图人脸识别技术在南宁市推行身份信息电子化。

就电子化个人信息,耶顿的警告是,无论是谁拥有这个数据库,它都将永远完全控制你的生活,因为你将无法摆脱和撤销它。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河南“健康码维稳” 引发首宗相关民告官案
【一线采访】中国现挤兑潮 储户:有先兆
中共大规模收集公民数据 学者:中共高度不安
【远见快评】河北封口唐山案 河南通报红码事件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防疫放松是骗局?秋后算账升级
【时事军事】战场情况对比 乌俄胜负已分
【探索时分】俄4700枚导弹 为何乌克兰不屈服
【思想领袖】基辛:为何允许恶人做坏事(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