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拿大大学生做证:遭COVID-19政策伤害

图为1月29日加拿大卡车司机在渥太华抗议强制疫苗政策。(任乔生/大纪元)
人气: 4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2年06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Andrew Chen报导/周行编译)大学生凯拉·毕晓普(Kayla Bishop)在一个公开听证会上说,她曾被迫接种COVID-19疫苗以继续学业,但在接种后心脏受损。

加拿大COVID关注联盟(Canadian COVID Care Alliance)正在就加拿大应对病毒大流行的措施进行一项独立调查,并于6月22日至6月24日举办了听证会。多伦多Metropolitan大学的学生毕晓普是第一天做证的证人之一。

毕晓普表示,她对COVID疫苗的开发时间短有疑虑,并从阅读一些文章中得知这些疫苗可能带来的风险,鉴于自己年轻并且很健康,她认为不接种疫苗是更好的选择。

在学校规定必须接种疫苗后,毕晓普因担心学生贷款增加和职业生涯延误,决定接种疫苗。她说,在打第二针后,她出现了剧烈的胸痛并被送往急诊室。她后来被诊断为心脏损伤,其症状目前仍不时复发。

《大纪元时报》为此采访了Metropolitan大学。校方的回应是:他们的政策是为了“保护个人和集体的健康”,也是在遵守政府疫苗令的规定。

被迫试针

多伦多大学计算机科学专业的学生亨利·陆(Henry Lu)在做证时说,学校推出疫苗政策时,他只差一门课就可以毕业。他说,他是一名癌症幸存者,非常注重保护医疗隐私,不想接种疫苗。

他说,校方在开始时,对他这类学生有一些替代选择,但很快就没有了。人们如果想免于接种疫苗,必须先打第一针,并且发现身体有不良反应。

“你必须打第一针就得了心肌炎,……或者你必须打第一针后有一些严重的过敏反应。所以,他们迫使人们去打第一针,玩俄罗斯轮盘游戏——如果你活下来了,他们会给你豁免。这是我不能接受的。”

当陆同学被问,加拿大对COVID-19的反应是否动摇了他对科学的信念时,他说:“这完全没动摇我对科学的信念,因为他们吹捧的科学不是科学。我遵循的是真正科学。”

他说,许多所谓的科学家只是重复政府声称COVID-19疫苗安全有效的说法。“医生应该是一个观察每个患者,并为他们的问题提出个性化解决方案的人。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问题,每个人的身体都不同。”

与民主制度的冲突

毕晓普说,她所在的大学在推动疫苗政策时,没有为学生提供风险收益分析。“大学就是强制要求疫苗。据我所知,大学管理层和学生之间没有任何对话。”

前加拿大国会议员普雷斯顿·曼宁(Preston Manning)是曼宁民主建设中心(Manning Centre for Building Democracy)的创始人,也是该听证小组的成员。他说,毕晓普的故事引发了加拿大民主进程中的一个更大问题:就是学术、商业和其它机构的当权者,在没有咨询学生或雇员的情况下实施类似的强制性政策。

他说:“政府向机构授予命令,在此个案中是一所大学。就像政府对公司和其他所有人所做的一样,事实上,该机构和参与其中的人之间没有如何把相关工作做好的对话。这有意义吗?”

“它产生的影响不限于学生与大学的关系。公司在没有与员工讨论的情况下就执行强制性措施,其它机构也做了同样的事。”曼宁说,“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一种不民主的处理方式。”

责任编辑:岳怡

评论